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故意戳个洞!

    “那我陪你一起去。”林枫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下去。”

    刘诚回家的路上,因为戴着耳机听音乐,没听到后面来车的喇叭声,这才被车子刮带了一下。

    对方司机开的是双鱼座,没有逃逸,一直陪着刘诚,等刘行长到来。

    “诚诚,怎么样?”刘行长扶着儿子,上上下下的打量。

    “爸,我没事,就是被车子的后视镜给带了一下手臂,没什么大碍呢!”诚诚长得比他爸还要高,也很懂事,说道,“爸,这位叔叔人挺好的,你就不要为难他了。”

    车主说道:“刘先生,十分抱歉,我当时按了喇叭,但令公子没有听到,我看到他往边边上走了一下,还以为他听到了,没想到他后面又往马路中间撇了过来,结果才不小心带了一下。你放心,我这就带他去医院检查,有什么事,我都不推诿!”

    林枫一看对方开的是双鱼座,心生一计,低声吩咐饶嫣几句。

    饶嫣快步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

    不一会儿,就有省电视台的记者开车过来,采访车祸情况。

    刘行长和那个车主正在讨论,没想到有记者过来,都是一怔。

    记者们的嗅觉都是最灵敏的,很快就看到这场车祸的亮点了!

    那就是现在最火热的神车——双鱼座!

    双鱼座的任何新闻,都是大新闻!都会引吸大批观众来围观!

    林枫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种让双鱼座免费上头条的机会,林枫当然不肯错过。

    记者们原本以为,这只是一起简单的车祸,但经过采访,马上发现,车祸的对象,是刘行长的儿子!

    而车主敢于承担责任的行为,也让人极为敬佩。

    经过双方协商,刘行长没有为难双鱼座的车主。两个人互留了电话号码,说有事再联系。

    刘行长对记者们说道:“这位双鱼座的车主,是个好司机,出了事。没有逃避责任,没有乱怪别人,而是主动勇敢的承担一切,这种行为,深深的打动了我。如果每个人都能如此。那这个社会,就能充满爱!”

    林枫在旁边微微一笑,心想刘行长真是配合啊,都不用跟他说,就直接打起双鱼座的广告来了。

    记者们很懂事,把这场事故,当成弘扬社会正能量的新闻,发了出去。

    刘行长也是坐双鱼座来的,这就给新闻提供了更好的素材。

    “爸,你怎么坐这车啊?我家的车呢?”刘诚问。

    “这是朋友的车。”

    “这车挺好看的!多少钱?”刘诚笑了笑。“爸,你给我买一辆呗?”

    刘行长道:“这车高配落地,得小十万呢!你一个学生,开这么贵的车?你还真把你爸当土豪了啊?你爸我是银行行长,但银行里的钱,是国家和人民的,又不是我的!”

    刘诚立即沮丧的叹了一声:“算了,等我工作后,自己攒钱买吧!”

    刘行长带着儿子要上车。

    林枫笑道:“刘诚,你会开车吗?”

    刘诚道:“会啊!”

    林枫把车钥匙丢给他:“你来开车。”

    刘诚一怔。喜上眉梢,看了看父亲。

    刘行长没有表态。

    刘诚知道父亲同意了,兴冲冲的坐进驾驶室,熟练的启动车子。

    “慢一点开。”林枫笑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肯定很喜欢开车。”

    刘诚很专注的开着车:“是啊,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赛车手!”

    刘行长冷笑道:“你这个理想,可以扼杀在萌芽之中了!我和你妈,都不会同意的!”

    刘诚撇了撇嘴。没有回答。

    回到刘家,林枫和饶嫣再次上楼小坐。

    “林老板,今天麻烦你们了。”刘行长笑呵呵的,端来了水果,又给泡了茶。

    “刘行长,我能看看您的大作吗?”林枫问道。

    “好啊。这边请。”刘行长指了指书房。

    书房也是刘行长练习书法的房间。

    一张宽大的写字台,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

    旁边一个大的花瓶里,装着十几副未装裱好的字幅。

    刘行长一一打开来,让林枫和饶嫣看。

    刘诚在旁边帮忙,笑道:“我爸最喜欢展示这些作品给客人看了!逢人必展!”

    林枫道:“因为这些都是你爸爸最好的作品。不过,你爸爸最得意的作品,并不在这里面。”

    刘诚一愣:“你是说挂在客厅的那幅吗?”

    林枫呵呵一笑:“我看,刘行长最得意的作品,就是刘诚你了。”

    大家都哈哈大笑。

    饶嫣嫣然一笑:“这些字,都写得很好啊!我虽然不懂字,但也知道看着舒服。尤其是这一幅,看上去赏心悦目,不愧是艺术珍品!”

    林枫伸出手,去摸那幅字,忽然不小心,把宣纸给戳了个洞!

    “啊哎,这可如何是好?”林枫缩回手,迭声道歉,“刘行长,实在是对不起啊,我这手太重了,不知道这纸这么薄!”

    这幅字,的确是刘行长颇为得意的作品。

    没想到被林枫给撕破了!

    林枫说道:“这样吧,刘行长,这幅字,交给我带回去,我去找精工匠人,好好修复,等修复好了,我再给您送来,可好?”

    刘行长道:“这个,不必了吧?”

    林枫道:“如果刘行长不放心我给我,我把那辆双鱼座押在您这里好了。我那辆是高配版本,虽然不敢跟您这副作品的价值相提并论,但起码也值一点钱,您看如何?”

    刘行长呵呵笑道:“林老板,你太见外了。我是说,这么一点小破洞,没什么的,字画不怕烂,装裱一下就行了。我的书法作品,也值不了一辆双鱼座啊!”

    林枫道:“就是一个抵押。您放心,这作品我一定给您修补好了。”

    说着,林枫二话不说,就把那作品给卷了起来,递给饶嫣收好。

    然后,他又把车钥匙递给刘诚:“这个就暂时交给你保管。你尽管开,油费、保险什么的,都算我的!在我修好这幅字之前,你车都是你的了!”

    刘诚接过钥匙,笑道:“那你们慢一点修好啊!我还想多开几天呢!”

    林枫呵呵笑道:“这个就要看匠人的技术了。”

    说完,他便带着饶嫣告辞离开。

    “老板,我们上哪里找人来修补这画啊?”饶嫣不问。

    “嘿嘿,你以为我是不小心吗?我是故意戳烂这字的!”

    “啊?故意的?”

    “所以,这字幅不必修了!回家吧!”林枫嘿嘿一笑。(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