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羯部落的黯然离场

    『PS:补上昨日第二更。』

    ————以下正文————

    就当羚部落的战士与羯角骑兵在羊肠狭谷内的葫芦谷地段东侧拼死厮杀时,悄然潜近羯部落所在雒南盆谷的魏将司马安,则已对麾下骑兵们下达了屠戳的命令。

    只见在朦胧月色之下,千余羯角骑兵吆喝着听不懂的呼声,挥舞着弯刀,冲向了羯部落的营地栅栏。

    羯部落的这些栅栏,初衷只是为了防止莵和山的野兽下山吞噬羊群,如何挡得住羯角骑兵,以至于顷刻间,这些栅栏就被羯角骑兵或砍断、或撞毁,变得千疮百孔。

    或有些值夜放哨的羯部落战士察觉到了敌袭,惊慌失措地吹响了预警的号角,但也为时已晚,根本无法阻挡羯角骑兵冲入部落。

    “啊哈——”

    “哟呼——”

    嘴里吆喝着亢奋的呼声,羯角骑兵们提着弯刀杀入羯部落的驻扎地,将一名名衣衫不整、刚刚从毡帐内跑出来的羯部落男人杀死,可怜那些羯部落的男人,根本不知部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他们只是听到预警的号角声,出来查看情况,却因此遭到了杀戳。

    惨叫声、女人的悲哭声,顿时响彻整个部落营地。

    “怎么回事?!”

    羯部落大族长钦点的下任大族长人选,该部落的头领雅克哈,顾不得安抚自己的妻儿,披着羊皮袄便钻出了毡帐,神色不定地看着部落的东边方向,听着那里传来的厮杀声与悲哭声。

    “是魏军!”

    一名骑马而来的羯部落战士,在远处下马后连跑带走来到雅克哈面前,行礼后着急地说道:“雅克哈头领,魏军杀入部落了!”

    “什么?!”雅克哈闻言大为震惊。

    要知道,他们羯部落的大族长巴图鲁在率军出击时,雅克哈还亲自相送,算算时辰,此刻巴图鲁应该正率领本族战士与葫芦谷一带的魏军厮杀啊,怎么可能魏军会出现在这里?

    『难道说大族长已经战败了?』

    雅克哈闻言心神有些动摇,毕竟巴图鲁可是带走了数千名羯部落的战士,倘若这些战士果真已被魏军击败,那魏军,那些羯角骑兵,究竟该悍勇到什么地步?

    片刻之后,部落内的头领们闻讯而来,围在雅克哈身边一脸肃穆的争论着。

    倒不是争论派人抵挡魏军夜袭的事,因为雅克哈早已传下命令,让部落内的千夫长勇士率领族人抗击魏军的入侵,诸头领在争议的,是『是否立刻使族人迁移』这件事。

    按照大族长巴图鲁原本制定的计划,待等到明日,羯部落才会让一些战士护送着妇孺老小向南迁移,越过熊耳山,沿着丹水前往川南,也就是宛庸之地。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魏军今夜竟然就杀到部落,而且还是在大族长巴图鲁率领数千部落战士前往袭击魏军却下落不明的情况下。

    看着诸头领们的争执,雅克哈亦急地满头是汗。

    他知道,今日魏军不知什么情况突然杀到了他们羯部落,这是一个极其不好的讯息,他甚至开始怀疑,葫芦谷一带的诡异火光,很有可能是魏军自导自演,为了引诱他们羯部落进攻。

    『必须立刻使族人迁移!』

    雅克哈心头闪过一丝明悟,因为他意识到,可能现在袭击部落的魏军人数还不算多,但接下来,必定会有源源不断的魏军袭向部落,此时再不使族人迁移,那么,他羯部落就会步上乌须王庭的后尘,被魏军屠杀殆尽。

    可是往哪里迁移呢?

    其实此刻雅克哈有两个选择,其一是向西跨越秦岭,退到秦国境内;其二,则是跨越熊耳山,前往川南。

    回想起大族长巴图鲁临行前对自己的叮嘱,雅克哈咬咬牙,做出了决定:向川南迁移!

    想到这里,他打断了诸头领们争执,用不容反驳的语气下令道:“速速让族人们向熊耳山撤离,我羯部落从今日撤向川南!”

    听闻雅克哈的话,在场诸头领们无不面露震惊之色。

    毕竟按理来说,就目前的局势而言,留守部落的羯部落战士未必无法击退那些魏军,毕竟部落内仍有近万的战士,甚至于,还有近十万的奴隶,短时间内,这个营地不见得会全盘沦陷。

    这不,有一名头领就提出了异议,他认为,此刻应该组织人手击退魏军的进攻,而不是使族人向南迁移。

    但是,雅克哈却摇了摇头,坚决否定了那名头领的提议。

    因为他有预感,倘若他羯部落不趁魏军还未大肆进攻的这会儿尽可能地迁走族人,那么,保不定天亮之后,待等魏军开始对雒南盆谷展开猛攻时,他羯部落就会步上乌须部落的后尘。

    到那时见情况不对再让族人们迁移,那可就为时已晚了。

    最终,雅克哈凭着他被巴图鲁钦点的『大族长候选』的特殊身份,说服了那些头目们。

    在他的领导下,一部分羯部落战士被迅速召集起来,带领着本族的奴隶与入侵的魏军交战;至于另外一部分羯部落的战士,则保护着部落内的族人——优先是女人与小孩,向熊耳山撤离。

    而此时在羊肠狭谷,仅剩下一只手的羯部落大族长巴图鲁正忍着痛楚,伏身在马背上,尽可能地催马快奔,因为他已经听到了雒南盆谷内传来的喊杀声与悲喊声。

    忽然,巴图鲁隐隐听到身背后传来一阵阵马蹄声,他紧张地回头瞅了一眼,心中大感骇然。

    要知道在片刻之前,为了防止博西勒所率领的羯角骑兵一路跟随他们杀到部落,巴图鲁忍痛让当时身边仅剩的数百骑兵留下断后,尽可能地拖延时间,而他则带着几名心腹护卫骑,向部落所在地飞奔——当时的他,尚不知晓魏将司马安早已领着一支骑兵杀入了雒南盆谷,误以为博西勒是想趁胜追击,因此,他要尽可能地拖延博西勒这边的魏军骑兵,以便他提前一步返回部落,让族人们做好应战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随着越来越靠近雒南盆谷,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喊杀声,巴图鲁这才惊恐无措:原来魏军早已杀入了他的羯部落。

    近了,更近了……

    在离峡谷出口仅只有几十丈远的时候,巴图鲁注意到了传到峡谷内的火光。

    『火?』

    面色大变的他,用仅剩的一只手死死攥住缰绳,再次提高战马的速度,一下子就冲出了峡谷。

    而此时,眼前的景色,让他呆若木鸡。

    只见在他面前远处,那是一片仿佛无边无际的火海,在火海中,羯部落的毡帐正在熊熊燃烧。

    “不……不……”

    巴图鲁嘴里喃喃念叨,眼眸中浮现几分惶恐与懊悔。

    “噗——”

    “噗噗噗——”

    几支利箭,从巴图鲁的后背射出,洞穿了他的胸膛。

    巴鲁图毫无反应,木然地中箭,木然地跌落马下。

    他所倒下的泥土,不再是曾经散发着浓郁草味的泥土,而仿佛是带着一股被火焰烘烤的焦臭味。

    他面前一朵很普通的野花,似乎也被远处火海的热浪烤地有些萎缩。

    不过,仍有几分让巴图鲁感到怀念的气息。

    突然,一只马蹄重重落下,将那颗野花践踏在铁蹄下,战马的主人,羯角骑兵的大督统博西勒,俯视了一眼倒在胯下战马马蹄旁的巴图鲁,随即,抬头望向面前那仿佛无边无际的火海。

    “从两边绕过去。”博西勒抬起手指向前方,沉声喝道:“现下,由我等援护司马大将军!”

    随着他一声令下,源源不断的羯角骑兵从峡谷中奔马而出,绕过火海,杀入雒南盆谷。

    而此时,由于羯部落的拼死反击,司马安所率领的千余骑兵,其攻势一度被遏制,无法继续扩大战果,直到博西勒率领援军抵达。

    抛开在葫芦谷正与羚部落厮杀的『赫查哈契』与『努哈尔』两位羯角军万夫长所率领的数千骑兵,羊肠狭谷内司马安麾下的骑兵,陆续杀到羯部落所在的雒南盆谷,尽管羯部落用本族的战士与奴隶们拼死防守,但可以预见,羯部落的败亡已距离不远。

    这一场夜袭,一直持续到次日天明,待等朝阳的光辉再次照拂雒南盆谷时,羯部落曾经那不亚于魏国城池般规模的部落营地,已几近成为一片废墟,幸存的羯部落人,不忍心回头看本族那些无法及时逃离的族人被羯角骑兵屠杀殆尽,不忍心回头看那些本族的女人哭泣着被羯角骑兵掳走,他们只能压抑心中的愤怒,保护着一部分族人,撇下部落的财富、羊群与一些奴隶,向熊耳山撤离。

    “要追么?”

    博西勒来到了司马安身边,目视着熊耳山的方向问道。

    司马安瞥了一眼正在余残余顽抗分子——几乎都是羯部落抛弃的奴隶——鏖战的羯角骑兵,摇了摇头,说道:“鏖战一宿,兵卒们已经困乏了,追之无益。”

    说罢,他微皱着眉头看向了熊耳山上那些正在迁移的羯部落族人。

    这一仗,他原以为羯部落会不惜代价死守雒南盆谷,而如此一来,他魏军便能将羯部落屠戳殆尽,但没想到,羯部落却做出了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在昨晚夜袭之初,便开始组织人手将年轻女人与小孩送离部落,以至于司马安并未能完成预期的目标。

    “巴图鲁死了么?”

    司马安突然问道。

    “死于弓矢之下。”博西勒有些纳闷地问道:“怎么了?”

    司马安摇了摇头,只是默默地看着熊耳山的方向。

    他知道,巴图鲁虽死,但并不意味着羯部落已成一片散沙,这个部落,仍然有一位出色的统领者,否则,羯部落昨晚的应对,不会如此冷静而明知。

    不过眼下,他无暇顾及那些羯部落的残存势力,毕竟对方明摆着已退出了这场战争。

    『……该是时候拿回涧北军营了。』

    目光投向东方,司马安暗暗想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