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御笔禁令

    “陛下,老臣叩请告老。望陛下念在老臣年事已高,允老臣的呈乞。”

    大魏天子赵元偲前脚刚迈入垂拱殿,便见中书令何相叙跪在自己跟前,乞求告老还乡。

    『这唱的哪一出?』

    大魏天子不禁有些愕然,心说这好端端的,怎么就要告老了呢?难道朕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老大人?

    目光往殿内一扫,赵元偲便瞧见了笑眯眯在殿内恭迎的八皇子赵弘润,再一瞧中书左丞蔺玉阳与中书右丞虞子启两人讳莫如深的样子,大魏天子心中顿时就明悟了。

    『好小子!昨日输了一阵不服气,今日特地来祸害朕的中书大臣么?』

    赵元偲不动声色地弯腰扶起中书令何相叙,善言安抚了几句,随后便叫童宪将这位老大人扶到他的座位上。

    “弘润,你来垂拱殿做什么啊?”

    在走向天子龙案的期间,赵元偲故作不在意地问道。

    “回父皇,皇儿今日是特地来向三位中书大人请教学习的。”

    『是特地来捣乱的吧?』

    赵元偲心中暗哼,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表露,故作不解地问道:“请教什么呀?”

    “自然是请教如何治理政务咯。”赵弘润笑嘻嘻地说道。

    “呵!依朕看,恐怕不见得吧?……若是你真有心学习政务,为何不去宫学?”

    “父皇此言差矣。于宫学上学,不过是纸上谈兵、空于实践,岂能跟向三位中书大臣请教相提并论?”正如蔺玉阳所猜测的那样,这位八殿下早就想好了措辞。

    听他这么一说,赵元偲还真抓不到什么把柄,即便是明知此子不安好心,却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可没想到的是,他没想出什么说辞赶走这个可恶的小子,赵弘润却主动提出了告辞的话。

    “既然父皇来了,皇儿不打搅父皇与三位大人处理紧要政务了,先行告退。”

    『这位殿下要离开了?』

    蔺玉阳一听觉得有些纳闷,可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赵弘润的这个举动实在是机智。

    想想也是,摆着大魏天子赵元偲在场,这位殿下再怎么样也不敢当着老子的面捉弄他们三位中书大臣吧?

    “明日再来向三位大人请教。”

    赵弘润留下一句话,恭谨地告退,然而他的这句话却让中书令何相叙与中书左丞蔺玉阳浑身一哆嗦。

    『明日还要来?』

    何相叙老眼一瞪,赶忙向天子请辞:“陛下,老臣年事已高,请陛下恳请老臣辞官告老。”

    赵元偲头疼地揉了揉脑门:“这逆子……又做了什么啊?”

    于是,蔺玉阳便苦笑着将赵弘润今日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天子,只听得赵元偲啼笑皆非。

    “何相叙,你也一大把年纪了,难道还治不了一个黄口孺子?你们两个也是,堂堂中书左右丞,难道还整不过一个十四岁的顽劣小儿?”

    赵元偲没好气地看着三位中书大臣。

    三位中书大臣你看看我,我瞧瞧你,苦笑不已。

    倒不是他们几位真的对付不了那位八殿下,问题是,他们对那位高瞻远瞩、身具鬼才的八殿下心存好感,兼之又被此子“深宫牢笼”的说辞触动了恻隐之心,并未觉得此子的做法有什么值得厌恶的,充其量只能算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恶作剧。

    不过虽说是无伤大雅的恶作剧,可当被害者是自己的时候,还是比较头疼的,这不,为了自己日后着想,何相叙这位老臣赶忙奏请告老还乡,毕竟他的岁数其实早已到了告老的年纪,只是他觉得他还能为大魏发挥余热,并且大魏天子赵元偲也信任他,因此提拔为中书令,而在此之前,何相叙这位老臣在吏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坐了整整十余年。

    “亏得你们三位中书大人,竟对一个黄口孺子束手无策!”赵元偲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命童宪在龙案上铺好一张纸,随后,他提笔在纸上写下『弘润不得入内』六个字,吩咐童宪将其贴在垂拱殿的门上。

    “如此,三位爱卿可满意了?”

    中书右丞虞子启对此无所谓,毕竟他已经表明立场,相信八皇子赵弘润并不会再捉弄他,但是中书令何相叙与中书左丞蔺玉阳却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么?

    次日清晨,还是同样的这个时间,大魏天子赵元偲照旧还在文德殿小憩,而何相叙、蔺玉阳与虞子启三位中书大臣已按照惯例在殿内审批章折。

    批着批着,他们忽然听到殿外传来了八皇子赵弘润的声音,似乎这位殿下正在与殿外值守的郎卫争辩。

    “唔?为何不许本殿下入内?”

    听着赵弘润惊愕的询问,殿内何相叙与蔺玉阳心中暗笑。

    要知道大魏天子的话那可是金口玉言,即便是随手写了一纸『弘润不得入内』,其威力也不亚于圣旨。如此,值守在垂拱殿外的郎卫,又岂敢违背天子律令,私自放八殿下入内?

    “今日总算是可以安生了。”

    蔺玉阳笑呵呵地喝了口茶。

    见他老神在在的样子,虞子启心中一乐,忍不住说道:“不见得哟!”

    何相叙与蔺玉阳闻言心中一阵嘀咕。

    虽然天子已禁止这位八殿下入垂拱殿,可那位殿下神通广大,说不定还真有办法。

    于是,他们也没心思审批章折了,侧耳倾听着殿外的动静,仔细听着八殿下赵弘润跟那些郎卫们展开一段口舌之争。

    “八殿下,您就高抬贵手,别为难卑职等人了,陛下写得清清楚楚,『弘润不得入内』,卑职要是还把殿下放入,这就是渎职之罪啊。”

    “看你说的……你看看清楚,陛下写的可是『弘润不得入内』,可并非『赵弘润不得入内』。”

    “这……这有什么区别么?”

    “这其中的区别可大了,你想啊,这『弘润』,代指的可不一定就是我『赵弘润』吧?保不定朝臣中有哪位大人叫『张弘润』、『李弘润』呢?哦,对了,听说礼部就有一位大人叫做『李弘臣』,你看,就差一个字而已。”

    “呃……”

    “所以本殿下觉得嘛,十有八九是哪位朝中大人触怒了父皇,父皇一怒之下不许他踏足垂拱殿,碰到这位大人与本殿同名,以至于牵连了本殿……你想想看,父皇与本殿乃父子,岂有父不许子入内的道理?”

    “这……”

    『完了!』

    听到殿外那几名郎卫被说得张口结舌,蔺玉阳暗道一声不妙。

    果然,只听一阵脚步过后,八殿下赵弘润便春风满面地出现在他们跟前,他脸上的笑容仿佛无声地提醒三位中书大臣一个既定的事实:我,来了!

    『熬吧!熬好陛下来就好了……』

    望了一眼事不关己的虞子启,何相叙与蔺玉阳互换了一个悲愤的眼神。

    这一熬,就是足足一个时辰,撇除早已表明了立场的虞子启相安无事,自顾自地审批章折,不时还能喝口茶水,看看两位同僚的窘态,何相叙与蔺玉阳简直被骚扰地头昏脑涨。

    “陛下驾到!”

    巳时前后,大太监童宪的一声通喝险些让何相叙、蔺玉阳二人激动地难以自己。

    “唔?”

    大魏天子踏入了垂拱殿,瞧见儿子赵弘润竟然还在殿内,不禁有些错愕。

    “朕不是不许你进来么?”

    “诶?”赵弘润装出一脸吃惊的样子,惊愕说道:“父皇是不许皇儿进来?皇儿还以为是哪位与皇儿同名的朝中大臣触怒了父皇,因此父皇不许他入内呢!”

    赵元偲翻了翻白眼,挥挥手不客气地说道:“胡搅蛮缠!朕今日没心情跟你诡辩……滚出去!”

    “哦。”赵弘润怏怏地撇了撇嘴,正要弯腰蹲下来。

    赵元偲一见惊声问道:“你……你要做什么?”

    只见赵弘润露出一脸的惊奇之色:“父皇不是叫皇儿『滚出去』嘛?父皇乃大魏天子,金口玉言、一言九鼎,既然父皇叫皇儿『滚出去』,皇儿就只能『滚』着出去咯。”

    “你!”赵元偲顿时气结,心说当着三名中书大臣的面,当着殿外众郎卫的面,你跟朕来这一手?你才十四岁,倒是无所谓,朕这张脸往哪里摆?

    “出去出去出去!”赵元偲指着殿外说道。

    “是滚着出去?还是走着出去啊?”赵弘润一脸的不解。

    赵元偲气乐了,他有心想叫这个顽劣的儿子滚蛋,却又不敢真的说出这个滚字。他估计,若是他真的说出滚这个字,这个没脸没皮的小兔崽子,或许真的会滚着出去。

    到那时候,赵姓皇族的脸就真的被这小崽子给丢尽了。

    “走着……出去!出去”赵元偲板着脸一指殿外,气急败坏地斥道。

    “父皇别动怒啊,动怒伤肝……好好好,皇儿这就走。”

    赵弘润笑嘻嘻地离开了。

    殿内众人啼笑皆非地看着这一幕,期间,蔺玉阳苦笑着对天子说道:“陛下,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啊。”

    赵元偲缓缓走到龙案后坐下,平静了一下心神:“三位爱卿莫急,再过几日,那逆子就无如此闲情了!……别看他这几日跳得欢,再过些日子,哼!”

    言下之意赵元偲是想说,等过几日赵弘润手头的银两用尽了,这小子也就蹦跳不起来了。到那时,大魏天子有的是机会管教他。

    『看样子陛下这是打算跟八殿下耗下去了……这可真苦了咱们了。』

    何相叙与蔺玉阳对视一眼,两人欲言又止。

    “童宪。”赵元偲将一支蘸足了墨汁的毛笔递给童宪。

    童宪心领神会,恭敬地接过毛笔,走到殿外,在『弘润不得入内』这张纸上的前头,增加了一个『赵』字。

    『赵弘润不得入内!』

    不过对于这张纸的效用,在经过今日的事后,中书令何相叙与中书左丞蔺玉阳已经不抱希望了。

    『ps:新书上路,希望广大追看本书的读者抽出一分钟时间投推荐票,万分感谢!另外,作者第一次出现存稿现象,本书视推荐票增强数量加更。』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