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嚣张公子

    林枫沉喝道:“石兵,不得无礼。”

    石兵恭敬的答应一声:“是,老板。”然后松开肖宽,退开一边。

    “肖宽,我能打赢你,但我并不想欺负你。”林枫冷笑道,“我可以勒索你,但我不会这么做。至于你想知道谁在背后算计你,那是你的事情,请恕我没有义务替你调查!”

    他伸出手,拉起高原,又扫了肖宽一眼:“如果你仍然疑心难消,那么,有什么招式,请尽管放马过来好了!不过,我奉劝你一句,如果真有这个时间,还是先去把自己家的麻烦事解决掉吧!”

    肖宽从沙发上挣扎起来,定定的看着林枫,一言不发。

    林枫掉头就走。

    酒吧的保安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见事情平息下来,也就识趣的不再过来。

    林枫往外面走,高原紧跟其后。

    “老大,我对你的景仰之情,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

    “肖宽这小子,做事真不讲规矩,还好我收手快,没惹上他,不然,你的小命,可没这么容易捡回来!”林枫拍拍高原的胳膊,“兄弟,让你受苦了。”

    “老大,我没事,”高原呵呵一笑,“你原本想弄他家的吧?”

    林枫也不否认:“的确有过这个念头,但看到那个账本之后,我改变主意了,这样的人,轮不到咱们去收拾。我的事情,只好另找方法解决了。”

    他的目的,是想逼迫肖茂林知难而退,放弃收购江州汽车厂的计划。

    现在看来,想完成这个任务,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酒吧舞台上,水绫正在卖力的边歌边舞,引爆了火热的现场,周边的观众,都举着萤光棒,不停的挥舞。

    林枫停住脚步,看了一眼水绫,然后转身离开。

    高原笑道:“老大,台上那个小妞真不错,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从中牵线。”

    林枫淡淡的瞪了他一眼,高原便尴尬的笑笑,不再提及此事。

    三人各自回家不提。

    “宽哥,追不追?”手下人起来,垂手站在肖宽面前。

    “追个屁!追上了,你们打得赢吗?”肖宽气不打一处来,伸出手掌,在两个手下头上连拍数下,“没用的东西,两个人打不过一个!”

    肖宽解开衣领处的扣子,拎起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干了,心气难平的坐在沙发上,听到水绫唱的歌,不由得烦躁起来。

    他抓起几个空酒瓶,大步走到台前,用力朝台上甩去。

    “哐啷!哐啷!”酒瓶落在台上,摔得粉碎。

    “啊!”正在唱歌的水绫,受到惊吓,尖叫一声,双手捂住脸,朝后疾退数步。

    舞台上伴舞的几个女子,也都吓成一团,几双修长的美腿,凌乱诱人。

    保安们迅速围了过来。

    肖宽还在大喊大叫:“娘撒B的!鬼嚎什么?唱的什么鸟毛歌?给老子滚下台去!”

    水绫上台表演这么久,还是头一次受到这种污辱,惊惶失措,又惊又怕,心里委屈得无以言说。

    说老实话,她唱的歌,虽然比不上原唱,但也婉转动听。她人长得更漂亮,在江州城里,算是酒吧一朵花了。

    每天晚上,前来捧她场的人并不在少数。

    可惜,她遇上了心情不好的肖大少,正好拿她出气。

    “先生,你严重破坏了我们的演出秩序!请到那边去,我们经理要跟你谈话!”保安们围住肖宽,防止他逃跑。

    在酒吧里面,小打小闹可以,但你要破坏酒吧的生意,那就是砸场子了!

    能开酒吧的人,肯定黑白两道通吃。

    能把酒吧开这么大开这么火的人,背景和能力更不会简单。

    保安们平时不管事,并不代表怕事!

    肖宽掏出皮夹子,拿出一叠钱来,迎空一扬,那钱洒得满地都是。

    “老子有的是钱!不管多少钱,只要让这女的不再唱歌!”肖宽嚣张的大叫。

    保安们不为所动,几千块钱,还镇不定他们。

    “先生,你再闹事的话,我们就动粗了!”保安越围越小。

    “干什么?”肖宽的手下指着保安,大声道,“知不知道咱们宽哥是谁?得罪了他,分分钟让你们死得难看!”

    肖宽趁着酒劲,又扔出一把钞票。

    酒吧里顿时轰动,几乎所有人都跑过来抢钱。

    场面一片混乱,保安和服务生们再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

    酒吧经理走了过来,脸色一沉:“把闹事的人带走!快!”

    几个保安排开人群,涌上前来抓肖宽。

    肖宽被强行带到一边。

    和经理来到一边后,肖宽放言道:“把你们酒吧老板喊来,老子要收购这家酒吧!”

    经理冷笑一声:“收购?你知道这酒吧是谁开的吗?你知道这酒吧值多少钱吗?”

    肖宽哈哈笑道:“我爸是肖茂林!不管你这酒吧值多少钱,老子今天都要买下来!”

    经理也算是江州场面上混的人,对肖茂林当然不会陌生,闻言不由得一惊,语气也放恭敬了:“原来是肖公子。如果你真有意谈收购的话,我可以请老板过来一趟。”

    肖宽沉声道:“你当老子开玩笑的吗?老子家里,有七家上市公司!区区一家酒吧,我还真不放在意上!”

    经理连应了几声是,知道对方正在酒劲上,也不跟他计较,问道:“不知道什么人惹着肖公子了?”

    肖宽指着台上的水绫:“那女的!唱的跟鬼哭狼嚎一样!老子听不下去了!我买下这间酒吧,就是为了把她弄走!”

    经理哦了一声,笑道:“原来是她得罪了肖公子,这个简单,我叫她下来,给肖公子赔礼道歉好了。”

    “谁稀罕她道歉?我只有一个要求,叫她滚蛋!”肖宽这种公子哥,耍起蛮横来,完全没有道理可讲的。

    经理想了想,笑道:“肖公子,这个简单啊,她是咱们这里的歌手,你想赶她走,也不必收购酒吧这么麻烦,只要你肯出点钱,我们这就打发她走。”

    “钱?我有的是,多少?”肖宽打着酒嗝问道。

    “肖公子,水绫是我们店里的招牌,每天全靠她招徕人气呢。这个价格,还是有些贵的。”

    “多少?”肖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二十万,够不够?”

    “二十万?足够了!肖公子,请稍等,我们这就叫她滚蛋!”经理笑容更加真诚更加谦卑,他招了招手,吩咐身边人几句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