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恰逢旧识

    八月初七,赵弘润巡视了商水军与鄢陵军驻扎在大梁西边『狼岗』一带的军营。

    狼岗,顾名思义,即是狼灾颇为严重的一片丘陵地带,赵弘润前几日命三万商水军与三万鄢陵军驻扎在此,等待更汰装备,也是存着让这两支军队的士卒顺便解决一下当地的狼灾情况的心思。

    毕竟魏国是狼患的重灾国家,天灾人祸都不及狼灾带来的威胁更大,尤其是到了每年的秋冬季节,狼灾愈发严重,不晓得有多少人被这些畜生猎杀吞食。

    可能对于寻常的百姓而言,狼群是可怕的,可是对于军队而言,顺手解决当地的狼群,只不过是一种娱乐罢了。

    说是巡视狼岗的军营,实际上,赵弘润只是想看看商水军与鄢陵军这两支军队的将士们,对冶造局为他们打造的新式武器甲胄是否感到满意而已,毕竟再好的武器装备,也得迎合前线士卒的习惯,这是冶造局设计军制装备的准则。

    因为是样品,因此冶造局并没有打造过多,甲胄方面只打造了一百套士卒所用的,以及不同阶位的将领铠甲总共三十套,另外就是一些比较常规的长枪、砍刀、铁盾、长剑、短剑、弓弩等等,只不过在设计上有稍许的改良。

    因为有赵弘润随行,因此,这支冶造局的运输车队,由署长王甫亲自带队,虽然说王甫口口声声是为了更好地向商水军与鄢陵军的军卒讲解新式武器装备的优缺点,不过相信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真正目的。

    而除此之外,此番随同赵弘润而来的,还有一位身份特殊的客人,即繇诸君赵胜。

    对于繇诸君赵胜,赵弘润着实有些惊讶。

    他感觉,繇诸君赵胜仿佛天生有种很特殊的人格魅力,简单说就是亲和力极强,自来熟,仿佛无论与什么人都能打成一片,优雅、风趣,翩翩贵公子的形象让人很难对此人心生反感。

    只不过这位翩翩贵公子早已年过三十,两个儿子都会读书写字了。

    因此,当听繇诸君赵胜说他这两日陪同六王爷赵元俼赶赴大梁城内世族豪绅的府宴时,赵弘润忍不住想开他的玩笑。

    “跟着我六叔?嚯,那你的名声可完了。”赵弘润笑着调侃道。

    然而,繇诸君赵胜并没有听懂赵弘润话中的调侃意味,面露疑惑之色地问道:“怡王爷在大梁的名声很差么?不会啊……”

    赵弘润身后众宗卫暗自偷笑。

    六王爷赵元俼,那可是大梁举国知名的纨绔、浪子,游戏花丛、阅女无数,从某种角度来说,名声确实好不到哪里去。

    看了一眼一脸不解的繇诸君赵胜,赵弘润笑而不语。

    他当然明白繇诸君赵胜这些日子跟着六王爷赵元俼拜访大梁世族豪绅的原因,无非就是混个脸熟呗,不出差错的话,日后繇诸君赵胜多半会在大梁落居,作为赵氏与魏氏之间的调和剂。

    “话说,那些世族的千金可曾因为赵胜大人已经婚配而黯然神伤呢?”

    “肃王殿下您这话……”繇诸君赵胜有些尴尬。

    还别说,已过而立之年的繇诸君赵胜,容貌俊秀、风度翩翩,再者如今又在宗府与礼部担任要职,俨然会成为世家千金心仪的对象。

    来到狼岗的军营后,屈塍与伍忌分别亲自带人前来恭迎。

    在相互见礼之后,屈塍与伍忌分别叫来一些各自军中的士卒,更换冶造局所打造的新式武器装备。

    事实上,叫哪方军队的士卒来试用都一样,因为商水军与鄢陵军这两支军队的定位是一样的,都是很全面的驻防军,不像汾陉军侧重于防守、砀山军侧重于进攻。

    只不过以往在很多人眼里,商水军是肃王的亲儿子、鄢陵军则是干儿子罢了,而这一回,亲儿子与干儿子的待遇是一致的。

    但不管怎么样,屈塍与伍忌还是各自叫麾下的将士试用了冶造局打造的武器装备。

    期间,冶造局的署长王甫则向屈塍与伍忌讲解了新式装备的优缺点,只可惜这是对牛弹琴,反正他说了一大通,屈塍与伍忌就知道新的盾牌与甲胄更坚固、新的武器更锋利,仅此而已。

    而在士卒们尝试新式武器装备的时候,冶造局的文吏们,则在旁记录一些士卒的意见,比如说,商水军的千人将冉滕就希望在盾牌的背后装上一个剑套,方便刀盾手将短剑插在那里。

    因为在战场上,刀盾手一旦失去了右手的主兵器,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双手持盾,如此一来,从铁盾的背后抽出备用短剑,就要比从腰后抽出备用短剑更快。

    而鄢陵军这边的千人将贡婴,则希望能在盾牌的上方留出一个大概枪杆大小的凹槽,可以让士卒们在举盾结阵的时候,更轻松、更省力地将长枪架在盾牌上。

    这些前线士卒的要求或者建议,冶造局的文吏们纷纷记录下来,待回到冶造局后,重新更改设计。

    因为随着魏国军队的增多,以往两年一更换的装备淘汰方式,即将被朝廷所取缔,改成五年一换,因此,赵弘润对冶造局在军制武器装备的设计与打造方面更加严格。毕竟在战场上,优良的武器装备,能够让一名魏国士卒活得更久。

    大概两个时辰后,赵弘润便带着参观了军营的繇诸君赵胜准备回大梁去,临走前,他邀请了鄢陵军与商水军的将领们日后有空到他的肃王府喝酒,毕竟不出差错的话,这六万军队要等到明年才能换完装备。

    对此,屈塍与伍忌连声答应,纷纷表示在安排妥当军队的操练任务后,就会组队去肃王府叨扰。

    而就在赵弘润回到大梁时,在大梁的西城门外,他看到一支由几辆马车所组成的车队,似乎与一些兵卫发生了争执。

    赵弘润皱了皱眉,驾驭着坐骑赶了过去,沉声喝道:“住手!……怎么回事?”

    城下的兵卫们吓了一跳,回头瞧见赵弘润的仪表与装束,哪怕不认得也明白这是一位大人物,于是,遂有一名兵卫队长出面抱拳解释道:“这位公子,是这样的。……这些人自称是商人,可是却拿不出路引凭据,卑职质问他们从何而来,他们也是支支吾吾、答非所问。因此,卑职想要搜查马车,可是这些人却拦着不让搜查……”

    赵弘润闻言面色稍霁,他本来还以为是兵卫们故意为难别人呢。

    点点头,他转头望向那些正守卫着马车的壮汉。

    尽管那些壮汉都是做平民打扮,但一个个高大魁梧,赵弘润瞧他们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人。

    更何况,这支车队还有十几匹卖相不错的良马,要知道在三川,优质的马匹早已被列为管制品,川雒联盟是不可能将优质的马匹卖给商人的,因为他们要优先提供给魏国以及本部落的骑军。

    因此,这些人的确值得怀疑。

    “你们是什么人?”赵弘润开口问道。

    那十几名壮汉对视了一眼,随即,其中一人站了出来,不卑不亢地说道:“我等是往返于三川来的商队。”

    赵弘润打量了几眼这名壮汉,隐约感觉此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过。

    不得不说,这对于拥有超强记忆的他而言,着实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

    “货物呢?”他问道。

    “已经售出,还未收购。”

    赵弘润闻言眯了眯眼睛:作为一支商队,去三川不采购羊皮、羊毛等物,你唬谁呢?

    “兵卫,拿下他们!”他沉声喝道。

    附近的兵卫一听,虽然不知赵弘润的具体身份,却也围了上去。

    听闻此言,卫骄等宗卫们亦纷纷从马匹的行囊中取出了军制手弩。

    而就在这时,车队最前头的马车里传来一声轻喝:“都住手。”

    话音刚落,一名年纪与赵弘润相仿的年轻人从马车中走了下来,带着几分讥讽,淡淡说道:“这就是魏国的待客之道?真是令人失望。”

    赵弘润皱了皱眉,转头看向那名少年,反唇讥道:“嘿,说了这番话,足以证明你等绝非商人。”

    “……”那名年轻人抬头看向坐在马上的赵弘润。

    四目交接。

    “唔?”

    “咦?”

    赵弘润望向那人的目光中浮现几丝诧异,而那名年轻人脸上亦浮现几许惊讶。

    “是你?”他俩异口同声地说道。

    见此,无论是那些孔武有力的壮汉,亦或是赵弘润这边的宗卫们,皆露出了惊讶不解的表情。

    “殿下,您认得此人?”卫骄惊奇地问道。

    赵弘润闻言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名少年,徐徐点了点头。

    随即,他问那名少年道:“你来我大魏做什么?身为一名……秦人。”

    “秦人?!”

    附近的兵卫们闻言吃了一惊,纷纷再次举起了兵器,用充满戒备与敌意的眼神看着那支车队的人,毕竟随着陇西魏氏投奔魏国之后,『秦』这个词逐渐成为大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当然,是作为敌对方。

    “住手!”赵弘润喝止了那些兵卫,可是兵卫却丝毫没有放下武器的意思。

    见此,卫骄喝道:“肃王殿下的命令,你们安敢不从?”

    “肃王殿下?”众兵卫面面相觑,这才慌忙放下武器。

    而此时,赵弘润则目视着那名少年,笑着说道:“好久不见了。”

    的确,这名少年正两年前的成皋合狩聚会中,与赵弘润聊了几乎一宿的聊友。

    秦少君!(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