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藏(二)

    领着大太监童宪与其余两名小太监,大魏天子在沈彧等宗卫的指引下,一路来到了他儿子赵弘润的寝居。

    期间,魏天子的眼神时不时地扫向四周,希望可以瞧出些端倪来,毕竟据内侍监的太监回报,方才他儿子赵弘润一行人回宫的时候,女扮男装的玉珑公主俨然是在队伍中的。

    因此,魏天子怀疑玉珑公主就藏身在这文昭阁内,但是至于究竟藏在哪里,他暂时还未发现。

    “陛下请。”

    沈彧恭敬地推开了寝居的门。

    魏天子点了点头,抬脚迈入寝居,他绕过了迎面的屏风,走向了床榻。

    因为床榻方向,传来了他儿子赵弘润虚弱的声音。

    “是父皇吗?皇儿向父皇请安……”

    说着,床榻纱帘之后有个人影准备坐起来。

    魏天子心中暗暗冷笑,故意不开口阻拦,因为他晓得这个儿子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准备看他怎么圆谎,如何向他请安。

    可没想到,纱帘后的人影挣扎了几下,忽然又一头栽回了床上:“父皇莫怪,皇儿实在是……实在是动弹不得。”

    『这劣子!』

    魏天子哭笑不得,亦假惺惺地配合道:“弘润,你病得这么重,就莫要起来了,父皇不会怪你的。”

    这一幕,沈彧等人瞧在眼里心中很是别扭:果然是亲父子,都真够那啥的。

    童宪搬了一张凳子来摆在床榻旁,见此,魏天子便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因为屋内都不是什么外人,因为魏天子也不必藏着掖着。

    他压低声音很直接地问道:“弘润,玉珑呢?”

    躲在被褥中的玉珑公主听到他父皇这一声问话,顿时吓得连气都不敢喘。

    “玉珑皇姐?”赵弘润故作虚弱地说道:“皇儿不知。”

    “不知?”魏天子眯了眯眼睛,带着几分怒意说道:“除了你,这宫内还有谁敢如此胆大包天,拐带公主闯出宫去?……她人在哪?!”

    “既是出宫了,皇儿又怎么晓得玉珑皇姐在哪呢?……说不定,逃到楚国去了呢!”他的话中,充满了讽刺。

    『果然弘润得知了……是谁给他送了信?按理来说,朕已严加警告,内侍监的人是断然不敢透露的,既然如此,这个消息又如何会传到这劣子耳中?』

    魏天子没有理睬儿子话中的讽刺,平静地陈述事实:“是吗?可是朕却听说,你方才又将玉珑给带回宫来了……她在哪?”

    “有这回事?”赵弘润虚弱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惊奇:“皇儿不知情。”

    “不知情?”魏天子冷笑了两声,沉声说道:“你敢让朕搜你的文昭阁么?!”

    赵弘润闻言语气丝毫未变:“父皇尽管搜便是。”

    “好!”魏天子立马转头对童宪身后的两名小太监说道:“将殿外的禁卫唤进来,给朕彻彻底底地搜查文昭阁!”

    “是。”小太监躬身而去。

    这回,沈彧并没有阻拦,毕竟是他们殿下允诺的。

    从外面的声音可以听出,那数十名禁卫已走入了殿内,开始彻查整个文昭阁。

    而在他们搜查的期间,魏天子闭目养神,等待着结果,也没有与床榻上的赵弘润有什么交流。

    反正也没什么好聊的,这小子纯粹就是装病而已。

    可足足等了大半个时辰,禁卫们搜查后得出的结果,却使魏天子有些意外。

    “陛下,文昭阁上上下下已经搜查过,并无玉珑公主的踪迹。”几名前来报告的禁卫如实说道。

    『什么?没有?』

    魏天子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怎么可能会没有?这劣子刚到文昭阁,内侍监的人便在四周监视,玉珑断然不可能偷偷再溜出去的,怎么可能找不到?』

    “所有地方都找过了?”

    “是,文昭阁殿内上上下下都找过了,除了……”那名禁卫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隐晦地指了指脚下。

    “搜!”魏天子沉声说道。

    当即,便有十几名禁卫走了进来,翻箱倒柜地搜寻玉珑公主的踪迹。

    而期间,魏天子亦不由地来回走动,用惊疑的眼神审视四周。

    『怎么会没有呢?这劣子如此平心静气,俨然玉珑就在他掌控范围之内,再者,有内侍监的人监视这文昭阁,这劣子也断然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玉珑转移到别的地方……等会!这劣子为何要装病?』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魏天子猛走几步,走近床榻,一把拉开了床榻上的纱帘。

    是的,还有一个地方能藏人!

    可出乎魏天子意料的是,他儿子赵弘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靠在床榻上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劣子竟还冲着他微微笑着,那笑容仿佛透露着一个讯息:啊,被你找到了。

    “父皇是怀疑皇儿将玉珑皇姐藏在床榻上么?”赵弘润没心没肺地揭穿了天子心中的猜测,吓得被褥内的玉珑公主一动都不敢动,瑟瑟发抖。

    “父皇要不要掀起来看看?看看玉珑皇姐是否如父皇猜测的那样,藏身在皇儿的榻上?”赵弘润作势掀起一个小角,而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寝居内那些禁卫们。

    『好小子!』

    魏天子一方面惊怒交加,一方面对儿子的心计为之动容。

    此刻的他,万分确信玉珑公主就在他儿子的床榻上,躲在那厚实的被褥之下,可问题是,他真的能掀起被褥将玉珑公主揪出来么?

    堂堂皇子,与公主同塌而眠,这传出去绝对会是惊世骇俗的宫廷丑闻。

    虽说魏天子可以令那些禁卫们禁口,可万一即便如此还是传出去了呢?

    难道将这些禁卫都灭口?

    以什么理由呢?

    毫无理由地滥杀无辜?

    魏天子可是还希望自己能留下一个好名声,成为后人所敬仰的有道明君,而不是暴虐的君王!

    更关键的是,在魏天子看来,既然这个儿子都使出这种“会伤己”的招数了,那就意味着,只要他掀开被褥,那无疑便是鱼死网破的局面。

    为一个无足轻重的玉珑公主,换一个日后必定会成为大魏顶梁柱的皇子,这真的值得么?

    “……”魏天子忍着愤怒,瞪视着赵弘润。

    天子并不只是气愤他儿子竟然用这种阴招来逼迫他,更气愤这个劣子竟然丝毫不顾他自己的名声,也要保住玉珑。

    “……”而赵弘润则淡淡地回望魏天子。

    不错,他在赌,赌他父皇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当着闲杂人等的面,将局面弄至无法挽回的地步。

    父子两人对视了半响,忽然天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呵呵呵哈哈哈哈——”

    『罢了,只要玉珑还在文昭阁就足够,没必要与这劣子弄个撕破脸,难以收场……只要叫内侍监的人时刻盯着文昭阁,玉珑也断然逃不出去。』

    诚如赵弘润所料,魏天子这位上位者在察觉到玉珑公主此刻就在文昭阁,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后,最终理智地选择了妥协。

    “找不到玉珑,那就找不到吧,或许正如皇儿所言,她不知逃到哪里去了……皇儿染了风寒,好好休息。这几日,就莫要离宫了。”天子这是变相地使赵弘润禁足了。

    毕竟只要赵弘润没办法出宫,玉珑公主就断然不可能逃出宫去。

    既然玉珑无法逃出宫去,那么一切仍然在魏天子掌控之中。

    因此,实在没必要弄地不好收场。

    然而,赵弘润也不是吃素的,见魏天子准备离开,笑着说道:“父皇不再仔细搜搜么?保不定玉珑皇姐就在我文昭阁哟。……父皇还是再仔细搜搜吧,搜个彻底,皇儿可不想三天两头地被禁卫搜查。或者说,父皇明察秋毫,已断定玉珑皇姐不在我文昭阁内了。”

    『……』

    魏天子闻言皱了皱眉,他意识到,倘若他今日放弃了将玉珑公主从赵弘润的床榻上揪出来,那么日后,恐怕就没什么机会再光明正大地来搜查文昭阁了。

    当然了,倘若玉珑公主犯傻自己跑出文昭阁,被内侍监的人或者禁卫抓获,那就另当别论。

    否则,魏天子今日离开,就变相坐实了『玉珑不在文昭阁』这件事,再没有人能拿这件事说事,或者以此为借口搜查文昭阁。

    要不然,岂不是抽魏天子的脸?

    “呵呵呵!”魏天子笑了两声,忽然弯腰对儿子低声说道:“算你狠,不过,你能护她多久?……一辈子让她躲在这文昭阁么?”

    说罢,魏天子深深望了一眼床榻上的被褥,振了振龙袍,双手负背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天子一走,太监与禁卫们亦相继离开了。

    “呼——”

    玉珑公主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热得满头大汗的她小脸红扑扑的,甚是诱人。

    “弘润,真的你好厉害,果真使父皇退却了……话说方才你说要掀被褥时,可吓死我了……”

    赵弘润没有心思欣赏玉珑公主此刻的美艳,他的脸上并无丝毫得胜的喜悦。

    是的,天子说得没错,单单只是这样的话,虽然也能使玉珑公主逃过被嫁往楚国的命运,但是代价太大。

    首先是他被禁足,这就意味着他没办法再出宫,自然而然,也没办法再带玉珑公主出宫。

    换而言之,除非玉珑公主这辈子就呆在他文昭阁,否则,经过今日之事心中已留下了芥蒂的魏天子,一旦日后有机会抓到玉珑公主,铁定会将她嫁往他国。

    这并不算彻底地改变玉珑公主的处境。

    『看来,为今之计只有找个契机与父皇坦诚详谈,彻底打消父皇将玉珑嫁往别国的念头……』

    当晚,赵弘润将自己的寝居让给了玉珑公主,独自一人坐在前殿默默地思忖着。

    “缺一个合适的契机啊……”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疲倦地揉了揉脑门。

    “不过话说回来,为何父皇偏偏会选择牺牲玉珑呢?奇怪……”

    赵弘润的眼中露出了几许疑虑之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