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西奈医疗中心,妇科。

    当秦倚天向眼前的白人女医生表明来意后,中年女医生并没有多问,便拿出了解决方案。

    毕竟,国外医院还是非常注重患者隐私的,即便是处方药,也不会像国内那样刨根问底。

    从医院出来,当提着一个小黑袋子的秦倚天回到酒店,时间正好是下午三点,这个时间点林穆等人全都在训练室里,她并不用担心会被撞上。

    将酒店门反锁上以后,秦倚天便拿出了针筒以及液状药物,开始抽取。

    这种药物的学名叫黄体酮,是一种天然孕激素,除了有保胎效用外,还可以用来调整女性的月经周期。

    让例假延迟,便是秦倚天此次去医院的目的。

    “医生说在例假来的三天前就应该开始注射,算算时间今天刚好。”秦倚天抽取了满满一针管。

    但,也就在她准备给自己打针之际却又碰上了一个难题,那就是这玩意究竟该注射到哪个部位?

    很快,答案从百度上显现出来,黄体酮居然都是肌肉注射,也就是俗称的屁股针…

    秦倚天瞬间尴尬了。

    之前去药房取药的时候那个热心肠的护士还问了需不需要帮忙,结果却被急于想离开的她谢绝了好意。

    毕竟从小在国内长大,受到的都是东方文化的熏陶,这种事情秦倚天还是觉得能自己做的话最好不要劳烦外人。

    更何况,根据医生说的通常注射完停药后的第二天例假就会来,她至少也得连续注射三天才行,总不能每次都跑去医院找人家护士吧?

    “要不干脆扎手臂算了?药效吸收差一点没关系,能起到作用就好,问题是这个刺激性较大,有可能会引起剧烈疼痛,甚至形成局部包块可不行,本小姐还要训练呢!”

    “破玩意!这不行那不行,老娘不玩了!”

    “谁爱打谁打去!”

    秦倚天气急攻心,一把将注射针管扔出了老远。

    她心底本来对这种针就有抵触,结果好不容易说服了自己却又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

    都怪这些个破比赛,好好的大小姐不做,跑来打什么职业!

    气呼呼地躺在沙发上,秦倚天只感觉眼眶一湿,一时间孤独、委屈等各种负面情绪涌上心头,百感交集。

    就说这半年下来,除了需要出镜才化个简单的妆以外,平时她连化妆和保养品都没有机会碰,什么蓬头散发黑眼圈那都是再简单不过的日常,最恐怖的是在皮肤、身形以及体重方面全部都有或大或小的毛病。

    原本一个天生丽质的大美女,愣是愈发向抠脚大汉的形象靠近。

    失去了鲜艳的外表也就算了,本来秦倚天也不在乎这个,事实上从踏进俱乐部大门的第一天起她便决心把自己当成一个女汉纸对待,大家吃什么她就吃什么,大家几点睡几点起她也从不拖后腿。

    问题就在于,在付出了外在以后,现在自己连“内在”都要舍去吗?

    这到底是否值得?

    即便秦倚天向来不喜欢去计较这个问题,但此时的她心中也难免开始打退堂鼓了。

    Duang~

    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条短信提示音响起,才让秦倚天渐渐恢复过来。

    ——小七,我和你爸已经订好了去洛杉矶的机票,我们打算去现场去看你们和SKT的总决赛,10月4号,不见不散哦。

    “妈?他们要来美国?”秦倚天捂着嘴,一把从沙发上翻起,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心急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行!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绝对不能。”秦倚天下定了决心。

    “不过,既然机票都订好了那就让他们来吧,我也一直都想着他们什么时候能来现场看我的比赛呢。”

    “嗯,现在最该考虑的是怎么把这管破玩意打进我的身体里!”

    思索了一会儿后,秦倚天选择拨通了林穆的电话。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如果生理期这个难题不能解决的话,那么他们在三天后的总决赛中将没有任何机会。

    很不凑巧,不出意外的话,总决赛当天恰巧就是秦倚天下次经期开始的时间。

    作为过来人,秦倚天早已经尝试过在比赛过程中来例假有多痛苦,到那时你别说是正常发挥,就连跟着混都不可能做到。

    这也是为什么她会主动上医院的原因,她不想让惨案再一次重演,尤其是在这个年度最高级别的世界总决赛上。

    让例假推迟几天来,是秦倚天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事实上,这也是国内外许多女性运动员都有过的经历,尤其是在奥运会期间,即便例假明明与比赛日期相隔了好几天,一些女性运动员为了保险仍然会注射或服用药物,从而将生理周期调整至最佳状态。

    “怎么了?听你在电话里的口气火急火燎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很快,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林穆出现在秦倚天的房间。

    “还算你这家伙识趣,这么远的路居然只用了8分钟就到了,原来你这么关心我的?”秦倚天看了一下手表,她在电话里只说了一句10分钟赶到否则后果自负就挂断了,没想到林穆不用10分钟便到了。

    “切,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吗?你说异国他乡的,你一个小女生要是被人绑走了怎么办?”眼见对方安然无恙且这时还翘着二郎腿肆无忌惮地打量自己,林穆不知为何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心虚。

    不!咱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咱们队可就你这么一个辅助,你要是不见了我上哪儿找人去?对吧。”林穆找到了一个连自己都信的借口。

    “哼,废话少说,你过来。”秦倚天开门见山。

    “干嘛?”林穆却明显有了防范,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很明显地看到秦倚天在抱枕下面藏了东西。

    “给,拿着!”秦倚天掏出了针筒。

    “哇特?”林穆被吓得不轻。

    “切,本小姐都不怕,你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秦倚天豪气冲云霄。

    “这是干嘛用的?打针?给你打针?”林穆仍然处于懵逼状态。

    秦倚天则一直在不厌其烦的点头。

    “那么问题来了,我应该往哪扎才好呢?”

    “………”(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