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终要揭身世(2)

    令狐藏魂是如此迫不及待。

    当时,秦定方就亲自写了一份信,命人以最快速度将信交给苏轻侯。

    秦定方心中暗喜,这件让他头疼的事,终于可以了结了。

    从此,令狐藏魂再不会和苏家父女有任何纠缠了。

    令狐藏魂也定会为此遭受沉重打击,他一定会变得更凶残,更无情,也更恐怖。到时候,他会杀更多的人……

    所以,秦定方对接下来的计划更是充满了信心。

    但是没想到第二日,一个坏消息便传来。

    西门轩找到秦定方。

    西门轩面色有些阴郁。

    他对秦定方道:“定方,出差子了。我刚得到消息,凤连城昨清晨出现在边关军镇。拉去几万套棉衣,还有大量酒肉食粮,犒劳边关将士。”

    秦定方听了愣了。

    凤连城视察边关守军!

    死人当然不可能去犒劳边关军将了。

    秦定方道:“如此说来,我们杀的凤连城,是个假货。”

    西门轩点点头,凤连城居然用替身,而且这替身还足可以假乱真,这让西门轩也真是未料到。

    西门轩叹道:“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还纳闷,凤连城被杀一天多了,既未传出死讯,更未引起震动。原来,杀的是一个冒牌货。而凤连城的真身,却到了边关。这个凤连城,也真是狡诈。”

    秦定方此刻心中很是焦虑。

    他就是再傻,他也知道凤连城将会报复他。

    凤连城可是当朝五虎大将之首,位高权重,报复起来真是够他喝一壶了。

    秦定方道:“西门,这下我们麻烦大了。凤连城会知道是我们暗杀他,而且林屹那个混蛋也不会放过这机会,一定会火上浇油……”

    西门轩那双红毛微挑,他目光闪动,须臾,他道:“定方,这件事,只要他们没有真凭实据。我们是死不承认。这样就不会被扣上大罪。当然,就是不承认,凤连城也心知肚明,虽然不会明着报复我们,但是暗地里会变本加厉。你放心,我有办法对付他!”

    秦定方一听西门轩有办法,忙问:“什么办法?”

    西门轩道:“我一直没和你说,当今陆相爷弟弟是一个虔诚佛教徒,多年前,他就去天竺修佛学。有一次他遇到危险,正好被我救了。加上我们又都身处异国,从此我们便成了好友。有时候会一起喝茶聊天,排遣思乡之愁。也会说各自家中的事。我还知道了凤连城和陆相爷一直不合,在朝中明争暗斗。这次返中原,陆相爷弟弟托我捎几份家书,我回来就先去拜访了陆相爷。陆相爷非常高兴,还亲自宴请了我。感谢我救了他弟弟性命……”

    秦定方也是聪明人,他听到这里,眼睛顿时一亮。他似明白了西门轩的用意了。

    果然,西门轩道:“凤连城是当朝一品大员,陆相爷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们就请陆相爷挟制凤连城。定方,我再去拜访陆相爷。把南北之争说成是单纯的武林之争。就说凤连城得了林屹好处,不顾及自己身份,不断插手武林中事,所以请相爷主持公道。”

    秦定方道:“太好了!不然真就是狐狸没打着,惹了一身骚了。”

    事不宜尽,西门轩赶紧收拾,离府赶往京师了。

    秦定方则坐阵北府。他命令各地分教分堂精锐之力尽快都集结在凤翔。如今,近些的分教精锐之力也陆续抵达凤翔了。秦定方算了一下,到时候各地精锐之力都到了凤翔城,加上北府人马,就是一万六千余人。

    就让放开来让林屹攻,南境也啃不动。

    同时秦定方也等着苏轻侯作出回应。

    令狐藏魂更是隔天就催问一次,苏轻侯有没有回应。

    就在第三天,秦定方收到了苏轻侯回信。

    秦定方赶紧打开信看。

    信写的很简单:此事该了结了。即日便到河州。落款:苏轻侯。

    秦定方拿了信就去见令狐藏魂。

    令狐藏魂将信反复看了几遍,最后他将信用掌力化为纸属。

    他自语道:此事该了结了。

    其实不光令狐藏魂急着想让苏轻侯死心,苏轻侯也想让令狐藏魂早点死心。

    不然令狐藏魂总认为苏锦儿是令狐血脉,这让苏轻侯心里非常郁闷。

    而且苏轻侯也看出,女儿尽管表面不说,但是心里其实也开始疑惑了,动摇了。而且对令狐藏魂的感情也越加深了。这让苏轻侯内心很是忧悒。

    此事一天不了,苏轻侯就感觉心口被堵着。

    所以苏轻侯接到信息后,便去见了女儿。

    苏锦儿刚给小福喂了奶水,哄着她睡着。

    林屹连夺两地的好消息早已传回,所有人都振奋不已。苏锦儿这两日也是沉浸在丈夫获得巨大胜利的喜悦中。

    看到爹爹来了,苏锦儿亲手给苏轻侯倒了茶水递过去。

    “爹,快喝杯热茶。对了,现在天气越来越凉,你怎么还穿着单衣。也怪女儿在月子地,没能好好照顾你……”

    女儿的体恤让苏轻侯感到幸福又欣慰。

    苏轻侯接过茶道:“锦儿啊,你现在更懂事了。”

    苏锦儿笑道:“嘻嘻,因为现在女儿做了娘,更知道这当爹娘的不容易了。所以啊,以后女儿再不惹爹生气,更要听爹的话,还要好好孝敬爹。对了,我还准备将呼延掌门送我的虎皮褥子过些天派人捎给令狐伯伯,他那个屋里阴冷之极,床上连个褥子都没有……”

    苏轻侯听了这话心里不是颇不是滋味。

    女儿现在分明当令狐藏魂是另一个“爹”啊。

    苏轻侯道:“锦儿,我接到了秦定方的信。他们找到了你舅舅吉灵秀。令狐藏魂约我,还有你,见一面……”

    苏锦儿听后怔了一下,她那双月牙般的眼睛也升起一缕忧色。

    说实话,苏锦儿如今在心里的确对自己身上到底流着的是谁的血,开始动摇了。

    苏轻侯对她视若生命,但是令狐藏魂也可以为她付出一切。

    这让她真是难以分辨了。

    她有时候心想,难道自己真是令狐藏魂的女儿吗。

    她身上流淌的血,是令狐氏血吗?

    尽管苏锦儿开始疑惑,但是她却不想知道真相。

    她就想这样维持下去,被两个江湖“巨人”宠爱着。这样,两个江湖“巨人”也会因她而各自相安无事。

    如果这“窗户纸”捅破了。

    后果她真不想象。

    无论她他们中谁的女儿,另一人,必定会遭受沉重打击。

    也许二人有一个还会死在对方手上……

    这是她不愿看到的,也是不敢面对的。

    但是,这终究是她一厢情愿。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