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火烧猗山(二)

    『果然主要目标是猗山么……』

    在皮牢关的关楼上,北原十豪之一的韩国名将靳黈坐在一张矮桌旁,双手十指交叉,双目聚精会神地注视着一副平铺在桌上的地图。

    在这份地图中,他刻意标记了『猗山』、『皮牢关』、『王屋山』、『唐县』四个位置,企图以魏军那位主帅、魏公子姬润的角度思考攻破皮牢关的妙策,借此提前做好防备。

    平心而论,靳黈绝没有小看对面那位魏公子姬润的意思,尽管对方的确过于年轻,但『魏川三川战役』、『四国伐楚战役』与『魏秦三川战役』这三场战役,已足够证明那位魏公子姬润在指挥作战方面的才能。

    因此,靳黈忽略了对方的年纪,直接将那位魏公子姬润的威胁提高到最高的那一列——『最高威胁』!

    『最高威胁』的名单中究竟有那些人?

    其实并不多,比如一度让韩国甚为忌惮的齐国巨鹿水军的主帅『田骜』,破五十余城的齐将『田耽』,楚国的寿陵君景舍、西陵君屈平,等等等等,皆是在中原各国已享有盛名的名将。

    哦,对了,记得数个月前,还有一个人被靳黈列入了这份『最高威胁』的名单,那就是以往籍籍无名的魏将姜鄙。

    这个层次的名将,一般不会在战争期间做一些无意义的事,因此,靳黈绝不相信魏公子姬润纵火焚烧猗山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烧死猗山上一些韩国的驻军。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怀疑对方企图借助这场山火,占据猗山山头。

    只不过……这计谋未免太过于粗浅了吧?

    靳黈正皱眉沉思着,忽见有一名将领走入了关楼内,抱拳说道:“启禀将军,末将已遵照将军的命令办妥。”

    靳黈让这名韩将做什么?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猗山上清理出一条隔火带而已。

    要知道猗山并非只有一个山头,尽管眼下最西面的山头已被熊熊烈焰所吞噬,但火势还没有蔓延到东边,因此,靳黈命令士卒在西边山头与东边山头的之间,砍伐掉了这一带的林木,人为制造出一片空地。

    这样一来,猗山上的火势就没办法蔓延到东边了,因此也就不存在『魏军借猗山西、东两侧山头的火势前后熄灭的时间差来夺取这片山丘』的可能。

    当然了,倘若魏军强行要占领被火海吞噬了一些的西侧山头,那么,靳黈并不介意对那片光秃秃的山头来几拨强弩齐射,看看在没有任何遮掩物的情况下,魏军还能不能咬牙死撑着不撤。

    不得不说,借纵火的手段达到占据山头的目的,这办法的确是不错,只不过,未免有些小瞧他靳黈了。

    怎么?以为他靳黈是不入流的无名之辈么?会被这种小计俩难到?

    『哼!』

    靳黈心中暗暗冷笑。

    过了片刻,有一名韩军斥候急匆匆地奔上关楼,叩地禀告道:“将军,魏军在王屋山增兵了,庆尧将军请求援助。”

    靳黈微微皱了皱眉。

    庆尧,是他的副将,是他决定对王屋山增兵时派过去主持大局的将领,靳黈相信只要有此人坐镇王屋山,魏军在那座山丘翻不出什么花样来。

    只不过,魏军突然对王屋山增兵,这与他们放过烧了伊山有什么关联么?

    『看来九成是打算声东击西了……故意在王屋山增兵,吸引我的主意,真正的目的,应该还是在猗山……啧啧,真想看看,对方发现火势无法蔓延到猗山的东侧山头时,那位魏公子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靳黈轻笑了几声,当即吩咐下去,调了三千名弩手秘密前往猗山,准备等魏军企图趁机占据猗山西侧山头时,给对方一个下马威,虽然可能无法对魏军造成多少兵力伤亡,但相信挫败了对方的诡计,这对于己方士卒的士气,会起到正面的效果。

    而在靳黈默默等待的同时,其实在唐县,魏军主帅肃王赵弘润也在等,只不过他等待的,与靳黈所想的却有些出入。

    据下令在猗山纵火已经过去了一日一宿,猗山的大火仍在持续燃烧着,那渗人的滔天火势,逐渐朝着猗山上西侧的山头蔓延。

    那因为火海燃烧而产生的白烟,亦徐徐飘向距离猗山并不远的皮牢关,呛地关隘的守兵咳嗽不止。

    然而,与靳黈的猜测有所不符的是,赵弘润从来没有下达过准备强占猗山的命令,他除了下令在猗山纵火之后,就什么也没有做。

    仿佛他只是枕着双手躺在帐内的床铺上闭目养神。

    “殿下。”宗卫周朴来到了帅帐,抱拳禀告道:“遵照殿下的吩咐,八座井阑车已经造好。”

    “哦。”赵弘润仍闭着眼睛,随口应了一声,仿佛早已猜到。

    不过想想也是,商水军与鄢陵军这两支肃王军加在一起兵力达到十万,在一日一宿工夫内打造八座井阑车,这的确不算什么。要不是皮牢关的地形限制,魏军可以在短短几日内打造出几十、上百座的井阑车。

    但众宗卫不解的是,自家殿下吩咐打造这八座井阑车,究竟是什么用意。

    起初宗卫长卫骄猜测是用来正面进攻皮牢关的,可眼瞅着自家殿下那心不在焉的模样,似乎与他猜测的有所出入?

    傍晚的时候,青鸦众带回来了关于猗山的最新消息。

    “报!……韩军在猗山东、西两侧山头之间,砍伐了一些树木,致使火势无法向东山头蔓延。”

    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赵弘润依旧是波澜不惊,闭着眼睛淡淡说道:“反应挺快的,不愧是北原十豪之一的靳黈……倘若我所料不差的话,他此刻应该在怀疑,怀疑我军企图借这场火势,顺势夺取猗山。”

    『难道不是?』

    因为闲来无事而来到帅帐候命的鄢陵军大将军屈塍闻言微微皱了皱眉。

    要知道,他一开始也觉得这位肃王殿下纵火的目的就是为了给他们魏军争取时间强占猗山山头,可眼下听眼前这位肃王殿下的语气,似乎这位肃王殿下另有打算?

    帐内,商水军大将军伍忌亦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就在屈塍与伍忌困惑不解之际,就听赵弘润淡淡说道:“若我军执意要使火势蔓延到猗山的西山,那靳黈自以为挡得住?……伍忌,明日初阳升起的时候,你调军中一些投石车,朝着猗山的西山头抛射油桶,记得莫要浪费,只要点燃了西侧山头的林木即可。”

    他口中的『油桶』,即装满了产自黔地的石油的木桶,是曾经使川雒臣服、使羯角覆灭的最大功臣,也是魏军目前威力最大的战争兵器。

    “是!”伍忌点头抱拳,接下这条将令,随即,他疑惑不解地问道:“为何是明日清晨初阳升起的时候?”

    赵弘润微微一笑,说道:“蚊子腿再小也是肉啊……倘若本王所料不差的话,那韩将靳黈必定会防备着我军趁机抢占猗山,因此,他多半会偷偷向猗山东山头调兵,等待着我军抢占西山头的时候,用一番弩矢齐射给予我军迎头痛击。……你总要给他点部署兵力驻防的时间吧?”

    伍忌恍然大悟,脸上露出几许诡谲的笑容,不怀好意地嘿嘿笑了起来:“末将明白了。”

    于是乎到了次日,伍忌按照赵弘润的吩咐,调了几百名商水军士卒,将几架投石车推至猗山山脚,待选好迎向猗山东山头的方向后,几架投石车将点燃了布条的油桶远远抛射过去。

    顷刻之间,只听远方的猗山东山传来几声轰响,随即,原本不会被火海蔓延到的那片山林,顿时起了大火,且在石油与秋风的协助下,火势越烧越旺。

    隐隐约约地,伍忌听到远处的猗山东山传来阵阵惊呼呐喊声,他坏笑了几下,当即带着那数百名商水军推着投石车返回唐县。

    而与此同时,皮牢关关楼上那些韩兵们,亦将猗山东山头亦被火海所笼罩的消息告诉了将军靳黈,只听得靳黈目瞪口呆。

    好家伙,既然火势无法波及到猗山的东山头,那就索性再制造一场大火。

    『那位魏公子……也太实在了吧?』

    靳黈不禁有些失神。

    此时此刻,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古怪:明明是根本谈不上高明的计策,可就是拿它没有办法。

    不过冷静下来之后,靳黈也得出了一个结论:魏军看来是打定主意要顺势夺取猗山了。

    “传我令,叫猗山上的兵将尽可能地控制火势,务必不能使火势四散蔓延。”在下达了这道将令后,靳黈再次决定向猗山增派两千名士卒帮忙灭火。

    毕竟若是那片火海果真蔓延到了猗山的东侧,以至于他们韩军无法阻止魏军顺势抢占山头,那他们韩军的处境可就不太妙了。

    “唔?”

    忽然,靳黈微微一愣,他感觉脸颊上有一瞬间的凉意。

    就在他惊讶之际,一滴雨点落在他脸颊上,使他绷紧的脸庞终于露出几丝笑容。

    “呵,天助我军。”

    而与此同时,在帐内闭目养神的赵弘润,隐约听到帐篷上传来沙沙的声响,不由地睁开眼睛,下榻走出了帐外。

    只见此刻帐外,雨势渐起,越下越大。

    “呵!天助我军。”

    在发出了与靳黈一模一样的感慨后,赵弘润沉声喝道:“传令下去,点一万精锐,即刻出兵,前往皮牢关!”

    “是!”

    附近的宗卫与兵将们抱拳应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