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浚水营

    第八十二章

    纵观大魏境内,设有六个常驻军,分别设在『南燕』、『成皋』、『砀山』、『睢阳』、『汾陉塞』、『大梁』六个地理位置比较关键的地方。

    这六支军队的人数以『营』为单位,每个地方设有两到五个营不等,每个营五千名士兵,是大魏的主力,可称呼“精锐”二字,大概是八万兵左右。

    当然,偌大的魏国,断然不可能只有这八万军队。这八万的兵力,是在撇除了地方守军的基础上得出的结论,换而言之,这八万军队可以随意调动,不至于会令地方守卫陷于无法运转的窘迫,即可以用于征战的军队。

    若是囊括大魏所有的兵丁,那么人数应该超过三十万,但遗憾的是,这其中有二十余万兵丁属于是守戎军队,分布在魏国大小城池、边防要塞,负责本地的治安、缉盗、城门关启等等,正常情况下几乎不会调动。

    而常驻在大梁京郊的军营,因为屯扎在大魏都城大梁北部浚水的关系,因此得名『浚水营』,总共设有五个营部,共计军队人数两万五千人,是大魏境内最大的一个兵营,近乎那八万人数的三分之一,负责卫戎京师以及支援边疆。

    洪德十六年九月十四日早晨,赵弘润带着自己十名宗卫,以及从弟弟弘宣身边暂借的十名宗卫,首次出城离开大梁,来到了浚水营这座屯扎在京郊的军营。

    通行的,非但有魏天子的皇辇,还有另外许多陪同成员。

    比如说纯粹来看赵弘润如何收场的兵部官员,以及好奇赵弘润这位八皇子如何说服这浚水营兵将的礼部官员与户部官员,还有陪伴在天子左右的中书左右丞蔺玉阳与虞子启。

    除此之外,闻讯而来的还有雍王弘誉、燕王弘疆、以及六皇子弘昭与九皇子弘宣。

    到了浚水营后,魏天子与其余人皆在营外稍歇,由赵弘润领着那二十名宗卫率先进入了浚水营,与浚水营的五营大将军百里跋交涉,毕竟魏天子有言在先,他这次虽然允许了赵弘润的建议,但是并不会给他丝毫的帮助。

    在通报之后,浚水营五营大将军百里跋在帅帐外等待着赵弘润与二十名宗卫。

    远远望见站在帅帐外等候自己一行人的百里跋,赵弘润赶紧加快了脚步,上前主动拱手抱拳行礼。

    因为百里跋这位浚水营五营大将军的身份相当特殊,那是魏天子曾经未坐上皇位前的十位宗卫之一。按照历代皇子与宗卫的亲密关系,哪怕赵弘润喊他一声叔叔也不为过。

    不过因为是在浚水营内,赵弘润还是老老实实地以军职称呼对方。

    “百里大将军。”

    浚水营五营大将军百里跋亦微笑着抱拳还礼,请赵弘润入帐。

    在帐内分主次坐下,百里跋坐在帅位上,赵弘润坐在帐内陪席。

    望着百里跋身着甲胄威风凛凛的样子,无论是沈彧等宗卫,亦或是九皇子弘宣的十名宗卫们,都不由地对其有些羡慕。

    也难怪,毕竟百里跋亦是宗卫出身,可以说是他们的前辈,在魏天子登基为天子后,这位曾经的天子宗卫便水涨船高,成为了手握重权的大将军。

    不可否认,百里跋会是所有皇子身边宗卫们所追逐、憧憬的目标。

    而百里跋俨然也是注意到了赵弘润身后那二十名宗卫火热的目光,脸上微微露出几分笑容,对着他们点点头打了声招呼,毕竟他也是从宗卫一路走过来的,自然明白这些宗卫们此刻心中所想。

    “八殿下,这件事陛下昨日已发书知会过我了……很抱歉,我不能帮你什么。”

    百里跋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歉意地向赵弘润表明了他的立场。

    赵弘润对此并不在意,毕竟魏天子已有言在先,身为魏天子曾经的宗卫、如今亦是最信任的大将军,百里跋又岂敢违背自己几十年的主子,私下给予赵弘润帮助呢。

    “百里大将军言重了,弘润与父皇打赌之前,便已有所预料。不过……”眼珠一转,赵弘润试探着问道:“大将军对于我大魏向楚求和怎么看待?”

    百里跋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在望了一眼赵弘润后,笑呵呵地说道:“八殿下不必在试探我了,某身为将军,自然无法容忍楚蛮子侵我大魏疆土……但前提是,殿下得按照与陛下的约定,说服某军营内上下兵将……”

    百里跋毫不犹豫地便表明了他的立场,显然他也是倾向于对楚宣战的,当然了,前提是赵弘润能够赢下这次的赌局。

    对此,赵弘润很满意,毕竟在清楚了百里跋的态度后,哪怕这位大将军并不会给予什么帮助,但也能默许赵弘润做一些比较出格的事。

    “百里大将军放心,我定会给大将军一个痛击楚人的机会的。”

    见赵弘润仿佛成竹在胸,百里跋不禁有些诧异,好心地提醒道:“殿下恐怕还不知吧?……昨日你与陛下在垂拱殿立下约定,傍晚时分我浚水营便传开了消息,说殿下你为了保玉珑公主一人,不惜将我浚水营数万将士推上战场,视数万兵将性命如无物……不夸张地说,某营中兵将们眼下可是恨不得生吞了殿下呢!”

    赵弘润愣了愣,旋即失笑道:“贵营的消息好灵通啊……百里大将军可知是何人传播的消息?”

    “除了兵部,还有谁人能自由出入营中?”百里跋毫不在意,撇撇嘴说道。

    “兵部……”赵弘润喃喃念叨了两句,对身后的宗卫吕牧道:“吕牧,记得事后将兵部郎官以上大人的名讳记下来。”

    “是。”宗卫吕牧抱了抱拳。

    百里跋饶有兴致地望着这一幕,因为是天子曾经的宗卫,他自然能从特殊的渠道得知这位八皇子的秉性,那可绝对不是一位忍气吞声的皇子。为何记下兵部众官员的名字,这不言而喻。

    不过对此百里跋并不关注,毕竟军队虽受制于兵部,但两者也并非是上下级的关系,再者,百里跋以往看那些兵部官员也不是很顺眼,又岂会多管闲事。

    他在意的只是,这位八皇子是否能人所不能,在满营兵将都对其气愤填膺的情况下,仍能说服这些兵将们。

    “殿下似乎并不在乎某营中的兵将对殿下恨之入骨?”

    赵弘润闻言笑道:“爱憎仅存乎于一念之间……怕的是什么?怕的是贵营上下兵将对我一无所知,那才是最糟糕的。……兵部以为他们坑了我,事实上,他们却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哦?”百里跋微微一笑:“某,拭目以待。”

    见这位大将军准备起身去召集全营的兵将,赵弘润连忙喊住了他。

    “大将军且慢……请大将军给我十套浚水营兵将们的甲胄。”

    “甲胄?”百里跋诧异地望了一眼赵弘润,想了想说道:“这个可以。……还有什么么?”

    “还有……贵营的军旗!”

    “……”百里跋闻言一愣,在皱眉思忖了良久后,这才迟疑地点了点头。

    毕竟魏天子事先知会过百里跋,除了公然支持赵弘润以外,可以满足他别的需求,只要是不影响营内士卒对赵弘润这位八殿下的态度。

    “军旗乃军魂所系……但愿殿下你明白你究竟在做什么。”

    由于事关重大,即便是对待子侄一般的赵弘润,百里跋亦不由地用凝重的语气提醒他,毕竟这位八殿下的性格素来乖僻,若是他侮辱了浚水营的军旗,搞不好整个营的兵将都会暴动。

    而对此这个提醒与警告,赵弘润面色自若地拱了拱手。

    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百里跋自行准备去了。期间,他派人送来了十套营内兵将的甲胄,赵弘润叫弟弟弘昭的十名宗卫穿好,即张骜、李蒙、方朔等人,叫他们想办法混到满营的兵将中去。

    毕竟演讲这种事,最好台地下有几个托嘛,这样才能哄抬气氛。

    为此,赵弘润事先恳请百里跋,请他莫要按照营内平日里的秩序列队,只叫满营兵将胡乱站列,免得张骜、李蒙、方朔等人被人瞧出来。

    百里跋同意了,他命人在营中操场的北侧替赵弘润用木头搭了一个高台,旋即便唤来全营两万五千名士卒,等着赵弘润上台说服这些对其气愤填膺的骄兵悍将们。

    在众目睽睽之下,赵弘润领着沈彧等十名宗卫缓缓登上了木质的高台。

    说是高台,其实也就是一丈来高的木头台子,也并没有多高。

    但此时此刻,这个高台俨然已成为浚水营两万五千兵将们瞩目的焦点,整整两万五千双眼冷冷地盯着这个地方。

    不得不说,被这两万五千双冰冷中带着怒意的眼神死死盯着,即便是沈彧等宗卫们,亦不由地感觉头皮发麻,因为他们清楚能够感受到台地下那些兵将恨不得将他们生吞的凶恶眼神。

    “殿下,准……准备好了。”宗卫高括咽了咽唾沫,小声地提醒道。

    恐怕连他都没想到,他有一日竟然会如此的惊恐。

    赵弘润点了点头,望了一眼宗卫们所架起的一个巨大的“喇叭”。

    没办法,由于自己的声音不足以传遍这两万五千名兵将的耳朵,因此赵弘润昨日便请工部的巧匠们打造了这只高度与他身高相仿的喇叭。

    说是喇叭,其实就是一个最简单的扩音器,底下装着木质的架子,纯粹小孩子玩意,不过在这里,怕是没有多少人能想到制作出这个玩意。

    “喂喂喂,咳咳……”

    赵弘润试了试扩音的效果,旋即丢出一句让台地下两万五千名兵将们都为之一愣的话。

    “唔……诸位浚水营的将士们,你们好,我便是尔等心中因为某个消息而恨之入骨的……赵弘润!”

    “……”

    原本还在小声议论,猜测赵弘润身份的浚水营兵将们,顿时鸦雀无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