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笼中鸟

    『竟然如此狼狈……』

    在听到釐侯韩武那含糊的讲述后,上谷守马奢心中简直难以置信。

    他原因魏军之所以攻入邯郸,最起码也得是经过几日激烈的攻城战之后,却没想到,魏军仅通过一次夜袭,居然就如此轻易地杀入了邯郸。

    这让马奢感到愤懑:守军都是干什么吃的?!

    而更让马奢感到愤懑的是,在魏军夜袭邯郸的情况下,釐侯韩武、康公韩虎这些权臣,不想着夺回邯郸,居然带着韩王然逃离——为了保护韩王然,率先将其护送出城,这固然是正确的,可你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作为韩国最具权柄的权臣,理当殊死守护邯郸这座韩国的王都吧?怎么也抛下王都自行逃亡了呢?

    看着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身上那光鲜亮丽的衣袍,马奢怎么看都感觉不舒服。

    据他猜测,这两位很有可能是在得知魏军杀入城中,立马逃离了邯郸,根本未曾去考虑如何夺回邯郸。

    “不知大王欲移驾何处?”

    虽然看似是在询问韩王然,但马奢的目光却看着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毕竟众所周知,在某些事情上,韩王然纵使贵为韩国的君王,却也没有丝毫话语权可言。

    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二人对视了一眼,其实在撤离的途中,他二人就因为这件事争吵过一回,毕竟他俩谁都想将韩王然这个傀儡掌握在手中,毕竟哪一方控制了韩王然,其余两方无疑就落入了被动,到时候只能任人宰割。

    毫不夸张地说,要不是方才魏军近在咫尺,或有追击他们的可能,或许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的人马会在城外自己打一场。

    不过眼下,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已达成了协议,准备将韩王然带往韩国的陪都『武安』。

    『注:陪都,即王都以外的副都或辅都,用于补充王都的缺失,形成相互协调、各有侧重的格局。』

    “武安。”马奢闻言点了点头。

    武安,是韩王宣的父亲『武安侯韩适』的封邑,因此,在韩王宣年间,韩国非常注重武安的建设,将其扩建为一座不逊色邯郸几分的城池,用来讨好武安侯韩适。

    但是武安侯韩适只有一子两女,因此当其过世之后,武安这片封邑又回到了韩王宣手中,被韩王宣用来囤积粮草。

    而到了韩王起年间,武安便作为邯郸的陪都,邯郸郡几乎所有的军队,都出自这里。

    另外,武安还保留有当年武安侯韩适的府邸,后来被韩王宣与韩王起翻修为行宫,且城墙防御也足够牢固,确实是能让韩王然移驾的最佳选择。

    更重要的是,武安距离邯郸并不远,这或有机会助他们夺回邯郸。

    当然了,釐侯韩武选择武安的目的恐怕并非让韩王然住得舒心或者意图夺回邯郸,他选择武安,只是因为武安虽然并非他的封邑,可却是受到他控制的城池。

    而这也正是康公韩虎一开始不情愿的原因。

    在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的要求下,马奢最终决定护送他们前往武安。

    途中,马奢的儿子马括不解地问道:“父亲为何不攻魏军?相信此刻魏军尚不知我军到来,骤然发难,或有机会重创魏军,夺回邯郸。”

    听闻此言,马奢摇摇头说道:“魏军在城外修整了数日,士卒体力充沛,且此番他们夜袭邯郸,因为韩武、韩虎等人并未立即反击的原因,魏兵的体力消耗并不大。反观我军,日夜兼程赶来,士卒精疲力尽,纵使能杀魏军一个措手不及,但终究后力难继,或许反而会被魏军所击破。”

    马括点了点头,随即又建议道:“不如率一支骑兵偷袭魏营,烧掉魏军的囤粮辎重?”

    马奢闻言摇头说道:“魏军既已攻陷邯郸,即便失去城外魏营,又能怎样?观这路魏军势如破竹杀到邯郸,便知这路魏军绝不简单,还是先到武安,修整几日,再做打算。”

    “父亲明见。”马括点头说道。

    然而,虽说马奢此时并没有与魏军厮杀的念头,但他们在护送韩王然等人前往武安的途中,还是碰到了魏军。

    原来,肃王军在攻陷邯郸之后,得知韩王然与众多韩国的权贵连夜从邯郸逃离,遂迅速攻破东城门,出城追击,企图将韩王然抓获。

    毕竟若是能抓获韩国的君王,那么此次北征可谓是圆满了。

    就这样,出城追击的鄢陵军与韩将马奢的上谷军在城外碰到,彼此厮杀了一阵。

    由于鄢陵军士卒此番追击颇为匆忙,并未携带武罡车,而马奢的上谷军因连日赶路而精疲力尽,以至于双方打了一个平手,马奢忌惮魏军精力充沛,而鄢陵军副将晏墨则忌惮上谷军有诸多的骑兵。

    于是,彼此保持克制,在厮杀了一阵后便各自收兵。

    待等到天蒙蒙亮时,肃王赵弘润与宗卫们从邯郸西城门入城。

    此时,邯郸已在魏军的控制之下,十万肃王军驻守在城上城下、大街小巷,唬得城内的韩人百姓紧闭家门,不敢露头。

    在士卒们的指引下,赵弘润一行人来到了韩王宫,若无变故的话,这里将成为赵弘润的下榻之处。

    就这初升的骄阳,赵弘润仔细观瞧韩王宫,感觉这座王宫比他魏国大梁的王宫可是气派多了。

    “今日,咱们也来享受一下韩王的待遇。”

    赵弘润笑呵呵地说道,听得随行的兵将们会心而笑。

    不得不说,此番能如此轻松便攻陷了韩国的王都,无论是赵弘润还是肃王军的兵将们,都感到十分欣喜亢奋,毕竟这意味着继楚国的王都寿郢之后,肃王军再次攻陷了一国的王都。

    纵观天下各国的军队,有哪支军队曾先后攻陷两个国家的王都?

    这份殊荣,足以让商水军与鄢陵军载入各国的国史。

    抱着欣赏的态度,赵弘润一路来到了韩王然的寝宫,还未踏入那座宫殿,他便隐约听到一阵阵鸟鸣声。

    『唔?』

    赵弘润愣了愣,往四下瞧了瞧,心中着实有些纳闷:这韩王宫内,哪来那么多鸟儿的鸣叫?

    于是,他顺着鸟鸣声传来的方向,来到了韩王寝宫的庭院。

    此时,赵弘润这才吃惊地发现,庭院内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鸟笼,而鸟笼内,则关着各种形形色色的鸟类,这些鸟儿看到生人,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见此,赵弘润为之讶然,回头对宗卫们笑说道:“这个韩王,还真有点意思。此地的鸟,可有上百?”

    宗卫们四下瞅了瞅,点头肯定道:“估计得有上百。”

    可能是觉得挺有意思,赵弘润也顾不得疲倦,走到一个个鸟笼面前,逗着笼中的鸟。

    不多时,鄢陵军副将晏墨来到了宫殿庭院,对赵弘润抱拳说道:“殿下,韩王逃离了邯郸……末将在率军追击时,遭到一支韩军的阻击,这支韩军,仿佛打着『上谷军』旗号,末将怀疑是韩国请调来支援邯郸的边军。”

    “呵,果然。”

    赵弘润听闻此言晒然一笑,心中倒是有几分庆幸。

    毕竟此番他麾下军队能夜袭邯郸得手,实属侥幸,倘若被邯郸等到了援军,再想攻打这座城池,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可能是因为心情好,赵弘润见晏墨惊讶而好奇地瞅着四周诸多的鸟笼,遂玩笑道:“有没有喜欢的?”

    晏墨闻言笑了笑,摇头说道:“末将这等粗鄙之人,哪有这份雅兴,这些鸟要是落入了末将的手中啊,可能没过几日就变成盘中的菜肴了。”

    “哈哈。”赵弘润闻言大笑。

    就在二人玩笑之时,鄢陵军将领孙叔轲带着一队鄢陵兵来到了韩王宫,对赵弘润抱拳说道:“殿下,城内的反抗势力已肃清,目前这座城池已在我军掌握之中。”

    “很好。”赵弘润点了点头,嘱咐道:“即刻出榜安民,安抚城内的韩人平民,另外约束我军的兵卒,不得出现抢掠、滥杀之事。……我等乃是大魏的军队,并非强盗。”

    “是!”孙叔轲抱拳领命,但是他并未离开,仍旧站在原地。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还有什么事么?”

    只见孙叔轲犹豫了一下,说道:“殿下,有个叫做『韩晁』的韩人,携家带口准备逃离,却被我军士卒抓获,他直说要见殿下,说是曾作为邯郸的使节见过殿下。”

    “韩晁。”赵弘润想了想,点头说道:“是有这么个人,你把他带过来吧。”

    “是!”孙叔轲这才抱拳告退。

    没过多久,孙叔轲便将韩晁带到了赵弘润面前。

    只见此刻的韩晁,衣袍凌乱、头发蓬松,很是狼狈,他在见到赵弘润后便大叫道:“润公子何以背弃协议,袭我邯郸?”

    听闻此言,赵弘润哈哈大笑道:“岂是本王背弃协议?……你以为本王不知你们诡计?不必狡辩了,我军的士卒已在城外撞见了你等的援军,上谷军,没错吧?”

    韩晁面色连变,哑口无言,半响后叹息道:“韩晁甘愿一死,只求润公子放过我的家人。”

    『我杀你做什么?』

    赵弘润啼笑皆非地看了一眼韩晁,正准备叫人把他打发后,忽然瞥见周围的众多鸟笼,心中一动,遂说道:“本王不杀你,也不会加害你的家眷,不过,本王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望你从实回答。”

    韩晁闻言精神一振,连忙说道:“润公子请问。”

    只见赵弘润指着周围的鸟笼,好奇问道:“韩王,就这么酷爱养鸟?他难道就不管贵国的政务?”

    韩晁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如实说道:“我国大王年轻无知,不喜政务,痴爱养鸟,国内政务,皆由釐侯韩武、康公韩虎与庄公韩庚三人处理。”

    『……』

    听闻此言,赵弘润用手指轻轻敲击着一只鸟笼,借此逗着笼内的鸟,心下若有所思。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