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剑修的恐2怖

    “我只能做到这里了,至于说他逃到了哪里,就不是我的专长了。”朗多笑道,只是这笑声之中多少有一些自豪在里面,这一次对于韦文的追逐不止是他们各自神术的展示,更是一种不是比较的比较,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情况也是一种竞争。此时,知道韦文没有回到轮回教之中去捣乱他心中平静了不少,当然他这一句话并没有说谎,因为律令术的消耗确实惊人,他的回逆时间的影像消耗的不仅是他的神力,还有他的生命,可以说律令术是整个神术之中最为强大却又最为鸡肋的神术,一个方面它的强大让人惊恐,而另一方面它消耗的生命力却是与神人为长生而修行的目标完全的背道而驰,当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只是即使如此还是不断的有人去修行,只为那更加强大的实力。当然,这种对于生命力的消耗也要看个人的实力,对于现在的朗多来说,使用两次神术,而且并不是为了战斗,对于他的生命还是没有什么影响,不过是修行一些时间就可以回来了,但是,如果再用下去的话,就不是修行就可以还回来那么简单了,还需要到可以恢复生命的灵药或者是宝物之类的东西了。所以,他也不想再使用下去了,显然,与他一起来的人都知道这个事情,所以,他们并没有意外,都点了点头。

    “凯恩,到你了。”科比看向凯恩道,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不算短了,彼此之间还是比较了解。

    “这个没有问题。”凯恩笑道,韦文的逃跑,再加上他们五个人呆在这个地方,让他感觉到安全了不少,毕竟韦文那惊艳的一剑让他的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堵。其实不止是他,这里其他的四个神族也一样堵得不得了,毕竟剑修的威名可不是一天铸造出来的,而是无数的剑修杀出来的结果。凯恩摆了摆头,两只眼睛一闭,然后,接着双眼睁开,一个让人惊讶的现象出现了,在他的额头上有一道细细的竖痕,此时那道竖痕突然张开,一只竖着的眼睛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那只眼睛看向了韦文潜入地下的地方,然后不断向着远方看去,众人并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凯恩的眼中整个世界就是另外一种样子,一切的东西现在,在他的眼中都是半透明的,大地是半透明的,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大地之中有什么东西存在,树是半透明的,他可以看到树上那些半透明的蚂蚁就在不断的爬来爬去,他可以看到韦文土遁之后,那一路与众不同的痕迹,随着那痕迹他不断向着远方看去。这是凯恩的天眼,穿透之眼,可以看清无数的物体,据说这种天眼大成的时候,可以看穿一切,只是,显然凯恩现在只能算是入门。如果韦文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惊叹,这个家伙不去当医生屈才了,当然心中更是想这个家伙不用这个天眼去偷窥当真是天理不容。

    随着凯恩的眼睛不断的向着远方看去,一刻钟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不断的在土里前行,他的天眼更加的用力盯着看,接着那个家伙就如同在他的眼前遁行一般,正是消失的韦文。看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由的方露出了一丝笑容。

    “在那个方向,距离三千里,这个家伙可能是不想惊动我们,逃个跑都要小心翼翼的,哈哈,真是可笑,这样的距离与没有又有什么两样?”凯恩笑道,对于一个只会逃跑的家伙,即使他是一个剑修,对于他们来说都不会有太大的威胁了,毕竟只要不给韦文近身的机会,那么剑修的一身本领就去掉了五层了,剩下的五层,只要他们战术得当完全可以零伤痕干掉对方。

    “追——!”为首的科比没有任何的废话,直接向着韦文的方向飞去,其余四个看到之后也连忙跟了过去,他们五个神人说走就走,可是苦了那些跟在后面看热闹的神族了,他们哪里有这样的速度?好不容易跟了过来,结果又追空了,不得不向着那些神人飞行的方向再一次的狂奔而去。

    韦文正在向着西边慢慢地土遁着,因为向西是延绵不断的高耸入云的山脉,这样的地形有利于逃命,毕竟他对于对方的手段心中并没有一个底,所以,现在能利用的只有地形了,反观东方越往东,山就越低,再远一些几乎能用小丘来形容了,那样的地形对他可不利。为了不让对方发现,他只能牺牲速度了,只是当凯恩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剑客的感觉就让他知道,他被那些家伙盯上了。

    “日——!”韦文低声骂了一句,接着手中拿出一把的树叶,有三四十张的样子,低声道:“叶子分身——启!”一时间,每一张树叶都变成了韦文的样子,正是阿木的叶子分身术,是木系最为常用的一用分身术,这些分身只有本体十分之一的战斗力,而这些分身由于不过是法术形成的,所以只要有灵力或者是神力就可以源源不断的造出来,可以说得上是洒豆成兵的另一种版本,现在由韦文施展,所以是韦文本体的十分之一的战斗力,这可是逃命必备的法术,算是韦文练了顶级分身术之中的一个福利,那就是他与分身之间,随时都可以用使用对方的会的法术,当然这些法术在他们用的时候肯定比修行者之间要差上许多,但是,用是够用了。

    “走——!”韦文低声道,一时间一大堆的韦文向着南西北三个方向不断的飞速土遁而去,如同散开的小鸟一般,让正在注视着韦文的一举一动的凯恩不由的目瞪口呆。

    “怎么了?”科比感觉到了凯恩的变化,直接问道。凯恩也没有去解释,直接一挥手,韦文化身几十个的影像直接出现在了五人的面前,就算是他们正在高速的飞行之中也没有丝毫的影响画面的影像。

    “幻象?”马丁问道。

    “不是,是法术形成的分身。”凯恩说道,他的穿透之眼可以看清楚幻术,却看不清楚分身之中哪一具是真身。

    “那么说接下来到我了。”马丁笑道,只看到他手一挥直接说道:“真实之体!”

    只见他的话语刚落下,一道白光直接向着一个方向飞去,众人连忙跟上去。

    韦文很无语,韦文很无奈,此时,他连再跑的心思都没有了,就在刚才,一道光无缘无故的透过层层的大地落在了他的身上,然后,他就直接出现在了这个山谷之中,四周的风景到是不错,可惜的是韦文并没有心思去看,就算是放在平常没事的日子里,韦文也会多喝几口酒,而不是傻呆呆的坐着看什么风景。在他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肯定是被神族的神术击中了,但是,他并没有再一次的逃走,不是不想逃,也不是逃不掉,实在是不甘心啊,天知道对方还有多少这样的秘术?几十个分身都没有将对方迷惑住,这样再逃下去只不过是浪费神力而已,现在,他倒是想看一看对方究竟是哪个玩意儿,居然有这样的能力,如果可以韦文更愿意直接一剑将这些可以跟踪到他的家伙斩掉,当然,这些想一想就好。

    三千里的距离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与几米的距离并没有太大的差距,所以韦文只不过是喝下一口酒之后,他再一次的看到了五大神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一次,对方没有任何废话,来了之后直接开始了他们的攻击。

    “缠绕之水——!”

    “迟缓之术——!”

    “冰冻之环——!”

    “我说——禁锢!”

    “天神之爪——!”

    一时间五道神术直接落到了韦文的身上,让韦文连一点儿的反应时间都没有,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反应,这些都是即时的神术,施展落下即击中,中间真的是没一点儿的时间差异在里面,所以就算是神尊在这里也一样被这些家伙的神术击中,区别只是在于效果的大小与对人的影响如何而已,对于神尊的效果当然是近乎没有了,而对于韦文效果当真是钢钢的,所以现在韦文就真的是一动不动了,实在是没有办法去动。韦文当真是懵了,懵得不能再懵了,他什么时候遇到过这种事情?之前,不论是对神人还是神侍,甚至于是神明,他的剑当真是无往而不利,形势再怎么紧,他仍然可以逃之夭夭,可是,现在,不要说逃了,整个身子,除了眼睛,他哪里还有可以动的地方?他感觉到那个缠绕之水让他的身体如同被绳子绑住一样,难以动弹,天神之爪似乎也是一样的效果,如同一只手直接抓着他一般,本来一道绳子就足够他应付的了,现在是两道,他还能动么?那个迟缓之术让他动作变得无比的缓慢,而冰冻之环则让他如同凡人被寒冰冻住一样,动作变得无比的僵便,当然这些都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那个首律令术——禁锢,那个东西直接禁锢韦文整个人的身体,让他真的是难以动弹。好在韦文的心理也不是一般的好,他居然是一动不动,一点儿的反抗都没有,他直接看着那五个神人,他知道对方一旦禁锢了他,那么在短时间内他就没有什么危险了,当然这个短时间指的是神术消失之前的时间,而在这个不长时间里面他必须要想办法逃出对方的禁锢,否则的话接下来就不是神术的禁锢,而是真正的实物禁锢了,到那个时候他就真的如同一只待宰的山羊一样了,任人宰割。

    “有这个必要么?”韦文看着那五个家伙在禁锢了他之后,仍然是一付戒备的样子,不由的叹道,难道剑修的威名居然这么大?让五个神人对上他一个渡劫期的家伙还需要这样的警惕?

    “我虽然与剑修打的交道极少,但是,我的本体与剑修打的交道可不少,对付你们这样的家伙无论怎么警惕都不为过!”科比严肃道。对于剑修的强大,他的本体可是认识深刻,而且还吃过大亏,所以,在他看到韦文的第一眼的时候,虽然面上是讽刺,但是,实际上却是警惕异常,毕竟之前已经有一个家伙的先例在那里了,他可不想成为第2个。

    “呵呵,你的实力我们可是见识过了,所以你就不要心存侥幸了。”看着被禁锢的韦文,凯恩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我想确实没有必要这样警惕,你们是不是太过于小心了?”马丁不以为然的说道,在这五个神人之中唯有这个家伙没有吃过剑修的亏,因为他就是本体,所以对于他来说五个神人对一个渡劫期的家伙真的没有必要这样的警惕。科比没有动,还是眼睛盯着韦文,对于他来说,只有盯着,才会放心,其余的三人却非常奇怪的看向马丁,不知道这个家伙为什么会这样说?只是,接着他们的脸色大变,这一刻那种不可思议,惊讶、恐惧都占据了三人的心里,因为他们看到了又一个韦文直接出现在了马丁的背后,不过是一尺的距离,而他的剑已经是搭在马丁的脖子前不到1厘米的地方了,如果说韦文的出现突然,让他们恐惧无比的话,那么马丁的毫无反应更是让他们恐惧之上再一次的恐惧了,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神术对于韦文几乎毫无用处,既然马丁毫无察觉,那么如果韦文出现在了他们的背后,也意味着他们毫无察觉,这样的一个敌人可是让他们日子异常难过了。生命操之人手,这可不是他们这些养尊处优昆贯的家伙所能忍受的。

    瞬移,这种得自于恶魔的能力,让韦文在许多危险的时候都如履平地一般,现在也一样如此,在他瞬移的时候所有的神术效果全都消失了,没有一点儿的遗存。

    此时的马丁看到三人的眼神,他似乎察觉到了一丝的危险,立刻要将防护开启,只是他却哪里有这样的一个时间?接着他就感觉到了他身上那十个自动防护法定直接开启了,这些都是被动开启的法宝,只有敌人攻击到他的身体的时候才会有的反应,这些都是他最后的依仗,毕竟他不是一个修行近战的神人,所以,对于被敌人靠近身体有一种天然的恐惧,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将那么多被动的法宝带在身上,而这些法宝就是在他本人被攻击的时候自动开启的,不需要任何的时间去准备,这就是被动法宝的特性,可以说每一个这样的法宝就代表着一条命,现在却是十个法宝几乎是同时开启了,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法宝没有一个可以单独拦住对方的攻击。这十个法宝一开启,马丁整个人就被淹没在五颜六色的光芒之中,只是这种光芒还没有到可以刺伤神人眼睛的地步,所以,众人一样可以看到这里面发生的事情。只看到在韦文的剑贴着马丁的瞬间,剑与皮肤中间突然出现了十道薄薄地光芒,剑只是在光芒的面前稍为顿了一下,这一下的时间却不足以让马丁反应过来,剑直接划过马丁的脖子,强大的剑罡直接将对方的生机和灵魂全部抹杀掉了,接着韦文不待敌人有任何的动作,再次一闪,他就出现在了十里之外的地方,接着又连续闪了几次之后,彻底的消失在了几个人的面前。直到这个时候,那些被动的法宝的光芒依然没有消散,马丁的尸体才开始向着下方落下去,而这个时候科比还没有反应过来,仍然盯着那个被困的韦文,只是那只剩下一个正在虚化的影子了,而其他三人的瞬时的神术全都落在了韦文刚才刺杀马丁的地方。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家伙太过恐怖了,难道剑修都是如此么?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