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阴阳瓶

    林枫马上声援刘大宝,说道:“抓住的人呢?一定要严审!”

    刘大宝沉着脸,挥了挥手,大吼一声:“把人带进来!”

    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壮汉,押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平头男子走了进来。

    “来杀我的,一共是两个人。”刘大宝冷笑道,“逃走了一个,抓住了一个。”

    刘树声几欲站立不住!

    这个被抓的,正是阿四!

    他不愧是个枭雄,马上镇定下来,对身边人说道:“倒酒!”

    然后,刘树声端起酒杯,走到阿四面前,缓缓说道:“敢杀人的,也算是个好汉了,审问之前,先喝杯酒吧!”

    阿四定定的盯着刘树声。

    刘树声举起杯子,伸到阿四嘴边:“喝完这杯酒,你就把真相告诉我们,免得受皮肉之苦!”

    林枫忽然起身,抓住刘树声的右手,将杯子夺了过来,说道:“他不配喝刘总的酒。”

    说着,他将酒泼到了阿四的脚边。

    那酒一接触到地面,发出嗤嗤的响声,冒出一股淡淡的烟。

    大家见了,无不变色。

    “这酒有毒!”第一个惊叫出声的,是刘依霜。

    林枫拿着酒杯,玩味的看着刘树声:“刘总,这是怎么回事?”

    刘树声脸上似能渗出血来:“我不知道!这酒,我刚才也喝了一杯!”

    林枫微微一笑,走到桌边,拿起那瓶酒。

    “刘总,同样是一瓶酒,为什么你喝的没有毒,给他喝的就有毒?”林枫看着酒瓶问道。

    刘树声道:“这怎么可能?有毒的话,我早就毒死了!”

    林枫道:“应该说,我早就被毒死了。刚才这杯酒,应该是准备给我喝的吧?”

    刘树声道:“林老板,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林枫握住酒瓶颈部,将酒瓶用力砸向桌面。

    哗啦啦一声响,瓶子碎开。

    林枫指着掉在地上的瓶底,冷笑道:“为什么一半酒有毒,一半酒没有毒?秘密就在这里,大家请看,这酒瓶之中,有机关!”

    原来,这酒瓶是特制的。

    酒瓶中间,有一条隔断,把酒瓶分成了左右两边。

    你朝左边倒,出来的是酒。

    你朝右边倒,出来的就是毒酒了。

    从酒瓶的外观,可以轻易的分别出来,有毒的一面,是瓶上有花的一面。

    刘树声忽然厉声叫道:“是谁做的?给我站出来!”

    林枫看着他,似在说:“请开始你的表演。”

    刘树声指着刚才倒酒的手下,厉声道:“是不是你?刚才的酒,是你倒的!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卧底?为什么要害我?”

    呵,他倒成被害人了。

    林枫道:“刘总,你别这么激动。”

    刘树声道:“我能不激动吗?我差一点,就把你给害了啊!林老板,你是我请来的贵客,是我刘家的恩人,我却差一点点,让你喝下了这杯毒酒。”

    林枫浮起一丝洞穿世事的微笑,放下酒瓶,又拿起那壶茶,说道:“那么,我们来猜猜,这茶水里面,是不是也有毒呢?”

    刘树声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他急忙上前一步,来抢林枫手中的茶壶:“我看看!”

    林枫将手一晃,说道:“刘总小心,还是我来吧。”

    他将手中壶一倾,倒出里面的茶水。

    茶水滴在地上,冒出一个又一个的泡泡,像汽水被摇晃之后再打开瓶盖一样。

    林枫冷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茶里面,也有毒。”

    刘树声急红了脸,大吼大叫:“谁做的?”

    林枫道:“刘总,很明显,这下毒之人,是针对我来的,因为这壶茶,是我要喝的。”

    刘树声道:“你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客人,不管是谁,他针对你,就是针对我!”

    林枫道:“刘总,我有办法,查出这下毒之人。”

    刘树声道:“怎么查?我看,我们还是报警吧?”

    林枫道:“我先试试看。”

    说着,他拿着那壶水,对阿四道:“我知道你是条汉子,就算喝下这壶茶,你也不会说出指使之人,对吗?”

    阿四冷冷的看着他,什么话也不说。

    林枫对押住阿四的人道:“麻烦你们,把这壶茶水,喂他喝下。”

    两个应了一声,一人捏开阿四的嘴,一人把茶壶悬到了他嘴上。

    “喔!”阿四惊恐的叫了一声。

    林枫示意两个壮汉。

    捏嘴的壮汉,手下稍松。

    阿四道:“我说!我说!”

    林枫道:“这就对了。你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又何必为了他人把命丧呢?”

    阿四看了刘树声一眼,

    刘树声沉声说道:“你可想仔细了再回答!不然,我们有的是手段,让你比死还难受!”

    阿四咬着牙道:“我是受了浅尾舞的指使,要杀刘大宝!”

    “浅尾舞?”林枫笑道,“你知道浅尾舞是谁吗?”

    “知道,刘总的妻子,不,是前妻。”

    “哦?刘总的前妻?她为什么要杀刘大宝呢?”

    “浅尾舞是岛国人,她要杀谁,哪里有什么讲究的?”阿四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拿了她的钱,只管杀人!”

    “她什么时候给你钱的?”林枫问道。

    “今天早上!”阿四撒起谎起来,眉毛都不眨一下的。

    “她当你面,给你钱,让你杀人?”林枫问。

    “对,千真万确,就是她!”阿四一口咬定。

    刘树声长吁了一口气。

    林枫哈哈笑道:“可惜啊可惜。浅尾舞昨天就回岛国了,试问,她又怎么给你钱,让你去杀人呢?”

    “啊?”发出惊叹声的,是刘树声。

    阿四眼珠子乱转:“不可能,她今天早上明明给了我钱。”

    林枫冷笑道:“是我送她送的飞机。我会不知道吗?”

    刘树声失声道:“林老板,你送浅尾舞上的飞机?”

    林枫道:“是啊!她怕夜长梦多,有人要杀她,加之思子心切,昨天就回岛国了。”

    刘树声怔住了。

    林枫对阿四道:“你刚才的话,虽然是在撒谎,但又不完全是。说明你对浅尾舞,还有刘树声刘总,十分的熟悉!你想嫁祸给浅尾舞?又是在为谁开脱呢?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说出来,就让你喝下这壶毒茶死掉!要怪,就怪你的主人吧!这茶,是他准备的。”

    “不要,不要!”阿四这次是真的害怕了,“我说,我说!”

    这时,刘树声骂道:“没出息的东西!这茶里的毒,毒不死人,顶多让你昏迷而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