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玩次大的

    林枫正自想着,听张老说道:“哎,你是独立太久了,连怎么靠人都不会了?”

    张雅妮道:“爷爷,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嘛!”

    张老对林枫笑道:“这个孩子,自小就上贵族学校,寄宿制的,大了又出国留学,都是一个人,独立惯了。”

    林枫道:“独立好,女孩子不依赖人,十分难得。”

    张老道:“我的看法不同,我觉得,女人还是有点依赖心的好。”

    林枫道:“女人将来既然工作,又要照顾老公孩子,忙得不可开交,如果不独立一点,会很难生活。”

    张老道:“那只是普通人家的女人。你我这样的家族,还用得着女人做多少事吗?男人就能够养一个家了,女人如果太过独立,不依赖男人,就会被男人遗忘。”

    林枫愣了愣,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

    也许,人所站的位置不同,经历不同,看法和想法,都是不一样的。

    古代的大家族,女人的确不用做事,几个女人之间,就为了一个男人在争宠,谁能得到男人的欢心,谁就有地位和权势。

    张老的话,从侧面印证了一句俗语:男人征服了世界,女人征服了男人。

    张雅妮轻咬嘴唇,说道:“爷爷,你这么说,我好害羞啦!”

    张老哈哈笑道:“小妮,知识,有很多人教你,经验,也可以从实践中学来。但怎么和人相处,却只能靠你自己去体会,去揣摩。做人这门功课,太多人一辈子也毕不了业。”

    张雅妮品味爷爷的话,深觉有理。

    林枫道:“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狷狂不羁,也是一种活法。”

    张老道:“林老弟,咱们言归正传,我刚才的话,还请你放在心上,不要忘记了。”

    林枫心想,张老此举,分明是有托孤之意,可是,我是已婚之人,就算想照顾张雅妮,也鞭长莫及呢!

    “张老哥,在张小姐出嫁之前,我会照顾好她,等她有了夫婿,到时就有人照顾她了。”

    张老微微一笑:“那我就放心了。小妮,去拿些水果点心,给李老弟的朋友吃。别让他们干等着。”

    张雅妮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含羞带怯的看了林枫一眼。

    张老是有意支开她的,待她一走,便问林枫:“刚才的话,你只提了个头,后面是什么?”

    林枫道:“我想说,既然你这么不放心子孙们,还不如玩次大的,让他们成长起来。”

    张老道:“怎么玩?”

    林枫道:“法不传六耳,我写给你看,你同意的话,就按这个来。”

    张老诧异的道:“怎么?你还怀疑,我这房间,有人监视不成?”

    林枫笑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这个主意,只要有一个人听了去,就不灵了。”

    张老点头同意。

    林枫掏出手机,点开信息,打了一行字,递给张老看。

    张老一眼看完,双目一瞪,细长的眉毛猛然一皱,说道:“这可行吗?”

    林枫道:“不走露风声的话,可以一试。”

    说着,林枫连按退格键,把刚才打的字,又给删除了。

    张老忽然捂住腹部,痛苦的大喊一声:“痛杀我也!”

    林枫起身,扶着他,问道:“怎么样?要不要叫救护车?”

    张老无力的摆摆手,说道:“先不忙叫车,你去喊小妮过来。”

    林枫放他靠在椅背上,然后跑到门口,大喊:“张小姐!张雅妮!你爷爷发病了,你快来!”

    张雅妮就在不远处的厨房,听到这声大喊,连忙下手中的东西,跑了过来:“怎么了?我爷爷出什么事了?”

    “他忽然喊痛,叫我喊你来。”林枫回答。

    张家的子孙,此刻也没有休息,一直留意这边的情况,听到他们的说话声,也都挤了过来,一边小跑,一边七嘴八舌,询问原委。

    张雅妮等人来到张老面前,团团围住他,呼喊问候。

    张老脸色如金,十分难看,无力的摆摆手:“你们不要吵,我有话说。”

    “静静,都安静下来!”张雅妮喊道,“听爷爷说话!”

    张老指了指抽屉。

    张雅妮以为是叫她拿药,赶忙拉开抽屉。

    “就是这个。”张老指了指抽屉中的病历表和一大叠检验表。

    “爷爷!”张雅妮只看了一眼,手中的材料就被人抢走,但她已经清楚的看到了病情。

    “天哪!爸,你什么时候患上胃癌了?我们怎么不知道啊?”儿子们一边看病历,一边大呼小叫。

    张老无力的摆摆手,说道:“我瞒着你们,是是怕你们分心,疏忽了工作。”

    “爸,瞧你说的!工作重要还是你重要?我们分得清!”

    “当然是工作重要!我这病,左右没得治,你们白白担心也没用。还不如把工作做好了,多几个有出息的,说不定我一高兴,这病还能好起来呢!”

    都这个时候了,张老还幽默得出来!

    林枫苦笑着摇了摇头。

    “爸!孩儿们不孝!”儿子们擦了擦眼睛。

    有人喊道:“快安排车子,送爷爷去医院。”

    张老道:“不需要了……你们都安安静静的,听我说完。”

    “爸!”

    “爷爷!”

    众人齐声呼喊。

    张老叹道:“我,贫农出身,祖上八代,都是农民。我种过田,放过牛,吃过草根,扛过枪,打过鬼子,剿过土匪,再苦再累,我也扛过来了。这一次,天要收我,我怕是挺不下去了。”

    “爸!”

    “爷爷!”

    涰泣声此起彼伏。

    “我所受的苦,希望张家的后人不要再受,所以,我才把当家人的位置,传给了小妮,因为,她的能力,在你们众人中间,可谓一枝独秀!希望我们张家的辉煌,能够长长久久的,能够绵延数世。”

    这是在交待后事了!

    林枫说道:“张老哥,我认识一个高明的中医,要不,你随我去诊治一回,胃部结构独特,或许有救也未可知。”

    “救?药医不死人!我这条命,肯定是没得救了。”张老摇头。

    林枫道:“好歹去试一下吧?”

    张老道:“你既如此说,那个中医,必定有些来头,那我就听你的,去看看吧!”

    “爸,你这一走,家里怎么办?”儿子们问。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