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八皇子的礼物

    一直在旁静静倾听的赵弘润默默地离开了垂拱殿,站在殿外的台阶上,唤来了在殿外等候的宗卫沈彧等人。

    “沈彧,你等走一趟听风阁,跟我弟弘宣知会一声,他的宗卫张骜、李蒙等人,我暂时借来用用。”

    他口中的张骜、李蒙等人,乃是他的弟弟皇九子弘宣身边的宗卫。

    “是。”沈彧虽然不解,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殿下要做什么?”

    只见赵弘润稍稍思忖了一下,附耳对沈彧说道:“借来张骜、李蒙等人后,你等便去尚功局……”说着,他将他的打算跟沈彧细细说来。

    “诶?”宗卫沈彧闻言脸上露出一个错愕而古怪的表情,仿佛已意识到了什么,但又满脸不敢相信地说道:“殿下,您这是……”

    “去吧,速去速回。”

    “是。”

    打发走了沈彧等宗卫,赵弘润仍旧走回了垂拱殿,继续坐在旁听的位置上,听着殿内那些大臣商议对策。

    他简直难以想象,明明楚国都攻到他魏国国内了,可是这帮朝中大臣们,他们居然还想着求和。

    是,不可否认,大魏的国力的确不如楚国,一旦陷于魏、楚战争,就极有可能会招来韩国的觊视,这无异于是好不容易赶走了前院的虎,后院却又进来一条狼的局面,与其如此,还不如就跟那头虎商量商量,给他一块肉打发走他,也好留着力气防止后院的狼扑进来。

    这样想是没错,可让赵弘润为之遗憾的是,那些位朝中大臣们居然没有一人认为他们既能赶走前院的虎,也能迫使后院的狼不敢窜进来。

    简单地说,这些朝臣们缺乏血性。

    打要打,但是却不能打出楚军的火气来……可笑啊,这种为难人的要求,你叫前线的将士们怎么履行?

    更让赵弘润感到无语的是,堂堂兵部尚书口中所说的要打,目的竟然是为了随后的求和,只不过是一种表明立场、表明心迹的手段罢了。

    简单地说,就是打一场胜仗搓一搓楚军的气焰,使他们意识到他们不可能一口吞掉魏国,得些好处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纯粹的政治手法。

    而让赵弘润不能接受的是,那个兵部尚书李鬻竟然提出先把玉珑公主嫁到楚国去,作为这次向楚国求和的好的突破口。

    对此,赵弘润只想对那家伙说三个字:去尼玛!

    然而他并没有立即发作,因为要说服这些殿内的大臣们,他需要借助一些道具。

    大概半个时辰左右,宗卫沈彧站在殿外咳嗽了两声,向赵弘润传递了一个讯息。

    『东西到了么?该是我出场的时候了。』

    在大太监童宪惊诧的目光下,赵弘润正了正衣冠。

    『这劣子……』

    魏天子俨然注意到了这个儿子的异常。

    事实上,天子时不时地在关注这第八个儿子,想看看他是否会提出反对的意见,可让他诧异的是,哪怕兵部尚书李鬻提出了和亲,以玉珑公主的出嫁作为大魏向楚国求和的突破口,赵弘润依旧没有发表反对的言论。

    事有反常必为妖!

    魏天子可以想象,这个性格恶劣而心智极高的儿子,准是在筹谋着什么。

    “弘润,你莫不是有什么独特的见解么?”魏天子忍不住问道。

    顿时殿内安静了下来,诸朝中大臣们纷纷转头望向赵弘润这位旁听的皇子。

    虽然说由于当初端阳日文德殿一事,朝中已逐渐知晓这位皇子的能耐,知晓这是一位能使东宫太子吃瘪的皇子,但是真正近距离地接触这位皇子殿下,他们也才是第二回而已。

    并且,无论是上回还是这回,这位八皇子始终只是坐在一侧旁听,从未发表过自己的看法,因此,他们心底多少都有些纳闷:看这位皇子的模样,不像是能使东宫太子有苦难言的狠角色呀!

    “父皇是在问皇儿么?”赵弘润指了指自己,摆出很无辜的样子。

    然而天子可不会被他这种故作无辜的样子所蒙蔽,淡淡说道:“莫尽说些无用的,朕只是问你,对于诸位大臣所商讨出的结果,你有何看法?”

    “不知诸位大人商议出什么结果了呢?”赵弘润依旧故作不解地问道。

    天子皱了皱眉,望了一眼兵部尚书李鬻,后者虽然心中有些糊涂,但还是会意了天子的眼神,低声向赵弘润又解释了一遍。

    “原来如此。”赵弘润仿佛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和亲、割地、赔款、求和?是这样子吧?”

    『……』

    众朝中大臣的面色显得有些怪异,虽然他很清楚这位皇子殿下总结地非常精辟,可如此赤裸裸地说出来,这未免也太煞气氛了。

    这不,兵部尚书李鬻,这个五十几岁的老头脸都憋红了,尴尬地解释道:“殿下误会了,并非是一味的求和,而是与楚国修好,免得北韩趁虚而入……”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弘润给打断了。

    “李大人脾气不错。”

    『……』

    诸朝臣们面面相觑,想不通赵弘润怎么会说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兵部尚书李鬻显然也有些傻眼,干笑道:“多谢殿下夸赞。”

    赵弘润笑了笑,赞许道:“好好做,相信在李大人的领导下,礼部会越来越有建树的。”

    “……”听了赵弘润的话,诸朝臣们更是一头雾水。

    而李鬻也是满脸困惑之色:“殿下,老臣是兵部尚书,礼部尚书是社宥社大人……”

    “咦?”赵弘润闻言露出夸张的惊愕之色,睁大着眼睛,一脸难以置信地说道:“这……我大魏兵部的官员不应该是最具血性的么?”

    兵部尚书李鬻闻言面色微变,而殿内其余朝臣的表情也显得有些怪异起来。

    他们这才意识到,赵弘润这是故意拐着弯骂兵部这帮人毫无血性,不配执掌大魏兵部。

    不过无辜躺枪的礼部尚书社宥就感觉有点别扭了,心说凭什么我们礼部官员就应该是无血性的?

    要知道,他最初也可是主张对楚宣战的,只不过由于底气不足,被兵部尚书李鬻给说得哑口无言罢了。

    『这劣子……』

    见赵弘润当众戏辱朝中重臣,魏天子无言地摇了摇头,开道道:“弘润,不许放肆!……你说你对此事的看法。”

    赵弘润笑了笑,抚掌说道:“看法?我认为很好啊,恭喜父皇与诸位大人,使我大魏能免受强敌侵略。……若嫁一个女人,就能使强楚退兵,何乐而不为呢?对吧?……哦,我忘了,还有后续的割地、赔款……啧啧啧!”

    『……』

    殿内众臣一言不发,毕竟傻子都听得出赵弘润这句话中的讥讽。

    “你到底想说什么?”天子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赵弘润微微笑了笑,说道:“父皇,皇儿说的可是真心话呐,当真是真心恭贺我大魏能免受战火……为此,皇儿还准备了一份特别的礼物,送于父皇与诸位大人。”

    “礼物?”天子脸上闪过一丝不解之色。

    见此,赵弘润拍了两下手掌,朝着殿外叫道:“沈彧,进来。”

    宗卫沈彧闻言走入垂拱殿,朝着天子、诸位朝臣以及自家殿下拱手抱拳。

    这时候,就见赵弘润抬手一一指过殿内几位朝臣,笑着说道:“沈彧,将礼物赠予这几位大人,还有父皇。”

    沈彧点点头,出去了,不多时,便领着数名宗卫们捧着一只只精致的盒子走进来,在每一个被赵弘润手指点过的朝臣面前,摆上了所谓的礼物。

    包括魏天子面前的龙案。

    『这些人……』

    中书左丞蔺玉阳与中书右丞虞子启对视一眼,均有些暗暗心惊,毕竟收到这位八殿下礼物的,皆是方才支持向楚国求和的。

    这不,同样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的朝臣们,表情也逐渐变得古怪起来,哪怕他们当中有人收到了赵弘润的礼物,也不敢立即打开。

    “什么礼物?”

    魏天子嘀咕了一句,好奇地叫童宪打开盒子。

    童宪走到龙案旁,躬身打开盒子,好奇地往内瞧了一眼。

    然而这一瞧不要紧,竟吓得他啪嗒几下将手中的盒盖失手掉在龙案上。

    原来,那精致的木盒内,竟然摆着一件女子的衣服!

    “放肆!”

    魏天子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孺子安敢这般辱朕?!”

    “不,父皇,这并非是侮辱,而是皇儿真心奉上的礼物,恭贺父皇以和亲、割地、赔款、求和等等妙策,应对楚国对我大魏的侵略……在他们已攻占了大魏国土、杀戮我大魏军民的情况下。”

    仿佛对魏天子的震怒视若无睹,赵弘润缓缓说道,语气充满了讥讽。

    “……这在皇儿看来,仿佛就是楚人甩了父皇一巴掌,父皇还得满脸堆笑地赔不是……哼,将一国的命运寄托于一个女人的和亲之事上,依皇儿看,这一身,与父皇正合适!”

    “你!”魏天子气地面色铁青。

    然而这时候赵弘润却不再看魏天子,转头沉声喝道:“都给我拿进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二十名宗卫陆续捧着那些木匣走入垂拱殿,将手中的木匣一摞一摞地码起来。

    就在这时,赵弘润环首扫了一眼殿内的众朝臣,冷冷说道:“还有哪位大人,想要本皇子这份『礼』的?!”

    “……”

    众朝臣们望了一眼摆在天子龙案上,望了一眼那木匣子中所摆放的女装,面面相觑,竟无一人再敢吭声。

    而之前已收到赵弘润这份“礼”的朝臣们,更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死死盯着摆在面前的精致木匣,怎么也不敢打开。

    『PS:晚上得去喝喜酒,所以两章都先发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