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八皇子的礼物(二)

    『这位八殿下,是反对求和的!』

    事到如今,殿内的诸位朝臣早已是心知肚明,他们非但晓得这位八皇子抵触求和,而且还是相当抵触。

    要不然,又岂会拿出此等堪称“丧心病狂”的所谓“礼物”?

    那一套套的女人衣装,分明就是嘲讽他们这些朝臣毫无血性,不配在朝为官。

    『幸好我是主张宣战的……』

    礼部尚书社宥心有余悸地咽了咽唾沫,因为他看到了兵部尚书李鬻此刻的脸色,这个年过五旬的老头,此刻面色一阵黑一阵青白,满脸羞愤欲死之色,死死盯着他面前的那个木匣,整个人都在颤抖。

    也难怪,毕竟那可是女人的衣服,但凡男儿,收到女人的衣服那都是奇耻大辱之事,更何况是堂堂兵部尚书,可事实却是,这些位收到了女人衣服的大臣们,即便心中羞愤欲死,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谁叫他们正如那位八皇子赵弘润所言,将大魏的命运寄托于玉珑公主的和亲事宜上呢?

    『李老儿晚节不保啊……』

    礼部尚书社宥暗暗叹了口气。

    不难想象,若是这件事一旦外传出去,那么此刻殿内但凡是受到女服的官员,都会成为大魏举国上下的笑柄。更糟糕的是,没有人会同情他们,只会骂他们贪生怕死、咎由自取。

    哪怕有朝一日他们过世了,或许朝野也会给他们取一个“惧”的贬义谥号。

    一世的耻辱!

    『不过,这位殿下的胆子实在也太大了吧?……用这种方式刺激朝中大臣这可以理解,但是,对陛下也送上这等侮辱性的礼物,这也……』

    许多没有并没有收到“礼物”的大臣们在感慨了一下后,悄悄观瞧魏天子的态度。

    诚如他们所言,魏天子真的很怒,相当震怒,因为从来没有人胆敢如此戏辱天子,但是,他说不出可以训斥儿子的话来。

    因为他的儿子赵弘润,只是规规矩矩地表明了他的立场与态度,尽管方式骇人听闻,离经叛道。

    “还有谁,想要本皇子的礼物?”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使殿内众朝臣们都沉默了。

    因为他们已经明白,这会儿只要他们胆敢提出求和、和亲等建议,那么立马就会收到八皇子一件足以令他们晚节不保、名声不保的“礼物”,从此再也难以在朝野抬起头来。

    而见此,赵弘润环视了一眼诸大臣,终究将目光投向了天子。

    “一票反对求和,三十二票弃权!……这就是结果,父皇。”

    『……』

    魏天子默然地扫了一眼殿内的众大臣们,只见方才还有意偏向求和的臣子们,如今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不敢说话,他心中难免有些震惊。

    『好手段……真是好手段呐!』

    魏天子再次被自己的儿子惊到了。

    他很清楚,赵弘润既然要保玉珑公主,就绝不可能坐视朝臣们商议出求和的结果来,为此,他也想听听这个儿子有什么更高明的看法。

    但结果,他的儿子比他想象的更高明,从头到尾都没有说什么反对和亲的话,他只是送出了一份礼。

    是的,仅仅只是送出一份礼,便使所有主张求和的臣子全部保持沉默。

    即便是他这位大魏天子,瞅着摆在龙案上木匣子内的那套女服,也说不出支持和亲的话来。

    良久,天子淡淡问道:“弘润,你是反对和亲,还是反对玉珑和亲?”

    这句问话不免就有些诛心了。

    这不,赵弘润眉梢挑了挑,平静地回答道:“自然是反对和亲!若是一个国家的命运,需要寄托于一个女人的身体,这种国家,依我看,亡了得了!”

    『……』

    殿内众朝臣惊骇地望向赵弘润,心说这位八皇子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你的意思,是对楚宣战?”魏天子平静地问道。

    赵弘润哂笑道:“父皇,皇儿并不懂什么大道理,皇儿只知道,如果有人打了你,就应当打回去,并不能因为对方身强力壮就退缩。……一旦一次退缩,对方就会因为你懦弱可欺,而肆意地欺负你。”

    魏天子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可若是你并不是那人对手呢?还要打回去么?”

    “要打,而且,还要豁出性命去打!……没有多少人,是当真不怕死的。打不过就咬、就撕,咬下那人的鼻子,撕下那人的耳朵,戳瞎那人的眼睛!……不要管挨多少拳,一旦咬住就绝不松口,咬下对方一块肉来!”

    『……』

    魏天子微微有些动容,又问道:“可若是你身后还有一个想打你的人呢?”

    “杀鸡儆猴,用最凌厉的手段打走眼前的对手,身后方那人,并不敢动。”

    “这太疯狂了!”魏天子想了半响,摇了摇头。

    赵弘润的比喻他明白,但是对楚宣战,实在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

    万一没有将楚国打怕,反而又惹来了北方韩国呢?

    “是,然而,疯狂才能使人畏惧!”

    “……”魏天子沉默不语。

    良久,他沉声问道:“你能保证我大魏可以击退楚国么?”

    “皇儿不能保证。……但是皇儿以为一个国家的存亡,不应该寄托在一个女人身上。”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玉珑!』

    魏天子烦躁地望了一眼赵弘润,他实在想不通,玉珑究竟做了什么值得这个儿子如此袒护她。

    “对楚宣战,说得轻巧!……你可明白,朕的一念,关系着我大魏数万将士的性命?你觉得你能为数万将士的性命做主么?”

    “皇儿并不能够为数万将士的性命做主。”赵弘润低了低头,旋即抬起头目光炯炯地望着天子,拱手说道:“既如此,便让那数万将士自己决定,父皇意下如何?”

    天子愣了愣,诧异说道:“你的意思是……”

    “皇儿恳请父皇给皇儿一个机会,使皇儿说服京郊军营的数万将士……”

    天子闻言深思着,他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殿内那些因为受到了“特殊礼物”而一脸如丧考妣之色的兵部官员,斟酌着问道:“你有把握说动数万将士的心?”

    “即便不能,皇儿也是尽力了。”

    “……”天子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沉声说道:“好,朕就给你这个机会。可若是你弄砸了,你日后就老老实实在皇宫内呆着,再不能插手此事……如何?”

    赵弘润有些犹豫,他俨然是听懂了他父皇的言外深意。

    “……可以。”

    随着赵弘润答应下此事,今日的军议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殿内诸位朝中大臣们纷纷离开垂拱殿。

    至于其中有些位大臣所收到的“特殊的礼物”,均被遗弃在殿内,别说无人带走,哪怕是连盒子都不敢打开。

    当赵弘润带着二十名宗卫准备离去的时候,中书右丞虞子启追了出来,在赵弘润身旁低声说道:“殿下今日手段虽高明,但无疑也得罪了兵部的那些官员们……殿下可要小心了。”

    『……』

    赵弘润望了一眼这位平日里关系不错的中书右丞,拱手说道:“多谢虞大人。”

    虞子启点点头,自顾自回垂拱殿了。

    正如虞子启所料,兵部的那些位大臣可谓是沉着脸回到了兵部本署。

    在垂拱殿时,这些大臣们不敢造次,可是到了他们的兵部本署,这些人哪里还忍得住,或有指责抱怨者,或有低声痛骂者。

    就连兵部尚书李鬻,亦是脸色铁青,不住地拍着桌案。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老夫一心为我大魏考虑,竟遭那孺子这般戏辱!”

    尽管在诸朝臣离开垂拱殿前,天子隐晦地告诫众臣子,今日之事不可对外言及,可兵部尚书李鬻还是有些担忧。

    因为他注意到,那些主张对楚宣战的大臣们,临走时望向他时那幸灾乐祸的眼神。

    不光光是他这位兵部尚书,几乎所有兵部重要官员都遭受到了同僚们那怪异的目光。

    若是这件事传扬出去,别说他兵部尚书李鬻,恐怕整个兵部都会沦为笑柄。

    而这一切,都是拜那位八皇子赵弘润所赐!

    “老大人莫动怒,诸位大人也莫着急,我这有个主意。”并不左侍郎徐贯低声说道:“陛下不是许八皇子明日到京郊说服那些兵将们么?……我等只要放出一个消息,便能使那个八皇子铩羽而归!”

    “左侍郎大人有何高见?”

    兵部众官员纷纷开口问道,而兵部尚书李鬻亦不由地望向徐贯。

    见此,徐贯压低声音说道:“我等只要向军营里传出消息,说八皇子赵弘润主张对楚宣战,只是为保他皇姐玉珑公主……为此,八皇子不惜将数万营中将士推向战火,不惜将我大魏社稷安危逼上绝路……如此一来,那些营中兵将们,谁还会听那八皇子的话?”

    众兵部官员们闻言一愣,旋即相视一笑。

    “好主意!……为一人而牺牲数万人,就算那八皇子伶牙俐齿、口似悬河,也抵受不住数万我大魏兵将的怒火……”

    “且看他明日如何收场!”

    众兵部官员们纷纷点头附和,旋即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兵部尚书李鬻。

    只见兵部尚书李鬻这位年过五旬的老头闭目沉思了片刻,咬咬牙义正言辞地说道:“绝不可能叫这孺子的鼠目寸光,毁了我大魏……好,就这么办!”

    当夜,常驻于大梁京郊的军营中便传开了一个消息。

    言,皇八子赵弘润为保玉珑公主一人,不顾大魏与楚国军力悬殊,意图对楚宣战,视数万大魏兵将性命如无物。

    这个消息传遍整个军营,顿时使营中数万兵将们气愤填膺,纷纷破口大骂八皇子赵弘润。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