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网吧,门口。

    也就在林穆等人正投身于训练时,楼下出现了一帮穿着橘红色队服的高中生华人。

    “转了大半个洛杉矶,终于找到了!”

    “太不容易了,黄队我们就选这里吧,累死我了。”

    “是啊黄队,走了这么久,我膝盖都快要直不起来了。”

    一进门,这群年轻人便叫苦不迭了起来。

    “老板,给我们开个包间。”拍了拍队员的肩膀,被称为黄队的蓝衣青年来到了柜台前。

    “没有包间。”正在看书的林叔抬起头,他从这些人谈话声中可以很轻易地便听出来,眼前这帮人全部来自与自己家乡仅有一海之隔的宝岛台湾。

    这也是为什么林叔在对待他们时,态度远不如来自大陆的林穆等人。

    就像许多台湾人都看不起大陆人一样,林叔这种经历过艰苦时期的老人对于老蒋带过去的这些难民们也无甚好感,尤其是近些年在美国亲眼看到过一些大肆丑化和妖魔化大陆的湾湾以后。

    “没有包间?”闻言,黄姓领队楞了一下,“那就给我们开五台相邻的机器吧,请问老板如果我们连租几天的话,能打个折吗?”

    “不好意思,今天周末生意太好,现在一共就剩下三台机器了。”林叔看了一眼几乎满座的网吧,别说是五台相邻的电脑,就是不相邻的也凑不齐五台。

    “这……我们可以等,老板我能先预定这三台机器吗?”黄姓领队没有灰心。

    “可以,但需要先交纳定金,在本网吧上网一律两美刀一小时。”林叔面无表情。

    “这么贵?”见对方也是华人,黄领队顿时打起了感情牌来。“老板你能不能行行好,给我们一个折扣价,实不相瞒我们是从台湾过来参加比赛的职业战队,实在是因为没有训练室用,再加上这次出门带的资金也不多所以才会找到这里,出门在外大家都是同胞,老板您能体谅我们一下吗?”

    “你们是中国人吗?”林叔环视了这些人一圈后问道。

    “这……”黄领队顿时尴尬了,一时间也不知该回答是还是不是。

    他话语中已经点明了自己是从台湾过来,但对面这个小老头却偏偏还要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这不是有心刁难人吗?

    “不好意思,小本经营只对国人打折,其他人一律按原价上网。”一见对方如此扭捏,林叔顿时冷哼了起来。

    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些人心底绝不是表面上的这么恭敬。

    记得刚来美国的那段时间,他也曾怀着热情和包容的心去对待这些台湾同胞,然而事实证明自己只不过是在用热脸贴冷屁股而已,而当大家谈到海峡统一问题时,对方一口一个人强国人的那种歧视口气,简直让人几欲抓狂。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叔从那以后便与这些人断绝了来往,眼不见为净。

    “老板,求求你了,您就给我们打个八折行吗?我们这次出来真的没带多少钱。”黄领队苦苦哀求。

    见领队都这样了,其他队员也都纷纷一涌而上,帮忙求情了起来。

    “不行,说了不行就是不行,没得商量。”林叔把心一横,不给讨价还价的机会。

    “那好吧,那就先开三台机器吧,待会我们还要两台。”见对方铁石心肠,黄领队也只能选择放弃。

    “三台机器,一天二十四小时就是一百四十四美金,你们要租用几天?”林叔拿起了计算器。

    “等一下,八强赛23号开打,今天是18号……”黄领队掰起了手指:“五天,我们要租五天!”

    “那就是七百二美金,如果要五台的话就是一千二,刷卡还是现金?”林叔计算速度飞快。

    “现金,谢谢。”黄领队掏出皮包后,只感觉囊中羞涩。

    一千二百块美金,说起来不算多,但却已相当于近四万新台币。

    须知,此次他们队伍征战美国,除开机票钱,俱乐部总共准备的出征资金都不到10万。

    而之前刚来洛杉矶时,他带着队员们到处游玩早已将这笔钱花去一大半,现如今早已所剩不多。

    说起来这也不能怪黄领队,毕竟食宿由主办方全包,而且回程机票也早已预定好,只要不出意外的话他们除了留点宵夜钱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很莫名的就是,主办方把酒店和一日三餐都准备妥当了,唯独这个训练室却没有给他们安排。

    无可奈何之下,黄领队只能带领大家出门来找一家网吧暂时先用着,以免队员们荒废了日常训练。

    殊不知,洛杉矶的网吧不但不好找,而且价格比起岛内来还极为昂贵。

    之前从酒店出来时黄领队曾去一家带网吧服务的咖啡屋问过,那价格才是真正令人咋舌,几乎把他们吓得夺门而逃,屁滚尿流。

    可以说,眼前这家网吧已经是他们所能找到最便宜的一家了。

    正是因为如此,来到这里后,大家怎么也不愿意离开了。

    如果连这里还谈不成的话,那么接下来的这几天,他们真的只能在酒店里看电视节目度日了。

    “好吧,我付钱。”黄领队打开干瘪的钱包,抽出了几张印有富兰克林头像的百元大钞和一大叠10元、20元的散钞。

    本以为花钱的地方不多,故而在兑换时他们都是以零钞为主。

    “林叔,你们这里有外卖电话号吗?”也就在黄领队开始数钱时,已经训练了一天正饥肠辘辘的林穆从楼上走了下来。

    “是小林啊,呵呵,训练的怎么样了,对机器还满意吧?”一见到这个与自己同姓的年轻本家,林叔原本冷冰冰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了一抹亲切。

    有胸前的五星红旗加成,且还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这样的年轻人谁不爱?

    “谢谢林叔,机器很好用,那些兔崽子们都在说国内至少也得高级网咖才比得上林叔你这的配置和网速。”接过林叔递来的名片,林穆侧目时,一下子便认出了柜台前的这些橘红色队服:“你们是台北橘子狼战队?你是Maple?你是牛排?”

    “………”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