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东宫干涉

    第四十五章

    八皇子赵弘润的来到,让此次科试的主考官罗文忠颇为头疼。

    他怎么会看不出,这位八殿下此番准是冲着他来的。

    起初他甚至有些怀疑天子提拔他为科试主监考官的用意,毕竟他这才当上主监考,与他有怨隙的八殿下随后就被钦点为皇子陪监,这也太巧了。

    『难道说陛下已知我陷害八殿下的事?』

    这个假想让罗文忠有些惴惴不安,毕竟他之所以有胆量设计陷害赵弘润,那是因为据他所知八皇子赵弘润并不受天子关注,否则,他岂有这个胆子。

    当日,罗文忠秘密唤来家奴,叫家人去疏通采办监的太监,希望能够采办监的太监口中得知一些消息。

    虽然说采办监的太监在皇宫内算是底层的小太监,根本没机会了解什么机密的事,但是对于罗文忠来说,这已经是他唯一能从皇宫内得到消息的途径了。

    黄昏时候,罗文忠的家人便送来消息,罗文忠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皇子陪监的名额是通过抓阄的方式选定的,这并不能表示天子有意偏袒八殿下赵弘润,毕竟据那名小太监所说,天子还在抓阄的过程中两度拆穿了八皇子舞弊的伎俩。

    并非是天子属意,这让罗文忠松了口气,毕竟他何来胆量与当朝天子斗?

    说句不夸张的话,天子若要杀他,岂非只是一句话的事?

    『不过这八皇子……倒也难办。』

    虽说花了一笔银子,但能从采办监的太监口中得知一些零碎消息,罗文忠觉得倒也不亏。

    毕竟采办监的太监明确告诉他的家人,八皇子赵弘润并非像传闻的那样不受天子重视,至少在这近一个月内,天子对其的态度不可思议的包容,哪怕那位顽劣的皇子在御花园用紫竹泪竹燃篝火烹烤了金鳞赬尾,天子仍旧没有责罚。

    这件皇宫内人人皆知的趣事,罗文忠听在耳中俨然是晴天霹雳。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八皇子赵弘润并非像传闻、或者像他所臆想的那样不受天子重视,相反的,此子甚是受到天子的宠爱。

    同样是皇子,若是不受天子重视,罗文忠并不在意为了保全他罗家而将其得罪,问题在于若是得罪的皇子其实格外受到天子的重视,这就比较麻烦了。

    更糟糕的是,那位八皇子非但受到天子重视,心智心计无一不是上成,当着他罗文忠的面,公然羞辱了他罗文忠的儿子罗嵘,还能通过一张巧舌说得他哑口无言,虽胸腔怒火填膺,却也没有机会发作。

    『怎么办?』

    罗文忠坐在屋内叹息着。

    “笃笃笃——”

    这时,屋外传来了叩门声,让罗文忠感觉有些诧异。

    因为他此时只是在夫子庙的厢房内暂时歇息而已,有谁会来呢?

    抱着疑惑,罗文忠起身开了门。

    “咦?范大人?”

    罗文忠有些惊讶,原来来人是同为此次科试的同考官,他在吏部的同僚,郎中范肃。

    虽同属郎中,其实略有些区别。

    要知道吏部分为四个司,分别是文选、考功、验封、稽勋,每个司设四名郎中,品秩一致,但其中有一名郎中居首,号为『司郎』,即司部的首官。

    而眼前这位范肃范大人,便是考功司的司郎。

    罗文忠是文选司的郎中,对方是考功司的司郎,虽同属一个吏部府衙,但说实话,平日里并没有过多的接触。

    “范大人也是来歇息的么?”

    罗文忠客气地问候道,毕竟虽说他是此次会试的主监考官,但论官职的品秩,对方要高他半级,客气一些,总是没错的。

    “呵呵。”范肃顺手关上了房门,望着罗文忠低声笑道:“我是特地来找罗大人的。”

    “找我?”罗文忠有些错愕。

    范肃挥挥手招呼着罗文忠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压低声音问道:“依今日所见,似乎罗大人与八殿下有怨隙?不知是因为何事?”

    “……”罗文忠默然不语。

    其实就算他不说,当时在场的十六名同考官也看出来了。

    但即便如此,罗文忠也不想透露,毕竟设计陷害皇子可不是什么小事,若被人得知捏为把柄会相当棘手。

    见罗文忠不愿意说,范肃也不在意,只是故作担忧地说道:“那位终归是皇子殿下,得罪了他,恐怕罗大人麻烦多多啊。”

    罗文忠闻言皱了皱眉,抬头瞧了一眼范肃,沉声说道:“范大人此来恐怕不只是为了调侃罗某吧?……不知范大人有何指教?”

    范肃微微一笑,压低声音说道:“范某只是指条明路给罗大人。……罗大人是聪明人,应该明白,单靠罗大人自己,恐怕是难以招架那位八殿下的,何不寻求庇护呢?”

    『寻求庇护?』

    罗文忠闻言眼瞳微微一缩。

    在明知他得罪了八皇子赵弘润的前提下,这范肃依然说出这句话,这就意味着,范肃口中能庇护他的,十有八九就是某位皇子。

    『这范肃……已然涉及嫡争了么?』

    罗文忠长吐了口气,没有说话。

    自古以来,但凡涉及皇子嫡争的大臣,除非想方设法使辅佐的皇子成功登基为帝,从此飞黄腾达,否则,最终下场极为凄惨。

    因此,在朝中局势未明朗前,聪明的人是不会轻易选择站队的,因为一旦站错了队伍,那就是覆巢之危,难有善终。

    宁可错失机会,也绝不能轻易涉险,这就是罗文忠对于皇子嫡争的看待,也是朝中大部分臣子对此的看法。

    但不可否认,也有些人妄图攀附新君、妄图成为从龙之臣。

    似乎是注意到了罗文忠脸上的排斥表情,范肃笑着低声劝道:“罗大人在担心什么呢?……难道还有什么比当下之急更重要的么?”

    『当下之急……』

    范肃一句话戳中了罗文忠的软肋,的确,当下,还有什么比应对来自八皇子赵弘润的苛难更重要的事呢?

    想到这里,罗文忠咬了咬牙,紧声问道:“不知是哪位殿下?”

    据他所知,目前朝中除了太子弘礼外,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的呼声也有不少,总的来说,这三位是目前最有可能成为未来新君的,如果范肃所效忠的是这三位殿下其中之一的话,罗文忠觉得赌一赌倒也没多大问题。

    “东宫!”范肃嘴里吐出了一个让罗文忠分外惊喜的词。

    『东宫?没想到竟然是东宫太子殿下!』

    罗文忠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之色,毕竟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氏比起东宫太子弘礼就差得远了,毕竟人家是如今的太子储君,而且品德、才能方面都属中上之姿,若无意外的话,太子成为新君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请为引荐。”

    打定了注意之后,罗文忠恭敬地朝着范肃行了一礼。

    罗文忠不会想到,范肃所指的请太子来庇护他不过是托词,因为原本范肃就准备请太子弘礼来干涉一下,毕竟八皇子赵弘润已经在查他们的账,这可是一个不怎么友好的讯号。

    至于罗文忠,不过是捎带的顺便罢了。

    『能笼络到罗文忠,相信太子殿下必定欢愉。』

    范肃满意地离开了。

    当夜,范肃便暗中传递消息,送东宫太子弘礼手中,言八皇子赵弘润蛮横无礼、干涉他们吏部内务,就连这位殿下当众羞辱主考官罗文忠之子罗嵘的事也一并提到了。

    不可否认,当得知范肃替他拉拢了罗文忠后,这位太子殿下的确颇为欣喜。

    没办法,谁叫尚书省六部的尚书、侍郎们都是极为谨慎的老狐狸,绝不肯轻易在嫡争中站队呢?

    因此,这位太子殿下也只能想方设法从司部的郎官们开始着手拉拢,毕竟郎官在六部中说高不高、说低不低,虽说手底下也掌管着百来号人,但终归头上还有尚书与左右侍郎,若无特殊情况,他们想要往上爬,就只有借助异风,难道还要等站在头顶上的尚书与左右侍郎们老死不成?

    其实话说回来,作为东宫太子,弘礼本不需要如此掉价地去拉拢一些郎官,但他也没办法,因为来自雍王弘誉与襄王弘璟的威胁越来越大,尤其是与他同年的雍王弘誉,据太子弘礼所知他已经拉拢了不少朝中官员,可以说是他迈向皇位的最大阻碍。

    “冯述。”

    太子弘礼唤来了他的宗卫冯述,吩咐道:“你去夫子庙给老八传个口信,叫他恪守本分,莫要僭越去干涉吏部的事。对了,隐晦地提一提那罗文忠,叫老八莫要将事情做绝,那罗文忠终归是我大魏臣子。”

    宗卫冯述闻言皱了皱眉,犹豫说道:“太子殿下,八殿下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呐,他连陛下都敢顶撞……据我所知,陛下目前对八殿下颇为看重,为这种小事得罪,恐怕不值得。”

    “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好不容易在吏部拉拢的人么?”

    “不,卑职的意思是,吏部内治混乱,贪污枉法者不少,即便八殿下去查,也不见得能追查到太子殿下的人头上去,但是殿下若要保那罗文忠……明知八殿下要整此人,太子殿下却出手干预,恐怕不值得。”

    “你懂什么?”太子弘礼不悦地说道:“那罗文忠是吏部文选司的郎官,文选司的司郎蔡涣始终对本太子若即若离,我怀疑此人心向老二弘誉,若此次能拉拢到罗文忠,就能叫他替我盯着点那蔡涣,若是那蔡涣当真是老二那边的人,我也能想办法将其踢走,让罗文忠坐上司郎位置,到那时候,文选司与考功司这两个吏部最紧要的司部,就能牢牢捏在我手中。只要牢牢捏住这两个司部,老二再怎么拉拢吏部其余的官员,本太子也不惧,明白么?”

    “但……”

    冯述还想再劝什么,却被太子弘礼给打断了。

    “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只管将我的话传于老八。”

    “……是。”

    <a href=>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阔男书库!</a>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