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赴会

    六皇子弘昭的六月雅风诗会,设在初六的这一日。

    据说在这一日,各地的士子们会将家中的藏书都拿出来晒一晒,防止虫蛀。

    既然是晒收藏的书籍,那么人自然是不能走开的,毕竟这年头书籍还是很珍贵的,尤其是罕见的稀有藏书,那更是有价无市,轻易难以收购。

    于是,士子们索性就坐在那些暴晒的书籍中,一边晒书一边继续在阴凉地做学问。

    附近或有也在晒书的士子们,于是这些人聚拢在一起,相互探讨学问。

    而久而久之地,这一日便演变成了晒书以及与同伴交流文采的节日。

    其实不止六月初六,比如七月初七,女子们眼中的乞巧(七巧)节,对于士子们而言,同样也是一个晒书交流学问的日子。

    之所以夏秋季节有晒书的习俗,原因在于夏季多梅雨天气,气候潮湿,若不将藏书拿出来多晒晒,很容易就会生蛀虫。

    不过据赵弘润所知,大魏一开始是没有这个习俗的,这个习俗似乎最早起源于齐国,后来才徐徐传入大魏,变成了大魏士子们普遍推崇的士林习俗之一。

    六月初六这一日,赵弘润照常在巳时两三刻才醒来。

    没办法,十四岁的身体正处在发育阶段,更何况他每日宫内宫外地疯跑,不嗜睡这才叫奇怪。

    下了榻,穿上一身朱红色的锦服,赵弘润在自己的寝阁文昭阁用了饭,随即未做多少耽搁便带着宗卫们出了殿门。

    今日的第一站自然是玉琼阁,因为昨日赵弘润已与皇姐玉珑公主约好,带她赴六皇子赵弘昭的六月雅风诗会,毕竟目前他并没有办法带她溜出宫去游玩,也就只能让她借六皇兄的诗会驱一驱烦闷了。

    不过一炷香的工夫,赵弘润便到了玉珑公主的寝阁玉琼阁,他与宗卫们在前殿等候,托宫内的侍女到内室前往禀告。

    不多时,玉珑公主便领着贴身宫女翠儿从寝居内走了出来。

    今日的玉珑公主,似乎是经过一番打扮的,虽然浑身上下并没有佩戴什么奢华的饰物,也没有涂抹胭脂,但不可否认,这种素然的美感,反而使人眼前一亮。

    『天生丽质……』

    赵弘润忍不住在心底暗暗夸赞了一句。

    “弘润,你来啦。”玉珑公主与赵弘润打了声招呼。

    毕竟是经过一个月多的相处,她也逐渐摸清了眼前这位皇弟的性子,神态不再像起初那样拘束,而是将赵弘润视为了亲近的亲人,就跟赵弘润对待弟弟弘宣一眼。

    也正是因为这样,赵弘润也逐渐开起了眼前这位皇姐的玩笑:“皇姐今日特别漂亮。”

    “哪有。”玉珑公主秀目撇了一眼赵弘润,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很开心,看得出来,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善于掩藏自己内心真实感受的少女。

    吩咐贴身宫女翠儿为赵弘润奉上了一杯茶,玉珑公主仍有些犹豫地说道:“弘润,我真的可以跟你去赴六皇子的诗会么?总觉得这样不合礼法……”

    的确,按照大魏宫廷内的礼俗,未出阁的皇子不允许任何一名宫女接近他们,而未出阁的公主,更是不允许除宗族成员以外的男性接近,否则,宗府与尚仪局便会做出相应的惩罚。

    “放心,我早有准备。”

    赵弘润宽慰了一句,伸手从怀中掏出一物,直接戴在玉珑公主的脸上。

    “去对着铜镜瞧瞧罢。”

    “喔……”

    玉珑公主好奇地摸了摸光洁微凉的银质面具,噔噔噔跑回寝居,对着铜镜瞧了瞧镜中的自己,她这才发现,这块面具遮住了自颧骨以上的半张脸。

    原来,赵弘润早就考虑过此事,于是昨日离开玉琼阁后,派宗卫到工部赶制了这么一块面具。

    可能是从未收到过如此新奇的小礼物,玉珑公主对着铜镜左瞧右瞧,一副小女儿的姿态。

    不得不说,工部的巧匠们相当靠谱,这块面具的制作非常精致,玉珑公主带上后没有感到丝毫的不适。

    就是玉珑公主自己觉得挺怪的,怪中透着几分新鲜感。

    对照着铜镜瞧了好一会,玉珑公主这才回到前殿,此时赵弘润正慢悠悠地喝着宫女翠儿奉上的茶水,听到脚步声转头瞧了一眼,笑着说道:“这样就没人能瞧得见皇姐你的容貌了,就算尚仪局得知了,也无法责怪。”

    玉珑公主听了不禁有些欣喜,毕竟她也挺想跟着赵弘润去见识见识那在京中、宫中都享受极高声誉的雅风诗会,只不过担心此举会受到尚仪局的责罚,这才一直显得犹豫不决。

    如今赵弘润替她想到了一个还算合适的解决办法,她自然会心动。

    “那……这会儿就去吗?”

    眼瞅着一块面具就让玉珑公主从犹豫不决的心态转变为兴致勃勃,赵弘润心下也微微有些好笑,喝着茶慢条斯理地说道:“对!……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建议皇姐换上那一日衣物,毕竟宫内人多眼杂,太过于招摇,终归不好……”

    在他说话时,宗卫沈彧适时地递上一个布包袱,包袱内放有三套赵弘润还未穿过的新衣物,其中有一套,正是玉珑公主上月端阳节在赵弘润的帮助下悄然溜出宫去时所穿过的。

    “还是弘润你想得周到。”玉珑公主吐了吐舌头,抱过布包袱便又回到了寝居。

    等她再次出现时,她已摇身一变,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公子,只可惜,这位风度翩翩的公主举手投足间还是充斥着一股女儿家姿态,撇开新奇感不谈,让赵弘润怎么看都感觉挺别扭的。

    “怎么样?像不像弘润平日里的样子?”

    玉珑公主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赵弘润身后众宗卫满脸古怪的表情,照着那日赵弘润所教她的动作,在众人面前来回走了几圈,做了几个动作。

    『这……哪像我家殿下了?』

    众宗卫们面面相觑,又不好直说自己心中的看法,只好点点头含糊地称赞两句学得像。

    不过在赵弘润看来,玉珑公主学得明显比端阳节那日好多了,也不能强求太多。毕竟十五年的女儿习惯,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过来的?

    “时辰不早了,那就走了,免得六皇兄又以为我爽约。”喝完了最后一口茶水,赵弘润起身站了起来。

    见此,玉珑公主遂与宫女翠儿交代了几句,便跟着赵弘润离开了玉琼阁。

    在一行人前往雅风阁的途中,果然遇到不少宫女、太监。因为赵弘润的关系,那些宫女们自然会识趣地绕道,即使不能绕道也纷纷暂时藏身于园子,倒也不担心玉珑公主会被她们瞧穿身份。

    反倒是那些小太监有点麻烦,不过好在赵弘润在宫内“凶名”不低,倒也没有几个小太监敢抬头观瞧。

    于是一路上有惊无险。

    到了雅风阁,远远地,赵弘润便瞧见六皇兄赵弘昭就站在殿外,负背双手等待着谁。

    等谁?还不就是等赵弘润呗!

    由于有过一次爽约的前车之鉴,说实话赵弘昭也没有把握他这位八弟这回会不会前来赴会。

    不夸张地说,他已经做好了随时杀向文昭阁的准备。

    不过依眼下看来,赵弘润还是蛮识相的,没有使这位心智超群的皇兄暴怒。

    “呵!”

    远远瞧见赵弘润领着一帮宗卫浩浩荡荡地向自己的雅风阁走来,赵弘昭微微一笑,正要上前迎一迎,他忽然注意到了赵弘润身后那女扮男装的玉珑公主,脸上当即露出了几许疑色。

    也难怪,毕竟玉珑公主身材窈窕,哪怕是女扮男装混在赵弘润的宗卫们当中,也格外惹眼,更何况她还带着一张古怪的面具。

    『不会吧?弘润将“她”带到我这里来了?』

    弘昭心下嘀咕了一句,虽然他并没有深究上月端阳日晚上他八弟赵弘润究竟是带着哪一位悄然溜出宫去玩耍,但也已然猜到哪一位十有八九就是宫内某位与赵弘润关系不错的公主。

    在他嘀咕时,赵弘润已领着玉珑公主以及众宗卫来到了这位六皇兄面前,拱手与他打了声招呼:“皇兄。”

    “唔。”六皇子弘昭点了点头,不由地将目光投向躲躲藏藏的玉珑公主。

    赵弘润也晓得这位六皇兄十有八九已经猜到了几分,倒也不再费心隐瞒,低声对玉珑公主说道:“皇姐不必躲藏了,其实六皇兄早就猜到了几分了……不碍事的,六皇兄是值得信任的人。”

    其实玉珑公主也不是想隐瞒什么,她只是下意识的躲藏而已,如今听赵弘润这么一说,连忙站出来,施礼道:“皇妹玉珑,见过六皇子。”

    作为一位明明已达出阁年龄要求却因为深受天子喜爱而延缓出阁之事的皇子,六皇子弘昭今年已十八岁,年长玉珑公主三岁,因此,玉珑公主在面对他时需持皇妹之礼。

    『玉珑?是已逝的萧淑嫒的女儿么?弘润怎么会与她有所交情的样子?』

    弘昭微微皱眉思忖了一下,心中不免有些惊讶。

    毕竟据他所知,玉珑公主是宫中并不是一位受到他们父皇宠爱的公主,一年到头宫内几乎没有任何有关于她的消息,仿佛她住或不住在宫内都无差别,毫无存在感可言。

    而他的八弟赵弘润呢?那可是目前宫内风头最盛的皇子,尤其是在端阳节于文德殿破坏了东宫太子的立言大事后,宫内不晓得有多少人在谈论这位皇子。

    一位是从未听天子提及过的公主,一位是如今越来越受到天子喜爱、捧为明珠一般的皇子,六皇子弘昭实在不能理解,这两位怎么会牵扯上瓜葛。

    不过既然是他八弟弘润邀请来的,哪怕六皇子弘昭感觉玉珑公主身为女儿家混迹在他们当中并不是很妥当,也不能不给八弟弘润这个面子。

    “弘润、玉珑,请。”

    “皇兄先请。”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