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三季人不可语冬

    林枫记起了一桩历史逸事。

    “明朝的嘉靖皇帝,沉迷方术,住在西苑万寿宫,近二十年不问朝政,天天炼丹吃药,周旋于后宫之间。”林枫说道,“他也曾做过这么一件荒唐之事。”

    郭晓筠道:“什么荒唐事?”

    林枫道:“他听信术士之言,拿小女生的初潮,和以各种矿物质,譬如朱砂之类的东西,调和烧制丹丸,服用以求长生。”

    郭晓筠秀眉一皱,撇嘴道:“好恶心!那么脏的东西,他一个当皇帝的,居然拿去吃?真的是白当这个皇帝了!”

    林枫道:“这是有史记载的事。你别以为嘉靖帝是个傻子,虽然他在位时,是家家干净,但这个人绝对不傻。”

    郭晓筠道:“那你是想,这些人利用这些女生,也是为了炼丹?”

    林枫道:“很多时候,并不是被骗的人不聪明,而是骗子太会忽悠,再加上很多人,拥有权和财,又格外怕死,让这些方术骗子,有了可乘之机。现在的有钱人,身体差,又怕死,到处找医方求延年。这清莲门,不是带点邪气吗?估计就是靠做这种事情骗钱。”

    郭晓筠道:“有可能,难怪他们要神神秘秘的,在这至阴之地建房子,果然没安什么好心。还好,我们来得及时,救下了一半的女生。”

    林枫道:“另外的女生呢?他们用完之后,不会杀害吧?”

    郭晓筠摇头道:“不知道。”

    林枫细思极恐,说道:“我们走吧!”

    来到地面,林枫看到耀眼的阳光,顿时有隔世重生之感。

    地下的世界,是非人的世界,林枫祈愿再也不会见到,世人再也不会见到这一切。

    李毅问他看到了什么?

    林枫把见闻说了。

    李毅道:“只怕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恐怖!”

    林枫道:“怎么了?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李毅道:“据我所知,清莲们有一项业务,也是最大的收入,就是替人转运。这转运之说,虚无飘渺,不过是这些方术之士,借以骗人钱财而已,偏偏有很多人上当受骗。”

    林枫道:“转运?宋至诚和宋玉林父子,就很信这一套,前不久,我还听说,他们去岛国请了高人转运。”

    李毅笑道:“一个人的命运,只在两个地方,一个是天,一个是自己。自己不努力,或是天公不作美,那怎么转运都是空的。”

    林枫道:“我也这么以为。如果一个人的命运真的可以转变,那这个世界上,早就是好运连连的人了。那些替人转运的,也早就功成名就,不必靠这个骗饭吃了。”

    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

    旁边的方唐镜,却只是冷笑,一言不发。

    林枫瞥了他一眼,说道:“方唐镜,你是不是不以为然啊?”

    方唐镜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懂什么?”

    林枫道:“那你倒是懂?给我们科普科普吧?”

    方唐镜道:“夏虫不可语冰,你们不过是些三季人罢了,我跟你们谈论冬天,你们也不懂!”

    郭晓筠好奇的问道:“什么是三季人?”

    林枫道:“鲁地流传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天,孔子的一个学生在门外扫地,来了一个客人问他:你是谁啊?他很自豪地说:我是孔先生的弟子!客人就说,那太好了,我能不能请教你一个问题?学生很高兴的说:“可以啊!!”他心想:你大概要出什么奇怪的问题吧?客人问:一年到底有几季啊?学生心想,这种问题还要问吗?于是便回答道:春夏秋冬四季。客人摇摇头说:不对,一年只有三季。最后两个人争执不下,就决定打赌:如果是四季,客人向学生磕三个头。如果是三季,学生向客人磕三个头。孔子的学生心想自己这次赢定了,于是准备带客人去见老师孔子。正巧这是孔子从屋里走出来,学生上前问道:老师,一年有几季啊?孔子看了一眼客人,说:一年有三季。这个学生快吓昏了,可是他不敢马上问。客人马上说:磕头,磕头!学生没办法,只好乖乖磕了三个头。客人走了以后,学生迫不及待地问孔子:老师,一年明明有四季,您怎么说三季呢?孔子说:“你没看到刚才那个人全身都是绿色的吗?他是蚂蚱,蚂蚱春天生,秋天就死了,他从来没见过冬天,你讲三季他会满意,你讲四季吵到晚上都讲不通,还是你吃亏。三个头,磕就磕了,无所谓。”

    郭晓筠抿嘴笑道:“还有这样的故事?可有趣了!我才知道,蚂蚱原来只生存三个季节啊!咦,不对,这个方唐镜,他在骂我们呢!”

    林枫道:“你也当他是三季人好了,何必跟他一般计较?”

    郭晓筠笑了。

    方唐镜道:“你们还枉称是什么术师!原来连这个都不懂!我之前还真是高看你们了。”

    郭晓筠道:“你有什么话,痛痛快快说清楚!别藏着掖着的!”

    方唐镜道:“一命二运三风水!我们转变的,只是人的运!却改不了人的命!有些人,命是好的,只是运气不好,所以才有机会,可以转变运数!更多的人,命数已定,你再怎么转变,也是空的!所以,你们懂什么?”

    郭晓筠道:“骗子!”

    方唐镜冷哼一声,又不言语了。

    林枫问道:“宋至诚是不是找过你?”

    方唐镜不回答。

    一时警察上来,把方唐镜等人带走,又把别墅贴上封条。

    林枫等人下山。

    此刻正是夕阳满山,凉风习习。

    李毅等人都不坐车,步行下山。

    “林老弟,有个事情,你要注意了。”李毅忽然说道。

    “什么事?”

    “清莲门的老窝,虽然被端掉了,但他们的门徒甚众,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杀回来的,找你我的麻烦。我是公务员,平时深居简出,倒也无妨。你天天在外面跑,一定要提防他们报复。”

    林枫道:“我身边有筠筠和刘杰两人,应该也够了。”

    李毅笑道:“我把妙可借给你一段时间吧?她可是很厉害的。”

    林枫听了,马上去看郭晓筠的脸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