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皇子守国门(二)

    第八十五章

    当六皇子麒麟儿弘昭走入垂拱殿的时候,他也有些吃惊,因为他见到了很少会入宫的四哥,燕王弘疆。

    魏天子挥挥手示意赵弘昭暂时立在一旁,随后转头对燕王弘疆说道:“弘疆,告诉朕,你恳请外调南燕的理由。……是因为昨日弘润的那一番话?”

    『外调南燕?』

    赵弘昭亦吃惊地望了一眼他四哥,毕竟他也明白燕王弘疆主动恳请外调南燕意味着什么。

    燕王弘疆抱拳拱手,郑重说道:“是的,父皇。……父皇想必也知道,八弟因年幼顽劣,曾为出宫之事打搅我母妃的安宁,皇儿对他本存有偏见,然而昨日在他浚水营一番话,却让皇儿热血沸腾……皇儿虽然愚笨,但也晓得我大魏此次对楚用兵,北方的韩国势必会趁机进犯上党或南燕之地,因此皇儿恳请外调南燕,替我大魏守卫北方国门……皇儿没有八弟那样使人信服的说辞,但是皇儿也明白,一味地忍让并不能使外敌退缩,反而会使他们认为我魏人懦弱可欺……若韩国但凡进犯,皇儿愿带头冲锋,杀敌于国门之外,扬我大魏之威!”

    魏天子张了张嘴,却久久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长长叹了口气:“你……想好了?”

    燕王弘疆素来有着军伍之人的作风,闻言叩地行军中礼节,庄严肃穆地说道:“皇儿已经想明白了,皇儿并非是当君王的料。愿为我大魏北方屏障,望父皇成全。”

    魏天子闻言心中不由有些震动,思忖了良久后,重重点了点头,说道:“既然你意已决,朕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去后宫向你母妃告别,随后……随后你便启程前往南燕,到南燕守将卫穆那报道吧……”

    “多谢父皇!”燕王弘疆抱了抱拳,旋即站起身来,在冲着他六弟赵弘昭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后,便告辞离开了垂拱殿。

    此时,魏天子这才将目光投向一直站在一旁的六皇子赵弘昭,略有些疲倦地说道:“弘昭,你寻朕有何事啊?”

    只见赵弘昭微微笑了笑,拱手施礼道:“父皇,皇儿恳请父皇允许,允许皇儿前往齐国为质。”

    魏天子闻言面色大变:“齐国为质?你……你为何会有这种念头?”

    说罢,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你……莫不是担心我大魏难以战胜楚军?”

    赵弘昭在脑海中回忆着昨日在浚水营所瞧见的一幕,回忆着当时那两万五千名浚水营士卒同仇敌忾、士气如虹的模样,微笑着说道:“那俨然已是一支……虎狼之师,能击退楚军,皇儿并不意外。”

    魏天子闻言脸上表情稍稍缓和了几分,皱眉问道:“既如此,你为何要提出前往齐国为质的事?”

    听闻此言,赵弘昭正色说道:“父皇,进犯颍水郡的楚军,只是楚国暘城君熊拓所率领的军队。……皇儿相信弘润的本事,定能战胜这支楚军。可问题是,进犯我大魏疆域的楚军,可并非只有楚暘城君熊拓那一支啊,还有此刻已攻入宋郡的『楚固陵君』熊吾。……宋郡守将南宫,此子乃亡宋之降将,仅看此人为自保而拥兵自重,便知此人对我大魏并无多少忠诚可言……皇儿听说了,据说某些兵部的大臣们有想过借『楚固陵君』熊吾的手,铲除南宫将军这个毒瘤,但是皇儿以为,这招借刀杀人可千万莫要用在此时……人在情急之下,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魏天子沉默不语。

    “依皇儿之见,我大魏历年来在宋郡已投入不计其数的人力物力,弃之甚亏,南宫虽对我大魏并无忠诚,但此时此刻,还是需要他与我大魏并肩抗击楚国……”

    “你的意思是派出援军安抚他?”

    “正是。……好言安抚。”赵弘昭顿了顿,继续说道:“南宫将军是个聪明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因为见情形不对,威逼宋王退位,将宋地拱手让于我大魏……如今,齐国难容他,楚国的国体又注定他无法投向楚国,因此,只要我大魏不逼他,他便依旧会站在我大魏这边……父皇若想动此人,眼下并非是良机。”

    魏天子闻言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话是不错……可是朕从哪调兵支援宋郡呢?”

    也难怪魏天子如此为难,毕竟大魏的六个军营,『南燕』、『成皋』靠近韩国,显然就是为了防止韩国所设的,『汾陉塞』那俨然已经是战场前线,『睢阳』军营在那降将南宫手中,『大梁』的浚水营正准备出动阻击进犯颍水的楚军,数来数去,就只剩下一个『砀山』的军营了。

    而在魏天子的考量中,『砀山』的军营是轻易不能调动的,一来是防止颍水郡的战事出现变故,二来是防止降将南宫或有反叛之心,若是将这支兵力调往宋地,万一浚水营不能够阻挡楚军呢,那大梁怎么办?

    靠禁卫?靠郎卫?靠兵卫?还是靠宗府的羽林军?

    要知道前三支军队只是用来维护大梁城内、宫内治安的,几乎没有沙场征战经验。

    而宗府的羽林军就更别说了,由于筛选、教导十分严格,具备战力的成年羽林军士卒不过七八百人而已,更多的则是还未成年的军户孤儿,能有多少战力可言?

    “正因为如此,皇儿才想要去齐国。”

    赵弘昭仿佛是猜到了魏天子心中的顾虑,微笑着说道:“此战,得亏弘润,如今浚水营上下兵将士气如虹,俨然是一支虎狼之师……待等弘润昨日那番话传至前线,相信定能击退楚暘城君熊拓的军队……但仅仅击退楚暘城君熊拓,并不能撼动楚国的根本,或许,楚国反而增添兵力……到时候,就需要有另外一股势力来牵扯楚国,使楚国不敢倾全国之兵攻打我大魏。”

    “齐?”

    “正是。”赵弘昭点点头,正色说道:“齐国与我大魏以往并无仇怨,只不过当初父皇与楚暘城君熊拓联手灭宋,使齐王心中不快罢了。……不妨与齐联盟,联手遏制楚国向北扩张的势头。……齐王若是个明君,就应当会与我大魏结盟。”

    “即便如此,也不必你亲自前往齐国……更何况是为质。”魏天子的眼中露出了不舍的神色。

    要知道,在赵弘润还未受宠之前,六皇子赵弘昭便是魏天子心中最器重、最疼爱的儿子,俨然如掌上明珠一般,甚至不舍得让他出宫辟宫,又何况是远赴齐国为人质?

    “方才四皇兄说得好,我大魏的皇子,也并非仅弘润一个,他年仅十四便有为我大魏守国门的崇敬念头,皇儿这些做哥哥的,又岂能被弟弟比下去?……四皇兄欲南燕,皇儿欲往齐国……毕竟齐国对我大魏始终存有顾虑与怨隙,仅派几名使臣不足以说动齐王,而皇儿的身份,刚刚好……”

    魏天子闻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诚如赵弘昭所言,若想遏制楚国,就必须借助齐国的力量,但因为宋郡之事,齐王对他们魏国显然也会有怨恨,毕竟已灭亡的宋国曾是齐国的盟国,与如今的鲁国一样听命于齐国,三国联手遏制楚国在东面的扩张势头。

    而魏天子当初虽说是坑了楚暘城君熊拓,但终归也是灭了宋国这个齐国的小弟,齐王会给他们好脸色看才怪。

    因此,想要与齐国结盟,就必须派出一位足够分量的人物作为人质。

    而麒麟儿赵弘昭,俨然足够有能促使齐、魏结盟的资格与心智。作为大魏天子最疼爱的儿子之一,只要赵弘昭呆在齐国一日,齐国便一日不会对大魏起疑心,毕竟他们也明白大魏绝不会抛弃这位才华惊世的皇子。

    再者,以赵弘昭的聪慧,相信他也能在齐国有立足之地,说动齐王同意齐、魏结盟。

    “好罢。”

    见赵弘昭主意已定,魏天子也只好认可了这件事,毕竟赵弘昭的身份与聪慧,的确是出使齐国并在齐国充当人质的最佳选择,比东宫太子弘礼还要有分量。

    『一日之间,朕“失去”了三个儿子……』

    魏天子暗自叹了口气,忍着不舍问道:“你……打算何时出发?”

    “在弘润启程之后吧。……对了,这件事恳请父皇暂时莫要告诉弘润。”

    “朕明白。”魏天子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赵弘昭为何要这么说,毕竟从某种意义上说,赵弘昭可是为了弟弟赵弘润执意对楚用兵,而做出的巨大牺牲。

    而与此同时,他们口中的赵弘润,已带着宗卫们来到了兵部的兵备库,审视兵部与浚水营士卒交割出战所需军器的情况。

    毕竟出征之事,可不是说出发就能出发的,期间涉及到许多事,比如与兵部交割最近才打造出来的崭新的装备,以及驮运辎重的马车等等。

    而当与兵部交割完毕后,还要再到户部,与户部官员交涉粮草、军饷之事,大事小事一大堆。

    不过在巡视兵部库房的时候,赵弘润很意外地在库房内看到了一批几乎已沦为历史的战争重器。

    战车!

    『还留着啊?这种老古董……』

    有些意外的赵弘润不由地走上前去,仔细打量着那一辆辆的战车。

    曾几何时,大魏的战车可是敌国所忌惮的战争重器,可随着骑兵逐渐成为野外战场的主力军,有诸多弱点的战车便迅速被淘汰了。

    『好大啊……』

    赵弘润走近了些,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些在兵部库房内积灰的古董。

    『话说,颍水那边,似乎以原野居多啊……或许,用得上?』

    赵弘润摸着光洁的下巴思忖起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