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中场休息

    正如中书左丞蔺玉阳所猜测的那样,之后几日,八皇子赵弘润依旧是在垂拱殿畅行无阻,致使大魏天子赵元偲那纸『赵弘润不得入内』的禁令形同虚设。

    尽管垂拱殿外的值守郎卫都会尽职地拦住这位八皇子,可惜他们根本不是赵弘润的对手,每回赵弘润对那些郎卫们所说的诡辩之词,总是能叫在殿内侧耳倾听的中书大臣们啼笑皆非。

    什么『“内”并不能指代“垂拱殿”』,『即便是加上“赵”这个姓氏,也有可能指的是同名同姓的赵姓同宗』,『只要没加上本殿下的画像,本殿下就不承认说的是我』,弄到最后,垂拱殿外那纸禁令经过多次修改,已修改地极为详细。

    首先文字禁令已经改成了『第八代大魏皇帝御笔禁令:朕的第八子,居于文昭阁内的九代皇子赵弘润,不得踏入垂拱殿。并,禁止立于台阶,禁止向殿内探头,禁止在殿外高声喧哗,禁止在台阶下烤鱼……注:其宗卫亦一概禁止。』

    后续,整整一系列的禁止事项。

    而除此之外,禁令上还增添了赵弘润的画像,就跟通缉悬赏似的,令众郎卫们忍俊不禁。

    “八殿下这回恐怕要束手无策了。”

    “我倒不觉得。”

    就连垂拱殿外的郎卫们,私底下都忍不住开始讨论这场大魏天子赵元偲与八皇子赵弘润的战争,到底谁能胜出。

    要知道在宫内值守是很苦闷的,值守期间只能端端正正地站着,苦苦熬到换防。

    然而这些日子,众郎卫们丝毫也不感觉辛苦,他们时而忍不住猜测,这位八殿下今日被赶出来后,明日又会寻找什么借口溜进去。

    不得不说,这段日子赵弘润的所作所为真是叫众郎卫大开眼界,明明自己被禁止入垂拱殿了吧,这位八殿下就站在走廊上,隔着窗户跟给那三位中书大臣,哦,不对,是只对中书令何相叙与中书左丞蔺玉阳,跟他们说笑谈天,烦扰地两位大人不胜其烦。

    后来天子得知后勒令八皇子也不得站在走廊上,这位八殿下索性就叫他的宗卫们进垂拱殿捣乱。

    再后来,连他的宗卫们也被天子勒令禁止不许接近垂拱殿,这帮人也不知从哪里借来锣鼓,就在垂拱殿外高歌奏乐,美其名曰给天子高歌颂德。

    再之后,敲锣打鼓也被禁止,这帮人索性就在垂拱殿外烤鱼,众郎卫至今还记得,当时路过的大魏天子那又心疼又气愤的样子。

    再后来,八殿下与他的宗卫们就被勒令禁止靠近垂拱殿了……

    “看来今日八殿下可能不会来了。”

    等了好久,一直等到巳时前后也未见八皇子赵弘润那帮人的身影,一名郎卫忍不住叹了口气,小声嘀咕道。

    “你疯了?你到底站在哪边的?”

    他的同伴眼睛一瞪,连忙低声提醒道。要知道他们效忠的可是大魏天子,理所当然是站在大魏天子这边的,虽然说,他心底也十分佩服那位八殿下竟然能变着法子跟天子斗这么久。

    “噔噔噔——”

    随着一阵细微的脚步声响起,大魏天子赵元偲与大太监童宪到了。

    “参见陛下。”众郎卫们纷纷叩拜行礼。

    “免礼。”大魏天子挥了挥手,旋即转头朝着四下望了几眼,问道:“今日那劣子可曾来捣乱?”

    众郎卫们自然清楚赵元偲所指的是哪一位:“回禀陛下,今日八殿下并未至垂拱殿。”

    “哼!朕晓得他蹦不了多久。”

    赵元偲得意地迈入了垂拱殿。

    殿内,中书令何相叙与中书左丞蔺玉阳始终有些战战兢兢,直到赵元偲来到垂拱殿,他们这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终于,终于熬出头了……”

    这一刻,中书令何相叙险些老泪纵横。

    而中书左丞蔺玉阳亦是满心激动。

    天晓得他们这段时间究竟是过的怎样的生活,每日到了垂拱殿,总得战战兢兢地预测,思索今日那位八殿下会用什么办法捉弄他们。

    而今日,八皇子赵弘润并没有向往常那样到垂拱殿来捣乱,这是否意味着,他终于没有法子了?

    这可真是可喜可贺啊!

    大魏天子赵元偲与何相叙、蔺玉阳这两位中书大臣弹冠相庆,使得中书右丞虞子启在旁看了着实感觉有些好笑。

    “想必是八殿下手头不宽裕了……”大太监童宪在旁若有深意地说道:“老奴派人去打探过,据说八殿下手中就十几两银子了……”

    “你想说什么?”赵元偲撇了一眼童宪,哼声道:“那劣子鬼灵精怪,你还担心他会饿死?就算他真的养不起他与他那帮宗卫们了,不还有他的养母沈淑妃与皇九子弘宣么?……朕可是听说了,这劣子从其弟手中借了二百两银子,否则,他根本支持不了这么多日!”

    “八殿下与九殿下情同手足……”

    “好了好了,难道朕还会去责怪九子弘宣不成?……弘润能暂时借到银子,养活自己跟他那群宗卫,可这种事终归可一不可再。身为兄长,朕就不信他会厚着脸皮向弟弟要钱。回头朕再与沈淑妃知会一声,叫她不许私下偷偷塞银子给弘润,朕倒是要看看,那个顽劣至极的逆子能支持多久!”

    『陛下这是一步也不肯退啊。』

    三位中书大臣面面相觑,心中苦笑连连。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这场大魏天子赵元偲与儿子赵弘润之间的父子战争愈演愈烈,谁也不肯后退,但因为过程着实令人啼笑皆非,因此无论是身为当事人的赵元偲,还是旁观的三位中书大臣,都没有因此对赵弘润心生厌恶。

    相反地,他们愈加好奇那位八殿下会如何下一步出招,以应对大魏天子那堪称釜底抽薪之计的“断皇子月俸”之策。

    的确,八皇子赵弘润俨然已陷入了弹尽粮绝的窘迫处境。

    垂拱殿这边,他们已经勒令禁止靠近,而手头的银两,哪怕是从九皇子弘宣手中借了二百两,这半个月来也已花地差不多了。

    在如此险峻的处境下,赵弘润不得已得暂时停止对垂拱殿中书大臣们的骚扰,转而考虑自己等人日后的生存问题。

    偌大的文昭阁内,打杂的小太监们已被赵弘润暂时遣退,他与他十名宗卫围坐在一盏烛灯旁,集思广益,思考对策。

    “兄弟们,眼下正值生死存亡之时,哥几个可有什么对策?”

    见自家殿下说得那么凶险,表情也十分严肃,众宗卫不由有些好笑。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所谓的战争无非就是自家殿下与当朝天子这父子两人怄气而已,只要其中有人肯退让一步,这能算什么大事?

    当然了,问题就在于,他们这位性格倔强的殿下是绝对不可能退让的,而另外一方,那可是大魏天子,普天之下谁能令天子退让?

    “殿下,不如就休战吧。斗了半个月,情况丝毫不见起色,可咱们手头的钱,可是越来越少的啊……依卑职看,不如您就跟陛下服个软。卑职相信,只要殿下肯认个错,陛下必定会收回成命,恢复我文昭阁原有的月俸的……”宗卫沈彧率先开口劝道。

    “文昭阁?”赵弘润不悦地望向沈彧。

    “好好,是逍遥阁。”沈彧哭笑不得地改了口:“事到如今,殿下还惦记着这种小事做什么呢?”

    “这是一口气,一种精神,一种意志力,你懂个屁!”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沈彧这会儿可不敢说什么『殿下,我就懂你』这种火上浇油的话,微叹了口气,说道:“那殿下要斗到什么时候啊?”

    “自然是斗到咱们夺回应有的承诺咯!”为了自由,赵弘润对『出阁』一事念念不忘。

    “那殿下有何打算么?”宗卫卫骄问道。

    “唔。”赵弘润深思了片刻,忽然问道:“咱们手头还是多少银子?”

    掌管财物的宗卫吕牧闻言小声说道:“还有十七两,另外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二十几两吧。”

    “……二十几两?”赵弘润深深皱起了眉头。

    要知道,虽说二十几两银子能让民间的百姓一家几口人悠哉悠哉地过上好一阵子,可是对居于深宫的皇子们来说,简直就是弹尽粮绝的绝境。须知,东宫太子差使宫内的太监、禁卫,事后的赏赐那可至少都有二、三十两。

    换句话说,堂堂八皇子赵弘润如今手头的钱,还没有东宫太子打赏宫内下人的一次赏赐多。

    “那明日本殿还是继续到娘妃那边蹭饭吧,你们自行解决……哦,对了,这是母妃资助咱们的。”说着,赵弘润从怀里摸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吕牧。

    “淑妃娘娘莫不是也听说了?”

    众宗卫睁大着眼睛问道。

    虽然沈淑妃并非是赵弘润的生母,但是从小到大极为疼爱赵弘润,比亲生儿子赵弘宣还要疼爱。因此在众宗卫们眼中,沈淑妃与自家殿下的亲母也没多大区别了。

    “也不晓得究竟知不知情,反正母妃也没说啥。……不过应该是清楚的吧,这宫内多的是嚼舌根的人,本殿下跟父皇斗了半个月,宫内岂会还有不知情的?”

    说到这里,赵弘润仿佛是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伸手摸了摸下巴。

    众宗卫见此心中一惊。

    他们太了解这位殿下了,一旦赵弘润做出这种举动时,想必是想到了什么足以叫人感到惊骇的主意,就像从观鱼池内烤金鳞赬尾鱼一样。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a/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