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历险

    对方并没有要求,只能让林枫一个人去。

    也有可能,对方压根就不在乎你是一个人去,还是几个人去!

    林枫意识到,此行之凶险。

    他有意不让妙可涉这个险,但不等他开口,妙可便道:“快走啊!”

    林枫和她下了楼,刚到酒店大厅,就听到有人喊道:“林先生,这边请。”

    一个不起眼的小个子男人,站在林枫他们不远处,朝他们招手。

    林枫和妙可互望一眼,一前一后走了过去。

    “这边请。”男人留着很长的头发,脖子左侧纹了一朵墨色的莲花。

    林枫猛然想起清莲门来。

    这人脖子间纹的莲花,和清莲门不会有什么瓜葛吧?

    门外有一辆房车在等候。

    林枫以为那是酒店的客车,没想到长发男子却请他和妙可上了这辆房车。

    “接待规格不低啊!”林妙可风趣的说了一句。

    男子跟着上了车,关上车门。

    车里是个三向的沙发。

    这是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看不到驾驶室。窗帘拉得紧紧的,看不到外面的清况。

    坐这种车,等于是蒙上了你的双眼。

    你不知道车子往哪里开。

    男子上车之后,便闭上嘴,不发一言了。

    林枫有意挑起话题,想从他嘴里知道一点情况,但对方嘴风甚严,不管你问什么,他都是不回答。

    妙可低声道:“你做了什么安排?”

    林枫轻轻摇头。

    妙可道:“车子在过一条桥,这桥还挺长,已经过了两分钟了。”

    林枫道:“你感知得出来?”

    妙可点点头。

    约摸几分钟后,妙可又道:“刚刚下桥。”

    林枫道:“这么长的桥?这是去哪里?”

    妙可道:“肯定不是好地方。还不是你招惹的好事?如果筠筠有个三长两短,我看你怎么办?”

    林枫默然。

    车子停了下来。

    妙可低声道:“开了四十三分钟。过了三座桥,一条长桥,两条短桥。”

    林枫点头,表示知道了。

    妙可一定以为,林枫安排了跟踪的人,所以才把详细的情况告诉他。

    车门被人从外面拉开。

    长发男子请林枫和妙可下车。

    这是一座庞大的古建筑群。

    妙可道:“这是岛国的皇宫吗?”

    林枫本来也以为这是皇宫,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里和影视资料中的皇宫并不一样。

    “林先生,这边请。”一个身着仆人装的中年男人走过来,引导林枫他们前行。

    车上的长发男人并没有下车,又随车离开了。

    大门外有座很大的喷泉,喷泉周边,摆放着十二座白石雕刻而成的大象。

    走过三处台阶,又穿过两处园林,这才来到房屋外面。

    进层之前,引导人站住了脚。

    一个穿着十分考究的年轻女人走出来,请林枫他们进门。

    “这么大的规矩?”妙可讶道,“我和李毅去过泰国,就算是泰国的公主家里,也没这么严。”

    林枫道:“既来之,且安之。”

    他看到这种地方,反倒放下心来。

    绑架郭晓筠的,既然是皇室成员,那在谈崩之前,起码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情。

    大厅里面装饰得金碧辉煌,极尽奢华之能事。

    女人引导林枫他们来到一间起居室。

    和大厅比,这房间不算大,但比一般人家的客厅,却也要大上一圈。。

    一进门,林枫便被眼前的一尊佛头给吸引住了。

    看那佛头的形制,应该是唐代的物品。

    唐代崇佛,造了不少佛像。

    林枫虽然不太懂古董,但也略知一二。

    佛像的形制仪态,每朝每代,都略有不同。

    唐代的佛像,特点显著。

    “那是我们国内的文物?”妙可也看出来了。

    林枫皱了皱眉头。

    房间里站着几个侍女,有条不紊的给林枫和妙可看座倒茶,又端来果盘和点心。

    林枫笑道:“我怎么感觉,我不是来救人的?而是来当座上宾的?”

    妙可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林枫脸色一肃。

    侍候好两个之后,几个侍女便躬身退出。

    妙可道:“这里等级森严,什么人到什么地界,都有严格的划分,看来,这地方不简单。”

    林枫嗯了一声,也不吃他们的东西,起身走到佛头面前,端详了一阵,然后伸手抚摸。

    触手冰凉,是玉所制。

    这时,一个声音在后面响起来:“这是唐朝时期的文物,从贵国传过来的。”

    林要风一听声音,便霍然回头。

    因为,这声音,就是在电话里和他联系的人!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穿着得体的华丽服饰,高昂着头,目空一切,用一种藐视的眼神,打量林枫。

    林枫冷笑道:“传过来?应该说,是抢过来的吧?”

    “你就是林枫?”中年人傲声问道。

    “我就是林枫!我的朋友呢?”

    “你会见到她们的!”中年人的汉语,生硬而难听,尤其带上一种高傲的腔调后,更是让人听了难受。

    “你请我来,不会是为了让我欣赏这尊佛头的吧?”林枫俊眉一扬。

    “这边走!”中年人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林枫倒也不怕,跟着他走。

    林妙可起身跟过来时,被中年人拦住了:“你在这里等着吧!”

    “林枫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林妙可才不管对方,一把推了过来,将中年人推开。

    中年人没想到妙可会出手打人,猝不及防,往后疾退几步,撞到了墙壁。

    他恼羞成怒,大喊道:“八嘎!”

    他这一声喊,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哗啦啦围过来,将林枫和林妙可团团围住。

    林枫后退两步,站在妙可身边,眼神一厉。

    士兵们端着枪,瞄准了林枫他俩。

    中年人摆摆手,那些士兵便让出一条道来。

    “林先生,请吧!”中年人冷冷的道,“你的朋友,在这里等候就行了,如果再敢无礼,这些子弹,就不认人了!”

    见到这阵仗,妙可也吃了一惊。

    林枫低声道:“妙可,你就在这里。如果半个小时,我还没有出来,你就先走,不用管我。”

    “那你呢?”妙可着急的问。

    “相信我,吉人自有天相!”林枫温和的一笑,“对了,我一直没跟你说,你很美。”

    妙可一怔,随即咬住嘴唇,嘣出一句话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把这里拆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