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肃王的新玩具,重型弩炮

    由于测试那件兵器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中午,赵弘润一行人在冶造总署内王甫的署长班房内用了饭。

    待等到午时之后,有一名干事前来禀告,说是测试的兵器已准备就绪。

    见此,赵弘润一行人便在王甫的带领下,离开这座被称呼为「冶城」的城池,来到了城外的平地。

    此时在冶城城北大概距城约五里的地方,有一干冶造局的工匠们早已等候在那里,还有一队冶造局的署卫,人数大概在两百人左右。

    待赵弘润一行人骑着坐骑缓缓抵达测试场地时,当即便有两名官员领着一大帮人迎了上来,恭恭敬敬地朝着赵弘润等人拱手拜道:“冶造局辖下,「冶城副署」陈宕,「械造司」司长「郑昭」,拜见肃王殿下。”

    赵弘润翻身下马,将这两位得力的贤才扶了起来。

    陈宕与郑昭,这皆是冶造局的老人,后者是当年赵弘润入主冶造局后一年招募的干事,而陈宕则更了不得,赵弘润当年入主冶造局时,他就已经在冶造局呆了十年左右,论资历,陈宕比王甫还要深。

    “陈宕大人,博浪沙河港,你督建地十分出色。”在扶起陈宕后,赵弘润忍不住夸赞陈宕道。

    在冶造局的老人中,似王甫这般油滑的不多,绝大多数都是老实巴交的内向官员,而陈宕就是其中的典型。

    赵弘润听说,陈宕这些年在督建博浪沙河港时,将家都搬到了河港,在曾经那片荒芜之地建了一间草舍,吃住都在那里。

    正是因为受到这位贤才的鼓舞,当时负责督建博浪沙河港的官员与工匠们,才会效仿前者的举动,一个个都将家搬到当时尚未竣工的河港地基上,使得博浪沙河港这个「十年工程」,仅六年就进入了收尾阶段。

    毫不夸张地说,博浪沙河港之所以建造地如此迅速,这与陈宕等吃苦耐劳的官员是分不开的。

    有此人在冶城担任副署,无论是赵弘润还是王甫,都感到颇为安心——相比较油滑的王甫,陈宕是真正的资深技术官员,器造、械造、营建等皆颇为擅长,要说此人唯一不擅长的,那多半就是与其他的朝廷官员打交道。

    赵弘润至今还记得,当年陈宕初次见他时,明明是三十几岁的大人,却在他面前战战兢兢——当时赵弘润只不过是随便询问了几个问题而已。

    不过在经过督建博浪沙河港的磨砺后,陈宕比当年稳健了许多,只是看起来还是不怎么爱说话。

    在勉励了几句后,赵弘润便将目光投向了「郑昭」这位冶造局「械造司」的司长。

    械,即兵械、顾名思义,郑昭就是负责一概战争兵器的官员,包括且不限于对这些战争兵器的研究、改良、督造等等。

    虽然此人资历不深,至今为止在冶造局内也只是呆了几年而已,但不可否认,此人亦是冶造局的中流砥柱,技术官员。

    在赵弘润与陈宕、郑昭二人寒暄的时候,介子鸱好奇地打量着四周。

    他发现,前面不远处放置着两台大型兵械,其中一台他认得,即是冶造局赫赫有名的「投石车」,而另外一件大型兵械,他却从未见过。

    就在抬着头打量那座几丈高的不知名大型兵械时,赵弘润已领着诸官员、工匠走向了这边。

    在来到介子鸱身边后,赵弘润亦抬头打量着那架不知名的大型兵械,眼眸中泛着阵阵雀跃。

    见此,介子鸱好奇问道:“殿下,此是何物?”

    “弩炮!”赵弘润略带几分兴奋地回答道。

    “……”介子鸱不明所以地看着赵弘润。

    其实在这个时代,鲁国早已研究出了大型的弩械,即「床弩」,顾名思义,就是犹如床榻般大小的重型弩。

    但很快,「床弩」就被鲁国束之高阁,原因很简单,因为床弩的威力太大了,而当时鲁国的敌人只有楚国,对付楚国军队那种穿戴皮甲、甚至连皮甲都没有的轻甲步兵,使用床弩这种重型弩,好比是高射炮打蚊子。

    消耗与战果根本不成比例。

    于是,最终鲁国研制出了「弩匣」这种射程近、但射速快的机关弩,专门用来克制楚国军队的人海战术。

    至于床弩,据说当时曾一度被鲁国用来攻城,但随后在鲁国改良了「抛石机(类似投石车、但不能移动)」后,床弩就彻彻底底地被淘汰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鲁国的床弩,就好比魏国的连弩,最适用于对付重甲步兵。

    就像当年赵弘润在函谷对阵秦国的戈盾兵时那样,数百架连弩一起发射,让戈盾兵这种秦国的重步兵连靠近都办不到,连人带身上的厚甲,包括盾牌,皆被魏国的连弩射暴。

    想来,倘若当年鲁国的敌人不是楚国那些轻甲、无甲步兵,而是魏国的中甲、重甲步兵时,相信鲁国就不会选择淘汰床弩这种对付重甲兵种的利器。

    而冶造局,也正是看到《鲁公秘录》中记载着「床弩」这种强劲的利器,这才有心研发改良。

    当然,研发的目的并非是用来对付重甲兵种,毕竟这方面魏国已经拥有了连弩(连发机关重弩)。

    冶造局研究床弩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造眼前这座赵弘润口中的「弩炮」。

    “各人员就位!”

    随着「械造司」司长郑昭一声令下,方才还在围观赵弘润这位肃王殿下的工匠们,纷纷围到了那两座大型兵械旁。

    见此,介子鸱好奇问道:“是要通过与「投石车」比较,来测试这个弩炮的威力么?”

    郑昭微微一笑。

    事实上,介子鸱的称呼并不对。

    在冶造局,可以移动的投石兵械,才叫做「投石车」,或者抛石车,而无法移动的,叫做「抛石机」,两者是有区别的——除了是否能移动这个区别的,更主要的在于两者的吨位。

    投石车因为要方便士卒移动,因此并不适合打造地很庞大,且选用的材料,大多也选择轻质的木料;但抛石机不同,它牺牲了移动能力,基座吨位更大,抛投的石弹更沉重,射程也更远。

    而此时在众人面前那座,就是抛石机,庞大而笨重,但威力远比肃王军曾经使用的投石车更大。

    “殿下,那里就是目标。”郑昭指了指远方,示意道。

    赵弘润眯着眼睛瞅了瞅,隐约看到在大约两百丈外,有两座砖楼,高三丈、占地约四丈方圆,彼此相距大概百余丈,光秃秃连个屋顶都没有。

    不出意外的话,这两幢异常相似的砖楼,应该是冶造局的工匠们,利用砖块与水泥临时赶工搭建出来的东西,纯粹是作为测试的目标。

    “这个距离……有两百丈了吧?射程能有两百丈?你们已经测试过了?”赵弘润略带惊讶地询问道。

    郑昭当然明白这位殿下指的是「炮弩」,毕竟那台抛石机,以那种吨位,射程还不止两百丈。

    他下意识地摇头说道:“若是连两百丈的射程都达不到,那这弩炮毫无意义。”

    说罢,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言:这座弩炮,那可是身边这位肃王殿下设计的。

    不过对于郑昭的话,赵弘润倒是没有什么反感,毕竟他也觉得郑昭说的没错,若弩炮的射程没有两百丈,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要知道,就算是比投石机小一号的随军用投石车,射程也基本达到两百丈。

    倘若弩炮这种完全牺牲了机动力的攻城兵械,威力与射程居然还没有可移动的投石车来得强,那这次的研发就算是彻底失败了。

    “开始吧,投石机先来。”赵弘润示意道。

    郑昭点点头,下令工匠们率先操作投石机。

    在介子鸱饶有兴致的观望下,几名工匠将一块磨盘大的巨石推到抛筐内,随即,几个人吃力地绞动连接着绳索的绞盘,直到那根粗大的抛竿绷紧且微微弯曲。

    “够了,差不多了。”郑昭出声提醒道,毕竟投石机在完全绞紧绳索后,它的射程可不止两百丈。

    “放!”

    随着郑昭一声令下,只听轰得一声,投石机的抛竿顺势弹起,将抛筐内的那块巨石抛了出去。

    依稀可见,那块巨石在空中飞了一阵,划过了一个弯月似的弧度,随即轰隆一声,将远处一座砖楼砸塌了大半。

    “好!”赵弘润抚掌称赞,随即,他的目光便投向那座炮弩。

    在他的注视下,工匠们开始操作炮弩,他们将一个重达六十斤的石弹放置到弹射槽内,随即,开始绞动绞盘,矫正方向。

    “放!”郑昭一声令下。

    顿时间,只听砰地一声,强劲的扭力弹簧组件将那枚石弹弹射而出,随即,仅仅只是眨眼工夫,那枚石弹便飞越了那座砖楼。

    “射程不止两百丈么?……再试!”

    尽管这次尝试并未击中目标,但赵弘润毫不失望,他反而有些雀跃,因为这架弩炮的威力,比他想象的更为出色。

    “是!”

    郑昭点点头,示意工匠们再次尝试。

    在重新调整了角度中,工匠们重复之前的操作。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第二枚石弹弹射而出,在仅仅只是眨眼工夫内,就将远处那座砖楼拦腰打断。

    待一阵稀里哗啦的崩塌声过后,那座砖楼,只剩下一个约丈余高的废墟。

    看到这一幕,附近的诸人纷纷欢呼起来。

    而赵弘润的脸上,亦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将投石机与弩炮两者相比较,显然仍旧是前者的威力更大,但问题在于,前者的落点不好判断,因为它是一个很大弧度的抛物线。

    别看这些工匠们操作地利索,这是因为他们常年与这些兵械打交道,但军队里的新兵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掌握,往往落点不是过远就是过近,无法对准目标。

    相比较之下,弩炮的射击线弧度较浅,这意味着只要对准敌方城墙,随便乱轰都能砸中目标。

    只可惜,魏国此时已经结束了与楚、韩两国的战争。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