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皇子守国门

    第八十四章

    翌日晌午,魏天子坐在垂拱殿内的龙椅上,聚精会神地端详着龙案上他亲笔所写的一幅字。

    这幅字上的文字,正是昨日他儿子说服浚水营两万五千名士卒时所说提到的那句话,一句让至今回想起来犹感觉热血沸腾的话。

    『不赔款、不纳贡、不割地、不和亲,皇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童宪,朕……是不是真的老了?”

    良久,魏天子感慨地问道。

    从旁,大太监童宪闻言躬了躬身子,仿佛无视了魏天子两鬓已逐渐出现的斑白,含笑说道:“可老奴觉得,陛下今日却是精神抖擞啊……”

    “呵呵呵。”魏天子微笑着点了点头,感慨地说道:“当真是很神奇……朕瞧着这段文字,猛然感觉自己年轻许多……”

    童宪含笑不语。

    “裱起来,就挂在这垂拱殿。”魏天子郑重地说道:“无论十年、二十年,都不许有人摘下来!”

    『……』

    童宪微微一惊,要知道这垂拱殿可是历代天子处理国政的地方,魏天子指定将这幅字裱好挂在殿内,俨然是准备将这句话流传下去,奉为祖训。

    “是。”童宪恭恭敬敬地卷起龙案上纸张,交给身后的小太监,低声道:“送到工部,令匠臣们仔细裱好,再呈于此殿。”

    “是。”小太监低了低头,接过纸卷离开了。

    而此时,垂拱殿外又走出一名小太监,低头行礼禀告道:“启禀陛下,八殿下……唔,不,肃王殿下求见,说是恳请与陛下进行一场『男人与男人』的对话。”

    “哦?”魏天子好笑地听着那新奇的说辞,笑骂道:“一个十四岁的孺子,妄谈什么男人与男人的对话……”说着,他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道:“准,宣他进来。”

    不多时,八皇子赵弘润便迈步从殿外走了进来。

    或者说,是肃王。

    走入殿内,赵弘润朝着天子拱手下拜行了一记大礼。

    此时殿内,除了最近告病的中书令何相叙外,仍有大太监童宪与中书左右丞蔺玉阳、虞子启二人,虽然他们并不完全明白何谓『男人与男人的对话』,但亦识趣地陆续起身离开垂拱殿,给天子与肃王留出单独谈话的空间。

    盯……

    盯……

    父子儿子对视了良久,谁也没有开口。

    良久,赵弘润开口道:“父皇,此番是皇儿赢了吧?”

    “不,你还没有赢。”魏天子微微一笑,摇头说道。

    虽然他心中早已在昨日就承认了这一轮的负事,但是当着自己儿子的面,做老子的又岂肯亲口认输?

    不过对此,赵弘润并不感觉意外,淡定地说道:“父皇认为皇儿不能战胜颍水郡的楚军么?”

    倘若是在以往,魏天子很难想象一个十四岁的孺子竟夸口要战胜令整个大魏都为之忌惮的楚军,可是在经过昨日浚水营的事后,魏天子倒是对眼前这个儿子充满了信心。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不会亲口认输:“还未打,你又如何肯定你一定能赢?”

    “诶?我以为父皇会站在我这边的呢……毕竟这一仗或许关乎着我大魏的兴衰存亡哟。”赵弘润眨了眨眼睛,调侃道。

    “……”魏天子顿时哑然。

    之后,垂拱殿内又再次安静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魏天子这才长长叹了口气,首次以根本不符合他天子身份的口吻轻声说道:“弘润,你一定要亲自去么?”

    赵弘润的心微微一颤,有些惊诧地望着魏天子,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父皇用如此“软弱”的口吻跟他说话,在以往,从来都是居高临下式的命令口吻。

    想了想,赵弘润郑重地说道:“既然皇儿提出了『皇子守国门』,那么便不能自打嘴巴……相信皇儿亲赴战场,必能使前线的兵将们士气大增。再者,此事关系到玉珑皇姐,关系到整个大魏……皇儿并不能做到完完全全地信任某个人或某些人,因此,皇儿非去不可。皇儿要用自己的眼睛,洞察整个战场,是我大魏的军队不至于踏错,使国运陷于危难。”

    魏天子深思了片刻,问道:“你是希望朕给你指挥前方军队的权利么?”

    “不,皇儿只要小小一个监军就足够。”

    “小小一个监军?”魏天子哭笑不得地望着赵弘润,没好气说道:“你知道朕不可能给你的。……战场并非儿戏,而国与国之间的征战,那更是关系着国家兴衰存亡……”

    “所以,皇儿退而求其次,只要求父皇允诺一件事。”

    “什么事?”

    “无条件让前线的将领们听从皇儿的指令,就三次!”

    “唔……”魏天子闻言不由地沉思起来。

    虽然他逐渐意识到,眼前这个儿子多半深藏着惊世骇俗的才识,因此屡屡让他大为吃惊。

    可问题是两国征战终归是关系着整个国家兴衰存亡的大事,岂能托付于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孺子手中?万一他一意孤行将整个大魏推向了灭亡呢?

    因此,无论是监军还是指挥权,魏天子都是不可能交给眼前这个儿子的,毕竟在他看来,他的儿子赵弘润即便再怎么有才华,也不可能会比前线经验丰富的老将更懂得用兵。

    不过若是丝毫不给权限,那么赵弘润到了前线就根本没有发言权,或许前线的将军们会因为他肃王的身份给予尊重,但绝不可能听从他的命令。如此一来,这个儿子的聪慧才智就丝毫没有用武之地。

    这样想想,给予这个儿子三次无条件命令前方将领的权限,或许是最适合的。

    因为如果赵弘润当真在兵法上也有建树的话,三次机会已经足以让前线的将领们认识到这位肃王的本领;反过来说,若是这个儿子在兵法上其实一窍不通,那么,三次失利,大魏也不是不能承受。

    毕竟迄今为止,大魏在颍水的战场可谓是屡战屡败,城池丢了好几座,也不差这三次了。

    “好!朕就给你三次无条件命令前线将领的机会!……记住,只有三次!”

    深深望了一眼赵弘润,天子提笔在龙案上的纸上写下了这段话,还郑重地盖上了他的私印与国之玉玺。

    相信凭这张东西,赵弘润便可随意调动前线的军队,或者是前往前线支援的浚水营的士卒。

    “拿着吧,贴身收好。”

    “多谢,父皇。”赵弘润拱手拜了拜。

    魏天子的意思他听得很明白,无非就是给予三次机会,让他去折服前线的将领们,三次机会干得好,那么那些将领自然会继续听从他的指挥,若是干的不好,那就滚蛋,再没有资格插手前线的战事。

    送出了这份圣谕,已明知无法再改变自己儿子心中想法的大魏天子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笑着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男人与男人的对话?”

    “哦,这件事皇儿还未开口呢。”说着,赵弘润徐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父皇,若是此次皇儿不辱使命,成功击退了进犯的楚军,恳请父皇日后莫要再逼迫玉珑皇姐……她不想嫁,父皇不许逼!”

    “……”魏天子闻言眯了眯双目,皱眉望着赵弘润。

    此时此刻,只要魏天子一点头,那么,玉珑公主便能拥有前所未有的待遇,一个从来没有任何一位大魏公主能享有的婚姻自由。

    忽然,魏天子脸上露出了几许让赵弘润看不懂的笑容:“好!朕就依你!”

    『真的答应了?』

    赵弘润心中涌出难以言喻的喜悦,罕见地说了一番他父皇的好话,比如英明神武之类的,哄得魏天子开怀大笑。

    可是等到赵弘润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魏天子脸上的笑容却徐徐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难以捉摸的淡淡笑意。

    『一个苏姑娘,一个玉珑……看来日后倒是不用怕这劣子不听话了……』

    魏天子脸上的笑意,俨然有些高深莫测的意味。

    这时,大太监童宪可能是看到赵弘润从殿内走出,适时地走了进来,低声禀告道:“陛下,燕王殿下入宫了,此刻正奔垂拱殿而来。”

    “弘疆?”魏天子正喜悦在他已经拿捏住了八儿子的弱点中,闻言不由地一愣。

    因为已出阁的皇子,若没有要紧事是一般是不会来垂拱殿的,毕竟他的儿子不是每一个都是赵弘润那种根本不怕被其父皇厌恶的家伙。

    不多时,赵弘润的四哥,燕王弘疆便出现在了垂拱殿前。

    “父皇,皇儿恳请外调南燕。”

    还没等天子开口询问来意,燕王弘疆便自行说出了此行的目的。

    “南燕?”魏天子的面色微微一变,表情着实有些错愕。

    『此时外调南燕,这岂不是……等同于放弃了皇位?』

    大太监童宪亦是诧异地瞧着这位燕王。

    “你要去南燕?”天子惊诧地望着燕王弘疆:“为何?”

    只见燕王弘疆庄重地行了一个军中礼节,郑重地说道:“因为南燕,亦是我大魏的国门,而皇儿乃是燕王,义不容辞!”

    “你打算帮弘润一把?”魏天子有些吃惊,因为据他所知,燕王弘疆对肃王弘润可是一向有偏见的,谁叫当初赵弘润还是皇子的时候,为了逼迫天子允许他出宫,就去骚扰后宫呢,而那些被骚扰的后宫妃子中,便有燕王弘疆的生母。

    如此也难怪燕王弘疆对赵弘润心存偏见,可没想到这会儿,弘疆竟打算出手帮他的兄弟一把。

    魏天子正要开口询问,忽然又有一名小太监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低声禀告道:“陛下,六殿下求见。”

    『弘昭?……今日这是怎么了?』

    连续三名儿子的求见,让魏天子有种莫名的揪心。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