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皇狩前夕(二)『加更20/27』

    “六叔?六叔?”

    “啊?”

    如梦初醒般,六王叔赵元俼回过身来,迎面便瞧见了侄子赵弘润那关切的目光。

    “六叔,你怎么了?我瞧你的气色不大好。”

    赵元俼摇了摇头,强颜欢笑道:“可能是最近累着了吧,你知道,宗令的职位可不好干啊……”

    听闻此言,赵弘润坏笑了两声,调侃道:“侄儿以为,累坏了六叔的恐怕不是宗族的事物,而是那些豪绅贵族府上热情的家姬吧?”

    听了这话,在场的宗卫们都忍不住笑了出声,毕竟他们对怡王赵元俼也算是颇多了解了,据他们所知,这位怡王爷的人脉号称遍布天下,而睡过的女人呢,也遍布天下。

    因此,赵弘润曾经开过六王叔的玩笑:六王叔的人脉有多少,那么,他睡过的女人就有多少。

    或许有人会觉得,赵弘润的父皇魏天子应该会是魏国最自在的人,因为他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金钱、地位、女人,一切的一切皆唾手可得,但是作为魏天子的儿子,赵弘润可以清清楚楚地告诉那个人:你错了!

    在赵弘润眼中,他父皇魏天子根本没有自由可言,真正过得最舒坦、最惬意的人,便是此刻眼前这位六王叔赵元俼,魏国首屈一指的大纨绔。

    相比之下,魏天子赵元偲,包括赵弘润,仿佛就是天生的劳碌命,无法做到像赵元俼那样洒脱。

    当然了,导致这种情况的最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赵元偲、赵弘润父子二人有种非常强烈的,与生俱来的掌控欲望。

    这类人若是当臣子,要么就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臣,要么就是权倾朝野的权臣,无论忠奸,臣权压制皇权都是必然的;而倘若这类人称为君王的话,要么就是明君、要么就是昏君,也不可能出现居中的局面,因为皇权会极力压制臣子的权力。

    好在赵弘润虽然也有强烈的掌控欲望,但是对权利并不怎么热衷,他的掌控欲望体现在他想要某些事物按照他的意志发展,就拿博浪沙河港来说,参与建设的官员上上下下可以说都是他的人,他认为这样建比较好,那么就一定要这样建,旁人若是想插手,对不住,哪怕是他父皇都没商量。

    但是,当手底下逐渐出现一些可以独当一面的属下后,赵弘润也并不介意将权利下放。

    比如汾阴县,他就全权交给了寇正去处理,因为他觉得,寇正有足够的能力将汾阴县治理地井井有条。

    赵弘润一直告诉自己,艰苦是短暂的,相信十年八年后,当国内出现越来越多的贤臣猛将,当魏国越来越强盛之后,他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学六王叔赵元俼那样,以纨绔的心态悠哉悠哉的生活。

    想到这里,赵弘润心中忽然泛起一个困惑他许久的疑问:“六叔,我问你一个事啊。”

    “唔?你说。”

    “是这样的……据我猜测,这么多年来,与六叔相好过的女人,没有一万也没有八千吧?六叔你是怎么做到让她们都不曾怀孕的?”

    “啊?”赵元俼不禁有些傻眼,他还以为这个侄子会问出什么有深度的问题来呢。

    “六叔,你能不能透露个秘密?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那些女人没有一个生孕的?那么多的女人,一个都不曾怀孕……要不然,是六叔你的身体有什么隐疾?”

    赵弘润话刚说完,就被六王叔赵元俼用手在他脑门上敲了一下。

    “混小子!”赵元俼气乐了,心中那份莫名的悲伤,亦稍稍褪去了几分。

    “你六叔我好得很!”他笑骂了一句,随即在犹豫了一下后,解释道:“我曾游历于巴蜀一带,在当地寻得一副药,房事前让女子服下之后,就不会……那个啥。”

    『避孕药?』

    赵弘润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下意识问道:“有副作用么?……我是说,那个药若是吃多了,会不会让女人无法生育?”

    “你问这个做什么?”赵元俼皱着眉头瞧了一眼赵弘润,随即好似想到了什么似的,摆摆手说道:“别痴心妄想,六叔我不可能给你的,要不然,我还不被你爹……还有沈淑妃给骂死?”

    出于某种原因,赵元俼在提及魏天子时,不自然地停顿了一下。

    然而,赵弘润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死皮赖脸地向赵元俼讨好。

    也难怪,毕竟若是无意外的话,今年,他即将迎娶芈姜,到时候,羊舌杏肯定也会得到一个侍妾的名分,再加上苏姑娘与乌娜,这就是四个女人了,而他今年才二十岁,万一其中一个女人不幸中标,他可就要当爹了。

    二十岁的父亲……

    虽然在这个世俗,十三四的男子做父亲的也比比皆是,但是赵弘润却不能接受,他觉得,他还未彻底享受生活呢,怎么能带着几个累赘呢?

    等到再过几年,等到他二十四、五,或者二十六七,到时候再要几个孩子,这就很符合他的观念。

    然而,任凭赵弘润如何恳求,赵元俼始终不肯,最后没办法了,赵弘润唯有祭出杀招:“六叔,看来你是铁了心不想让我参加此次的狩猎啊。”

    赵元俼愣了愣,虽然他心中的确是这样希望的,但是他没想到赵弘润会提起。

    “为、为何这么说?”他少有地有些结巴。

    听闻此言,赵弘润理直气壮地说道:“历来皇狩,不就是我辈年轻男女相互勾搭的机会么?万一出事了,闹出人命怎么办?”

    虽然赵元俼很清楚这个侄子嘴里的『出事』与『闹出人命』究竟是什么意思,但这话仍让他眼皮微微发跳。

    “少来这套!”定了定神,赵元俼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有资格参与皇狩的女子会是寻常女子?就算不……不闹出人命,你睡了人家也得娶人家,再不济也得给个侍妾的名分。”

    赵元俼很清楚,面前这个侄子对于一些贵族身边的家姬是没有任何兴趣的,毕竟基本上那些家姬都不是完璧之身。

    不过最终,赵元俼还是拗不过这个侄子,从怀中取出一个小药瓶,丢到赵弘润怀中,淡淡说道:“大概还有个十几粒,给你了。”

    “才十几粒?”赵弘润露出了不满的表情。

    “还不够?”赵元俼没好气地说道:“一粒能顶好几天呢,我就不信你能在皇狩期间勾搭到十几个女人……”

    赵弘润怏怏地将小药瓶收入了怀中。

    没办法,眼前这位六王叔可不是他随意可以糊弄的人。

    “六叔,狩猎大概几时出发?”赵弘润问道。

    赵元俼想了想,说道:“还得个五六日吧,中阳那些负责此事的士卒,需要将周边的猎物先驱赶到猎场,最快的话,月末就可以出发……”

    说到这里,赵元俼略一沉吟,尝试着劝阻赵弘润道:“弘润啊,你确定要跟着去?……你知道的,你父皇这次名曰狩猎,其实就是避清静,不想看到你那几个兄弟斗来斗去的,因此,说不准要个把月,你这边的事,会不会因此耽搁了?”

    “没事。”赵弘润耸耸肩,说道:“博浪沙、梁鲁渠那边已经大致不用担心了,轨道马车嘛,工部会严格按照图纸建造的,不碍事。……我也想偷偷懒,空口气。”

    “这样……”赵元俼点点头,眼眸中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待叔侄二人又寒暄了几句后,赵弘润问赵元俼道:“六叔,你是回宗府还是回怡王府?”

    “就这么急着把六叔我赶走?”赵元俼闻言笑着说了一句,随即,他深深看了一眼赵弘润,说道:“来都来了,弘润,陪六叔我喝几杯,你我叔侄二人也有好一段日子不曾碰过几次面了。”

    见赵元俼这么说,赵弘润哪里会拒绝,当即吩咐庖厨准备酒菜。

    本来,他想将温崎、介子鸱以及宗卫们都叫来,毕竟人多喝起酒来才热闹嘛,但是赵元俼却阻止了他,提议他们叔侄二人对饮。

    困惑之下,赵弘润遵从赵元俼的意愿,将这位六王叔带到了府上花园,吩咐宗卫与府上的下人不得打扰。

    当最后几名奉上菜肴的府上下人退下之后,赵弘润一边给赵元俼斟酒,一边试探着问道:“六叔,你有心事?今日你看起来不大对啊。”

    “可能是过于疲倦了吧。”赵元俼苦涩一笑,终究不敢将心中困扰着他的心事如实地告诉眼前这个视如己出的侄子。

    “弘润,你几岁认得为叔我的?”

    “六七岁吧,怎么了?”赵弘润疑惑地问道,他总感觉今日的六王叔有些多愁善感。

    听闻此言,赵元俼端着酒杯,看着赵弘润头上的玉冠,感慨地说道:“是啊,一晃那么多年了,你也及冠了……王妃的人选,选定了么?打算几时成婚?”

    “六叔你不会是母妃派来的说客吧?”赵弘润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几眼赵元俼,但最终,他还是如实说道:“若无变故的话,应该是芈姜了,至于成婚的日期,我与芈姜还未商量过。不过,父皇与母妃要求我今年必须完婚……可能八、九月份吧。”

    “八、九月份好,早了炎热,迟了酷寒,八九月份好……”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赵元俼的心中却莫名的苦涩。

    因为他知道,他应该是没有机会能喝到这个侄子的喜酒了。

    这个视如己出、就跟亲生儿子一样疼爱的侄子。

    忽然,赵元俼开口说道:“弘润,你成婚之时,六叔我把『一方水榭』作为贺礼送给你,可好?”

    听闻此言,赵弘润险些将嘴里的酒喷出来。

    要知道,赵元俼的『一方水榭』,那可不是只有在大梁有,国内但凡是大县,都有一方水榭的影子,简直就是连锁产业。

    “真的假的?六叔,你不会是唬我吧?”

    看着赵弘润那怀疑的样子,赵元俼微笑着点了点头。

    “真的。”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