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司马安vs乌须部落

    时间回溯到数日前,即前往函谷秦军连营求援的巴布赫与乌鲁巴图返回卢氏之后。

    “秦军怎么说?几时发兵支援?”

    在得知消息后,乌须王庭如今最大的掌权者、乌须王的大儿子乌达穆齐,将巴布赫与乌鲁巴图召唤到王庭毡帐,询问他们结果。

    然而,当看到巴布赫那沮丧而失望的表情时,乌达穆齐心中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炎角军千夫长乌鲁巴图摇了摇头,沉声说道:“秦军说了,他们不发兵。”

    “不发兵?不发兵……”

    乌达穆齐呆了半响,随即喃喃自语地在毡帐内走了几步。忽然间,他猛地抬腿将一张低矮的案几踹翻,暴怒吼道:“秦军如何能不发兵?!”

    千夫长乌鲁巴图见此当即叩地低头,巴布赫则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

    见他这副表情,乌达穆齐怒声骂道:“巴布(简称),这就是你支持亲善那个秦少君的结果!”

    “不是的。”巴布赫强撑着反驳道:“秦少君是支持出兵的……”

    “那兵呢?!”乌达穆齐瞪着眼珠子骂道。

    巴布赫低了低头,怯怯说道:“虽然少君殿下强烈要求出兵,但秦军的主帅坚决反对……”

    说到这里,他在长兄乌达穆齐愤怒的目光注视下,终于低下了头。

    此时,乌达穆齐的弟弟、巴布赫的兄长『阿尔哈图』亦在帐内,闻言插嘴说道:“我早就说过,这些外人终究靠不住,魏公子润也好、秦少君也罢,皆是垂涎着我三川的恶狼……前些日子,那姬润的獠牙终于露出来了吧?上回那个司马安在我三川屠戳了几个部落,那家伙口口声声说回国后定会给予重惩,可这次倒好,非但那个司马安,就连投靠那姬润的博西勒都开始抢掠屠杀……呵呵,这两天我就在想,既然魏公子姬润差不多已露出獠牙了,那个秦少君也差不多了,果不其然……”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乌达穆齐,似笑非笑地说道:“用中原的话说,姬润那叫『养虎为患』,秦少君那叫『引狼入室』,自诩不会逊色父亲的兄长啊,您先是姑息了一头猛虎,又引来了一头恶狼,如今这一虎一狼,可要把咱们这些羊羔吞噬殆尽了……”

    听着阿尔哈图的话,乌达穆齐心中一沉,别看他方才责骂巴布赫,但说到底,无论是当初拒绝羯角部落族长比塔图的请援,还是这次投靠秦国,最终都是他决定的。

    倘若不是他点头,即便巴布赫亲近秦国,也无法决定整个乌须部落的意志。

    当然,这并不表示乌达穆齐他甘心臣服于秦国,他只不过是想促成秦魏两国的战争,而他乌须部落则在其中浑水摸鱼,捞取利益。

    但遗憾的是,魏公子姬润的狠辣霸道出乎他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料到,魏公子姬润居然丝毫没有与他们谈条件的意思,强势宣战。

    按理来说,魏国在如此危难的时候,不是应该拉拢一切可拉拢的势力,集中力量对付秦军么?

    尽管至今仍无法理解那位魏公子姬润为何做出如此强势的决定,但有一点毋庸置疑,那就是他乌达穆齐的决策出错了,他并没能做到在秦、魏两方之间左右逢源。

    策略失败的结果相当严峻,魏国已判定他乌须部落为必须铲除的叛逆,而秦军又仿佛是见死不救。

    更糟糕的是,他的弟弟阿尔哈图,似乎准备要取代他的位置。

    长长吐了口气,乌达穆齐定了定神,转头对弟弟阿尔哈图说道:“阿尔(简称),你说的没错,我们川人,最终只是靠自己……眼下,我们兄弟几人唯有同心协力,才有可能击退魏军。倘若无法击退魏军,王庭不在了,你与我的争执,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阿尔哈图闻言一愣,随即皱着眉头思忖起来。

    正如乌达穆齐所料,其实阿尔哈图方才有想过召集部落里的头目,借兄长乌达穆齐此次做出了重大错误决定的天赐良机,将其赶下族长的位置,由他取而代之。

    但此刻仔细想想兄长乌达穆齐的话,阿尔哈图也觉得,眼下不应该是彼此争斗的时候。

    想到这里,阿尔哈图正色对乌达穆齐说道:“乌达(简称),魏将司马安与叛徒博西勒的骑兵,就快杀到卢氏,没有秦军的支援,我乌须难以抗衡……向羯、羚两部落求援吧。”

    听闻此言,乌达穆齐摇头说道:“不,若我三部落在卢氏与魏军开战,只会让秦军得利……秦军驻军函谷,固步不前,无非就是打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主意。……岂能如他愿?”

    “那怎么办?”阿尔哈图皱眉问道。

    乌达穆齐想了想,说道:“咱们向西撤。”

    “向西?向羯部落的领地?”阿尔哈图疑惑问道。

    “唔。”乌达穆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羯部落的领地距离函谷不远,到时候,秦军就无法再用种种借口拒绝对魏军出兵……”

    “倘若秦军还是拒绝出兵呢?”

    “那……”

    乌达穆齐长长吐了口气,他本来想说『那咱们就投靠魏军』,可一想到魏军那强势的宣战与狠辣的屠杀,他心中便一阵嘀咕:到时候若倒戈投魏,那姬润还会接纳么?

    对此,乌达穆齐毫无信心。

    思忖了无奈,他只能说道:“如今,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唔。”阿尔哈图点了点头。

    商议决定之后,乌达穆齐、阿尔哈图便召集部落内的头领们,吩咐他们收拾形状,准备迁移部落。

    没有人提出异议,因为这几天来,已不止一个族人恳求将部落迁移他处,毕竟他们乌须王庭,就在魏将司马安与羯角人博西勒的进兵路线上,谁也不敢保证这两个屠夫何时率军抵达卢氏。

    此后两三日,乌须部落便忙碌于收拾形状,向西撤离。

    然而,就在第三天的时候,他们心中畏惧的对象,魏将司马安便抵达了卢氏。

    “这里既是卢氏,远处那个部落,即是乌须部落的驻地。”

    与司马安一同伫马立于一处土坡上,博西勒指着远处的部落驻地,对司马安说道。

    “……”

    司马安眯着眼睛远远窥视着乌须部落,他发现,乌须部落比他预料的要强大地多。

    单单看远处那座部落驻地,占地规模就不亚于一座小县城。

    “这可不像是一个日落西山的部落啊……”司马安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听闻此言,博西勒微微一愣,随即便解释道:“那是因为大将军不曾见过乌须部落强大的时候,当年乌须部落强盛的时候,母部落有近十万人,并且还有十几个子部落,每个部落都有大约数千名战士……而大将军您此时所看到的乌须部落,只不过是一个族人仅有两、三万人左右的部落罢了。别看对面好似人挺多,那都是奴隶。”

    说起这番话时,博西勒的脸上有些不屑,毕竟在他义父比塔图仍然在世的时候,光羯角部落就有三四万人,而整个羯角部落联盟则有十几万人,这还不包括二三十万的奴隶。

    在当时强盛的羯角部落联盟面前,乌须部落算什么?只不过是一个须有虚名的“小部落”罢了。

    “即便如此……”司马安微微皱了皱眉,随即,他用手持马鞭的右手指向乌须部落方向,问道:“他们在做什么?”

    博西勒仔细瞧了瞧远处,轻笑说道:“看样子,似乎是准备撤离这一带……大将军,要进攻就得趁快,不可让乌须人……”

    刚说到这,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远处的乌须部落,从部落驻地内涌出大量手持竹竿、木棍的奴隶,乌须部落最著名的护卫队——炎角军,亦骑着战马出动,做好了抵挡进攻的准备。

    “被发现了。”博西勒用带着几分遗憾的口吻说道。

    对此,司马安无动于衷。

    虽然方才直接偷袭乌须部落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说到底,他所率领的本队,也只有六千余骑兵而已,与乌须部落的炎角军人数持平。

    在兵力相近的情况下,长途跋涉赶到卢氏的他们,去进攻一支精力充沛的军队,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更何况,乌须人还有数以万计的奴隶兵,要是真打起来,魏军搞不好会阴沟里翻船。

    正是这个原因,司马安并没有理睬博西勒那偷袭乌须部落的建议,只是静静地看着远处的乌须部落,目测着这个部落大致的兵力与族人数目。

    而与此同时,魏方骑兵已抵达卢氏的消息,亦迅速传到了乌达穆齐与阿尔哈图的耳中。

    当得知这支已在三川境内制造了多次灭族屠杀的魏方骑兵终于抵达了卢氏后,纵使是乌达穆齐,心中亦难免有些惊慌。

    毕竟据他所知,魏将司马安所率领的『魏方先锋骑军』,有整整五万两千余人,这几乎是乌须部落除奴隶外的族民人数的两倍,因此可想而知,若这支骑兵进攻乌须部落,乌须部落将会面临怎样的结局。

    怀着心惊肉跳的情绪,乌达穆齐带着阿尔哈图急急匆匆地来到部落外,站在简易的围栏内,窥瞧着远方的土坡。

    只见在远方的土坡上,伫马立着百余名骑士,两面如今让许多川人都胆战心惊的旗帜迎风招展。

    其中一面,上书『砀山军』字样,而另一面,则画着一个巨大的黑羊头,黑羊头上长着弯曲而尖锐的犄角,看起来狰狞而凶狠——这正是川北联盟的族长古依古前几日刚刚派人送到博西勒手中的旗帜,『羯角军』的旗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