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4章:莺雀(二)

    当晚,由于被玉珑公主判定为『作风不检点』,赵弘润被踢出了乌娜的房间。

    虽然当时觉得有点可惜,但后来仔细想想,他觉得这应该只是玉珑公主的借口而已,毕竟玉珑公主明摆着是要跟芈姜与乌娜同住,怎么可能会让乌娜去陪他呢?

    次日,也就是五月初四,赵弘润早早地就起来,在震宫的大厅内等着弟弟赵弘宣与玉珑公主等三女。

    大概辰时前后,弟弟赵弘宣打着哈欠来到了前殿大厅,与兄长打着招呼:“哥,早。”

    “早……我没义气的好弟弟。”赵弘润翻了翻白眼。

    昨晚,由于赵弘宣这个证人事先逃走了,害得赵弘润花了诸多口舌,都没能让玉珑公主、乌娜还有芈姜相信他。

    其实赵弘润觉得,芈姜应该是能判断出他是否有说谎的,毕竟他俩之间有种仿佛心有灵犀般的感应,只是这个女人不想替他解释而已。

    毕竟,赵弘润身上莫名的胭脂香味是不争的事实。

    感受到来自兄长的怨念,赵弘宣讪讪地凑了过来,讨好般说道:“哥,从头到尾我都没出卖你吧?你把怨气发泄在小弟身上,这可……”

    正说着,他忽然脸上一愣,因为他正巧看到莺儿、雀儿姐妹俩,从外面走入殿内。

    见弟弟语气有异,赵弘润抬起头来,亦瞧见了那对姐妹,表情不由地一愣。

    而此时,莺儿、雀儿姐妹俩已来到了赵弘润、赵弘宣面前,莺儿笑吟吟地说道:“两位殿下这么早就起来了?正好,奴家带来了些吃食,两位殿下趁热吃吧。”

    说着,她毫不见外地坐在了赵弘润一侧,亲昵地揽着后者的脖子,待嗅了嗅后,咯咯笑道:“肃王殿下昨晚似乎一人孤枕呢,怎么不叫人召唤奴家姐妹伺候殿下呢?”

    在她说话的时候,雀儿面无表情地将篮子里的一些糕点、热粥摆在了案几上,随即一如既往地站在一旁不说话。

    “好香啊。”

    赵弘宣拿起一块饼,放在嘴里咬了一口,随即饶有兴致地看着赵弘润与莺儿二人,心中不怀好意地猜测着若是这一幕被他那两位嫂嫂看到,究竟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你们……你们怎么来了?”赵弘润好奇地询问莺儿。

    几乎是半倚在赵弘润身上,莺儿笑吟吟地说道:“还不是殿下您嘛,王爷昨晚瞧出殿下对奴家姐妹有意,因此叫我姐妹二人今日过来伺候殿下……”说着,她在赵弘润耳畔轻轻吹了一口气,腻声说道:“殿下,今晚我姐妹二人服侍您,好么?”

    那软绵绵的话语,让赵弘润不禁有些心猿意马,而就在这时,忽听不远处传来了玉珑公主惊讶的声音:“咦?好香啊,是弘润、弘宣他们弄了早饭么?”

    『有好戏瞧了。』

    赵弘宣坏笑两声,又拿起一块饼,一边咬一边走向旁边,等着看戏。

    果不其然,眨眼工夫,玉珑公主与芈姜、乌娜三女便从后殿来到了前殿,待瞧见赵弘润身边的莺儿时,三女的表情都为之一愣。

    与芈姜漠然的表情以及乌娜有些吃味的神态不同,玉珑公主脸上露出几许惊喜,惊讶地说道:“莺儿,雀儿,你们怎么来了?”

    『诶?』

    正要解释的赵弘润愣了愣,就看到莺儿站起身来,与站在不远处的雀儿一起向玉珑公主行了一礼:“奴婢见过玉珑公主。”

    见此,赵弘润好奇问道:“皇姐,你们认识?”

    听闻此言,玉珑公主来到莺儿与雀儿面前,拉着她俩的手,说道:“当然了,莺儿与雀儿是六叔收的义女……”

    听到『义女』这个词,莺儿眼中闪过几丝黯然,首次表情恬淡地说道:“公主殿下说笑了,我姐妹俩岂是王爷的义女,只是……”她终究没有将『工具』二字说出口,但是却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玉珑公主与赵弘润,眼眸中有一抹嫉妒一闪而逝。

    而她那难得恬淡的表情,让赵弘润微微一愣,随即心中有些奇怪。

    “你俩怎么来了?”玉珑公主有些兴奋地问道。

    此时,莺儿已恢复如常,笑吟吟地说道:“王爷因为无法与两位殿下结伴狩猎,因此吩咐我姐妹俩来伺候两位殿下,相信两位殿下身边,也需要两个细心服侍的人……”

    “服侍?”玉珑公主眼珠一转,故意问道:“哪种服侍?”

    “公主殿下心中想的那种咯。”被调侃的莺儿毫无羞涩,笑吟吟地回道。

    见莺儿这般从容,玉珑公主面色有些怏怏,不过她多少也清楚,以莺儿与雀儿这对姐妹从小长大的那种环境来说,早已见惯了男女之事,又岂会因为她这种调侃而害羞,相比之下,还不如调侃调侃其他人呢。

    遗憾的是,赵弘润太了解玉珑公主了,见她眼珠微动,就猜到她心中必定打着什么歪主意,当机立断地说道:“行了,快点将早饭吃了,咱们还要趁早启程呢。……有什么话,路上再聊。”

    见赵弘润这么说,玉珑公主也只能暂时放下心中的歪主意,毕竟就这个小圈子而言,赵弘润才是主心骨。

    『骚狐狸。』

    乌娜有些闷闷地扫了一眼莺儿,心中暗骂了一句,毕竟她已经察觉到,她丈夫昨晚身上的胭脂香,就来自那个天生媚骨的女人。

    相比之下,对于莺儿的妹妹雀儿,她倒是没有太大的恶感。

    不可否认,其实乌娜与芈姜,都听得懂玉珑公主与莺儿方才那对于『服侍』的调侃,心中倒也并不介意,毕竟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就连乌娜的父亲,都有不下于一双手的女人。

    但是莺儿那种毫不遮掩的媚态,让乌娜感觉压力很大,毕竟赵弘润以往身边的女人中,像苏姑娘、羊舌杏等等,皆是提到房事就会害羞的内向女子,哪怕是芈姜亦不例外,这在乌娜看来毫无威胁——反正因为习俗的关系,她又没想着争夺肃王妃,彼此不存在矛盾。

    但是这个莺儿,明摆着就是与她乌娜一样主动的人嘛。

    相比之下,乌娜倒是更倾向于接受那个妹妹雀儿,与她的好姐妹芈姜一样安静。

    就在乌娜暗暗思忖的时候,雀儿主动将早饭分给了众人,而待等她将一块面饼递给芈姜的时候,就出现了一幕让人啼笑皆非的景象,因为这两个女人皆是沉默寡言的性格。

    不过莺儿却注意到,待她的妹妹雀儿将饼递给芈姜时,芈姜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雀儿,随即,雀儿的面色有些凝重——可能在外人看来,雀儿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莺儿却能看出,她妹妹紧张了。

    『肃王妃芈姜,剑技精湛的巫女……么?』

    依旧笑吟吟的莺儿,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芈姜。

    而此时,芈姜亦暗暗打量着雀儿。

    因为在方才接过面饼的时候,芈姜感觉到雀儿手指上有老茧,通过老茧的位置与形状,她本能地判断出,对方是一个擅长使用匕首的老手。

    不过考虑到对方是怡王赵元俼的人,芈姜就没有拆穿这件事,毕竟她也知道,怡王赵元俼与她未来的夫君赵弘润亲如父子,根本不可能会加害后者。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那就是莺儿与雀儿,绝不会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

    吃过早饭后,赵弘润等一行人便自顾自离了猎宫。

    考虑到中阳猎场的范围很大,很有可能要夜宿在外,因此,赵弘润一行总共有七辆马车随行,除了赵弘润、赵弘宣、以及玉珑公主等三位女眷夜宿的三辆马车外,其余四辆马车,则装载着一些行军帐篷,供赵弘润身边九名宗卫与赵弘宣身边三名宗卫以及其余五十名肃王卫使用——合计六十二名护卫,这即是这个小队伍的护卫力量。

    而在赵弘润一行人出发的时候,参与皇狩的那些贵族子弟,亦纷纷各自结伴外出狩猎,期间,赵弘润还看到了几个熟面孔,比如吏部尚书贺枚的嫡孙贺崧等等。

    想来年轻一辈的王公贵族、世家子弟,皆倾向于与自己的小伙伴结伴狩猎,而不是跟随魏天子的大队伍。

    而与此同时,在与阳武接壤的原阳县境内,在一片丘陵山坳附近,有数千名民夫打着户部的旗号,押送着数千辆推车的物资,来到了这片土地。

    看似这些人仿佛是役夫,可实际上,这五千名民夫,却个个都是魏国精锐士卒,他们所押送的马车上所堆积的,正是他们的武器与铠甲。

    “传令下去,就在此地山坳驻扎。”一名穿着布衣的男人下令道。

    相信,赵弘润对这个人绝不会陌生,因为此人正是南燕军大将军卫穆。

    不错,这数千名民夫打扮的人,正是魏国驻军六营之一的南燕军步卒。

    “将军。”南燕军副将艾诃亦是一身布衣,来到了卫穆身旁,抱拳说道:“马洪已率骑兵渡过大河,在酸枣待命。”

    “唔。”卫穆点了点头,下令道:“骑军行动动静颇大,未免打草惊蛇,叫马洪分批徐徐而来。”

    “遵命。”副将艾诃抱拳离去。

    待其离开之后,卫穆负背双手望向中阳行宫方向,半响后,从怀中取出一封密信。

    虽然密信的封蜡已经被卫穆掰断,但破碎处,隐约仍然可以看到『内侍监』的印章。

    『萧逆……当年未曾赶尽杀绝,今日终成心腹大患呐。』

    卫穆一脸感慨地叹了口气,随即,他眼中闪过几丝杀意。

    『但这次,务必要斩草除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