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亲疏

    宗府,通俗点又叫宗人府,是大魏姬氏赵姓皇族专门处理宗族纠纷、管教宗族子弟的特殊府衙。

    在宗府任职的官员,皆出身姬氏赵姓皇族,尤其是『宗令』、『左宗正』、『右宗正』,那可全是些即便是当今天子赵元偲都得尊称一声叔伯或叔公的皇室遗老。

    正因为如此,宗府的权限也非常大,他们不管别的,专门管理姬氏赵姓之人。

    从鸡毛蒜皮的小事到篡位谋逆的不赦之罪,但凡是姬氏赵姓之人获罪,皆是交由宗府处置决断,哪怕是刑部、礼部也没有插手干涉的权利。

    甚至于有时候宗府做出的决断,就算是大魏天子赵元偲也无力更改,可想而知宗府的地位。

    本来,赵弘润纵容手底下的宗卫们打砸了陈淑嫒的幽芷宫,若是宗府出面,情况俨然会对赵弘润不利,不过此刻赵弘润被陈淑嫒抓破了面相,那这件事就另当别论了。

    赵弘润身上流着的那是姬氏赵姓的正统嫡系血脉,袭击他并使他受伤,这件事非同小可,哪怕是陈淑嫒这种受到大魏天子宠爱的妃子,最后也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轻则幽禁一年半载,重则直接废黜。

    毕竟跟赵弘润相比较,陈淑嫒仅仅只是一个受宠的妃子而已,并非是哪位皇子的生母,按照宗府“以姬氏赵之人为本”的处置原则,陈淑嫒这次绝对会有天大的麻烦。

    『这位八殿下可真是深谋远虑啊……莫非他打砸幽芷宫,为了就是使陈淑嫒气怒癫狂,忍不住动手袭击他?若真如此,此子心计……真是令人胆寒吶!』

    童宪不动声色地思忖着。

    事到如今,这件事已轮不着他来出面解决了,因为一旦宗府介入,哪怕是大魏天子,恐怕也没有办法再干涉。

    『只是……』

    童宪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一旦牵扯到宗府,那就彻底闹大了,八皇子赵弘润固然无法避免一顿责罚,甚至很有可能被勒令在宗府面壁思过,不过那位陈淑嫒,她的下场无疑会更加糟糕。

    “殿下,请借一步说话。”

    童宪将赵弘润请到了角落,小声询问道:“殿下真的派人知会了宗府么?”

    不怪童宪如此小心,因为一旦宗府介入这件事,这件事就会演变地非常棘手,到时候除了陈淑嫒与赵弘润,还将会有一大批人遭到宗府的惩罚,包括幽芷宫的宫女,当初推荐陈淑嫒的人,还有凝香宫的沈淑妃,而首当其冲的,便是他这个负责监察整个皇宫动静的内监总管。

    “呵呵。”赵弘润微微一笑,压低声音对童宪说道:“童公公放心,若是我真这么做了,岂不是连我母妃都难免得遭到宗府一个『教导不严』的无端罪名?吓唬吓唬她而已。”他朝着陈淑嫒的方向努了努嘴。

    『恐怕不是吓唬吓唬陈淑嫒那么简单吧?』

    童宪深深望了一眼面前的八皇子赵弘润,心说陈淑嫒这种入宫没多久,又从未栽在宗府手中的无知嫔妃,如何晓得宗府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地方?

    依童宪推断,这位八殿下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告诉他,或者通过他的嘴去转告当今天子:假如天子的处置不能使我满意,那么这件事便由宗府来处置!

    不过即便如此,童宪心中还是稍稍松了口气。无论如何,只要这件事宗府还没有介入,那就有回旋余地。

    想到这里,他立即恭敬地对赵弘说道:“老奴即刻跑一趟垂拱殿,将这件事禀告陛下。”

    “童公公自便。”

    赵弘润微微一笑,自顾自走向原来的位置。在那里,他的宗卫们已经将一张案几摆好,并且铺好了席垫。

    “殿内任何人不得擅动,否则罪加一等!”

    童宪的话仿佛是在殿内所有说的,可事实上呢,他所呵斥的对象,竟然是陈淑嫒此前请来的那些禁卫们,那就是方才跟穆青等宗卫厮打的那群人。

    那一干禁卫们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想不通,他们保护陈淑嫒,反而遭到了大太监童宪的呵斥,相比之下,致使幽芷宫一片狼藉的赵弘润,却相安无事地稳妥在席中,在其十名宗卫的保护下,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们这群人。

    而最最想不通的,恐怕就是陈淑嫒了,她见赵弘润砸了她的幽芷宫,可大太监童宪却和颜悦色、甚至于有些低声下气地与其说话,她就知这件事恐怕难以善终了。

    『怎么会这样?本宫可是陛下宠爱的妃子啊!』

    陈淑嫒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想不通?”赵弘润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已经冷静下来的陈淑嫒。

    “……”陈淑嫒怨恨地盯着赵弘润,冷冷说道:“赵弘润,你莫要得意,待会等陛下来了,本宫看你如何求饶!”

    “哦?真的吗?”赵弘润摇了摇头,瞅着陈淑嫒叹息道:“你啊,还是蠢,蠢透了!……你真以为,你的地位高过本殿?”

    “本宫平日最受陛下宠爱……”

    “所以说你蠢啊!……你的资本,不过是父皇的宠爱,不过是仗着年轻貌美,除此以外还有什么么?我大魏年轻貌美的女人多得是。而本殿下,身上却流着大魏姬氏赵姓的血脉,乃大魏皇室正统嫡系子孙……按照大魏祖制,只要本殿下不做出篡逆谋反的不赦罪行,其余无论做什么,结局最糟糕也就是被宗府勒令禁闭……当然,父皇可以不喜欢本殿下,直接将本殿下贬为庶民。但即便被贬为庶民,本殿下还是能当一个富足的财翁,宗府的人,是不会坐视姬氏赵姓血脉的人流落街头、饿死异乡的。哪怕到时候本殿下死了,宗府还是会派人将本殿下的遗骸接走,葬入皇陵……为什么?因为本殿下体内流着的是大魏姬氏赵姓的血脉!”

    “……”

    “而你呢?你只是一个较为受宠的妃子,至今未曾给父皇生下一儿半女的你,仅凭姿色与父皇对你的宠爱,何来胆气敢欺凌本殿下的母妃?!欺凌两位皇子的母妃,陈淑嫒,你真的是好嚣张啊!”

    “……”听着赵弘润字字诛心的话语,陈淑嫒面色愈加苍白。

    她终于意识到,赵弘润最大凭仗是什么,那便是,他乃皇子,乃大魏姬氏赵姓的正统嫡系血脉,乃是皇裔,而她,却只是外人。

    “本宫不信,本宫不信……”陈淑嫒捂着脸哆嗦起来。

    “不信?那就拭目以待。”

    说罢,赵弘润整了整衣冠,竟带着他十名宗卫扬长而去。

    这一回,没有人敢阻拦他。

    而与此同时,大太监童宪已急急匆匆地回到了垂拱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大魏天子赵元偲。

    “什么?幽芷宫被砸?弘润的面部被陈淑嫒抓伤破相?”

    听到这个骇人的消息,大魏天子满脸震惊,而三位中书大臣更是目瞪口呆。

    『八殿下如何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事来?』

    中书右丞蔺玉阳满脸骇然。

    『你懂个屁!只准陈淑嫒到凝香宫耀武扬威,就不许八殿下到幽芷宫反击?虽说这个反击的力度大了些,可比起八殿下被陈淑嫒抓伤,导致破相,幽芷宫的前殿被砸又算得了什么?』

    虞子启不悦地扫了一眼蔺玉阳。

    『两位大人消停会吧,这件事咱们可没资格说什么,看陛下如何决定吧。』

    中书令何相叙摇了摇头。

    三位中书大臣,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

    在他们的偷眼观瞧下,大魏天子赵元偲仍在抬手揉着脑门,露出一副为难之色。

    良久,他缓缓开口道:“那逆子,真是干了一桩好事!”

    『这是要惩戒八殿下么?』

    三位中书大臣心中一惊。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大魏天子话峰一转,叹息说道:“陈淑嫒也真是的,她也算是那逆子的长辈,也怎么样,也不能使皇子受伤啊……童宪,那逆子伤得严重么?”

    童宪想了想,说道:“虽然只是划破了皮,可因为伤在面部,依老奴看来,恐要破相啊……”

    “叫御医去文昭阁给那逆子诊治,务必做到不许留下痕迹。”

    “是。”童宪弯了弯腰,提醒道:“那幽芷宫……”

    大魏天子揉了揉脑门,说道:“回头你派人去清点一下,被砸毁了什么,就命工部恢复如初,期间所费钱物,皆从朕的内库拨给。”

    “是。”童宪低了低头,忽然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此事,陛下不亲自走一趟幽芷宫么?”

    “朕去做什么?”赵元偲诧异地瞧了一眼童宪:“这件事交给你办不就好了么?”

    “是。”

    童宪躬身离开了垂拱殿,心中忍不住一阵唏嘘。

    『陈淑嫒……怕是完了。』

    明明发生了幽芷宫前殿被砸的事,可事后大魏天子却未想过亲自去一趟幽芷宫,安慰安慰陈淑嫒,只是令大太监童宪使工部将幽芷宫前殿恢复如初,这意味着什么?

    转眼到了夜晚,当童宪询问大魏天子今夜准备下榻哪位后妃的寝宫,并且适时地提起了幽芷宫的时候,大魏天子也没有选择陈淑嫒。

    “陈淑嫒怕是还在气头上,朕去了不妥,过些日子再说吧。……去凝香宫,朕要好好跟沈淑妃说说,那逆子今日做了何等大逆不道的事!那个逆子,不管教真是不行啊!”

    “是。”童宪低了低头。

    过些日子?嘿!

    对于一个仅凭皇帝恩宠的后妃来说,“过些日子”意味着什么?

    等过一阵子,这位大魏天子还会记得有陈淑嫒?

    相比较而言,别看大魏天子这些日子去凝香宫大多是为了向沈淑妃告知她大儿子的斑斑劣迹,可这一来二去的,沈淑妃在皇帝心中的地位毫无疑问会大大提高。

    『莫非这才是八殿下的本意?』

    童宪暗自猜测着,可惜,他猜错了。

    八皇子赵弘润那另辟新径的“坑父”计划,可还远远没有结束。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