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打击

    就像是,把余生所有的觉都一次睡完了,在满足的叹息呓语之中,李有贞睁开了眼。

    加湿器安静地喷散出水雾,带着香气的微风拂开纱帘打在脸上。楼下的木槿树向来是李有贞最喜欢的。只要一闻到那淡淡木槿花的香气,她就有一种文思泉涌的错觉。

    当然,现在,也只是错觉了。

    卡文,这种从未遇到过的尴尬境地,就这样猝不及防的,打乱了自己正在创作中的剧本的的进程。

    脑海中忽然惊醒,方才睁眼的惺忪立刻如潮般褪去,有那么一瞬间,李有贞是绝望的。

    已经拖了这么久,剧组那边早就等不及了,电视台的高层更是对自己的耐心有限。本来打算喝完咖啡找找灵感一口气先写出点东西来,没成想竟然一觉睡了过去!

    真是该死!

    “正峰啊!善美啊?”

    口中呼喊着自己的两位助理,她眯缝着高度近视的眼睛,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大家都出去吃饭了。”一个平淡温和的声音从身边响起,却是把李有贞活活吓了一跳。几乎要从沙发上蹦起,她警惕地转过头来,循声看着这个在自己眼中很是模糊的身影。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工作室?”

    一边问着,她的手四处摸索着够到了茶几上,寻找着自己的眼镜。

    “在这里。”那声音淡淡笑着,手往过推了推:“说实话,我以为你会睡更久的。”

    皱紧眉头看着对方,李有贞稍稍放松了些,点了点头含糊道:“谢谢了。”

    这才拾起眼镜戴上,顺手抹了抹睡得蓬松凌乱的头发。

    入手是一手的头油,她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为了赶稿创作剧本,自己已经接近一个礼拜没有好好睡过觉了,更别说吃饭洗漱了。

    有些尴尬,趁着视野清晰了起来,李有贞看着说话的这人,窗外已时近黄昏,落日的余晖绽放出最后的光芒,挂在天边好不盛美。客厅里亮着一盏橘色的灯,正衬着那男人的俊俏面容。

    “你是?”一开始还有些疑惑,片刻间就认了出来,李有贞只是不太敢确认,探寻地道:“金珉硕?”

    虽然是同一剧组的作家和演员,但是毕竟金珉硕不是通过正规渠道选角出来的担当演员,而是顶替了朴宝剑半路出家的野路子。李有贞对他残存的印象,也仅仅是开拍之后仅有的几次探班,剩下的,就都是拍摄花絮和镜头画面了。

    金珉硕点了点头,刚想要解释,就见李有贞眉头一紧,声音严厉了许多。

    “你不在剧组好好拍戏,跑来我的工作室做什么?其他人呢?谁允许你进来的?”

    声色厉茬的,像是在掩饰着什么。

    金珉硕既不慌张也不恼火,只是抬高了声音道:“没有剧本,剧组现在已经无戏可拍了。我来您的工作室,就是想要帮忙解决剧本的问题。时间不早了,其他人都去吃饭了。至于谁允许我进来的……”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声音拖着长调,暗自里留意着李有贞的脸色。

    从金珉硕的第一句话开始,李有贞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更是黑了下去,不爽的心情几乎浓郁得要实质化了。奈何金珉硕语速极快,一字不停,半点不给她留下插嘴的机会。此刻见问题进行到了关键一步,她也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问道:“到底是谁?”

    “这么问题,也许您应该问一下成东日前辈。”金珉硕勾了勾嘴角,利索地交代了背后的大老板。

    “东日欧巴?他?”李有贞诧异地歪着头,似是不敢相信金珉硕的所言。他却只是耸了耸肩,一副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无赖表情。

    “好,即使是东日欧巴带你来的,”涉及到和自己关系很亲近,辈分还大出一截的戏骨,李有贞也冷静了许多,只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很冲。

    这不,她冲着金珉硕发作了起来。

    “我刚刚听到了什么?你说想要帮忙解决剧本的问题,呵。“

    嗤笑一声,李有贞的脸上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不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半点资历都没有的新人演员罢了。要不是宋会长给你机会,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加入我的剧组???”

    唔……金珉硕的嘴角隐隐抽动了一下,抬起手来捂在嘴边轻咳一声。

    没有尴尬,没有生气,甚至于没有一点点的负面情绪。正相反,李有贞每一次无法控制自己情绪的表现,都有助于金珉硕分析她的心理状态。

    “你还有什么话说?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工作室!”李有贞的脸上满是阴沉,一头乱发伴随着她剧烈的动作摇晃着:“不然,我发誓,一定把你赶出剧组!”

    “……好吧!”看着李有贞直指着大门的手,金珉硕耸了耸肩,脸上的笑意加深。

    “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两肘搭在膝盖上,金珉硕身体前倾,双手指尖对立,姿势悠然,看着李有贞。

    “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不善交际,不懂生活,“不顾李有贞的眼刀,金珉硕自顾自地掰着手指:”崔泽的原型,如果我的资料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围棋大师,“石佛”李昌镐了吧?“

    “这还用猜吗?你接角色之前没有做过功课吗?”李有贞嗤笑一声:“我的剧本里貌似写得很清楚,崔泽这个角色的创作,参考了李昌镐,李世石,刘昌赫等多位围棋大师的特点和事迹——”

    “那只是细枝末节罢了,”金珉硕不以为意地一笑,认真地道:“别人的只是细节方面的填充,人物内核的核心,还是李昌镐这位传奇的世界围棋第一人吧。”

    “那又怎么样?”被金珉硕连番进击,李有贞本就不多的耐心,有些消磨殆尽了:“这不是最基本的吗?你该不会想要我现在帮你讲解角色吧?”

    “我只是有些好奇,”金珉硕摩挲着下巴笑道:“如果说崔泽和李昌镐这个角色,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的话,他的感情戏,你是怎么安排的呢?”

    李有贞愣住了。

    “这样一个身负传奇的人物,注定会浓墨重写的角色,前期的戏份居然少得可怜,可想而知是要在后期爆发了。”不理会她的变化,金珉硕尽情说着自己的理解:“《请回答》猜老公的游戏延续到第三部,双门洞五人帮里,李东辉哥天然没有可能,高庚杓出场最早,出局也是最早,他和大姐的感情线已经有了眉目——”

    “高庚杓?那可是你的前辈呀!”李有贞也只能在这种边边角角的地方找金珉硕的麻烦了。

    金珉硕自然是不在意的:“等您回了剧组就明白了。我继续。剩下两位直接参与竞争成德善的男主备选,我扮演的崔泽,和柳俊烈扮演的金正焕。”

    “现在,作家,请告诉我,你安排的德善老公,到底是谁?”

    李有贞的嘴唇颤抖着,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就是你卡文的原因对不对?”歪着头质问着,金珉硕的双眼中,透着一股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的讥诮与得意。

    “才没有!”炸了毛一般,李有贞跳脚道:“我只是,我只是……”

    声音越来越小,她彻底茫然了,垂下头去,不复刚刚的严厉与嚣张,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绝望的颓废。

    金珉硕抿了抿嘴角,想起了李有贞睡去时自己和成东日的对话。

    ——————

    “这就是你的方法?”阳光洒在李有贞的脸上,正衬着她浓重的黑眼圈。卸下心防难得地睡去,满脸恬淡的神色,让成东日也不禁欣慰了起来。

    转过头来,看着站在一边,帮着善美整理着文件的金珉硕,他的眉头却是一皱,这般出声问道。

    “给有贞下药,让她不再虚耗身体,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呢?”

    “这当然只是第一步。”金珉硕知道,他必须给成东日一个交代,才能获准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作家卡文,没有创作思路,已经是事实了。她这样强行不睡觉赶稿,只能把自己逼得更惨。现在好好休息一觉,睡醒之后兴许能重新找回灵感,也是说不定的。”

    “说不定?”成东日哼了一声:“小子,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这三个字的。”

    “您着什么急啊。”金珉硕安抚着道:“作家自己能找回状态那是最好,要是找不回来,我们这些人,不就派上用场了吗?”

    “就有贞那个性子?”成东日担忧地道:“我一开始带你过来,还以为你是有什么好方法能够开解说服她。谁知道你上来就给人家下药迷昏过去了。她是个最倔强不过的,醒来以后猜到事实,别说饶了你,就连我也得跟着吃瓜落。”

    四十代,更年期女性的特点是什么?“金珉硕微微一笑,岔开话题。

    “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斜睨了他一眼,成东日犹豫地道:“不讲道理?”

    “喜怒无常,烦躁易怒,极易激动,过分敏感。”金珉硕可是真的提前做过准备的:“表现在作家身上,就是遇事习惯性地严以对人,宽以待己,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把过错退给他人。”

    “那不是更糟糕?这下更别想说服有贞了。”成东日傻了眼。

    “我早有准备。”金珉硕淡定地道:“对待这种人,就要全力进攻,用充分的事实依据,和强大的气场,彻底打破她的骄傲。而只有放下架子和心里的顾忌,作家才有可能在我面前彻底地展露内心,让我帮助她找到卡文的原因。”

    “那一切就拜托你了。”听金珉硕啰里啰嗦说了一大堆,成东日只总结出一个核心:反正就是要和李有贞正面刚呗。

    尽管心里还犹豫着犯嘀咕,但是成东日还是选择相信金珉硕赌一把。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他巴巴地问道。

    “正峰哥和善美正在整理资料,您估计是插不上手了。”调侃了对方一句,金珉硕道:“一会儿带着大家出去吃饭吧,我和作家交流的时候,你们不适合在场。”

    ——————

    思路回转,眼前的李有贞仍是神色怔怔,分明是被金珉硕触及到了心中的隐痛。

    他乘胜追击,探手拿过了茶几上厚厚的一摞资料,随手翻开。

    李有贞没醒之前,金珉硕坐在这里,就是翻阅了一下午的资料。

    “让我看看……”轻叹着开口,金珉硕的声音自然地轻柔了下来:“金正焕向成德善告白,两人在一起,喜欢德善的崔泽感情受伤远走日本钻研棋艺。正焕自觉对不起一直被自己当做弟弟的崔泽,忍痛与德善分开入伍当兵。德善坚守在双门洞,等待着两人的归来……”

    “这是我的草稿,你怎么会……?”听着金珉硕口中的叙述,李有贞诧异地抬起头来,看到了他手上那一摞整理好的草稿。

    转念一想又觉得正常,毕竟正峰和善美这两个家伙,趁着自己睡着都把这人放进来了,又怎么不敢进自己的工作室拿出草稿呢?

    万幸她不知道自己是被下药迷倒才能安然睡去的,要不然……?

    金珉硕却是不理会李有贞的疑问,有条不紊地点评道:“这个剧情太悲伤了,你是不是参考琼瑶的《婉君》了?”

    “我……”被戳破的李有贞讷讷无言,在金珉硕面前已经全然落了下风。

    “崔泽勇敢告白,正焕也不愿放弃德善。纠结于两个男生热烈的爱,德善不知该如何选择。约定了暂时放下感情问题,三个人还是好朋友,一切交给时间来选择,德善就这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了高中生活。在出高考成绩的那一天,她遭遇车祸,变成植物人昏睡不醒。崔泽就此退出围棋界,收山不战,守在德善的病床边。正焕奋发上进,选择了做医生想要拯救德善。若干年后,躺在病床上的德善手指抽动……”

    满脸嫌恶,金珉硕读不下去了。(装的,他早就看完一遍了,现在就是在故意恶心李有贞。)

    “这个剧情……完全落入了狗血的韩剧套路,而且更盛一筹。开放式结局?作家您是想要受刀片吗?”

    “你到底想怎样?”再难忍受金珉硕的冷嘲热讽,李有贞颓然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抱头遮住了脸。

    “我输了还不行吗?”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