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女儿红

    林枫截断她的话,问道:“你刚才说谁?”

    “江二爷啊。”陈诗玲回答。

    “不是他,江二爷的女儿,叫什么名字?”

    “江荫啊。”陈诗玲道。

    “江荫?”林枫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很多偶然的事情,全串了起来。

    “江二爷的女儿,叫江荫,是个大学生?就在这江大上学?”林枫问道。

    “好像是的。怎么了?你认识她?”

    “这就对了!”林枫道:“看来,这一切,都不是巧合。”

    “怎么回事?”

    林枫把自己认识江荫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怀疑江荫是有意接近你?”

    “不必怀疑,她就是有意的。”林枫道。

    “他接近你,目的何在呢?”

    “她的父亲,是因为王海军失踪的,也许,她家人都认为,江二爷已经死了,而且就是王海军害死的。”

    “就算是这样,她要报仇的话,也该去找王海军才对,她找你,又有什么用处?”

    “王海军肯定认识她,她想报复,没那么容易。”

    “你的推理,也有道理。那么,她的计划会是什么呢?你可得小心了。”

    “一个女大学生而已,能有多大心计?”林枫轻轻一笑,“不管她有什么计划,我都不必害怕她。”

    和陈诗玲谈完之后,林枫一个人整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这次来江州,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和那个叫江二爷的关联在一起。

    这一切,只是巧合吗?

    第二天,当江荫约他出去时,林枫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今天的江荫,和上次见面时,又自不同,她化了精致的淡妆,穿着上面,也很有讲究,整个人看上去清纯秀丽,又不失妩媚动人。

    林枫像没事人一般,和她处之如常。

    “江荫,你今天不上学吗?”林枫问。

    “我逃课。”

    “嗬?这可不是好学生。”

    “我一直都是不是好学生,我在想啊,课本上的知识,真有那么重要吗?少读一本书,多读一本书,。而且,今天我有逃课的理由。”

    “逃课还有理由?”

    “我生日。”

    “哦?那是应该回家去陪陪父母。”

    “我才不回家。”

    “你的生日,也就是你母亲的分娩日。你应该陪她。”

    “我没有父母。”

    “这怎么可能?人都是父母所生。”

    “我爸爸抛弃我们走了。我妈妈另外嫁人了。”

    “你一个人住?”

    “以前是一个人,今天不是。有你陪我啊。”

    “这?要不,请你的同学一起出来,为你庆生吧?”

    “不要,我只想你陪着我。我请你喝酒吧!去我家!”

    “去你家?”

    “我家里没人。”

    林枫本想拒绝,但又想看看,她到底有何目的,便道:“好啊,我去买个蛋糕。”

    江荫也没有阻拦。

    林枫买了蛋糕,来到江家。

    这是一套豪华的别墅。

    里面空空荡荡,毫无人气。

    看来,她说的是真话,她的确是一个人住。

    “我爸什么也没给我留下,除了这套房子。”江**。

    “这套房子,就足够了。很多人奋斗一辈子,也住不起这么好的房子。“

    “只要父母双全,我宁可住小破屋。”江荫幽幽的说道,不愉快的情绪,很快就消失,然后甜甜一笑,“林大哥,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

    “林大哥,你先坐一下,我去做饭菜,很快的。”

    “你做饭菜?”林枫颇觉讶异。

    “嗯,自己做的饭菜,比外面的干净。”

    “你是富家女,又是学生,居然也会做饭菜?太稀罕了。”

    “做饭,这是人的基本生存技能,有什么稀罕的?”

    她一边说,一边系上围裙,进了厨房。

    林枫站到旁边观看,只见她刀法娴熟,菜切得又细又匀。

    这是需要时间磨练,不是装出来的。

    “林大哥,你先去坐啊,我很快就好。”江荫看他一眼,嫣然一笑。

    林枫道:“我帮你。”

    “林大哥,你也会做饭菜啊?”江荫很惊奇的问。

    林枫呵呵笑道:“我读书那会,家里条件比你差得多。我是正儿八经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就学会当家了。”

    他熟练的打着了灶火,然后洗刷锅子,倒入菜油。

    两个人很快就做出几个菜来。

    当江荫吹熄蜡烛的刹那,林枫看到,她眼角有晶莹的泪水滑落。

    “你怎么哭了?”林枫问。

    “我感动的。”江荫抹着眼睛道,“有你陪着我,我好幸福。”

    林枫本想问她事情,一见她哭了,便忍了下来。

    高高兴兴吃完饭,又切了蛋糕吃了。

    江荫兴致很高,打开了话匣子,和林枫聊个不停。

    说实话,林枫这次来,存了防备之心。

    江荫既然是江二爷的女儿,又主动接近自己,肯定怀有图谋之心。

    她今天请林枫来赴宴,指不定安着什么坏心眼呢!

    刚才吃饭的时候,不管吃什么,喝什么,林枫都是先看她入了口,这才夹了吃。

    “我去拿红酒。”江荫起身,拿过来一瓶红酒和两只酒杯。

    “哟,这可是拉菲!”林枫笑道。

    “不是82年的,”江荫抿嘴笑道,“不过,这也是珍藏的。林大哥,你试试味道。“

    她当着林枫的面,拧开红酒塞子,倒了一杯,递给林枫。

    林枫不虞有他,接过来,品尝一口,点点头道:“不错,这酒应该有二十年了。”

    “林大哥,你果然是行家。”江**,“这是我出生时,我爸买回来的,到今天正好二十年。”

    林枫啊了一声:“今天是你二十岁生日?那太简便了,早知道,要给你办个生日派对。”

    “林大哥,这样子,我已经很知足了。”江**,“谢谢你,我敬你一杯。”

    两个人碰了一杯,各自饮尽。

    林枫看看手表,准备起身告辞。

    至于事情,还是改天再说吧!

    今天毕竟是人家二十岁生日呢!

    “江荫,我先回去了,明天,我补个生日礼物给你。”

    他刚站起身来,忽然觉得头重脚轻,昏昏欲倒。

    “这怎么回事?我的酒量,没这么不堪啊!”林枫甩了甩头,看向江荫。

    江荫笑吟吟的看着他。

    她的笑脸,渐渐扭曲,变成星空一般。

    林枫咕咚一声,栽倒在沙发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