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死间『加更14/27』

    十一月二十八日,大清早,天尚且蒙蒙亮,大理寺少卿杨愈骑着马火急火燎地赶到肃王府,猛拍府门上的铜环。

    片刻后,一名肃王府上的卫卒打开了府门,狐疑地打量着站在门外的杨愈。

    杨愈顾不得解释,见府门打开后就想闯进去,结果却被那名卫卒挡了回来。

    也难怪,毕竟肃王府上的卫卒,皆是浚水军的退伍老卒,虽然上了些年纪,但力气也不是像杨愈这种文官可以比拟的。

    见此,杨愈只好取出令牌,自表身份:“我乃大理寺少卿杨愈,有十万火急之事欲求见肃王殿下,望府卫大哥通融。”

    那名卫卒狐疑地打量着杨愈,虽然见杨愈一身官服不似作伪,但心中还是有些怀疑,遂叫来一名被他唤作小黄的老卫卒,说道:“小黄,这位杨大人乃大理寺少卿,欲求见殿下,你领着他去后院,听诸位宗卫大人定夺。”

    “好。”老卫卒点点头,遂领着杨愈绕过前院,来到后院。

    正巧,在路过后院庭院的时候,宗卫穆青与吕牧正在院子里戏耍,彼此切磋拳脚。

    见此,杨愈顾不得那名老卫卒引荐,便自行走了上前:“两位,两位。”

    穆青与吕牧停了下来,惊讶地看着杨愈,他们当然认得这位大理寺少卿,遂笑着走上前来打招呼:“少卿大人,你怎么来了?”

    然而,杨愈却顾不得与吕牧、穆青两名宗卫攀谈,急切说道:“两位宗卫大人,我要见肃王殿下,十万火急的事。”

    吕牧与穆青愣了愣,挥挥手遣退那名老卫卒,随即前者疑惑问道:“发生了何事?”

    杨愈转过头瞧着那名老卫卒走远,这才压低声音对吕牧与穆青二人说道:“酆贯死了!”

    吕牧愣了愣,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可穆青却反应过来,皱着眉头问道:“苑陵侯酆叔府上的家令酆贯?”

    “是!”杨愈点了点头,一脸懊恼地说道。

    吕牧与穆青对视一眼,当即带着杨愈来到北苑。

    虽然北苑住着好些位女主人,但作为赵弘润最信任的宗卫,吕牧与穆青二人当然清楚昨夜自家殿下睡在哪个小苑里——在苏姑娘那处。

    “谁?”

    可能是敲门的响动惊动了睡在一楼的宗卫长卫骄,片刻之后,卫骄提着刀小心翼翼地将阁楼的门户开启了些许,待瞧见门外居然是吕牧与穆青二人后,卫骄打开了门,没好气地说道:“大清早的,你们两个吃饱了撑着?……殿下的脾气你们又不是不知,若是吵醒了殿下,你们两个……”

    刚说到这,卫骄就看到了站在吕牧与穆青二人身后的大理寺少卿杨愈,不禁愣了一下。

    他当然也认得杨愈。

    “少卿大人?”卫骄一脸吃惊。

    见此,杨愈虽将『苑陵侯家令酆贯死于大理寺监牢内』的这件事对卫骄简单解释了一下,只听得卫骄面色凝重,当即点头说道:“少卿大人请入阁楼稍歇,卫某即刻去启禀殿下。”

    说完,卫骄就转身噔噔噔跑上了二楼。

    片刻之后,从二楼就传来了赵弘润的骂声:“卫骄,你吃饱了撑……”

    随即,骂声戛然而止。

    “殿下得知此事了。”穆青似笑非笑地说了一句,随即对杨愈说道:“杨少卿,待会若是殿下冒犯了少卿大人,请少卿大人多多包涵,我家殿下……唔,早上被叫醒时十有八九脾气不大好。”

    杨愈点了点头,表示理解。

    果然,不多大会工夫,就见赵弘润一脸阴沉地走下了阁楼,待看到杨愈时,语气不悦地说道:“那酆贯死了?怎么回事?”

    因为穆青事先已打过招呼,杨愈也不在意,拱拱手解释道:“肃王殿下请息怒,具体的,下官也不知怎么回事。那酆贯昨日还好端端的,可今早狱卒再去看时,就见此人已死于牢中,而且牢内墙壁之上还有……哎,下官说不清楚,老卿正大人命我即刻来请肃王殿下,相信到了那里,殿下就清楚了。”

    赵弘润皱了皱眉,稍一迟疑,便吩咐道:“备马。”

    约一炷香工夫后,赵弘润带着宗卫卫骄、吕牧、穆青三人,与大理寺少卿杨愈各骑一匹快马,在道上飞奔前往大理寺,引起路上行人的纷纷侧目。

    好在此刻路上来往的行人较少,否则,相信会有不少人在心中咒骂赵弘润——似这等在大梁城内肆意纵马飞奔的锦服公子,十有八九是劣迹斑斑的官宦子弟。

    约一刻辰之后,赵弘润主仆三人与杨愈来到了大理寺官署门外。

    此时在大理寺官署门外,站着一名器宇轩昂的官员,他在看到赵弘润与少卿杨愈后,紧走几步上前,拱手拜道:“断丞沈归,在此恭候肃王殿下大驾。”说罢,他对杨愈解释道:“卿正大人命下官在此恭候。”

    “唔。”杨愈点了点头,将马缰递给迎上前来的大理寺公吏。

    而此时,宗卫穆青瞅着断丞沈归,脸上露出几许讶色:“是你?我认得你。”

    断丞沈归疑惑地看向穆青。

    见此,穆青笑着说道:“我叫穆青。……你忘了?当初我可是带着五百名禁卫,闯到你大理寺上下搜寻的,当时不就与你见过一面么?”

    断丞沈归仔细瞅着穆青,随即笑着说道:“原来当时的『统领』,竟然是宗卫大人,失敬失敬。”

    穆青嘿嘿一笑,随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着断丞沈归说道:“老兄,不太行啊,五年前你就是断丞了,如今怎么还是断丞啊?”

    “……”断丞沈归张了张嘴,颇有些哭笑不得。

    此时,赵弘润瞪了一眼穆青,皱眉说道:“待会再叙旧,先进府。”

    听闻此言,少卿杨愈代为指路道:“肃王殿下,这边请。”

    说着,他领着赵弘润进了府门。

    宗卫卫骄与吕牧瞥了一眼穆青,摇了摇头,跟了上去。

    “我就是随口一说嘛。”挠挠头,穆青亦赶了上去。

    深深看着宗卫穆青离去的背影,断丞沈归不可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

    随即,他亦赶了上去。

    在杨愈的指引下,赵弘润来到了大理寺的监牢。

    此时,原本光线昏暗的大理寺监牢,此刻已灯火通明,一排狱卒挎着刀,手持火把,整齐地站在监牢过道内,那凝重的气氛,让平日里有胆量与狱卒斗嘴耍贫的囚犯们,此刻亦不敢放肆,一个个挤在牢房的靠过道一侧,张望着动静。

    在诸狱卒与囚犯的注视下,赵弘润挥着袖子,大步走向过道另外一侧。

    期间,有一名囚犯笑着调侃道:“哟,谁家的小公子……”

    刚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赵弘润瞥了他一眼,那锐利的眼神,竟唬地那名囚犯下意识地收声闭嘴。

    片刻之后,待赵弘润经过之后,监牢的囚犯们纷纷询问个别与他们关系还算不错的狱卒——毕竟某些狱卒,是他们私底下塞过银子的。

    “大哥,大哥,方才那人是何许人啊?年纪轻轻威势竟如此之强。”

    几名狱卒瞧了一眼过道,见赵弘润一行人已走远,遂带着几分玩笑口吻,小声说道:“孙大胆,你小子还真胆大包天,肃王殿下你也敢调侃?”

    “肃王?”

    “肃王赵润?!”

    听闻此言,监牢内响起一片刻意遏制的惊呼声,而方才那个调侃过赵弘润的囚犯,亦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也难怪,毕竟这些囚犯、凶徒、地痞无赖眼中,肃王赵润可是一个狠人,三番两次击败楚国,干翻秦人与韩人,据说间接死在这位殿下将令之下的敌国军卒,至今已有数十万人。

    尤其是『魏秦三川战役』,一场战役使二十万秦军全军覆没。

    似这等杀伐果断的皇子,纵使是亡命之徒亦心中戚戚然。

    这不,那个方才调侃了赵弘润的囚徒,此刻立马称颂:“原来是肃王殿下,果然威武,不愧是我大魏的英雄豪杰!”

    话音未落,监牢响起一阵囚徒们的附和之声。

    而此时,赵弘润已在少卿杨愈的带领下,来到了关押苑陵侯家令酆贯的那一间监牢内。

    在那间监牢的牢门外,大理寺卿正徐荣皱着眉头,一脸忧心忡忡。

    “徐大人。”

    “肃王殿下。”

    在彼此打了一声招呼后,大理寺卿正徐荣将赵弘润引入监牢。

    此时,赵弘润一眼就瞧见了靠着墙壁倚着的酆贯,问道:“死因为何?”

    大理寺徐荣捋了捋胡须,皱着眉头说道:“据仵作的初步判断,应该是服毒而亡。”

    听闻此言,赵弘润不解地看向徐荣。

    因为在他看来,这明摆着就是酆贯感觉有愧于苑陵侯酆叔,只认为无颜面再见后者,因此在牢狱内服毒自尽,可为何大理寺卿正徐荣与少卿杨愈却一脸的凝重。

    似乎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脸上的疑惑,徐荣轻叹一口气,低声说道:“殿下只要看到这个,就能明白本府为何让杨少卿去请殿下了。”

    说着,他伸手从一名狱卒的手中接过火把,靠近牢内的一侧墙壁。

    此时赵弘润这才注意到,墙壁上隐约暗红色的字迹,似乎是有人用血在墙壁上写了字。

    “这是什么?”赵弘润疑惑问道。

    徐荣看了一眼酆贯的尸体,低声说道:“这是酆贯在服毒自尽之前,用牙咬破手指写下血书的服罪之文,在文中,他承认,是苑陵侯授意他监主自盗,买通一伙歹人,故意打砸苑陵侯一门的家业,做坏肃王殿下的名声……”

    “啊?”赵弘润闻言目瞪口呆。

    因为据当日在大梁府堂上的所见,他并不认为那件事是苑陵侯酆叔所为。

    可今日,酆贯这个苑陵侯府的家令却在临死前指认苑陵侯酆叔?

    这算什么?

    难道是酆贯觉得苑陵侯不救他,怀恨在心,因此在临死前坑后者一把?

    忽然,赵弘润面色顿变。

    『不好!……他这不是在陷害苑陵侯,他这是在陷害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