第四百零八章 一定往死里整!

    王海军抓了抓头,憨厚的一笑:“老板,你给我一点时间嘛。这事情刚出呢,我哪有那么快破案啊?”

    林枫沉声说道:“少跟我嘻嘻哈哈的,我跟你说,这个事情很严重,我限你三个小时之内,把恶作剧的人带到我面前来!”

    王海军笑不出来了,转过身,大声吼道:“听到没有?我给你们两个小时,把江州城翻一遍,掘地三尺,也要把那个混蛋给我挖出来!”

    光头强等人凛然受命而去。

    王海军讨好的微微躬身,说道:“老板,事情很蹊跷啊。咱们江汽,在省里都是有靠山的,一般的人都知道!哪个龟孙子,胆子这么肥,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林枫冷笑道:“江州这么大,你以为人人害怕我们江汽吗?”

    王海军道:“这次找出来,一定往死里整!”

    林枫眼神一闪,杀气腾腾!

    老虎不发威,你当是病猫!

    林枫当江汽老板以来,秉着和气生财,与人为善的宗旨,许多事情,都息事宁人,不与他们一般计较。

    但是,你步步忍让,别人却步步进击!

    现在,更是污辱到江汽的门面上来了!

    如果这都能忍,那江汽就真成了一个笑话。

    林枫吩咐下去:“暂时别清洗,先报警,等警察来了,让他们看到证据之后再说!”

    王海军眼睛一亮:“对啊,老板,这么大的事情,我看片区警察们怎么交待!”

    周克文和冯程程等人也都赶到门口,站在林枫身边。

    大家议论纷纷,气愤异常。

    周克文跺脚道:“这什么世道!什么人?连这种龌龊事情也做得出来!”

    冯程程道:“辖区警察也太不作为了!我们上供的钱可不少!发生这么大的事,就该交给他们警察去处理,看他们怎么说!”

    林枫亲自打电话给陈诗玲。

    “陈警官,这一次,是真的有事情要麻烦你了。”

    “林老板,什么事?又和哪里的流氓地痞起冲突了吗?”

    “陈警官,你用不着这么阴阳怪气的嘲讽我。不就多请你出了两次警吗?”

    “不敢,我只是开个玩笑。”陈诗玲扑哧一笑,“有什么事?请说吧。”

    “陈警官,请你到江汽来一趟,你来了就知道,我这边发生多大的事情了。”

    “怎么?不会发生群殴了吧?”

    “呵呵,现场一片混乱不堪,你再不来的话,死上几十上百个人,我怀疑都是小案子,血洗江州,尸塞街头,完全有可能的。”

    陈诗玲一滞:“林老板,你千万别乱来,我这就赶过去。”

    陈警官还是很讲信任的,说来就来,出警速度绝对一流。

    当她率人赶到现场时,马上就明白林枫所说的混乱不堪是怎么一回事了。

    “这?怎么回事?”陈诗玲秀眉紧皱,掩住口鼻。

    “怎么回事?你看不出来吗?江汽被人泼屎了!”

    “林老板,谁干的啊?”

    “谁干的?这就是要问你们警察了。我要是知道,也不会把你们请过来了。”

    陈诗玲四处望望。

    林枫道:“这附近安摄像头。”

    陈诗玲嗯了一声:“这么多的米田共,他们运过来,总需要工具,也需要时间运过来。”

    林枫道:“你的意思是说,找附近的监视来看,分析是哪辆车运来的?”

    陈诗玲点点头:“这是最佳侦破办法了。”

    林枫也表示赞同:“那就麻烦你们了。”

    陈诗玲吩咐手下,查找附近有摄影头的单位或路段,然后逐一排查。

    林枫这才叫人继续清洗大门口的污秽。

    很快,陈诗玲就找到了附近的几个摄像头。

    经过分析,陈诗玲锁定了其中最可疑的几辆车。

    一辆是小货车,昨晚三点多,从江汽外面的大马路上路过。

    还有一辆是垃圾车。

    另外一辆面包车,也很可疑。

    陈诗玲叫人抄下这三辆车的车牌,然后查询车主信息。

    小货车和面包车都好查,但垃圾车却有些困难。

    因为垃圾车的车牌很脏乱,从视频里面,看不清楚。

    陈诗玲几乎是凭直沉断案,指着这辆垃圾车,沉声说道:“主要调查这辆车,极有可能,就是这辆车在作案!”

    垃圾车的车牌,虽然污损,但还是有迹可循。

    警察们通过排查,很快就锁定了嫌疑车辆。

    不到三个小时,案件告破!

    作案的,的确就是这辆垃圾运输车。

    垃圾运输车的驾驶人员,很快就被警方找到。

    看到警察的那一刻起,那驾驶人就企图逃跑,一脸的慌张。

    警察早有准备,上前逮住他:“不许动!”

    “警察同志,误会,误会啊,我什么也没有做,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嫌犯企图替自己开脱罪责。

    “昨天晚上,你在江汽大门口,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陈诗玲沉喝一声。

    “昨天晚上?我什么也没有做啊。”疑犯狡辩。

    陈诗玲冷笑道:“江汽大门口,安装了监控,你有没有做什么,都被拍下了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疑犯并不知道,陈诗玲只是在诈他,吓得魂不附体,战战兢兢的道:“警察饶命,我只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

    “哼!你这下无可狡辩了吧?快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陈诗玲一脸沉着,对付这种小人物,她有的是办法。

    “有人给了我两万块钱,叫我去做这事。我当时也犹豫过,但又想,反正乌漆八黑的,又不杀人放火,只是泼糞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进就答应了。”

    “谁给你的钱?”

    “我不敢说。”

    “带他走,回局子里去,关起来,慢慢审问!”陈诗玲俏脸一寒。

    “我说,我说。就是我们的环卫公司的经理……”

    江州市的环卫业务,早就承包给社会上的公司在做。

    城里所有的环卫工人,几乎都隶属于几大环卫公司。

    而环卫公司和环保局签订合同。

    陈诗玲一听,马上就指挥人,把那个环卫公司的经理控制住了。

    那个经理一见警察,吓得瘫坐在椅子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招,我招……”

    不等陈诗玲开口询问,经理便高举双手,竹筒倒豆子,把一切都说了出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