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大发杀机

    浅尾舞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在飞机上。

    她扶着头,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身上。

    衣服整整齐齐,以女人的敏锐,感觉没有被欺负过。

    看看时间,是下午三点多钟。

    也就是说,她在昏迷之中,赶上了自己订的航班!

    这不是见鬼了吗?

    她很快想起来,自己不是被人劫持了吗?

    怎么又上了飞机?

    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里,发生过什么?

    她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她翻看随身的物品,发现自己放在酒店的东西,都在飞机上,金银珠宝的首饰,还有现金,一分没有少。

    对方又是枪又是刀,费老大力气,把一个岛国财团的公主绑了,结果什么也没有做,就把人给放了?

    开什么玩笑?

    浅尾舞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与此同时,刘树声正愣愣盯着办公桌上的几张照片看。

    这是用拍立得拍出来的相片。

    相片上的人,他认识。

    相片上的拍摄地点,他也认识。

    浅尾舞,刘大宝家。

    这两个熟悉的名字,却如此戏剧性的联系在一起。

    浅尾舞居然睡在刘大宝家的床上!

    看她那一脸满足和恬静的模样,应该睡得很香甜吧?

    刘树声活了一大把年纪,儿女都这么大了,经历过的事情也够多够杂了,可是,就连离婚时,他连眉毛也没有皱过一下。

    可是,此刻的刘总,却难掩内心的狂怒。

    “难怪她一句求情的话都没有,难怪她一句辩解的话都没有!原来,她早就红杏出墙了!”刘树声重重一拳,砸在办公桌上。

    红木桌很结实,发出一声闷响,震得桌面上的办公用品摇了摇。

    他越想越来气:“心机婊啊!岛国女人,果然要不得!你出谁的墙都可以,可你不该睡到刘大宝的床上去!刘大宝什么货色?你居然也能下得去嘴?我拷!”

    又是愤怒的一拳,砸在桌面上,震得桌面上的茶杯跳了起来。

    这声音惊动了外面的秘书。

    “刘总。”秘书敲门进来,小心的问道,“请问有什么吩咐?”

    说着话,秘书朝前走了两步,眼睛朝桌面上瞥。

    “出去!”刘树声黑着脸,似能渗出狗血来。

    他看到秘书的眼睛所看的方向,气得抓起茶杯,朝他打了过去。

    茶杯落地开花。

    秘书从来没见过刘总这样,吓得赶紧退了出去,因为太过着急,撞到了门框上,腰痛得不行,也不敢哼出声来,带上门出去了。

    刘树声的目光,始终没有从相片上移开。

    他愤怒的眼睛里,放出腾腾燃烧的火焰。

    “妈了个隔壁的!”刘树声大吼一声,出了胸中一口恶气。

    然后,他想到了一桩更严重的事情。

    盗走青铜鼎,绑走刘依霜!

    诬陷刘大宝,浅尾舞背锅!

    这些事情,一一浮上刘树声脑海。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能从地下宝库里盗走青铜鼎的,肯定是家贼!

    不是刘大宝就是浅尾舞。

    而这两个人,分明就是蛇鼠一窝!

    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激怒刘树声,好让浅尾舞离婚,然后,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和刘大宝在一起。

    如果不是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刘树声不可能和浅尾舞离婚。

    而现在,刘大宝和浅尾舞的目的达到了。

    他们瞒得好深!

    刘树声冷笑一声:“好你个刘大宝,我小看你了。平时你装傻充愣啊!想不到,你背后捅我刀子!”

    仇恨和嫉妒,蒙蔽了刘树声的理智。

    他心里已经认定,整个事件,是刘大宝伙同姘妇浅尾舞算计出来的。

    现在,这对奸人,不是已经睡到一个床上去了吗?

    还敢这么明目张胆!

    刘大宝啊刘大宝,你耍得好手段,略施小计,就把我的老婆,变变成了你的女人,而你的五洲集团,仍然在你手里!

    这一出计策,玩得出神入化啊!

    刘树声想去找家族长辈们理论。

    可是转念一眼,这是夺妻之恨,但也是见不得人的丑事,多一个人知道,就有可能闹得满城风雨,就算他能杀了刘大宝和浅尾舞那对狗男女,自己也要闹个灰头土脸,受人耻笑。

    报仇这种事,只能自己来!

    刘树声想了想,很快就镇定下来,然后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进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一看就是身怀绝技的高手,精光外露,身强体壮,露在外面肌肉,有如铁板一样僵硬,尤其是他们的眼神,坚毅中带着杀气!

    “老板!”两人进来后,弯腰致礼。

    刘树声指着桌面上的相片,咬牙切齿的道:“阿三、阿四,看清这两个人的长相!”

    他连自己的贴身秘书都要避讳,却不回避这两个人。

    阿三和阿四上前来,看了一眼相片,然后相视一眼。

    显然,他们俩认识刘大宝和浅尾舞。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也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杀了这两个人!越快越好!”刘树声狠狠一拳,砸在相片上。

    “是,老板!”两人面无表情的答应了一声。

    “你们两个是我的心腹,我是信得过你们,这才交待你们去做这件事。事成之后,我给你们每人一千万安家费,另外,再给你们每三千万生活费,安排你们到国外去生活。”

    “谢谢老板!”两人躬了躬身子。

    刘树声道:“还有,这女的是岛国人。你们的行动,一定要小心隐秘,不要惊动了那几个岛国人,也不要惊动了刘家的长辈们。”

    “请老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不辱使命!”两人异口同声说道。

    “很好,去吧!”刘树声挥了挥手。

    两人领命出去。

    刘树声又打了个电话。

    这一次,他是直接在电话里下达命令:“阿大,阿三和阿四有问题,明天晚上,你要听到他们出意外死亡的消息。”

    电话里的人,像阿三阿四一样,机械的应了一声:“是!”

    安排好这一切,刘树声长吁了一口气,点着了一支烟,只吸了一口,便掐灭了,嘴角扬起,露出浓浓的杀机。

    只听他低声自语道:“两条人命,记到谁身上好呢?和浅尾舞以及刘大宝有交集的人?林枫?是个好人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