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雍王的抱负

    张启功的话,让雍王弘誉陷入了沉思。

    平心而论,张启功说得一点没错,就算肃王赵润并无争夺大位的心思,但放任这个权势滔天的兄弟继续留在大梁,其实雍王弘誉心中也颇为不安。

    确切地说,这份不安并非一朝一夕,而是由来已久,在当初庆王弘信还在大梁时,雍王弘誉就有这方面的顾虑。

    这也难怪,毕竟肃王赵润在大梁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远比庆王弘信更甚,只不过当初雍王弘誉有庆王弘信这个「头号劲敌」,因此无暇、也无精力去计较这些罢了。

    而如今,庆王弘信已被他逼得远赴宋郡,「肃王赵润」这个潜在的威胁,一下子就变得惹眼起来。

    当然,这并不表示雍王弘誉打算用对付庆王弘信的办法去对付肃王赵润。

    庆王弘信算什么?

    在雍王弘誉眼里,庆王弘信只不过是仗着有南梁王赵元佐以及天水魏氏的魏罃支持,才有资格与他争夺皇位罢了。

    但肃王赵润这位八弟不同,这个兄弟能有其如今的权势与地位,全靠他自身的能力,靠他这些年来率军南征北战打出来的。

    魏国需要肃王赵润!

    这一点,雍王弘誉非常清楚。

    他从未对外人言及过,但事实上,他也有着他自己的抱负:即做得比他们的父皇更出色,使魏国变得更加强大。

    他希望亲手将魏国推上「中原霸主」的位置,让后世的魏人在提到他「魏王誉」时,皆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那是一位贤君!

    甚至于,雍王弘誉还想过吞并韩、楚,只不过这些宏远的抱负,连他自己都感觉有些不切实际,因此不敢提及。

    而想要使魏国达到那等强盛,与他国的战争固然是避免不了的,因此,「肃王赵润」这位八弟,从一开始就在雍王弘誉的班底名单当中——倘若能得到这位弟弟替他打江山,在他治理下的魏国,岂不是会变得空前强盛?

    甚至于……一统天下?

    一想到「一统天下」,雍王弘誉便感觉口干舌燥,心中亦激动地不能自己。

    无他,只因为这份空前的武功,中原各国几百年乃至上千年来都没能达成,倘若在他的治理下,魏国能达到那种高度,那好比说,他超越了中原各国历代的君王。

    而目前在魏国,能帮助他达成这等宏愿的,有三人,即肃王赵润、南梁王赵元佐、禹王赵元佲。

    这三位,皆是拥有着「灭一国」能力的统帅,纵使是司马安、韶虎、庞焕等魏国一流的名将,比较这三位还是逊色了些许。

    而在这三位中,雍王弘誉最看好八弟肃王赵润。

    对于南梁王赵元佐,他信不过,他至今仍然怀疑南梁王赵元佐支持庆王弘信的动机;至于禹王赵元佲,雍王弘誉纯粹就是顾虑这位王叔的身体状况,他怎么敢将自己的期望,交给一位时不时就会咳嗽、吐血的王叔身上呢?

    唯独八弟赵润,年轻,又有才能,相信有他坐镇魏国,魏国绝不会在对外战争中失利。

    但目前,八弟赵润的权势比他更甚,想要招揽这位王弟,可不是那么简单——说得简单点,他还未坐上魏国君王的位置,何来的资格招揽那个弟弟?

    因此,坐上那个位置,是雍王弘誉必须优先考虑的事。

    可问题是,八弟赵润逗留于大梁,这也对他造成了一些影响。

    『该死的介子鸱……』

    雍王弘誉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

    倘若前一阵子那则「肃王意欲争位」的谣言中,肃王赵弘润再次表明了「不欲争位」的立场,雍王弘誉绝不至于如此为难。

    可那该死的介子鸱,对其效忠的对象阴奉阳违,居然说服了赵弘润对那则谣言保持沉默,虽然事后雍王弘誉通过「代为辟谣」的方式破坏了介子鸱的阴谋,但说到底,这办法终究没有赵弘润自己出面辟谣更让人信服。

    这不,当初那件事的后遗症如今就冒出来了:大梁,乃至魏国,不知有多少人期待着他雍王弘誉与肃王赵润的争斗。

    虽然雍王弘誉自己能够肯定,那位八弟九成九根本没想过与他争夺魏国君王的位子,可问题是那些人不知道啊,还在傻傻地观望,明显是想等着待肃王赵润出面争位时,争相投靠。

    在这种情况下,雍王弘誉如何借扳倒庆王弘信的胜势,进一步扩大影响力?

    因此,当张启功提议设法让肃王赵润移居商水时,雍王弘誉是有些心动的,毕竟若赵弘润也离开了大梁,那大梁就再无人能与他抗衡,而那些此时正在观望的官员、权贵、世族,相信也就会陆续倒向他这边。

    可问题是,老八在大梁住得好端端的,也没有跳出来与他争夺皇位,这个时候却让他移居商水?万一惹毛了那个八弟怎么办,岂不是弄巧成拙?

    想到这里,雍王弘誉皱着眉头说道:“这件事暂且搁置,先解决老三再说。……这家伙留在大梁才是祸害。”

    张启功闻言点点头,说道:“此事容易,先前有燕王弘疆外封山阳,随后又有桓王弘宣外封安邑,虽然我大魏此前已废弃皇子外封,但这一代先例已开,只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将襄王外封即可……顺便,日后还能用相同的办法对付庆王。”

    这话听得雍王弘誉暗暗点头。

    呵,庆王弘信还奢望有朝一日返回大梁?做梦!

    别说他短时间内无法抚平宋郡的民怨,就算他办到了,雍王弘誉也能假借封赐,封庆王弘信一个「宋郡郡王」之类的爵位,强行将后者按在宋郡。

    “那……哪里合适呢?”雍王弘誉问道。

    张启功闻言笑道:“「阳翟(di)」如何?去年肃王征讨三川时,据闻有三川羚部落的羯人逃到了宛城,在我大魏国界骚扰作乱,可令襄王坐镇边疆……或者,「宛地」?

    他知道,雍王弘誉对襄王弘璟当初背叛其投靠庆王弘信,多少还是有些愤懑的,自然不会提一些类似「商水」、「安邑」、「山阳」等富足的邑地。

    “……”

    听了张启功的话,雍王弘誉的眉头挑了一下。

    所谓的「阳翟」,位于魏国「颍水郡」的西边,论地理位置,比当年流放南梁王赵元佐的「南梁」好不了多少,都处于是「川、巴、魏、楚」的交界,属于是既偏远又贫瘠的乡下县城,而且匪患严重,虽然县城人口并不算少,但比较繁华的大梁,可谓是云泥之别。

    而「宛地(郡)」,那就更狠了,因为那里根本谈不上是魏国的领土,处于是汾陉塞外、巴国与楚国交战抢夺的土地,混乱程度比南梁、阳翟更甚,倘若襄王弘璟被封到这块,或许连生存都是一个问题。

    “宛地?这不合适吧?”雍王弘誉的内弟崔咏皱眉说道:“以什么理由让襄王封到宛地呢?”

    张启功闻言笑道:“令其筹划远征巴国如何?”

    雍王弘誉与崔咏对视一眼,心中微微一动。

    不得不说,尽管这些年来,魏国在韩楚两国的夹缝中艰难生存,且频频遭到韩楚两国军队的进攻,但即便如此,魏人最恨的——指建国初期真正的魏人——却仍然是巴人。

    比如魏国历代君王,无不梦想着使魏国强大后,率军进攻巴国,以报复祖先在东迁途中,被巴人袭击的那段仇恨。

    只不过,魏国在中原扎根之后,始终有韩、楚两国这个心腹大患,以至于历代魏国君王皆未能达成这个祖先的遗愿。

    可如今,魏国已经强大到能令韩、楚两国不敢肆意用兵,倘若这个时候提出远征巴国,相信定能得到宗府与一大批姬赵氏子孙的支持——不管这些人支持这场战事的目的是否纯粹。

    崔咏出身酸枣崔氏,而酸枣崔氏在百余年前,乃是梁国的后人,因此,他并不能理解最初的魏人对巴人的恨意,但雍王弘誉却明白,这个提议的可行性非常高。

    只不过,这有点太狠了吧?

    襄王弘璟又不是肃王赵润,说不定这一去就死在宛地了。

    想了想,雍王弘誉沉思着说道:“还是……阳翟吧。”

    「阳翟」如今夹在三川与汾陉塞当中,虽然周边一带仍避免不了匪患丛生,但不至于会爆发大规模的战争——因为一旦爆发大规模的战争,自有三川郡、汾陉塞、商水邑的军队前往抵御,根本轮不到襄王弘璟亲自上阵。

    此后,雍王弘誉与张启功等人又商量了一下具体的事项,不过他们并不打算立即动手。

    一来,他们也想试探一下长皇子赵弘礼、肃王赵弘润这件事的态度;二来嘛,前几日刚刚将庆王弘信踢走,倘若立刻就对襄王弘璟动手,这未免给人一种「急不可耐」的感觉。

    别人的态度雍王弘誉可以不管,但他必须考虑到他父皇的态度。

    毕竟一下子就踢走了两个兄弟,这难免会刺激到他们的父皇:怎么?迫不期待想要坐朕的位了?是不是下一个准备将朕踢走啊?

    因此,雍王弘誉与张启功商议,准备等肃王赵弘润完婚,借这件喜事冲淡「庆王被迫离开大梁」这件事,再设法将襄王弘璟封到阳翟,让这家伙滚蛋。

    几日后,襄王弘璟隐隐约约也得悉了这件事,这让他如坐针毡。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倘若在九、十月份,在赵弘润完婚之前他还未能想到应对的办法,那么,他就只能灰溜溜地滚到阳翟,日后再难有机会返回大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