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家宴

    第五十五章

    “陛下到。”

    未时左右,随着大太监童宪走入殿内一声尖着嗓子的唱报,早已在文德殿内的后妃、皇子、公主们,在皇后王氏的引导下纷纷行礼,恭迎天子。

    “都平身罢。”

    大魏天子赵元偲挥挥手笑着,一边走向天子席位,一边示意众人起身就座。

    不过按照规矩,只有等这位大魏天子入座之后,其余人才能入座。

    终于,天子在那面朝众皇子、面朝前殿的位置坐下了,这时嫔妃、皇子、公主们才纷纷入座。

    平心而论,赵弘润并不喜欢参加这种所谓的家宴,在他心目中,家宴的成员应该都是至亲,比如沈淑妃、九皇子弘宣,唔,苏姑娘也是可以邀请的,还有六皇子赵弘昭,至于大魏天子嘛,他爱来不来。

    而眼前的这种家宴,充斥着太多太多的陌生人,毫无所谓“家”的氛围,赵弘润并不喜欢。

    你瞧,沈淑妃与九皇子弘宣,这两位赵弘润心目中最重要的家人,席位被安置地离他远远的。沈淑妃的席位安置在天子之后的众嫔妃中,而九皇子弘宣,更是被安置在皇子席位的另外一侧,弄得赵弘润想跟弟弟说两句话都没机会。

    反而是赵弘润身后陪席中的卫骄、高括、周朴三人神情激动。

    能不激动么?这可是大魏天子所设的家宴,京中有多少权贵做梦都想赴宴却苦于没有机会。

    每当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忍不住暗自庆幸自己宗卫的身份,因为凭借着与皇子的关系,宗卫们十有八九都能参加这种场合,唔,虽然名额不多,需要十名宗卫抽签抓阄决定。

    天子入座之后,说了几句感慨的话,大意就是希望家中和睦这类的祝愿与鼓励之词,而在此期间,赵弘润终于醒悟了雍王弘誉口中那句『时日不多』究竟是什么意思。

    原来,是东宫太子妃李氏领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儿向天子请安,那小家伙还当众表演吟诗,童音脆响,博得天子哈哈大笑,喜不胜喜。

    “皇兄,永律几岁了?”

    赵弘润低声询问着在他左手侧的六皇子赵弘昭。他口中的『永律』,便是此刻在天子身边的小童,东宫太子弘礼之子,也就是皇长孙,赵弘润这辈皇子们的小侄儿。

    由于大魏对于嫡系的子嗣问题看得比较重,因此历代东宫太子往往在弱冠前便有子嗣,以确保皇室正统的传承理念,而其余皇子则没有这个硬性要求。

    “永律啊?”六皇子弘昭算了算,低声回道:“六七岁了吧?七岁……对,七岁。”

    『七岁……也就是说过了今年就八岁了,可以入宫学了……』

    赵弘润默默地思忖着。

    在宫廷内,满八岁的皇子与皇孙就可以被视为一个“小大人”了,一来早夭的可能在这个岁数已减至最低,二来也可以按照要求培育其才学,并遣培年轻的宗卫。

    无论是其余皇子们还是赵弘润,都是这么走过来的。

    换句话说,等待那位小侄儿到了八岁,正式入了宫学,那么像雍王弘誉这些位有争夺皇位野心的皇子们,他们的压力就更大了,因为到那时候,他们的对手就不单单只是太子弘礼了,还得加上太子弘礼的长子,皇长孙永律。

    因为不能确保,天子是否会因为疼爱、偏爱这位皇长孙永律,而将皇位传给东宫太子。

    照这么想,雍王等人的时日的确不多了,随着这位皇长孙逐渐受到天子的重视,他们的日子会越来越不好过。

    这不,眼瞅着天子笑呵呵地将皇长孙永律揽在怀里,要他同坐于一席,除了太子弘礼面带笑容外,其余四位有心争夺皇位的皇子们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勉强。

    这时,在大太监童宪的示意下,尚膳局的小太监们已纷纷端着菜肴上来了,不可否认那些喷香的菜肴,赵弘润对其的兴趣要远比他观察皇子们更感兴趣。

    在他眼里,今日的所谓家宴他权当就是白吃一顿饭。

    在用饭时,天子与自己的儿子们开始语言上的交流。虽然古人有着“食不言”的规矩,但这句话的本意指的是不能够在吃东西的时候说话,即一边咀嚼一边说话,这样不礼貌。并不是指,不能够在吃饭的时候说话。

    相反地,在用饭时全家说话交流,这是历来的传统,尤其是对于不容易凑到一起的家庭来说。

    倘若连用饭的时候都没有什么话可说,相信这个家庭在别的时候,也几乎没有什么交流的机会了。

    好比此刻的赵弘润,他就是一门心思地吃肉、吃鱼、啃猪蹄,除了时而跟左手侧的六皇兄赵弘昭低声聊几句外,并没有心思插入到天子的游戏中去。

    哦,所谓天子的游戏,其实就是天子叫中书省的三位大臣们想了一些谜语,此时在家宴中叫童宪念出来,让众皇子与众公主们猜,若是猜对了,会有一些精致的小玩意作为奖励。

    皇子们的奖励是玉制的带钩(挂玉佩的)、玉佩等等,而对于公主们的奖励则是玉镯、玉簪之类的。

    纯粹就是活跃筵席气氛的小游戏。

    但不可否认众皇子、公主们对此颇有兴致。当然了,或许那些公主们所在意的是那些制作精致的玉器,不过对于一些有野心问鼎九五天子宝座的皇子们来说,他们更在意的是能否在其父皇面前频频露脸,讨得天子的欢心。

    数来数去,恐怕也只有赵弘润自顾自吃菜饮果酒,仿佛与殿内的其他人都格格不入。

    因为纯粹就是活跃筵席气氛的谜语,并且还要照顾到文采相对薄弱的公主们,因此,中书省的三位大臣所想出的谜语都相对比较简单,偶尔才会有一两个比较难一点的。

    比如『左边一千不足、右边一万有余』。

    几乎是在童宪刚刚念完,赵弘润在心中便猜到了谜底。

    “仿。”六皇子弘昭猜对了首个谜语。

    猜对了首个谜语,从一名小太监手中接过了一枚玉佩的小奖励,这位麒麟儿也就自顾自饮酒不再参与之后的猜谜了。

    雨露同沾嘛,总不能他一个人就把所有的谜都给猜中了吧?

    而赵弘润则是连一个谜语都懒得猜,毕竟那些奖励的小玩意一看就晓得是出自宫廷内的,他也不能拿出去卖了换银子,既然如此要那些玩意做什么?

    “话别之后弃前嫌。”

    “谦。”

    “作品别具一格。”

    “吕。”

    “庄家欠收。”

    “秒。”

    “指东道西。”

    “诣。”

    “争先入川”

    “色。”

    在赵弘润与赵弘昭两位皇子主动相让的情况下,其余皇子、公主们均有不少收获,既得了小奖励又能被天子夸赞,许多人的脸上都不由地露出了喜悦之色。

    就唯独赵弘润格格不入,他不像六皇子赵弘昭那样只是面带微笑地徐徐饮酒,一看就晓得是相让诸位皇兄皇弟、皇姐皇妹的,他就是自顾自地吃东西,仿佛连听那些谜语的兴趣都没有。

    见此,天子又好气又好笑,他固然晓得这些简单的谜语是难不倒这位才智媲美麒麟儿赵弘昭的八皇子的,但是赵弘润如此不给面子的举动,这让天子稍稍有些不高兴。

    “弘润,你为何不猜呢?”

    天子抬手示意童宪暂时停止出题,开口询问赵弘润道。

    此言一出,殿内许多嫔妃、皇子、公主们皆下意识地望向了赵弘润。

    要知道往年赵弘润也是像这样与众人格格不入,然而天子却从未开口问及过,可是今日,天子却主动问起,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天子不同以往,已对这位皇子逐渐看重起来。

    “弘润,你也试试吧……莫要扫兴。”

    六皇子赵弘昭用眼神示意着右手席中的八弟,他固然明白这些谜语既然难不住他,自然也难不住身旁的这位八弟,但问题是,他这位八弟素来性子乖僻,难保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可能是因为上一回在天子手中败地哑口无言的关系吧,赵弘润对于他那位父皇多少也已有些敬重,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抬手朝大太监童宪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童宪会意,笑着出题道:“站于一旁请莫要言语。”

    话音刚落,赵弘润这边便已给出了答案:“靖。”

    『答得好快啊……』

    殿内众人心中都有些惊讶,就连六皇子赵弘昭眼中也露出几许惊喜之色,毕竟赵弘润想出答案的速度丝毫不亚于他,足以称得上是才思敏捷。

    “恭喜八殿下。”

    童宪照旧还是那个说辞,同时示意身后的小太监向赵弘润送到一只精致的玉钩。

    赵弘润拿起玉钩瞅了瞅,见成色绝佳,遂拉住那个小太监,低声说道:“去,给我换个镯子。”

    小太监疑惑地望了一眼这位八殿下,倒也不敢说什么,连忙拿着玉钩去换了一个镯子,送到赵弘润手里。

    “是打算送给沈淑妃么?”六皇子弘昭好奇地低声问道。

    “啊……呃,是啊。”赵弘润闻言一愣,表情不禁有些尴尬,因为他方才心中所想的可是那位与他有过肌肤之亲的苏姑娘,还真没想到他母妃。

    赵弘昭诧异地望着赵弘润脸上的表情,心中有些纳闷,不过倒也没有细想。

    而天子见自己这个儿子如此识趣,心里也高兴,倒也没有再挑什么刺,但不可否认,天子方才主动问及赵弘润的事,已被有些人瞧在眼里。

    比如东宫太子弘礼,他心里就不怎么高兴。

    毕竟在他看来,他这个八弟俨然已有迹象跟雍王弘誉走得很近,并且上回在科试中还坏了他的好事。

    这口气,东宫太子咽不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