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非我族类

    一切都按照林枫既定的方向在前进。

    浅尾舞眼见刘依霜不上当,站在她面前,盯着她的双眼。

    林枫站在刘依霜身后,清楚的看到,浅尾舞眼睛,像一个魔球,散发出一种迷人心神的光芒。

    看到这种光芒,林枫瞬间想到一个词:术师!

    难怪一见浅尾舞的面,就觉得她很熟悉。

    因为此人身上,有一种岛国术师特有的气质。

    这是某种特定行业的共通点。

    所谓贼有贼相,痞有痞样,官有官腔。

    就像士兵一样,你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有没有当过兵,因为他们身上,会留下某种共同的特征。

    浅尾舞这是想迷惑刘依霜!

    林枫双手搭在刘依霜肩膀上,微微用力,将她扳向自己。

    刘依霜离开浅尾舞的眼睛,有如大梦初醒一般,身子一晃,茫然了会儿,这才清醒过来。

    “这位是谁?”浅尾舞盯着林枫问道。

    林枫镇定心神,不受对方蛊惑,缓缓说道:“我是林枫。”

    浅尾舞道:“姓林?那就不是刘家人了,这是刘家的族里大会,不相干的人,请出去!”

    刘依霜道:“各位爷爷、伯伯、叔叔,林大哥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上次我被人绑架,就是林大哥路见不平救下了我。今天,我请林大哥来,是为了一同揭发绑架我的真凶!”

    刘家太爷沉声道:“既然是救依霜的恩人,那就留下来吧。”

    太爷发了话,浅尾舞也就不好说什么了,但她看向林枫的眼神,更显得妩媚迷人。

    她用来迷惑林枫的手法,和对付刘依霜的不一样,用的是魅功。

    林枫不为所动,淡淡的道:“多谢刘老太爷!我是一个外人,本不应该插手贵家的家事,只不过,你们家族有些人的作法,实在让我深觉不齿!有些话,不吐不快。”

    刘老太爷道:“林先生,有什么话,请直说便是。我们刘家不是固步自封的家族,善于倾听各方意见。这么大的家族,如果不接受外人的建议,早就保不住这份家业了。”

    林枫心想,刘老太爷真是个明白人。

    这就更好办了。

    他把自己对刘依霜被绑案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

    林枫每说一条,刘依霜就在旁边佐证一条,点点头,说一声对,就是这样的。

    他所有的推论,并没有针对谁,但刘家人经过自我脑补之后,都把目光投向了浅尾舞。

    浅尾舞还没有反应过来,面对大家的目光,显得很是坦然。

    “林先生刚才提到了几个要点。”等林枫说完之后,刘老太爷缓缓说道,“贼人潜入了树声家里,偷走了他的青铜鼎,却对其它珍宝一无所动。这一点很值得推敲。还有,贼人绑走了依霜,栽祸给大宝,这一点几乎可以肯定。大宝家里搜出青铜鼎来,就更值得怀疑了。树声,你也不想想,如果这鼎真是大宝偷的,他会放在自己家里吗?随便放在哪里,你也搜不到。你们兄弟之间,连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这才给了贼人可乘之机!”

    刘树声低头说道:“是,当时,我在气头上,欠考虑了。”

    刘老太爷道:“综合这些疑点,我以为,十之八九,是熟人作案。这个人,对树声家和大宝家都很熟悉。这个人巧妙的利用了你们兄弟间的不和睦,耍了一出好戏!你们都中了他的圈套!”

    刘树声道:“可惜,没有抓到那个贼人!”

    刘老太爷缓缓说道:“大宝,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刘大宝看了林枫一眼,大声说道:“我有证据!”

    “什么证据?”刘老太爷问。

    刘大宝急切的道:“这个证据,是依霜找到的。依霜,你快告诉大家!”

    刘依霜略一迟疑。

    毕竟,接下来要说的话,会关系到她后母的名誉甚至是一生的幸福。

    林枫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在这件事情里面,他插手越少越好。

    刚才的一番慷慨陈词,已经挑起了刘家内部的矛盾,这就足够了。

    刘依霜银牙暗咬,说道:“我在一个人的房间里面,搜到了大宝叔叔家里丢失的金条。这些金条上面,烙有大宝叔的印,大宝叔检验过了,确认是他丢失的东西。”

    “金条?”刘树声讶道,“依霜,你从哪里搜到的?那这个人,肯定就是栽赃给大宝的人!”

    刘依霜道:“对,这个人,就是栽赃给大宝叔的人,也应该是绑架我的人!也是偷走我家青铜鼎的人!”

    刘树声精神一震:“依霜,你快说,到底是从哪里搜出来的?”

    刘依霜道:“我先把这金条拿出来,请大家过目。然后,我再说。”

    众人一一看过金条,在刘大宝的说明下,都找到了那个独一无二的大宝印。

    刘老太爷手握金条,沉声说道:“依霜,你心里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为什么不早说?”

    刘依霜道:“太爷,因为我也是个人,我也有私心,我一旦说出来,就会失去一个至亲之人!”

    刘老太爷震惊道:“谁?”

    刘依霜看向浅尾舞,然后毅然决然的抬起手,指向她,说道:“就是她!”

    全场哗然。

    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刘依霜道:“这些金条,就是从她房间搜出来的!”

    浅尾舞一脸的错愕和愤怒。

    很快,她脸上所有的愤恨都消失了,换上一种迷惑人心的笑容。

    林枫上前一步,很自然的挡在她和刘依霜中间,说道:“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一切,又能得到最好的解释了!”

    刘依霜低声道:“那个女人一看我,我就头晕。”

    林枫道:“她在对你施法,想迷惑你,不要和她对视。”

    刘依霜道:“她还会妖法?”

    林枫道:“算不上妖法,只是一种奇特的心术。就跟催眠术一样。”

    刘依霜道:“妖精!”

    “浅尾舞?”刘老太爷显然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把这个女人扯了出来。

    “叔爷。”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说话之人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这个岛国女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时候将她驱逐出家族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