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报仇

    林枫大吃一惊,暗叫一声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娇叱传来,只见一片红光闪过,叮噹声响。

    泼向林枫的那盆硫酸,顿时掉落在地。

    裹住那盆硫酸的,是一件红衣的外套!

    那外套被到硫酸的腐蚀,慢慢变了颜色。

    林枫脸色大变,先惊退数步,这才端眼看过去。

    泼硫酸的,是一个中年妇女,约摸四十多岁,满脸的憔悴不堪,双眼通红,散发出仇恨和怨气。

    不远处,俏立一人,却是林妙可!

    林枫还以为是郭晓筠去而复返,没想到居然是林妙可来了!

    他顾不上理睬那个恶毒妇人,喜上眉梢,喊道:“妙可,你来了!”

    林妙可俏步过来,说道:“你糟蹋人家闺女了?让人这么对你?”

    林枫苦笑道:“我都不认识她。你不是上山了吗?怎么下来了?”

    “我是来看唐姐姐的,我算到,她就要生产了。”林妙可一边和林枫说话,一边留意那个妇女的举动。

    那个妇女眼见自己一泼成空,又羞又恼,指着林枫破口大骂。

    这是典型的泼妇骂街,恶毒之极,又是指手,又是跳脚,语速极快,再加上她带有很浓重的口音,林枫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能感受到,她爆出口来的每个字,都带着怨怒。

    林枫皱了皱眉,沉声问道:“大婶,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这时,远处的保镖,留意到这边的动静,纷纷跑了过来,列阵在林枫身侧,虎视眈眈的看着那个妇女。

    只待林枫一声令下,或是对方再有异动,这些保镖就会饿虎扑食般将对方扑倒在地!.

    “谁能听懂她在说些什么?”林枫环顾左右。

    医院里面人多,外围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大家闻到地上传来的硫酸味,都掩着鼻子。

    一个大叔站了出来,说道:“她说的是省北方言。”

    “哦?你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林枫问。

    “她说,你把她老公害死了,她要报仇。”大叔解释道。

    “她老公?被我害死了?”林枫道,“麻烦你问一下她,这是怎么回事?”

    大叔也用土话和那个妇女交流起来。

    两个人谈了一阵,大叔对林枫道:“她说,她老公买的是你们江汽的车,结果出车祸死了,责任在于你们江汽,是你们江汽的车子,质量不过关,这才把人害死了。”

    这样的事情,林枫也经常遇到。

    车祸每天都在发生,因为车祸死人的,也每天都在发生。

    可是,你不能去怪汽车厂吧?

    以前也有人来找过江汽的麻烦,江汽都会通过正当途径,进行妥善解决。

    林枫一听是这种事情,便即释然,对身边人说道:“通知律师,由他们接手。”

    身边人问道:“老板,她泼硫酸的事?”

    林枫道:“算了,不追究了吧!”

    那个妇女不知道这边在说什么,她见林枫转身要走,便急了眼,忽然跳起身来,双手成爪,抓向林枫。

    她那边刚刚一动,几个保镖一齐扑上前去,将她按倒。

    不到三秒钟,妇女的双手,便被扭到背后,脸被踩在地上,双腿被压住,双手被按住,动弹不得,发出唔唔的叫声。

    保镖们的行为,虽然有些过激,但联系到那个妇女泼硫酸的举动,围观的群众也就释然了。

    林枫摆摆手,说道:“好了,不要为难她。”

    保镖们听话的松开妇女,但并不离远,而是形成一个包围圈子,把妇女围住,只要对方稍有异动,就能叫她趴下。

    妇女吃痛,大哭大嚷。

    林枫摇了摇头,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是诸般无奈。

    他吩咐手下人,妥善解决此事,然后和林妙可走开。

    “你们江汽,不会这么黑心吧?专坑消费者?”林妙可瞪他一眼。

    林枫道:“别人不了解我,你还不了解我吗?”

    “知人知面难知心!”林妙可道。

    林枫道:“你也知道,我们收购了宝驰公司,从中获得了大量的专利技术,我们江汽的车子,不管是安全级别,还是性能方面,都能和国际一流车企的汽车一较高低了!”

    林妙可道:“那为什么还这么容易出车祸呢?”

    林枫道:“出车祸?跟车企有关系吗?任何一家车企的任意车型,都会发生车祸,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林妙可道:“你不是自诩安全性能第一吗?为什么一出车祸就死人呢?”

    林枫道:“这得看撞击程度,行驶速度过快,撞得太厉害的话,肯定会死人。这是基本常识好不好?车子又不是无敌堡垒,你以为撞不烂啊?”

    “那你们就不能生产出撞不烂的汽车吗?”林妙可哼了一声,并不满意林枫的解释。

    林枫道:“理论上是可以的,但那样的车,造价昂贵,不是普通人消费得起的。同样是车,几百万的车,安全级别,肯定比几万的车要高。可是,又有多少人,能买那么贵的车呢?”

    林妙可总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打量林枫。

    林枫摸摸脸,笑道:“我被毁容了?”

    “没有。”林妙可摇头。

    “对了,你回山上去,是做什么?”林枫问。

    “没什么,散散心。我心里乱得很,回山上静一静。”

    “尘世繁华,让你心乱如麻了?”

    “对啊!”林妙可道,“唐姐姐呢?我去看她。”

    “她刚生产完,在病房。”林枫笑道,“生了个大胖闺女。”

    “我知道。”

    “哦?这也能算出来?你太厉害了!”

    “我刚遇到郭姐姐了,她告诉我的。”

    林枫哦了一声,不由得忐忑,心想妙可用这种眼神看我,莫非是郭晓筠告诉她茜茜公主的事情了?

    她既不提,林枫也装不知,带她来到病房。

    “妙可!”唐筱高兴的喊了一声。

    她是顺产,身体并无大恙,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林妙可笑着走过去,坐在床沿,和她聊天叙旧。

    唐母朝林枫使了个眼色。

    林枫会意,和她来到走廊上。

    “妈,怎么了?”

    “林枫。”唐母未语泪先流,“刚刚医生和我谈话,说筱筱她……”

    林枫想起唐筱的病史,心里咯噔一声,紧张的问道:“妈,筱筱怎么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