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回到线上,林穆已经是无用大棒+恶魔法典在手,而对面的皎月,在落后两个人头与近二十刀的前提下,装备比自己差了不止一个档次。

    双多兰+负极斗篷+草鞋

    两相对比,林穆的装备价值,已然超过对手上千。

    不仅如此,在等级经验方面,林穆也正式确立了优势,足足领先皎月超过一级。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

    最让人啧啧称奇的是,本来已接近崩盘的皇子,经过这一波中路反打后,发育已然不落后于人马,甚至在经验上还要稍稍领先一些。

    不得不说,林穆组织的这一波反打,为队伍带来了巨大收益。

    人头比:2比2!

    这一波过后,双方人头已然扳平。

    “这一波实在太爽了,对了林穆,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人马在蹲你的?”蒋斌大呼解气的同时,也感到极为不解。

    中路附近明明没有视野,林穆为什么知道对面打野会来抓他,还把自己叫了过来反蹲,神奇的是还蹲了个正着。

    难道这家伙有透视眼?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神。”林穆摇了摇头,道:“其实很简单,首先在我出到了大棒的前提下,一个没闪的皎月还敢三番五次地卖破绽给我,不是打野在他敢这么浪?其次人马将近两分钟时间没有在地图上出现,而上下路的视野都没有发现过他,所以我才推测这家伙就在中路附近。”

    “更何况,既然对面中路是核心,打野就不可能任由他被我压制,再加上人马这一波刚到6,身上又有红,可以说是最强势的一波。”

    “我要是他的话,我也会来中路找机会。”

    “我靠,这也行?”一波解释下来,蒋斌目瞪口呆,他发现这两天以来,自己的这位室友不仅仅在个人操作和技术上出现了脱胎换骨般的飞跃,就连意识和节奏也达到了一种自己只能仰望的境界。

    “好了,你继续去发育,等大招CD好直接来中就行。”林穆吩咐道。

    “没问题!”蒋斌兴奋点头,他也知道下一波皎月没闪,只要大招框住必死。

    中路。

    8级妖姬VS7级皎月。

    才一碰面,林穆便是一个W位移上来,直接一个QR打在了对手脸上。

    “嗯?居然才打了三分之一血?”看着皎月损失的血量,林穆先是一怔,很快便释然了。毕竟蓝色全部带的魔抗,并且身上还有个负极斗篷,总魔抗近百。

    是个聪明人!

    林穆眼神微眯,注视着对面这个皎月。如果这家伙上一波回家不信邪出输出装的话,那么这一波只要自己引燃一好,随时都能秒他。

    当然,就算因为出的是防御装秒不掉,林穆依然可以将其摁在地上暴打,不但完全掌控了推线权,并且还时不时地W上去消耗一套。

    上线不到两分钟,皎月的水晶瓶便已嗑完,被逼回城。

    中路形势一片大好,但也正当林穆将兵线推进塔,正欲回城补给之际,下路忽然传来了一道击杀。

    ——猴哥来也击杀了雪过天晴!

    利用到6后的一个大招,猴子的维鲁斯杀掉了陈雪晴的琴女。

    “维鲁斯没闪,璐璐没虚弱。”陈雪晴汇报了一下对方的召唤师技能情况。

    “下路有机会,只是我的蓝量不多了,只够打一套技能。”眼见对面下路杀完人后继续推线,林穆稍微权衡了一下后取消回城,并叫上了正在刷三狼的蒋斌:“老蒋,跟我去下路抓一波。”

    说罢,直接向下路走去。

    见队友前来支援,下路的黄炳文主动请缨:“我还有闪,可以勾引一波。”

    说话间,一支暗红色利箭突然划过,穿透了他的身体。

    EZ本就不太良好的血线,顿时只剩1/3。

    “等我。”林穆连忙制止。

    然而,话音未落,黄炳文又吃了璐璐一个Q,状态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林穆捏了一把汗。

    万幸的是,EZ用一个奥术跃迁躲掉了维鲁斯第二个Q,在塔下苟全了性命。

    而这时,林穆的妖姬与蒋斌的皇子,已纷纷赶到。

    当狂焰下路意识到不妙时,视野中已然出现了敌方中野的身影。

    “先杀维鲁斯。”从河道直插下路,林穆的妖姬仿若一柄利剑,切断了敌人的退路。

    “看我的!”蒋斌的皇子更是暴躁,从塔后出来,一个EQ直接盖大,框住对面俩人。

    一道白光闪过,璐璐见势不妙交闪逃跑。

    “还想跑?”林穆这时做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选择,他没有像事先说的那样去收被皇子大招框住已经必死的维鲁斯,而是一个W直接追上了璐璐,扔出了自己一套技能。

    WQRE+点燃!

    饶是璐璐有大招,但在林穆完全不省技能的情况下,也难逃一死。

    毕竟,林穆不仅装备极好,并且此时已经升到了10级,领先了这个璐璐近三级。

    他这一套技能下去,璐璐不可能吃得消。

    “啊,我的天…”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惊呼,黄炳文的EZ双召俱在的情况下,居然被对面仅剩下一个屏障的维鲁斯给换掉了。

    最后,还是林穆的妖姬杀完人后返回,配合皇子拿掉了这个人头。

    这一波,双方打成了一个2换1。

    “不好意思,是我浪了,没想到这家伙伤害这么高。”黄炳文一脸懊悔。

    如果不是他残血不撤,贪图这个人头的话,对手也不可能在临死前将他换掉。

    “没事的,你已经尽力了。”林穆安慰着道,事实上他也有一部分责任,如果这一波他不去追璐璐,而直接去杀这个维鲁斯的话,那么哪怕这个维鲁斯伤害再高,也不可能换得到人。

    当然,既然这是一波2换1,并且自己还拿到了双杀,怎么看都是可以接受的。

    “好了,阿文你接下来就出女神之泪,放弃三相,走蓝EZ路线,会出装吗?”林穆看了一眼EZ的发育。

    黄炳文点头:“我知道,就是冰拳魔切那个套路嘛,不过现在都快13分钟了,出女神之泪会不会太拖节奏了一点?”

    “有我在,你慢慢来,成型晚一点没关系。”林穆不假思索地道,此时对面维鲁斯已经拿了三个头,下路可以说已经炸得天崩地裂,走猥琐流的蓝EZ路线可以说是黄炳文唯一的出路。

    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前中期的输出重任不可避免地就会全部压在身为中单的自己身上。

    EZ13分钟才出到女神之泪,保守估计也要到28分钟以后才能叠出魔切,在这段时间内,林穆可以说是队伍中唯一的输出点。

    冥火之拥+法穿鞋!

    “我现在的爆发,连我自己都怕。”将身上近两千存款花光,林穆再次从家里出来时,装备栏焕然一新,不但大棒和恶魔法典合成出了核心装冥火,并且前期杀人神器法穿鞋也已出到。

    这是一个4/0,接近暴走的妖姬。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