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纸人

    夜幕低垂,雾霭深沉。

    香港的夜,繁华迷醉。

    酒店附近,一个守夜的警察打了个哈欠。

    对讲机里传来滋滋的响声,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传来:“各单位注意,有情况吗?”

    “报告,南门一切正常。”警察懒洋洋的回答一声。

    “无聊!什么玩意,居然要我们这么多人来替他一个人守夜!”另一个警察无聊的将脚搁在方向盘上,双手抱着胸,舒服的准备睡觉。

    “嘿嘿,想都不用想,人家肯定有后台,不然,哪能说服高层,派我们前来?这家伙排场可大了,不仅我们这些人在,他还自带了三十几个保镖呢!”

    “我看,他前世就是怕死的!”

    “管他怎么死的!我们睡觉吧!这大半夜的,又是繁华地段,能出什么事?”

    “嗯,睡吧!”

    忽然,一个黑影从车顶上飘了过去。

    “哟,这么大的鸟!”警察指了指车外。

    “管他什么鸟,睡觉吧!”

    那个黑影,飘飘荡荡,来到酒店某个窗口外面,依附在玻璃窗上。

    夜幕之下,没有人注意到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窗户是从里面关紧的,但那个黑影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很轻松的就把窗户撬了开来,然后,黑影如幽灵一般,从狭窄的缝隙中间钻了进去。

    窗帘拉得很紧密,黑影没有拉动窗帘,而是从窗帘的空隙中挤了出来,然后悄无声息的来到床边。

    忽然,被子里面,一道白光闪电般袭击过来。

    一声轻响,黑影躲闪不及,被打了个正着,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但令人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黑影,虽然成了两半,但并没有倒下,而是变成了两个黑影,疾速的往后退!

    被子里面,一道人影跃起。

    “休走!”白光连闪,横三下,竖三下,把黑影削成了十几段。

    黑影终于软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开灯!”郭晓筠的娇叱声传来。

    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陈诗玲走到黑影倒地的地方,仔细看看,讶道:“这是纸?”

    地板上面,就是几片黑色的纸!

    “纸人?”陈诗玲好奇的道,“这怎么可能?”

    她说着,蹲下身子,要去捡那地上的纸片。

    “别动。”郭晓筠大声喊道,“别碰这些纸片!”

    陈诗玲缩回手来,问道:“为什么不能碰?”

    “喏,你看。”郭晓筠指了指地上的纸片。

    “啊?”陈诗玲一看地上,吓了一跳!

    那些纸片,无火自燃,腾的一下,化成了灰,发出一股恶臭。

    “好恶心啊,这是什么东西?”陈诗玲抽抽鼻子,“难闻死了!”

    郭晓筠拉开窗帘,把窗户都打开通气,说道:“这是一种奇术!”

    “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世界上居然有这种玩意!这是魔术吗?太神奇了。”

    “你就当它是魔术好了。”郭晓筠朝窗外面张望,说道,“知道得越少越好。”

    陈诗玲问道:“昨天晚上,你劈中的,也是这种纸人吗?”

    “不是。”郭晓筠道,“昨天晚上的,是活物。今天晚上来的,是死物。”

    陈诗玲讶问:“是什么样的活物?”

    郭晓筠回顾她道:“我则才说了,你知道得越少越好。”

    陈诗玲无奈的道:“好吧。”

    她走到床侧,看看躺在床上的林枫,笑道:“这么闹,他也不醒!你说,他是不是喝什么药了?”

    郭晓筠道:“他在深度睡眠,当然醒不来。”

    她脸色一肃,沉声说道:“陈警官,我们要做好打恶仗的准备了。”

    “还有纸人来吗?”

    “刚才这个纸人,叫做探路纸人。有人在操纵的。”

    “嗯,它起火,也是人为的吗?”

    “那是操控人在向我们下战书。纸人起火,就是他在生气了。”

    “有意思,那接下来,他们是不是会派很多纸人来?”

    “不知道,也许是纸人,也许是……”

    郭晓筠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住了嘴,三步并作两步,跳到窗边。

    陈诗玲知道有情况,来到窗边,朝外面张望。

    “来了!”郭晓筠低声道,“陈警官,待会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要慌张。我给你一把绸剑,见到什么都劈。记住了,不管是什么,都一定要劈烂它。”

    “你还有绸剑啊?”陈诗玲问。

    “嗯,这是双剑。”郭晓筠说着,把手中的剑递给她,然后,她左手一抖,手里面又多出一把一模一样的绸剑。

    陈诗玲手中的剑,是坚挺不软的,不由得讶问:“为什么它不软了?”

    “嘻嘻,因为它听我的话。”

    “好吧!这些事情,都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这趟香港之行,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郭晓筠道:“准备迎战!”

    说话间,窗外忽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很多书页在同时被翻动。

    陈诗玲以为来的还是纸人,心想只要不停的劈砍就行了,也就一脸轻松的应对。

    一片黑影飞速而来!

    窗户都是打开的,黑影有如流动的水,从窗户口钻了进来。

    郭晓筠挥动绸剑,横削出去。

    “啊!”陈诗玲举起剑来,刚想砍下去的时候,忽然看清楚,眼前居然是张鲜活的小女孩的脸!

    她吓得后退一步,叫道:“怎么是人?”

    “快砍!”郭晓筠回手一剑,将小女孩劈成两半,沉声说道:“我刚才说了,不管你见到什么,都不要管它,只要不断的砍就行了!”

    陈诗玲道:“我下不了手!这是杀人啊!”

    “你看清楚了,这是人吗?”郭晓筠一边刺杀来敌,一边说道。

    陈诗玲朝地上一望,刚才那个小女孩,只不过是一张皮而已,只不过那张脸,描绘得栩栩如生,跟真人一样!

    “这是皮人?”陈诗玲举一反三。

    “别管它是什么了,唉,算了,你把剑给我,一边待着去吧!”郭晓筠说着,伸出手来。

    “我帮你!”陈诗玲咬咬牙,上前两步,挥舞手中剑。

    只不过,她还是见不得那些活生生的面孔,只得闭上双眼,一顿乱砍乱削。

    “陈警官,拜托你了,你去歇着吧,你刺到我了!”郭晓筠无奈的声音传来。

    陈诗玲啊了一声,睁开眼来:“对不起,我用不惯剑。”

    黑影铺天盖地飞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