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奉陪到底!

    林枫没去找卫文理。

    他找的是卫友民!

    林枫对省政府熟门熟路,来到卫友民的办公室。

    秘书见到林枫进来,起身拦住他:“同志,请问你找谁?”

    林枫淡淡的道:“你不认识我了?”

    秘书咦了一声,打量林枫两眼,思索道:“你是那个谁?我在江汽的车展上见过你。”

    “我是江汽的林枫,我找卫副省长。”

    秘书认出他来了,呵呵冷笑道:“不好意思,卫副省长没空。这一个月都排满了,你想见的话,得预约下个月了。”

    “我找他有要事!关系到他儿子的终身幸福!你要是敢拦我,先想想能不能担起这个责任!”

    “什么事,跟卫公子有关系?”

    林枫冷笑道:“想听?你还不够格!”

    秘书眉头紧皱,不想放林枫进去,但又疑惑他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伸手拦住他,说道:“你等等,我进去通报一声。”

    林枫摊开手:“可以。”

    秘书扭头进去,向卫友民汇报。

    “卫副省长,林枫来了。”

    “林枫?哪个林枫?”卫友民低头办公,头也不抬的问道。

    “就是江汽的林枫。”

    “江汽的林枫?哦,是他!他来做什么?”卫友民放下手中的钢笔,抬起头来,目光锐利。

    “他说有事,还说跟卫公子有关。”

    “让他进来吧!”卫友民说完,继续低头工作。

    秘书出来,对林枫道:“卫副省长请你进去。”

    林枫点点头,施施然走了进去。

    里面,卫友民眼角的余光,看到了林枫,但仍然低头看材料。

    林枫知道对方是在打熬自己,也不介意,在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卫友民。

    卫友民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不知为什么,他忽然有些不太自在,粗眉一扬。抬头看向林枫。

    两人四目相对,互不相让。

    卫友民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问道:“找我有事?”

    林枫掏出一只录音机,轻轻放在卫友民面前,按下播放键。

    卫友民问道:“这是什么?”

    林枫示意他听下去。

    这是那天晚上。光头强哥和王海军打架后,林枫和光头对话的录音。

    林枫又拿出一张相片,放在卫友民面前。

    卫友民看了那相片一眼,双眼瞳孔蓦地放大。

    “卫副省长,想必你现在已经清楚,贵公子做过什么事情了。”

    卫友民又气又急,强行忍住胸中浊气,问道:“林枫,你想怎么样?”

    林枫呵呵笑道:“这是贵公子的相片,没有错吧?和他交易的这个人。就是录音中的强哥,也就是打断我同学手臂的社会混混。”

    “你到底想怎样?”卫友民有些沉不住气了。

    “卫副省长,请稍安勿躁。我如果真想怎么样的话,也就不会出现在你办公室,而应该去公安局或者纪检委了。”

    “哼!林枫,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我家文理被人打伤了手臂,也是你们暗中指使的吧?”

    林枫淡淡的道:“卫副省长,这是法治社会,凡事都要讲究证据。贵公子犯罪的证据。我这里是齐全的。只要我把这些送到局里去,就足够他坐牢了!”

    “你休想得逞!”卫友民一把抓过桌面上的相片和录音机。

    “呵呵,你想要?那就送给你好了。”林枫讥讽的笑道。

    卫友民脸色一滞,沮丧的缓缓松开手。把东西扔在桌面上。

    他毕竟是当大官的,养气功夫一流,初始的混乱之后,很快就冷静下来,沉着的看着林枫:“你说吧,想要什么?”

    林枫一脸严肃的道:“我只要你的一句承诺!”

    卫友民讶道:“什么承诺?承诺让你升官发财吗?”

    林枫哈哈笑道:“卫副省长。想必你也知道我林枫是什么人,你觉得,你能给我满意的官位和财富吗?”

    卫友民一怔,似乎这一刻,他才想起来,面前此人,可是省里炙手可热的江汽老板!

    “那你想要什么?”卫友民意识到对方的不同寻常,更加凝神应对。

    林枫道:“我只想息事宁人!我们之间,不管过去有什么过节,从这一刻开始,都揭过不提,互不相干!”

    卫友民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冷笑道:“什么意思?”

    林枫脸色平静,徐徐说道:“很简单,贵公子卫文理受过一次伤,我同学王海军也受了伤。卫文理手里,有一些不痛不痒的证据,我手里也有证据!我的意思是,请贵公子高抬贵手,放我同学一马。我也答应你,我手里的证据,永远不见天日!”

    卫友民右手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你这是在威胁我?”

    林枫不卑不亢的道:“不敢,我只是跟你谈笔交易!如果你们还要纠缠不清的话,我奉陪到底。”

    卫友民道:“我知道,你有唐春强撑腰!不过,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就算你是江汽的老板,我卫友民要想弄你,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林枫道:“卫副省长,我当然清楚你的能力。不过,我也不是吓大的。据我所知,你只有卫文理这一个儿子!如果一定要玩下去的话,最受伤害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卫友民眉毛一挑,冷哼一声。

    林枫道:“卫副省长,你在乎儿子,我在乎王海军。事情发展到现在,双方各有损失,算是打成了平手。再继续斗下去,也只能是两败俱伤。这对你、对我,都没有任何好处。”

    卫友民圆瞪双目,大大的眼袋,把眼睛衬得很大,显得很有威严。

    “林枫,我问你一句,上次文理受伤,到底是不是你在背后指使?”

    “不是!”林枫淡然说道,“如果你们有证据,早对付我了!”

    卫友民盯着他,看了半晌,缓缓说道:“好,我答应你!”

    林枫道:“那就请你约束好卫文理。我向你保证,只要他不再追究和报复,那我们也不会举报他。”

    卫友民重重呼吸两下,说道:“林枫,你很聪明!但我奉劝你一句,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

    林枫起身,说道:“多谢卫副省长的忠告,我会铭记在心。你这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刚走出办公室,林枫就听到里面传来摔杯子的巨响!(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