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浅尾舞

    “阴谋?”浅尾舞幽幽一叹,说道,“我要是说没有,你肯定不相信。我说我是间谍,是坏人,来这里别有目的,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祸害你们华夏人。这么说,你就满意了?”

    林枫没有接她的话。

    浅尾舞道:“人一旦被贴上了标签,你再努力,也改变不了。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能做的,就是改变自己去适应。我早就习惯了流星和冷语,也习惯了被人误解,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目光。所以,刚才在里面,我并没有为自己辨解,因为那是没有用的。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赶我走了。”

    林枫忽然觉得,这是一个很可怜的女人。

    可是,他马上又警醒过来,这个女人在使用苦肉计,目的就是为了麻痹自己,取得自己的信任。

    于是,林枫冷哼一声,淡然的说道:“我听到一些不一样的消息。这些年,刘家的资金和产业,都握在你的手里?是你掌握了刘家的经济大权?可见刘家人待你不薄。”

    浅尾舞道:“因为我是外人,如果他们对我不好,别人就会说刘家人刻薄,所以,他们对外都宣称我才是家里的主人。你的人也进过我的卧室,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我房中有什么值钱的?”

    林枫还去过她的卧室,那房间,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阔太太的睡房。至于她的保险柜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浅尾舞道:“你们国人,讲究面子,为了这个面子,在外面说一堆谎话。就算我反驳,谁会相信?你是不是还听说,刘大宝被拘留之后,五洲集团也到了我手里?”

    林枫点点头。

    浅尾舞道:“你看我的样子,像是手握大权的人吗?如果五洲集团和八方集团都在我手里,他们会这么轻易赶走我吗?我手里如果握着他们的经济命脉,刚才面对他们的攻击,我会那么的无助吗?”

    她说的话,一切都符合事实。

    林枫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的提供经济援助给他们?”

    浅尾舞脸色黯然:“谁叫我嫁给了他呢?还生了个孩子。我本来想,多给他一点帮助,或许可以换来他对我的好,换来刘家对我的尊重。”

    林枫道:“实际上呢?你也应该换来了这一切才对。”

    浅尾舞摇了摇头:“没有。他们把我对刘家的援助,当成了理所当然。因为他们给了我吃的、住的、用的,我就应该提供这些帮助。有一次,我和刘树声吵架,他还说,我提供给他们的钱,又不是没有还,我凭什么拿这些当好处,向他们索要更多?那一刻,别说离婚了,我连想死的心都有。”

    这一切,和林枫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请你喝茶吧!”林枫看看时间,刘家的会议,随时可能开完,他们随时会出来,而且,刘家的大门外,肯定也装了监控,被他们看到,自己和浅尾舞在一起太久,总不是好事。

    浅尾舞弯了弯腰:“谢谢林先生!难怪依霜这么喜欢你,你真是个好男人。”

    林枫轻咳一声,带她来到一家茶馆。

    悠扬的古琴声,在茶馆里回荡,更显出这里的安静。

    “谢谢你,肯听我讲这些事。”浅尾舞道,“这么久了,我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起过。不管谁问,我都会回答,我过得很好,很幸福。不管谁来到我家里,我都会装成贤妻良母,做拿手的饭菜招待他们。如果是公开场合,我和刘树声会手挽着手,他也会给我整理一下皱了的裙角,拨弄开我发梢的异物,好得就像热恋中的人。”

    林枫一边品茶,一边听她倾诉。

    浅尾舞道:“可是,只要没有外人,我和他就像两个仇敌一般,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指责我,骂我。我什么也不做,他也会嫌弃我。”

    她不喝茶,很端庄的坐着,一举一动,无不附合名门闺秀的仪体。

    “我知道他在外面养了很多女的,可是,我不在乎,也没有心酸的感觉。他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住在同一屋檐下的男人。跟马路上其它陌生男人,是一样的。”

    林枫道:“既然这么痛苦了,为什么还要维系下去?”

    “离开了又能怎么样?”浅尾舞道,“一个人过?还是另外找一个人过?又能好到哪里去?只不过是从这座坟,躺到另一座坟而已。”

    林枫一怔,心想这话说得好,虽然很悲观,但很有哲理啊。

    浅尾舞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林枫连忙说道:“你要做什么?”

    浅尾舞微微一笑:“你不用害怕。”

    林枫道:“我是男人,我怕什么?这是公共场所,你这样……”

    忽然,他就不言语了。

    因为他看到,浅尾舞转过了身子,把玲珑的后背露给他看,而白晳的背上,爬满了瘆人的红痕!

    “这是人打的?”林枫讶异的问道。

    “是刘树声打的。”浅尾舞披上衣服,说道,“前面不方便给你看,比后面的伤痛还要多。”

    林枫道:“他精神有问题?”

    浅尾舞道:“没有问题。他就爱这样。我和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在同一张床上了,只是隔三差五的,他就会跑到我房里,用这种折磨人的方法来打我。他说我是岛国女人,应该很喜欢这一套。”

    林枫皱起眉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浅尾舞道:“所以,刚才在会场上,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离开。我心里并不恨你,甚至还很感激你,是你给了我离开他们的机会和勇气。”

    林枫端起茶杯,放到嘴边,一口饮尽。

    “你跟我说这么多,是为了洗干净自己?想让我放过你,不要再为难你?”林枫沉声说道。

    “不是。我只想让你知道,刘家人是怎样的一些人。”浅尾舞道,“因为,你接下来,还要和他们周旋,不是吗?”

    林枫道:“我只问你一件事。岛国财团在我们国内的间谍活动,是你主持的吗?你参与了吗?”

    这才是重中之重!

    之前她说的一切,林枫就当听故事了,一句话都不相信她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