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1章:决定

    『PS:感谢“峰哥98”与“木木又土光军”两位书友的各两万币打赏,目前打赏加更情况为【8/27】,另外,打赏加更情况于昨晚已结束,忘说了。唔,还有近二十章。。』

    ————以下正文————

    当日,赵弘润在设宴款待韩王然之后,便在后者的恳请下,将其安顿在『百禽苑』。

    由此可见,韩王然并不单单只是借养鸟自晦,也是发自内心地喜爱养鸟,因此,赵弘润便以『君子不夺人所爱』为理,将『百禽苑』内那些原本就属于韩王然的收藏鸟类,都归还给了韩王然。

    晚上,赵弘润独自坐在韩王宫一间宫殿外的庭院石桌旁,感受着凉爽的夜风,思忖着今日白昼间发生的事。

    正如他此前所猜测的那样,韩王然绝非是一个懦弱的庸才,相反是一位韬光养晦,正伺机企图夺回王权的君王。

    这个发现,让赵弘润此前的打算全泡汤了。

    因为在此之前,他是倾向于打压釐侯韩武、扶持康公韩虎的,因为釐侯韩武乃韩王室正统,他继位的可能性要比康公韩虎的儿子大得多,若赵弘润能设法挑拨韩国国内不稳,那么对于魏国而言,是非常有利的。

    但是如今多了一个深藏不露的韩王然,这就让赵弘润感觉有些头疼了。

    他隐隐觉得,虽说韩王然目前王权被架空,形同傀儡,但此人城府心计颇深,以至于釐侯韩武、康公韩虎、庄公韩庚等人皆没有认识到这位年轻君王的潜在威胁。

    毫无疑问,韩王然是一位雄主,虽今日不鸣,但日后必定一飞冲天,他只是需要一个契机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要不要助他一臂之力呢?

    在宗卫长卫骄的陪伴下,赵弘润喝着寡酒,反复思索了很久。

    目前,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两种。

    其一,拆穿韩王然装疯卖傻、韬光养晦之举,如此一来,康公韩虎、庄公韩庚以及釐侯韩武必定坐立难安,会想方设法将韩王然除掉——纵使是釐侯韩武再宽待韩王然,在得知这件事后,也绝不敢再留韩王然。

    而以这三位权臣目前在韩国的权势与地位,他们若想除掉韩王然,并不是没有办法。

    说得难听点,韩王然目前尚安然无恙,这其实是釐侯韩武的宽待——别看大将军暴鸢、雁门守李睦、上谷守马奢三人支持韩王然,其实这不顶什么用。

    首先,暴鸢、李睦、马奢三人支持韩王然,只是因为他们受到韩王然的父亲、韩王起的恩惠,因此,希望维护韩王起的遗嘱,并非是真心折服于韩王然。

    要是釐侯韩武狠下心来,杀掉韩王然,随便给出一个意外理由,暴鸢,还有雁门守李睦与上谷守马奢,这三人敢反么?

    或者说得直白点,纵使这三人起兵,有胜的机会么?

    其实胜面是很小的。

    首先,暴鸢这边会被靳黈、冯颋、司马尚、荡阴侯韩阳等诸多将领牵制住。『注:抱歉,前文出现了一个BUG,作者曾把司马尚也认定为北原十豪,结果后面忘了。唔,那就这样,把司马尚看做是北原十豪的候补吧,反正初代北原十豪最后死走逃亡,剩不下几个,就连乐成都没入围呢,不怕。』

    至于李睦与马奢这两位边关守将起兵勤王,那雁门郡、上谷郡怎么办?

    万一他俩引兵攻打邯郸,导致林胡、东胡、匈奴趁虚而入怎么办?

    再说了,韩国边疆尚有『代郡守剧辛』、『渔阳守秦开』、『北燕守乐弈』,一旦雁门军与上谷军决定回邯郸勤王,那么,这三支军队后脚就可以抄了李睦与马奢的驻地。

    再加上到时候邯郸这边立马宣布李睦、马奢二人谋逆造反,到时候,李睦、马奢空有几万精兵,可既没有粮饷,又没有大义,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是给韩王然报仇。

    因此,倘若果真发生这样的是,李睦与马奢二人唯有可能的选择,就是死保韩王然的世子韩安。

    但其实这个选择不过是求个心安,类似于鸵鸟心态而已——若釐侯韩武果真能下狠心杀掉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弟弟韩王然,难道会容得下弟弟的世子韩安,立后者为储君?

    怎么可能!

    韩王然一死,韩王妃与世子肯定完蛋,就算多苟活两年,充其量也不过是釐侯韩武、康公韩虎等人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其实话说回来,这样的结果,魏国也是有利的,毕竟韩王然一死,釐侯韩武与康公韩虎之间的矛盾立马白热化,俨然成为不共戴天的仇敌。

    至于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暗中支持韩王然。

    以如今韩王然的地位,他想要重新夺回王权,十分艰难,因此,赵弘润倒也不担心韩王然在得势后恩将仇报。

    其实这两个选择,大致结果是相同的,唯一的区别在于,倘若赵弘润支持韩王然的话,他魏国日后或有机会打着『大义』旗号干涉韩国国内,因为韩王然为了得到魏国的支持夺回王位,肯定会认可魏军的大义,韩国君王给予的大义名分,这在韩人眼里,可要比釐侯韩武、康公韩虎等人管用地多。

    至于韩王然日后会不会恩将仇报,赵弘润其实并不担心——倘若韩王然果真是在魏国的帮助才重新夺回权柄,那么,只要魏国将这件事公布于天下,韩王然日后是绝对不敢公然做出有损魏国利益的事的,否则,天下人将会指责韩王然背信弃义、恩将仇报,韩国的名誉将大大受损。

    因此,在理清思绪后,赵弘润决定暗中支持韩王然。

    原因有三:

    其一,予人恩惠,雪中送炭远胜锦上添花。

    在眼下的韩国,康公韩虎未见得没有与釐侯韩武一战之力,因此,就算赵弘润想要资助康公韩虎,康公韩虎也见得会搭理,因为康公韩虎并不迫切。

    但韩王然就不同,他此刻的地位岌岌可危,虽心中知道暴鸢、李睦、马奢三人支持他,却不敢与其联络,也就是说,几乎没有什么势力班底可言。

    因此,若能得到魏国的支持,哪怕他也清楚日后要付出怎样的代价作为回报,亦甘之如饴——今日若不能保,何况日后?

    其二,维持王权正统。

    中原各国虽说彼此征战连连,但在一件事上是非常一致的,那就是维护正统。

    当初,楚国的芈屈氏反叛,为何楚王熊胥毫不担心魏国会协助屈氏?为何魏国后来果真是拒绝了芈屈氏的求援?

    原因就在于,芈熊氏乃楚国王室正统——若魏国资助了楚国的叛逆去推翻楚国的王室,那么日后会不会有人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魏国?

    因此,姬赵氏作为魏国的王室正统,是绝对不会支持芈屈氏的:这个先例,是绝不能开的!

    而在韩国,康公韩虎与庄公韩庚虽是韩王室的子孙,但并非嫡系,若赵弘润支持这两人从韩王然与釐侯韩武这两位韩王室嫡系手中夺得了韩王位子,此事万一传扬出去,这对赵弘润非常不利。

    最糟糕的结果,莫过于魏国国内的赵氏旁支,亦因此对魏国王权心生垂涎。

    其三,回报的差异。

    釐侯韩武、康公韩虎、庄公韩庚三人皆为『臣』,而韩王然则是『君』,倘若赵弘润支持『臣夺君位』,这件事是无法公开的,也就是说,赵弘润无法挟恩于釐侯韩武等人,因为这不被世俗所容;但倘若赵弘润支持『君除逆臣』,这件事魏国是可以布告天下的。

    魏国助韩国稳定了国内局势,维持了王室正统,这是有资格让韩国上下都感激魏国大义之举的善事,有利于维护魏国的正面形象。

    更关键的是,倘若韩王然顺利夺回了王位,那么至少在他这一代,韩国是绝对不敢公然、主动进犯魏国的,否则,韩王然就要背锅,背上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的小人污名,传于后世。

    次日,赵弘润再次邀见韩王然。

    在见到韩王然时,赵弘润笑着说道:“昨日承蒙韩王陛下传授《禽经》,本王无以为报,昨夜已亲笔写下一封书信,派人送到敝国繇诸君赵胜大人府上,向赵胜大人索求鹦鹆一只,转赠予韩王陛下。”

    听闻此言,纵使是韩王然这等有城府的君王,亦激动地无以复加,让在旁看到这一幕的荡阴侯韩阳与严誉、审蜚二人或暗自鄙夷,或微微摇头:不就是一只鸟嘛,用得着这么激动?

    不过考虑到韩王然历来就是“鸟痴”,荡阴侯韩阳与严誉、审蜚二人倒也见怪不怪。

    可他们哪里能明白韩王然此刻心中的激动。

    因为,眼前那位魏公子润送给他的并不单单只是一只鹦鹆,那是一只在昨日他俩的对话中,需要捻舌取骨,取出咽喉内或一块、或两块、或三块硬骨,然后才能口吐人言的鹦鹆。

    其中含义,不言而喻。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赵弘润与韩王然已不动声色地达成了协议,但就目前的局势而言,赵弘润帮不上韩王然什么,而韩王然也无法给予魏国什么利益。

    比如在后面的议和之事上,韩王然纯粹就是看客,在和议之事上根本没有话语权与决定权。

    但可以预见,赵弘润与韩王然这两位今日达成的默契,将会使魏国与韩国日后的格局发生巨大的改变。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