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恶人磨

    林枫望着空荡荡的窗外,发了一会怔。

    郭晓筠平复气息,走过来说道:“对不起,林大哥,让他们跑了。”

    林枫叹息道:“你一个人打两个人,已经算是很厉害了。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了。”

    郭晓筠道:“我和他们比气功,整个房间,全被真气充盈。”

    林枫道:“难怪刚才连门都开不了。后面呢?”

    郭晓筠道:“他们打不过我,忽然破窗逃跑了!”

    林枫道:“他们两个人都打不过你一个人,你可真厉害。”

    郭晓筠苦笑道:“我功力不济,不然他们跑不了。”

    林枫:“他们受伤了!你看,这里有血迹!”

    他指着窗台上一滩血迹。

    刘杰伸出手,想去摸一摸。

    郭晓筠大喊道:“别碰!”

    刘杰吓了一跳,赶紧收回手。

    郭晓筠道:“这血有毒!”

    刘杰意似不信:“血里怎么会有毒?他们怎么没被毒死?”

    郭晓筠道:“他们是什么人!”

    说着,她拿来一杯水,泼在那血迹上。

    只听嘭的一声响,那水忽然化成雾水,而那血迹则变成了深黑色。

    林枫等人都大吃一惊,这才深信不疑。

    刘杰道:“天哪,这些鬼子真不是人哪。”

    郭晓筠道:“他们经过特殊训练,不是一般人。”

    林枫道:“他们骗你们来,到底要干什么?用你们给宋玉林转运?怎么个转法?”

    郭晓筠道:“你还说,我的计划都被你破坏了!啍!”

    林枫转过身,冷冷看着宋至诚父子,寒声说道:“你们做出来的好事!”

    郭晓筠沉啍一声,扬起手中的杯子,砸向宋至诚:“连我都敢算计,你胆子不小啊!”

    杯子打在宋至诚身上,爆裂开来,痛得他直喊娘。

    “女侠饶命!不是我的主意,是他们说,你们两个女的,都属于至阴之人,正好可以给玉林转运。所以,所以才……”

    郭晓筠气不打一处来,抬腿踢了他一脚:“姑奶奶又不是药!你拿我们当什么呢?”

    宋至诚畏缩的缩了缩身子。

    林枫问道:“用女人转运?怎么转法?”

    “并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的。得是至阴之人才行!”宋至诚回道。

    “至阴之人?”林枫不解地问,“什么叫至阴之人?”

    “就是阴年阴月阴日生日的人,还必须是处子之身!少一项都难成功。”

    “呵呵!是吗?那些小姐,难道个个都是至阴之人不成?”

    “有的是阴年,有的是阴月,但并不纯阴。还有,不仅如此,这些女人还必须满足一个条件,要让魔球选中才行。”

    “什么乱七八糟的!”林枫皱眉道,“一听就是邪魔歪道!”

    宋至诚道:“不是邪门,是巫法!”

    郭晓筠道:“你是不是也转过运?”

    宋至诚道:“是是是!”

    林枫道:“那你应该知道转运之法了?”

    宋至诚道:“略知一二。”

    “说!”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借助她们的血,替我们洗尽霉运。”

    “这么邪恶!”林枫冷笑道,“那些小姐,都是你杀的?”

    “是他们杀的。”宋至诚不傻,当然不会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

    林枫冷笑道:“那也是你指使的吧!”

    “不是,绝对不是。我只给他们钱,他们怎么办事,与我无关。”

    他忌惮的人,是郭哓筠!

    那么厉害的岛国人,都被郭晓筠打跑了,可见此人功法高深!

    为了活命,他当然是知无不言。

    刘杰狠声道:“这对父子,绝不是什么好货色,老板,报警吧!”

    “饶命!饶命!”宋至诚大声喊,“林老板,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你可不能害我的性命啊!”

    林枫冷冷一笑。

    宋玉林叫道:“你要多少钱,我们都给你!”

    林枫轻蔑地说:“钱?你真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吗?”

    他沉声喝道:“刘杰,把他去下窗去!”

    宋玉林一听,顿时魂飞魄散,大叫大嚷:“爸!救命!”

    宋至诚大喊道:“林老板,有话好好说!”

    “宋至诚,我说两件事,你要是做不到,休怪我手下无情,把你们扔下去,就说是内讧,被那两个岛国人杀死的!”林枫寒声说道。

    “好好好,你尽管问!”宋至诚迭声说道。

    林枫问:“转运之法?说!”

    宋至诚苦着脸道:“这个真不知道!”

    林枫挥挥手:“把宋玉林扔下去!”

    刘杰等人就要动手。

    宋玉林吓得大叫:“爸!爸!”

    宋至诚急道:“换个话题!换个问题!”

    林枫问:“转运之法!”

    宋至诚满头大汗:“林老板!我求你了,这个真不知道啊!”

    林枫摆摆手:“扔下去!”

    刘杰他们抓住宋玉林,就要往下扔。

    宋玉林的半条腿都吊在半空中了!

    宋至诚咬咬牙,吼道:“我说!”

    林枫招招手:“放下来!”

    刘杰他们把宋玉林放了下来。

    宋玉诚后怕的拍拍胸:“谢谢林老板!”

    “说!”林枫沉喝一声。

    “我可以说,不过,你们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少啰嗦!”

    “就是用女人的血……”宋至诚目露惊恐之色,说出一番骇人听闻的话来。

    刘杰是见多识广之人,林枫更是经历繁多,郭晓筠是奇人异士,但他们听到这番话后,还是惊讶不己!

    刘杰更是掩住了嘴,仿佛亲眼所见,不忍直视。

    林枫脸色沉静:“无耻!”

    郭晓筠冷笑道:“什么玩意!连这么下流的事也做得出来,实在不是人!”

    宋玉林早就晕倒在地!

    宋至诚道:“你们逼我说的!现在,你们满意了吗?”

    林枫沉喝道:“这么血腥的邪法,你也敢用!你就不怕报应吗?”

    宋至诚仰头大笑道:“报应?我们宋家招谁惹谁了?为什么要连衰十代?连衰十代!你们试过是什么滋味吗?我家先祖,曾今穷得连树根都吃不饱!两代人,穿同一条裤子!”

    他越说越激愤:“我们不想再受穷!只能改命!有什么不对吗?”

    林枫皱眉道:“第二个问题,岛国人在哪里?想必你们知道的!把他们交出来!他们是杀人凶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