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 杀人动机

    林枫道:“所谓字如其人,书写作品,更是一个人的心情写照。一个人在遭遇极端事情时,他写出来的字,跟平时是不同的。胡老的这幅字,明显是在愤恨和绝望的情绪下一挥而就,笔划凌乱,章法全无。这对一个以严谨治学著称的老科学家来说,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出现的失误!”

    郑重道:“就凭一幅字,你也不能说我就是凶手!”

    林枫道:“的确,我要是拿不出证据,那就是冤枉了你。郑重,你知道你最大的失误是什么吗?”

    郑重冷笑道:“我没有失误!——因为,我没杀过人,也就不存在失误!”

    林枫道:“你太过心急了!你可能是第一次杀人,手法不利索,内心很惶恐,生怕留下杀人的证据了,所以,一听说有互索,就迫不及待的回来,想毁灭证据!”

    “你胡说八道!”郑重道,“我说过了,我是来整理东西的!”

    林枫道:“你是胡老的助手,按理说,过来整理东西,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你来之后,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只拿走了他的遗书!这就不对劲了!”

    “你怎么知道我只拿了遗书?”

    “因为这里的东西,我都记得位置,完全没有动过。”

    “那也不能说明什么!”郑重道,“遗书是最重要的,我当然先收拾遗书了!”

    “哈哈!”林枫忽然大笑道,“郑重,我很好奇,你是用什么理由,逼死了胡老?胡老又有什么把柄在你手里?不得不死呢?”

    “林副主任,我敬你是个领导,你却一而再的诬陷我,我和你誓不两立!向主任,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

    向主任道:“林枫同志,到底还有没有证据?只凭这件事,还不能定他的罪。”

    林枫微微点头,走到郑重身边,蹲下身,低抓起他的右手,扳开他的手掌,说道:“你只有四根手指!这就是你的杀人证据!”

    “四根手指怎么了?”郑重道,“我也没有杀过人!”

    林枫道:“胡老的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而且,有一边正好是四根手指印!”

    郑重先是一阵惊惶,随即叫道:“胡说!我又没有掐死他,怎么可能留下手指印?”

    “你是没有掐死他,但你还是掐了他,不然,那手印又是谁的?”

    “不可能!我只是喂他喝了一碗药,根本就没有掐他的脖子,哪里来的掐痕?你根本就是胡说八道!”

    林枫听了,笑而不语。

    郑重啊的一声,马上反应过来了。

    防来防去,还是中了林枫的圈套!

    “不是这样的!”郑重嘶声叫道,“我喂胡老喝的药,是他病了要喝的药,不是毒药啊!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向主任厉声道:“好你个郑重,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林枫道:“检查一下胡老的杯子,还有他喝的药。”

    向主任当即叫人过来检验。

    胡老上了年纪的人,住处经常备有很多药。

    经过检查,果然有重大发现。

    胡老患有很严重的风湿骨痛之疾,经常服用一种中药冲剂。

    而在药杯的残渣中,检验出和这种冲剂不同的成分来。

    经过仔细求证,最后终于弄明白了胡老的死因。

    是有人在药里放入了巨毒之药!

    向主任震惊道:“郑重,你哪里来的毒药?”

    郑重道:“向主任,你别听他胡说啊,胡老待我,有如子侄,我怎么可能给他下毒药?”

    向主任道:“你还要狡辩吗?”

    郑重道:“我有不在场证据!”

    林枫接他的话道:“胡老喝下的这个药,不会当时发作,而是过后一段时间才会发作致死。你利用这段时间,正好制造不在场的证据!还有一种可能,你事先早就把毒药拌进了风湿药里!”

    郑重用力挣扎,想挣脱束缚,来打林枫。

    林枫道:“向主任,郑重最近有没有离开过基地?”

    向主任道:“好像没有。”

    林枫道:“那他的毒?可能是别人带进来给他的。”

    这时,有一个人忽然说道:“会不会是蛇毒?”

    林枫问道:“蛇毒?怎么回事?”

    那人回答道:“昨天傍晚,我们在墙根散步时,看到了一条眼镜蛇,郑重二话没说,就把那条蛇给抓住了,还说回家杀了吃。”

    林枫道:“极有可能是蛇毒。郑重,你现在还有话说吗?”

    郑重叫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向主任道:“来人,去郑重房间搜查!”

    郑重慌道:“你们没有权力搜我的房间!”

    向主任不理他,派人前去搜寻。

    没过多久,搜查的人回来,带来了一条还死了的眼镜蛇,还有一封遗书。

    “向主任,眼镜蛇死了,但毒液已经没有了。应该是被人为的取走了。还有,这封遗书,也是胡老的笔迹,但写的内容,却和刚才的那封完全不同,这封写的,是把一半的遗产,也就是在京里的一套房产,留给助手郑重。”

    向主任听完报告,整张脸都气愤的变了形!

    “好你个郑重!你好狠的心计啊!”向主任指着郑重,沉声说道,“你设计害死了胡老,还想得到他的遗产?”

    在证据面前,郑重再嘴倔也无济于事,但他仍然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自己害死了胡老。

    尸体解剖检验结果还没有出来,胡老是不是死于蛇毒,还有待考证。

    可是,郑重的杀人嫌疑,已经不可排除。

    向主任吩咐,先把郑重关押起来,等尸检结果一出来,再行审问。

    “唉,没想到,胡老居然被这个人渣给害死了!”向主任叹道,“太不值得了!”

    林枫道:“胡老在毒发之前,知道不可救了,这才匆忙留下遗书。只不过,郑重的工资和福利,也不算低,他又正值壮年,前途无量。就为了一套房子,把自己恩师给害死,又把自己前程断送,这怎么想,也不是一个聪明人应该做出来的事。”

    向主任道:“也许,他以为这么做,天衣无缝呢!”

    林枫摇头道:“向主任,事情怕是没这么简单。刚才带走郑重时,我发现,他虽然一脸的愤怒,但其实并没有悲伤之情。我怀疑,他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的目的,就是害死胡老!他杀人的动机,一定要查清楚,我怕是不简单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