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会试

    第四十一章

    科试,是大魏选拔官员的最主要途径,其大抵可分为乡试、会试、御试三个环节。

    乡试一般在秋季,由各地的郡治府衙主持。

    自大魏初代皇帝以三川之地立国,历经数百年,终发展至六个郡,从北往南即分别是『上党南郡』、『河东郡』、『三川郡』、『宋郡』、『颍北郡』以及『南阳郡』。

    其中,『上党南郡』及『颍北郡』分别与北方的『韩』与南方的『楚』接壤,历来兼并战争不断,只能算是小郡,而其余几郡皆属大郡,包括当今大魏天子攻灭宋国后新设的『宋郡』。

    因为这些郡治的大小不同,因此每回乡试招收的士子数量也不同,大抵是小郡三百人、大郡五百人左右,以至于粗略计算下来,每三年开设一回的会试,学子数量超过两千六百人,实可以称是每三年一回的大魏文坛盛事。

    不得不说,能作为这超过两千六百名考生学子的主监考官,实在是莫大的荣耀。

    至少吏部郎中罗文忠罗大人是这么认为的。

    说起这件事,罗文忠便由衷地要感慨世事无常、天意莫测,因为在七八日前,他的儿子罗嵘还因为无意间得罪了大魏第八皇子赵弘润而险些连累整个罗家,没想到七八日后,大魏天子钦点他担任今年会试的主监考官,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大魏洪德十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即会试开科的首日,罗文忠早早地便来到了吏部本部府衙。

    为了庆贺这特殊的日子,罗文忠还换上了一身崭新的官服。

    踏入吏部本部府衙,不时地遇到来来往往的吏部官员,那些同僚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

    对此,罗文忠心里也十分高兴,毕竟以往的科试皆由吏部左、右侍郎担任主考官,哪轮得到他这一介郎中,若在以往,他充其量只是那十六名监考官之一罢了,哪有作为主监考官的殊荣与资格?

    在吏部本部府衙的前殿坐了片刻,那十六名担任监考官的吏部官员也陆续来到,这些官员的品秩与罗文忠相似,皆是吏部的郎中,特例也有几名主事,毕竟郎中虽然说在吏部是不上不下的品秩,但纵观整个吏部四司,也只有十六名郎中罢了。再者,并非所有的郎中官员都有机会参与会试,总有那么一两位也不知倒霉还是幸运的家伙由于手头的政务较为繁忙,因而错失了这次在众学子们面前露面的机会,由手底下的主事官员接替。

    与同僚们寒暄了几句后,罗文忠身为这次会试的主监考官,便有义务了解会试的准备情况。

    其实会试的准备工作早已做完,罗文忠心中也清楚地很,他问几句,无非就是说几句场面话,顺便露一露自己如今的身份,让其余的郎中、主事改变以往的态度,在这次会试中奉他为首罢了。

    “诸位,诸位,此次罗某有幸得陛下选中,钦点为此次会试的主监考官,深感责任重大。若期间有疏漏之处,还望诸位同僚扶罗某一把。”

    “哪里哪里。”

    “罗大人言重了。”

    “职责所在,罗大人就放心吧。”

    诸负责监考的吏部官员们纷纷表明了态度,虽然以往他们是平起平坐的,可如今既然罗文忠被天子钦点为主监考官,那么自然要以他为首,哪怕心中或多或少的有些嫉妒,也绝不会表露出来,毕竟他们都是在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的官员,深得其韵。

    “说起来,今年的会试,陛下还钦点了一位皇子担任陪监?这件事诸位大人可知?”

    一名监考官员好奇问道。

    见有人提起这件事,众吏部官员心中也有些纳闷,毕竟皇子陪监这种事,历年来的会试中从未发生过,要说这其中没有什么蹊跷,谁也不会相信。

    “或许是因为历年来科试舞弊事件屡禁不止吧?”

    一名吏部官员一口道破了究竟。

    他这话一说,屋内的气氛就有些沉闷了。

    身在吏部,他们岂会不清楚科试舞弊?说句不夸张的话,或许他们其中有半数以上都或多或少地被牵连其中,有的是为求财、有的是为了巩固人脉,有的是为了照顾亲族与学生,虽然不至于明目张胆,但酌情照顾一下,哪怕是未曾牵扯其中的官员,有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是,终归是在同一个吏部府衙的同僚,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没必要弄地跟仇人似的。

    更何况,有时候他们网开一面,还能获得人脉与钱财的好处,何乐而不为?

    “但不知究竟是哪位皇子担任陪监。”一名官员疑惑问道。

    “应该是东宫太子殿下吧。”

    “这不一定,或许是雍王、襄王殿下也说不定。”

    由于没有途径探查宫内的消息,他们也只能凭空猜测了。

    聊了几句后,这些位科试的主监考官便陆续往科试的考试地点而去。

    期间,或有几名同僚趁人不注意,偷偷将几张纸塞到罗文忠手中。

    罗文忠不动声色地将那些纸收了起来。

    这一幕,或许有其余的吏部官员注意到,但是他们都只当装作没看到。

    因为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几张纸上所写的应该是人名,京城中参与这次会试的上流权贵家的子弟,有人托他们这些吏部官员暗中照顾一下。

    当然了,不能说权贵子弟就没有一个有才学的,事实上,就像六皇子赵弘昭所邀请参加他雅风诗会的士子们,那可几乎都是京城内有头有脸的权贵家的公子哥,一个个能文能赋,饱读诗书,绝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但话说回来,即便家中的子弟并非不学无术的纨绔,但若能请吏部担任监考的官员们稍稍照顾一下,哪怕为此付出些钱财,对于京城那些权贵们来说又能算得了什么呢?

    花钱买心安嘛。

    就拿罗文忠来说,他的儿子罗嵘今年也要参加这次的会试,他也不得向他的诸位同僚通个气,请他们代为照顾一下,哪怕他的儿子罗嵘虽说性格狂妄点,但亦有真才实学。

    会试的地点,在陈都大梁内隶属于吏部的夫子庙,那原本是吏部专门为尚书省六部官员的子弟进学所设的学庙,但凡是仕途官员家中的子弟,都有资格进学,相当于宫学、宗学这种专门为某些子弟开办的学府。

    不过在会试期间,夫子庙都会暂时停学,充当吏部主持的科试的考试场所。

    此时在夫子庙内,隶属于吏部的科试人员已全部到齐,除了一名主考官与十六名监考官外,还有十几名令史、二十几名主事,以及数百名从大理寺、尹令府、城门督府等府衙借来的衙役兵丁,负责维持整个考场的秩序。

    而罗文忠这些监考官,其实是最后一批入场的,毕竟那些杂物事,也轮不到他们堂堂郎中、堂堂监考官去忙碌,自有手底下的主事、干事们去着手处理。

    他们这一干监考官来到了夫子庙的正殿,因为时辰尚早,他们暂时在正殿内休息片刻,一旦到了巳时,便正式开始今年的科试,陆续放庙外的学子们进入考场。

    可让他们有些错愕的是,此时夫子庙内,竟然已经坐着一位衣冠鲜华的富贵公子,却不知是何人,因为此人脸上带着一副有些可笑的面具,遮住了面容。

    不过他身后的那位护卫,那可了不得。只见那十名护卫一个个身穿墨色甲胄,挎带着腰刀,眼神凌厉、威武不凡。

    “阁下是?”罗文忠皱眉问道。

    话音刚落,就见那位富贵公子抬手出示了一块金灿灿的令牌,与当初宫内大太监童宪在幽芷宫出示的令牌一模一样,天子御令。

    见此,这一行十六名监考官哪还有不明白的,纷纷朝着那块金令跪倒在地。

    毋庸置疑,眼前这位,必定就是此次天子派遣来的陪监皇子,只是不知是哪一位而已。

    “起来吧。”富贵公子淡淡地挥了挥手,眼神似笑非笑地望着罗文忠。

    可能是注意到了眼前这位望向自己的眼神,罗文忠心下有些纳闷,拱手拜道:“敢问殿下是?”

    “呵呵呵……”

    富贵公子轻笑了两声,抬手缓缓摘下脸上的面具,笑着说道:“罗文忠,不认得本殿下了?”

    眼瞅着对方缓缓摘下面具,露出真实面容,罗文忠面色顿时大变。

    『赵……赵弘润?!竟是那八皇子赵弘润?』

    罗文忠骇然地发现,眼前这位被大魏天子派来陪监科试的皇子,竟然正是他前一阵子设计陷害,使其被关入宗府受罚的八皇子赵弘润。

    抬头再一瞧这位八殿下身后的那些护卫们,罗文忠暗自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到沈彧、吕牧那两名宗卫正恶狠狠地瞪着他。

    『这……怎么会?为什么会是他?!』

    罗文忠心中方寸大乱,因为据他所知,眼前这位八皇子赵弘润应该是不受大魏天子器重的,属于是可有可无的皇子,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罗文忠当初才敢设计陷害他,使其陷于宗府的责罚。

    在他看来,这种无足轻重的皇子,夜宿一方水榭那位苏姑娘的闺房,这等伤风败俗的事一旦宗府得知,岂会轻饶?哪怕关个一年半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没想到,仅仅七八日,这位八殿下便逃离了宗府牢笼,更摇身一变,成为了此次会试的陪监皇子。

    这简直,简直匪夷所思!

    在其余十六名监考官不解的眼神中,赵弘润缓缓站了起来,徐徐踱步到面色难看的罗文忠身前,低声对他笑说了一句。

    “上次承蒙你照顾了,咱们来玩第二场吧,罗大人。”

    『……』

    罗文忠面色阴沉,默然不语。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