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宫学日常(二)

    “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国;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

    今日的讲师张学士在课堂上讲述着今日的课题。

    不得不说,今日这是一堂很重要的课程,目的就是教导皇子们,『霸道』与『王道』究竟孰高孰低,这或许将影响未来整个大魏的立国根本。

    可惜赵弘润对此丝毫不感兴趣。

    他望着空荡荡的课堂,总算明白为何今日宫学内就只有他们三位皇子,而见不着那些位水灵灵的公主。

    『真是可悲啊……』

    赵弘润黯然地叹了口气。

    世人们谁能想到,他们臆想中皇子们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的事根本不存在于现实,未出阁的皇子们每日所面对的现实就是,身边全是一帮五大三粗的宗卫、或者一群年轻俊秀的小太监,根本就极少能接触到年轻的宫女。

    虽然宫学里的公主们一个个长得精纯水灵,可那终归是公主啊,同父异母的姐姐妹妹。

    除了母妃外,唯一能接触到的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公主,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更悲伤的是,年已十四的赵弘润曾经还在梦中无意识地将一名公主当成了那啥,醒来一瞧,遗地一塌糊涂。

    从那时起,赵弘润就决定再也不来宫学了,因为这里简直就是炼狱般的煎熬之地。

    他要出阁!

    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出阁!

    他觉得,为了他的正常生理观不至于发生扭曲,他必须立马出阁,否则……可能会发生这种或那种不好的事。

    “……《诗》云:‘自西自东,自南自北,无思不服。’此之谓也。”

    授课的讲师张学士右手拿着书卷,边读边缓缓走到了三位皇子身边,侧目撇了一眼赵弘润。

    『哼!』

    张学士心中冷哼了一声,忽然手中书卷轻轻一拍六皇子赵弘昭的肩膀,和颜悦色地问道:“何谓『王道』?”

    赵弘昭正色回道:“君主以仁义治天下、以德政安抚臣民,无偏无党,谓王道荡荡。”

    张学士点了点头:“何谓『霸道』?”

    “以武凌弱、以武伐交、以武立国、以武治邦。”

    张学士思忖了片刻,点了点头赞道:“总结得好。……那何谓『天道』?”

    “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谓之天道。”赵弘昭从容回答道。

    “善!”张学士满意地点着头,心中大为感慨,此子才识,果真是历来罕见。

    感慨了一番后,张学士将目光望向了赵弘润。

    不难看出,他看向赵弘润的眼神与看赵弘昭大为不同,神色中仿佛藏着几分不情愿。

    『你不情愿?我还不情愿呢!』

    赵弘润翻了翻白眼。

    的确,在这位张学士眼中,这个八皇子赵弘润无疑是相当碍眼的,但是没办法,此子终归是皇子,该教的他还是得教,不管这个顽劣的皇子听或不听。

    “何谓王道?”张学士问道。

    赵弘润望了几眼张学士,忽然诡异一笑,说道:“不听话的,杀掉!”

    “荒谬!”张学士差点跳脚起来:“何谓霸道?”

    “听话的,也杀掉!”

    “你……何谓天道?”

    “一边杀,一边高喊‘天诛之’。”

    “……何谓儒家之道?”

    “杀之前告诉对方一声。”

    “……何谓帝道?”

    “我要你死,你就必须得死!”

    听着这绝对有违常伦的回答,张学士气地浑身发抖:“奸邪之论!奸邪之论!……我要上呈陛下!”

    说着,这位张学士也顾不得继续授课了,竟然丢下三位皇子,写呈折向天子哭诉八皇子赵弘润歪曲圣贤之论。

    “弘润你这是……”赵弘昭有些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没想到赵弘润反过来问这位六皇兄:“我说错了?”

    见到他这幅表情,赵弘昭细细一想,猛然发现这位八皇弟说得还真有道理,只不过这道理分外直白,被剥掉了那层用来遮掩真实的修辞外衣罢了。

    “这总结,比愚兄还要精辟啊……”

    旁边,九皇子赵弘宣有些不开心地说道:“哥,你怎么把张学士气走了?我还想学学王道论呢!”

    “这种迂腐的言论有什么好学的?越学越笨。你要想学真本事,就得找朝中那些当职的大人……你要记住,实践得出的经验,价值远远高过夸夸其谈。走了,吃饭去。”

    “好吧。……在宫学内用饭?”

    “没办法,哥最近手头紧,要不是为了蹭饭,今日也不会来。”说着,赵弘润转头望向六皇兄赵弘昭,他觉得,这位六皇兄倒不失是一位可以深交的兄弟。

    见此,赵弘昭微微一愣,心中倒是有些欣喜,他没想到这位八弟竟然会邀请他。

    三人结伴离开了宫学课堂。

    “对了,六哥,你的字画是不是很值钱?”

    期间,赵弘润忍不住问道。

    “据说如此……弘润你说这话的用意是?”

    六皇子赵弘昭忽然感觉这位八弟结交自己的目的似乎有些不纯。

    “哦,就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赵弘润浑不在意地打着哈哈,不过心中却寻思着,怎么想办法从这位六皇兄手里弄几张字画来,毕竟他这段日子,手头真的很窘迫。

    三人逐渐走远。

    一个时辰后,在宫学混到了一顿午饭,下午的课程,赵弘润就没有兴趣参与了,毕竟他的“坑爹”计划可是还未达成呢。

    而在赵弘润继续坑爹计划的同时,宫学那位张学士已将他今日与赵弘润的对话拟写成折,托宫内一名小太监送至了垂拱殿,他在章折中愤慨地批判八皇子赵弘润的奸邪歪论,可是这份章折,却看得大魏天子哈哈大笑。

    “那逆子今日在宫学又干得一件好事!”

    大魏天子赵元偲用调侃的语气叙说着此事,并且将那位张学士的章折传递于三位中书大臣手中。

    不得不说,赵弘润那怪异而新奇的言论,叫三位中书大臣啼笑皆非。

    良久,中书左丞蔺玉阳感慨道:“虽不中亦不远矣……八殿下的话虽粗糙,可事实确实如此。”

    “张学士不曾问八殿下王道与霸道究竟孰好么?”中书右丞虞子启看着这篇章折隐隐有种食髓知味的**感,恨不得与赵弘润深入探讨。

    “据说是还未来得及问就气呼呼地离开了。”大太监童宪在旁笑着解释道。

    “这可真是可惜了。”虞子启面露遗憾之色。

    听了虞子启的话,大魏天子不由深思起来:“三位爱卿以为,王道与霸道究竟孰高孰低?”

    事关大魏的立国根本,三位中书大臣就不好贸然开口了。

    良久,中书令何相叙用少有的严肃语气说道:“霸道御国不长,王道御国不存。以王道治国民、以霸道拒外邦,以武治为皮、以文治为骨,此方是万世之朝!”【为啥wan盛是敏感词?】

    大魏天子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其实他心里清楚,孔孟之道中所谓的王道,根本不适合用于纷争乱世,没有武力、空有仁德,这有什么用?难道孔孟之说可以抵御外邦十万兵卒?

    有的时候,帝道就应当偏向于霸道,就像八皇子赵弘润那些看似荒谬的言论。

    对于那些顺从帝王的人,应该给予恩惠、赏赐、祥和,比如国内的百姓、臣子,应当给予他们嘉奖,不至出现民怨;而对于敌对的外邦,就必须(结)交(讨)伐并举,竖起强国的威信,这才能在这缤纷乱世立足。

    总结下来就是八个字,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这便是帝王之道!

    相比之下,那位张学士在章折频频夸奖的六皇子赵弘昭的言论,就显得偏向于尧舜圣王之道,简单地说就是太过于理想化,并不适合当今的现况。

    “话说,八殿下今日怎么有闲情到宫学听课?”

    蔺玉阳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魏天子闻言暗笑,他可是听说了,昨日沈淑妃将那逆子叫到凝香宫,耳提面命,狠狠训斥了一顿,这让他心情大为舒畅。

    『跟朕斗?朕可是你的老子!』

    大魏天子的心情颇佳。他寻思着,赵弘润这几日应该是没那个胆子再到凝香宫去了,如此一来,此子的生活就会愈加窘迫。说不定什么时候无法再忍受了,就会乖乖地到他面前认错。

    幻象着那个劣子在自己面前磕头认错的景象,大魏天子甚至已提前在考虑到时候究竟该说些什么来规劝、训诫这个顽劣的儿子。

    没想到的是,一名小太监慌慌张张的通报,非但打断了天子的臆想,还搅和了他的好心情。

    “不、不好了,陛下,八殿下与刘淑仪在『芳馨宫』吵起来了……”

    “……”

    垂拱殿内,无论是大魏天子还是三位中书大臣,都不约而同地皱了皱眉。

    『陈淑嫒后又是刘淑仪?怎么回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