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 引蛇出洞

    晚上,基地的人都在食堂吃饭。

    在这里,不管你是多大的官,也不管你是多大的名家,都一律吃大食堂。

    不过,食堂的伙食很丰富,也很有营养。每个人都是三菜一汤。

    杨颖和林枫坐在一起吃饭。

    一个武警匆匆跑进食堂,四下一望,找到向主任,低声汇报。

    向主任听了,便是一讶,随即起身,朝林枫这边走了过来。

    “林枫同志,你真是神了。”向主任竖起大拇指。

    “是谁?”林枫问道。

    “是胡老的助手,名叫郑重。”

    杨颖问道:“向主任,怎么回事?”

    向主任道:“林枫同志,你来说吧。”

    林枫道:“杨颖小姐,你还记得胡老的那封遗书吗?”

    “记得,我还记得,你说过,那遗书有问题?”杨颖问道。

    林枫道:“遗书并没有问题,我只是故意那么一说。”

    杨颖道:“这叫引蛇出洞?”

    林枫道:“对,如果胡老是他杀,那凶手一定很在乎这封遗书上的线索!一定会回去偷书。”

    杨颖道:“那你又怎么断定,凶手当时就在现场呢?”

    林枫道:“每个人作案,都不可能百无一失。当时我们都在在场,凶手肯定也会来,因为他想知道,我们有没有发现对他不利的证据。”

    杨颖道:“林主任,您真是神人啊。”

    林枫道:“千万别这么说,我只是利用了罪犯的心理,设计了一个局,让他钻进来而已。”

    杨颖道:“您说得轻易,那么多人,为什么都没想到这个办法?只有您想出来了呢?”

    向主任道:“林枫同志,我们去看看吧?”

    林枫点点头,放下筷子,和向主任一起前往现场。

    胡老的助手郑重,被几个武警扭住了,死死摁在地上,不能动弹。

    郑重看到向主任他们过来,便大声喊着冤:“向主任,救命啊!这些保安,也不知道怎么了,把我抓了起来。”

    向主任道:“郑重,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胡老的房中?”

    “向主任,我是过来替胡老收拾东西的啊。”郑重只有两只眼珠子还能转动,“你快叫他们放了我,痛死我了。”

    向主任没有理睬他,看了看茶桌上,说道:“胡老的遗书呢?”

    “向主任,在他身上。”一个武警报告道。

    “搜出来!”向主任下令。

    “是!”武警伸出手,往郑重上衣口袋里一掏,摸出一张纸,正是胡老的遗书。

    “郑重,胡老的遗书,为什么会在你身上?”向主任冷笑一声。

    “向主任,我是怕丢失了,所以放在身上保存啊。”郑重道,“一张轻薄的纸,很容易丢失的。胡老的女儿回来,我再交给她就是了。”

    向主任道:“是吗?之前大家都在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要保管这封遗书呢?我们一走,你就回来拿走遗书呢?”

    郑重道:“我也想起来了,就过来拿。向主任,你莫不是怀疑我吧?这遗书上面,写得明明白白,胡老已经将所有的遗产,留给了女儿。这一点,大家也都听到了的。我再蠢,也不可能把这遗书修改了,去霸占胡老的遗产啊。”

    向主任道:“你是不会修改遗书,但你会杀人!”

    郑重心惊肉跳,哭着说道:“向主任,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杀人啊!千万不可以这么讲!”

    向主任道:“郑重,胡老就是你杀的吧?”

    郑重大叫道:“向主任,你别诬陷我啊!我哪有杀人?法医都说胡老是自杀了!”

    向主任道:“郑重,你抵赖也是没用的!你要是没杀人,为什么鬼鬼祟祟的回来偷东西?”

    郑重道:“冤枉啊,我真的是怀念胡老,过来整理遗物的。向主任,你说话,可得凭证据啊!就算你是我的领导,也不能随便诬陷人!”

    向主任一时语塞。

    对啊,你说他杀人,总得有证据!

    向主任看向林枫。

    林枫止前一步,缓缓说道:“郑重,你想要证据,是吗?”

    郑重道:“不错!没有证据,你们无权抓我!胡老明明是自杀的,你们凭什么说是我杀的?当时,我有不在场的证据!”

    林枫道:“你说得对,胡老的确是自己杀死了自己。而且,你也有不在场的证据!”

    向主任听了,怔怔的道:“林枫同志,你怎么又这么说?难道,他是无辜的吗?”

    林枫道:“不,他就是凶手!”

    向主任挠头道:“林枫同志,我都听糊涂了。你又说胡老是自杀,又说郑重是凶手?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林枫道:“我只说,胡老自己杀死了自己,并没有说他是自杀。”

    向主任一时转不过弯来,更是疑惑。

    林枫道:“打个比方说,一个人逼着另一个人了结性命,逼他跳楼啊,跳河啊,上吊啊,那个人迫于威压,只能选择去死。死的人的确是自己杀死了自己。而那个逼人致死的,难道就没有责任了吗?他仍然是元凶!”

    “林副主任!”郑重咬牙切齿的道,“我和你近日无仇,往日无怨,你为什么针对我?你这是在诬陷我!我要告你!”

    林枫道:“郑重,你别这么激动,胡老是怎么死的,我相信,你比谁都清楚!”

    郑重道:“放、屁!我怎么知道?”

    林枫道:“你如果不是心虚了,为什么要来偷遗书?因为我说过,遗书上有胡老死因的线索!”

    向主任道:“郑重,你再也想不到吧?这只是林枫同志的一个计谋,引蛇出洞!这张纸上,什么问题也没有!你上当了!”

    郑重的眼睛里,放出杀人的凶光,狠狠的盯着林枫。

    林枫道:“你这是做贼心虚啊。不过,这封遗书上,也不是什么线索都没有。郑重,不知道你看过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没有?”

    “没看过!”郑重没好声气的回答。

    “那可是天下第二行书。很多人都觉得,这幅字,根本就算不上好字,也看不出哪里好。那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欣赏。这幅字,是颜真卿在极端悲愤痛苦之下写出来的,带着极大的情绪挥毫写就。”

    向主任一脸的迷茫,不知道林枫说的这个事,跟眼前的杀人案,又有什么关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