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嫁祸于人

    “解释?”梁盛业惊讶的看着林枫,“我们之间,很少打交道吧?什么事情,需要我解释呢?”

    林枫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缓缓说道:“梁副市长,江汽大门,被人泼了污秽,你知情吗?”

    “污秽?”梁盛业满脸的疑惑,“什么玩意?”

    林枫一直留意他的表情:“哦,就是屎!”

    梁盛业怔道:“还有这回事情?什么人做的?这么无聊透顶!”

    林枫道:“是一个环卫工人,已经被公安抓住了。”

    梁盛业哦了一声:“你们江汽,怎么得罪环卫工人了呢?”

    林枫冷笑道:“环卫工人,是受人指使。”

    梁盛业点点头:“原来如此,你们江汽,得罪的人不少哇?”

    林枫道:“指使他环卫工人的,是环卫公司的一个经理。”

    梁盛业笑道:“绕来绕去,还是得罪了环卫公司。这一块不归我管,你应该去找新来的李市长。”

    林枫道:“梁副市长,你不认识那个经理吗?”

    梁盛业听出矛头来了,沉声道:“什么意思?”

    林枫道:“真是不好意思,那个经理招供出来,说是梁副市长指使他这么干的!”

    梁盛业刚刚坐下,又火烧屁股似的站了起来,盛怒道:“哪个王八孙子说的?我堂堂江州常委,会指使人去做这等下流之事吗?”

    林枫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梁盛业愤怒过后,长吁一口浊气,又坐了下来,圆睁双目道:“林老板,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啊?怎么?你也相信那些人的中伤之言?”

    林枫淡淡的道:“我相不相信,并不要紧,警察和纪检委相不相信,才很重要。”

    梁盛业挥舞着大手,迭声说道:“诬蔑!赤果果的嫁祸于人!”

    林枫道:“梁副市长,雄狮和鑫远的往事,已经结束,我不希望再因为那些破事,影响到你的名誉,也阻碍到江汽的发展。”

    梁盛业浓眉微扬:“林老板,你还是怀疑我?”

    林枫道:“现在证据对你是不利的。如果梁副市长想洗脱嫌疑,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元凶,还自己一个清白。”

    梁盛业道:“这应该是公安机关的事!我梁某人行得正,坐得端,没做就是没做!我不会负任何责任!”

    林枫道:“梁副市长,你觉得,一个小小的环卫经理,敢诬蔑你这样的领导吗?”

    梁盛业道:“谁知道呢!也许他脑子进水了!也许是有人让他恶意中伤我!”

    林枫道:“这可是要冒着极大的身家性命的风险,我想,一个环卫经理,是没有这个胆子的。”

    梁盛业沉声道:“你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枫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梁副市长,江汽只求发展,不想搞任何形式的斗争。我们的低调,并不代表我们害怕斗争,只不过,不想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面。”

    梁盛业起身,拿过香烟,点着一根,将盒子和火机,扔在茶几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林老板,我再说一遍,事情不是我做的!你不要诬蔑好人!”

    林枫冷冷的道:“证据俱在,你还如此狡辩!我今天来,并不是想和你对簿公堂。只想得到一个满意的解释!既然你可以不向我解释,你等着向司法机关解释吧!”

    说罢,他起身就要走。

    梁盛业叫住他:“林老板,请慢走。”

    林枫道:“还有何事?”

    梁盛业道:“林老板,我想,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我真的没有指使过谁,我就算对你有什么意见,也不会通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解决。”

    林枫道:“谁知道呢?现在证人已经招供了!我本想息事宁人,和梁副市长和平解决此事。嗯,现在既然不是你做的,那我也就不必讲什么情面了,我这就通知警方,让他们彻查此事。既找出元凶,也还梁副市长一个清白。”

    梁盛业脸色连变数下,沉声说道:“林老板,这样吧,你先坐一下,我问一下手下人,看看是不是他们谁干的!”

    林枫道:“是吗?这才想谈话的态度,我可以等一下。你去问吧!”

    说着,他折转身,复又坐下来,翘起了二郎腿,一脸的淡定。

    梁盛业出去了十几分钟,复又进来。

    他的秘书也跟在身后。

    林枫玩味的问道:“梁副市长,有结果了吗?”

    梁盛业阴沉着脸,指着冯秘书:“林老板,实在是对不住了,我真的没有想到,我的身边人,居然如此胆大妄为!”

    林枫呵呵一笑:“怎么了?”

    梁盛业沉声道:“就是他!”

    林枫深深的哦了一声:“原来是小鬼在背后捣乱啊!”

    梁盛业大声道:“林老板,不管怎么说,都是我管教无方,给你们造成了困扰。现在我把人带到你面前来了,要怎么处置,你说吧!”

    冯秘书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耷拉着脑袋,一脸的愁云惨雾。

    林枫放下腿,起身走到冯秘书面前。

    冯秘书畏惧的后退半步。

    林枫伸出手,在他肩头轻轻拍了两下。

    冯秘书骇然道:“林老板,你要怎的?”

    林枫哈哈笑道:“怎么?你很害怕吗?”

    冯秘书道:“我只是为了给报复一下你。对不起。”

    林枫眼色一厉:“如果世界上任何事情,都能用对不起来挽回,那还用法律做什么?”

    冯秘书梗着脖子道:“不就泼了一点屎和尿吗?你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林枫冷笑道:“很好,冯秘书,那么你说,这个事情应该怎么解决呢?抓你进局子里,好好审问一番?关上一段时间?”

    冯秘书啊了一声:“这么小的事,又不算犯罪,凭什么抓我?”

    他是体制内的人,如果真的进局子里,不管因为什么,他的履历上就会产生污点,别说当秘书了,以后能不能混口饭吃都很难了!

    林枫道:“你妨碍了江汽的正常生产,你还破坏了江汽的财产!江汽有两成股份是省里的,换言之,你破坏了国家财产!”

    “一点脏东西,怎么破坏财产了?”冯秘书倔强的反问。

    林枫道:“因为那些脏东西,江汽的大门只能换掉!一扇门就值十几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