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事我管定了

    林枫敲响家门,他有钥匙,但没有掏出来。

    他想给悲伤的父母,留一点缓冲的时间。

    父母的眼泪,其实不想让儿女看到。

    “爸!妈!我回来了。”林枫边敲门边喊。

    “咦,林枫哥哥,你回来了?”一个甜美可爱的女声传了过来。

    隔壁领居家的门开了,一个十六、七岁的美少女,扎着清爽的马尾,穿着一件廉价的白色连衣裙,却难掩小家碧玉的秀丽容颜和娇俏身材。

    “哦,孙卓,你怎么在家?不上学吗?”林枫问。

    “家里出事了,我请假回来的。林枫哥哥,你也听到消息了吧?”孙卓一脸担忧的道,“怎么办啊?爸妈都下岗了呢!以后我们还能上学吗?”

    “总有办法可想。”林枫继续敲门。

    “林枫哥哥,不要敲了,他们都不在家。”

    “都下岗了,能去哪?”

    “去厂里说理去了。我爸妈也去了。”

    林枫哦了一声,前世的今天,他并没有得到消息,直到周末回家时,才听父母说起。

    父母亲对儿女,总是报喜不报忧,生怕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了儿女们的学习和工作。

    “孙卓,那我去一趟厂部。”林枫当即立断。

    “林枫哥哥,我陪你一起去,我一个人在家,好害怕。”

    “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是去理论,又不是去拼命。”

    忽然,林枫暗叫一声不好,兴许,这次还真的要闹出人命来了!

    前世有些事情,太过久远,也不太重要,所以他一时没有记起来。

    听孙卓这么一说,林枫猛然想起,江州汽车厂,的确出过一次大的乱子!

    “快走!孙卓,你父母……”林枫拉着她的手就下楼梯。

    “怎么了?我爸妈怎么了?”孙卓见他如此着急,还以为他知道什么消息了。

    “哦,没事,我就是担心。”

    厂宿舍都是七层楼房,无电梯,林家和孙家,都在七楼,一上一下,能把人累个半死。

    “林枫哥哥,以后有钱了,我一定要买电梯房住。”刚下到四楼,孙卓气喘吁吁的道。

    “好,到时买大房子住!来,我背你。”林枫只想快点赶过去,见她扶着楼梯歇气,便站住脚,拍拍自己的背。

    他和孙卓从小玩大的,待她有如亲妹妹。

    孙卓俏脸绯红,一对杏眼睁得大大的,很深的双眼皮,一对很亮很黑的眼珠,眼珠转到眶中的任何部分,都显得灵动俏媚。

    “林枫哥哥,”她娇滴滴的喊了一声,然后羞答答的趴在林枫背上。

    “孙卓,我看你个挺高的啊,身体怎么这么轻?你正是长个的时候,营养得跟上来才行。”林枫背着她,快步来到楼下。

    “林枫哥哥,我自行车被妈妈骑去了。”孙卓说道。

    “来,上车,我载你去。”林枫拍拍自己的自行车。

    孙卓哎了一声,跳上自行车后座,双手紧紧抓住车沿。

    林枫担心厂部那边出事,骑得飞快。

    孙卓震得不行,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林枫的腰,脸贴在他的后背上。

    厂部离宿舍区并不远。

    林枫锁好车子,就和孙卓一起去找父母。

    厂部办公大楼前,围着五、六十个工人,正在和厂部的领导谈判。

    林枫看了一眼局势,知道还在可控制范围之内,便自松了一口气。

    “爸,妈!”在人群中找到自己的父母,林枫上前拉了拉他们。

    “你怎么回来了?你咋不在学校上课呢?”林立本沉声问道。

    “我们花那么多钱,送你去上大学,你还学人家翘课玩?”顾淑文脸色也不好看了。

    “不是,我回家拿点东西,正好听到厂里裁员的消息,就赶过来看看。”看到父母都安好,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惊喜交加,也不管别人异样的目光,上前一把抱住父亲,又抱了抱母亲,动情的说道,“爸,妈,我爱你们!”

    林立本夫妻都怔了怔,他们带孩子这么久,还从来没听孩子说过这么肉麻的话!夫妻俩面面相觑,都以为林枫出什么大事了。

    林枫怕他们乱想,说道:“爸,妈,我没事。看到你们都在,我高兴坏了!”

    林立本道:“我们当然在了!就算下了岗,我们还能去哪?”

    这时,人群起了一阵骚乱,有几个激愤的工人,挽起袖子,就要上前打人,领头的人,正是孙卓的父亲。

    “大家稍安勿躁!听我说一句话!厂里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办法,这才裁员的。”

    厂领导里,一个身穿职业套裙的年轻女人,用扩音器大声喊话,无奈她嗓音细,声音又温柔,根本起不到镇慑作用。

    “说个屁!裁掉上了年纪的老人也就算了,我们青壮年,为什么也要裁掉?”

    “夫妻两个人都是员工的,顶多裁掉一个!凭什么都要裁掉?你们这是想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饶秘书,今天厂里不给个说法,我们就堵在这里,不走了!”

    工人们七嘴八舌,倾吐自己的苦水。

    饶秘书连张几次口,都被人堵回话头,脑门上急出一层细密的汗水,光洁的脸也躁得通红:“我们厂算好的了,市里很多厂都倒闭了!咱们厂里,已经连续三年亏损,光是欠银行的债务,就高达一个亿了!”

    “我们不管这些,我们只要工作!”工人们大声呼喊。

    这时,一个男领导站出来,吼道:“闹什么闹?裁员的决定,是厂部决定的,没得更改!你们一个二个,都给我回家!谁敢闹事,我就叫保安抓出去!”

    这话顿时惹了祸,一直憋着的工人们,有如山洪暴涨,一发不可收拾,纷纷捏紧拳头,冲上前去。

    厂里的保安队一直在旁边虎视眈眈,见状冲上前,保护厂领导。

    林枫暗叫要糟,事故马上就会发生!

    他拨开人群,冲到那个饶秘书面前,伸手去抢她手中的扩音器。

    饶秘书早就吓懵了,扩音器被抢走后,这才知觉,问道:“你是谁?”

    林枫顾不上解释,挤进混斗的人群中,使尽浑身解数,拉开打斗中的人,同时大喊道:“警察来了!警察来了!都给我住手!”

    打架的都是小人物,毕竟胆怯,一听警察来了,便都住了手。

    饶秘书跟在林枫身后,迭声道:“同志,你抢我扩音器做什么?啊?警察来了吗?谁报的警?警察在哪里?”

    等到林枫把所有人都拉扯开,她四下瞧瞧,并不见有警察到来,这才明白林枫只不过是丢了个烟雾弹。

    林枫站在两群人中间,大喊道:“大家都是一个厂里的同事!住在一个小区里!不管下不下岗,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要是打破了谁的头,或者打死打伤了谁,你们能安心吗?”

    “嘿,这不是林立本家的儿子吗?”工人们大都认识林枫,指着他议论纷纷。

    林立本和顾淑文一见儿子出头担事,急得跟什么似的。

    林枫识得刚才那个大发官威的男领导,是江州汽车厂里的副厂长,姓梁,叫梁华强。

    “梁副厂长,你刚才的话,说得可不对。大家就算下了岗,还是这个厂的下岗工人!他们回来要个说法,有什么过错?你们不安抚,还想恃强驱赶?有你们这么当领导的吗?”

    梁华强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林枫,冷笑道:“嘿,小子,你算老几?轮到你来教训我?信不信我叫人把你扔出去?”

    有认识林枫的人,便上前告诉梁华强:“他是林立本家的儿子。”

    梁华强哦了一声:“嗬!林立本?那个得过技术大奖的高级技工?他儿子什么职务?”

    “还是个在校的大学生。”

    梁华强呸了一声,冷笑道:“嘿嘿,一个大学生,就敢这么装逼?自以为读了几句书,就了不起了?老子手下的大学生,多了去了!”

    “就是,现在的大学生,毛钱都不值!毕了业,找个工作都难!”

    他们的对话,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故意要让林枫听到。

    梁华强直接无视林枫,冲人群里喊道:“林立本!林立本在吗?出来,把你崽伢子领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林立本是个老实人,早就吓得不轻,上前来拉儿子胳膊,急道:“小枫,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回家去。”

    林枫朗声道:“爸,这事我管定了!”

    林立本拼命拖他,但林枫脚下生了根一样,任你怎么用力,也拖不动。

    林枫想尽快了结此事,回顾饶秘书:“手机给我。”

    饶秘书哦了一声,真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林枫。

    梁华强表情古怪,瞪眼道:“饶嫣,你究竟是谁的秘书呢?他要什么,你就给他什么?他要你,你是不是也打算把自己给他?”

    饶秘书啊了一声,窘得无地自容,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听林枫的话?

    这个男人,无形之中,似乎有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梁华强冷冷的道:“小子,你还想耍什么幺蛾子?把手机还回来!”

    林枫不理他,飞快的拨了一串号码。

    “拿过来!”梁华强从来没被人这么无视过,又急又气,劈手过来抢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